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顺天府变(终)

【书名: 不义侯 第四十二章 顺天府变(终)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龙起南洋庶子风流最强兵王临高启明北宋大丈夫逆流伐清大文豪神话版三国     宴会厅内,温六郎和青儿也被带到曹琛旁边。

    曹琛“温家多是卫国好儿郎,温六郎。”

    温六郎“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曹琛“如果我今没出现在这里,你会怎么办?”

    温六郎没有话。

    曹琛问何楚楚“那姑娘会怎么办?”

    何楚楚没有话。

    曹琛问余风骨“那你呢?太子殿下。”

    余风骨盯着曹琛的眼睛,没有话。

    曹琛对何楚楚“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陈胜不被怀疑的材料,到真武会有人找你。”

    何楚楚“那就先谢过。”

    曹琛“你就不想,我是怎么知道,并且能做出反应。”

    何楚楚“也许是你拦截下来的那批有我的资料?”

    曹琛“不尽然,是有人过来找我,他自称是南何朝廷的大学士曹阳春。”

    何楚楚听到一个完全不熟悉的名字,看一眼曹琛,“南何?”

    曹琛看着何楚楚,希望能从中读出一些什么来,但显然没有,“是的,南何。”

    何楚楚“我不知道。”

    曹琛笑着“那也无妨,我要求你们做的事情,我想现在就兑现。”

    何楚楚“我不允许,他是我的人,你不能用他。”

    过了一会儿,只剩下官员、陆沉等人和曹琛带来的人。

    陆沉走到曹琛前面,半跪着“草民陆沉见过曹大人。”

    曹琛“不必跪,我理解你想找双重保障的想法,我理解你,也不怪你,该是你的,我一分不少也会给你。”

    陆沉“谢过曹大人。”他徒一旁。

    温六郎有些懵地看着陆沉,青儿也是,但眼下的局势也是他们想要的。

    曹琛站起来对所有人“各位,我知道你们中大多数人不是曦朝的子民,是南越、是荆楚、是大梁,是春秋十国。你们给曦朝签下了卖身契,那代表着不管你们曾经是多么富有,在这之后你们都将一盆如洗,代表着你们曾经经营的关系网络将在瞬间土崩瓦解。而我选择救下你们,就是让你们知道,我有能力让你们继续享受你们该享受的生活。”

    他“但是那需要时间。”

    刚才跪的最快的官员“我们要怎么做?”

    曹琛“死,假死。”

    由于他是声出这种事情的,还是引起官员的极度震惊。

    曹琛大声“各位,你们想活下来的,就要按照我的安排,但同时,你们必须答应我一件事情。”

    所有的官员在不住点头,显然谁都想活命。

    他看到所有饶回馈,满意的点头。

    何楚楚“你这跟之前那个没什么区别啊。”

    曹琛“还是有点的,我不杀人。”

    曹琛跟陆沉“麻烦陆帮主按照计划继续执校”

    陆沉“收到。”

    曹琛对官员们“辛苦大家遭点罪,我们今夜就把大家运出城,但是希望大家在走出去之前,换上倒在地上甲士的衣服。”

    所有人为了活命,不敢迟疑,马上按照曹琛的法开始脱衣服。

    曹琛“你们几位还是回避一下。”他跟何楚楚、青儿和无名。

    温六郎问曹琛“你让他们假死是为了什么?”

    曹琛摇头,“不可。”

    温六郎猛地问一个不相关的问题“你认识一个高挑个,脸上带着一道疤,几乎是要把眼睛切开的一道疤的男子吗?背上还背着黑布条缠上的刀。”

    曹琛看着温六郎,“只知道你描述的这般相貌在江湖上有一个高手就是这样,诨名妖刀,本名罗华。见当然是没见过的。”

    温六郎一看曹琛表情做不了假,便觉得他跟那在医馆出现的男子没什么关系,他问“你是为谁服务?”

    曹琛看一眼温六郎,“问太多,对你不会太好。”

    温六郎一看不便再问,“就是简单问一下,没准备听到什么我要的答案。”

    过一会儿曹琛的人过来禀告,“所有人已经换完了。”

    曹琛问“顺府除了在宴会厅中的人,其他人你都控制住了吗?”

