第五十四章 灯火阑珊处(2)

【书名: 不义侯 第五十四章 灯火阑珊处(2)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最强兵王逆流伐清龙起南洋庶子风流临高启明北宋大丈夫孺子帝大文豪     宗建离开大相国寺的时候,奇怪的发现他所有的捕快都不见了。

    他看了一眼左地直,“你来南门大街的时候,看到我的部下了吗?”

    左地直摇头,“我接到陈大饶命令之后,就不敢耽误,马上回府找您的鸟来给我带路。”

    他“所以一路上,我就没有太在意看到什么。”

    宗建“我要找我的部下,很快,走一遍至州桥街就好。”

    左地直“还望...好吧,属下跟你同去。”

    宗建“辛苦大人您了。”

    宗建便带着左地直到至州桥街,他看着空无一饶街道,心中产生疑问,手附上他腰上的剑柄。

    左地直感受到气氛莫名其妙变得紧张起来,而急于交工的他希望这条街能再短一些。

    宗建走到拐角处,停下来,这是一条不算宽敞的通道,他站在通道入口。

    左地直上来“我记得这条道通着有条街,有条街里府上很近的。。”

    宗建便穿过通道,跟上去的左地直疑问“为什么地上像是被人打扫过?”

    两人穿过通道,便到了有条街。在有条街上,宗建对左地直“你看那两个人,你眼不眼熟。”

    宗建善于记人脸和面相,他看着前方在有条街上走着的两个人。左地直想了一会儿“老?”

    左地直记得宗建曾经带着一连串的冉陈德正面前,就有前面的那两个人。当时宗建亲自帮属下要邀功,但后来一查,就是些鸡毛碎皮的偷盗之事,准备关几个月,但一个月之后牢狱认为太浪费粮食了,剁了一根手指头当做惩罚就放出去了。

    宗建迎着那两个明显是老的人,他还没走到他们面前的时候,那两个人就沉不住气,往回疾跑。

    而宗建作为应府最厉害的捕快,他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用地上的石子,飞弹击倒他们。

    宗建走到他们面前,他“我的部下,你知道在哪里吗?你们这样的人应该是最熟悉他们的。”

    那两个男子“我们不知道啊。”

    宗建对赶过来的左地直“你压住他的背。”

    左地直照做,被压住的人痛苦到停不下叫声,宗建踩着他的手,拿出武器,“你只有四个手指,但你还有一个手腕,我数五个数,我能划五次。”

    宗建没有动刀的时候,另一个没被压住,却被石子击倒,他“在前面那个地道口。我们想活命,不要杀我们好不好?”

    宗建对左地直“我们走吧。”

    左地直“宗大人不觉得前方会有诈吗?老的属下可是出了名的忠心。”

    宗建“左大人,你还是先回去吧。”

    左地直“好嘞。”

    宗建往刚才那两个人指着的方向走,当一个人根本不惧怕前方是不是陷阱的时候,基本上代表着他拥有着愤怒和能打碎一切的实力,而宗建就占了两样。

    左地直离开有条街,去往应府。

    老出现在他两个属下的身后,“辛苦你们了,剩下的交给我。”

    老准备等着他的人处理完捕快的事就回到他身边,然后一起去找海城。

    但是望哨的兄弟急忙赶回来的时候,老就觉得事情再度变得不可预料。

    匆忙之下,老只能设下这个简易的陷阱。

    但对于老而言,愤怒的老虎他们几乎是吃不下的。

    海家。

    海尚的卧室内,海城坐在海尚的床边,海大站在一旁。

    海城不像之前那般暴怒,反而平静地问“为什么和尚会和一个女子在一起?”

    海大“我已经派人去查了,暂时还没有收到线报。”

    海城跳跃地“那个孩子是什么人?”

    海大“那个孩子不像是常人,但我派人在查,宗捕头想必也会有些好结果。”

    海城继续跳跃地“那个武器你见过吗?”

    海大“属下没有见过,先前我也惊奇,问过从过军的护卫,都没有见过那样的武器。”

    海城“我们不能单独依靠宗建,我们需要自动出击。”

    他“既然他们不是常人,那就把他们的消息放出去!”

    他“找画师来画,谁能提供线索,抓到他的时候,就赏他黄金百两。”

    海大“遵命,需要我现在就去办吗?”

    海城“去吧。”

    海大出去之后,一个几乎全身都是白色,就连眼瞳也是白色的人,他与海大并驾向前走。

    海大“白,三十米的路程,你想什么?”

    白“大人托我来告诉你,这件事你做的好,该给你的荣华富贵,一个都不会少。”

    海大“替我谢谢大饶赞许。”

    他“白,还有十秒钟。”

    白“不能放出消息。”

    路过一个护卫,他看到海大,他停下来对海大“见过海管家。”

    海大微笑示意,等到护卫离开之后,他走出海家。

    郭沉和曹阳春在南夏驿馆。

    曹阳春“郭老,李相的力量怎么还没有出现呢?实话,我还真没见过李相的威力。”

    郭沉“我一介武夫,没什么文化,有什么资格知道这种事情哩。”

    曹阳春“当年春秋,谁没有领略过郭沉智勇无敌的风采啊,你你没文化,我第一个不信。”

    他“屋外马上下着雨,凉风吹拂又吹拂,不如趁此雅兴,我们两个在这里喝上一盏茶,共同聊聊春秋?你所经历的春秋,我所看到的春秋。”

    不一会儿,一个下人走到曹阳春旁边,附耳耳语了一番。

    曹阳春“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等到下人离开,郭沉才“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你知道的,与我们合作,还瞒着事情,这不是一个好习惯。”

    曹阳春喝了一口茶,“是,但不算一个什么大事,只是在计划的环节上出了一点问题,有个人死了。”

    郭沉“死了,就是很大的一件事。”

    屋外马上下起雨。

    海大死了,死在海家门口前面。

    片刻之后,海家上下都知道海大死了,谁也不敢告诉海城。

    但海城还是很快地就知道海大死了,死在家门口。

    海城在众饶目光下,忍着悲痛,到海大的面前。

    空下着雨,这是海大死后第一次跟海城重逢。

    下人们再也没有能仰仗的管家,海城再也没有让他处处顺心如意的助手。

    今,是海家最黑暗的一。

    但海城没有泄气,他叫着一个个下人分别进屋密谈。

    今的夜晚仍然没有到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