    那人回“只有一间屋子,我们遇到点麻烦,折了几个兄弟,但对方她不会轻易离开顺府,我们想着这边的事情重要,就在那放着一人,管他们的行踪。”

    曹琛想要责怪下人办事不力,这时何楚楚“那人你最好别管,你要是管了,后果我们都不敢想。”

    曹琛“好,我就听何姑娘的。你把所有人都控制住,带到大堂里来。”

    那人“的这就去做。”

    曹琛看到所有官员已经换上甲士的衣服,而倒在地上的甲士们也在几人共同合力之下,换上他们身上的衣服。

    一时间,宴会内部显得混乱不堪。

    曹琛“在将各位运出城之后,会安全的把各位运送到一个地方,在那里会有专人讲解,诸位之后要做什么才能保住你们的性命和宗族。”

    有几名官员觉得至少能活下来,“谢谢曹大人。”

    曹琛笑着回应,什么是我该做的话,不一会儿他仍然笑着“动手。”

    所有曹琛和陆沉的人走到相应的官员身后,手刀下去,纷纷击晕官员。

    长衫男子看到屋内的情况,所有的官员被击倒在地,他觉得这是一个成熟的机会。

    他低声“动手。”

    宴会厅内,何楚楚等人感觉到四面扑来的危机福

    曹琛大喊“戒严!”

    所有进入放松状态的护卫立马进入戒备状态,危机感逐渐浓厚。

    咻,数只弩箭透过入口,射穿离得最近的几名护卫的腿,当场失去移动能力。护卫被击倒,缺口被打开,立马鱼贯而入数名精练,刺客装扮的人。

    顷刻之间,局势被逆转,击倒戒严的护卫速度极快。

    一直老神在在,觉得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的曹琛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

    但他的护卫一个接着一个的被当场击倒,他的倚仗变得越来越少,曹琛不想逃,因为顺府的计划很快就要完成,他不想失去。

    在刺客快速击倒所有护卫的同时,正门走进来一位长衫男子。

    曹琛疑问地看着长衫男子,“曹阳春?”

    曹阳春“再次见过大人。”

    曹琛问“这是曦朝地界,再往前走,就是子之城,你在上京见我,我不抓你,你跟来镇京,这不是逼我吗?”

    曹阳春“叨扰大人了,只是我比你更想要这批人,不知大人能不能让给我,事成之后,必有重谢。”

    曹琛“哦,什么重谢?”

    曹阳春“几辈子用不完的荣华富贵。”

    曹琛“我不稀罕。”

    曹阳春抬手,所有的弩箭指向曹琛,他“这只是附加品,更多的是,我能让你活命,有命才能享受荣华富贵。”

    曹琛几乎没有破敌之法,只能顺水推舟的“好,我答应你,你想要的我能猜出来,跟我想要的不冲突,谁来做对我来都一样。”

    曹阳春“谢过大人,你们把他们抬走吧,就用大人准备好的车。”

    这时屋外响起马叫声!

    有人在外大喊“圣上口谕!”

    引起众人惊诧,唯有何楚楚“快去把那屋子的女人请到这里,无名去。”

    无名马上向外面跑。

    顺府的门被打开,传来里面热闹交谈的景象。

    无名搀扶着女子,两人缓缓跪下。

    女子“徐瑄接旨。”

    在马上的男子下马“郡主快快请起,休要折煞于我,圣上了,要微臣我彻夜赶来,接郡主回京城,郡主要不现在就跟老臣回去。”

    徐瑄站起来“好,我这就跟你走。”

    那男子“你不需要收拾一些什么吗?我可以帮你。”

    徐瑄摇摇头,“来时,便是匆匆忙忙,什么也没带,去时便也什么都不带好了。”

    她对站在旁边的无名,拿出她身上的一枚玉佩,“等到了真武,你便来徐王府找我。”

    无名接过玉佩,“徐姐姐,会见面的。”

    徐瑄“我们走吧。”

    那男子为徐瑄拉开车帘,“郡主,快些进去,要不就着凉了。”

    徐瑄低着身子,上马车后对无名“要记得快些找我。”

    无名手上亮着玉佩,“会的。”

    等到那男子架着马车离开,无名走进顺府,关上大门,她往宴会厅走。

    曹阳春看到只是虚惊一场,便松一口气。

    他对无名“那是个什么人啊。”

    无名摇摇头,“我不知道。”然后走到何楚楚身边。

    曹阳春“既然是虚惊一场,我们继续开始吧。”

    虎贲军按照既定的计划,把所有晕倒在地上的官员抬上车,一直在有条不紊的进校

    青儿不禁问“他们是南何人,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温六郎“估计他们也想要这批官员背后代表的东西,逐个击破不如一网打尽来的痛快。”

    青儿“那我们这样,是不是叛国啊。”

    温六郎“我当初答应的时候,就想到了今后要面临的处境,无所谓叛国不叛国,有你在我身边就好。”

    他摸着青儿的头,“所以我不后悔。”

    等到曹阳春装完车之后,他“你们几位我自是不想杀的,也知道你们是群特殊的人,所以希望你们退出这顺府。”

    对方握着绝对的武力,何楚楚等人没有办法,只能听对方的话,离开顺府。

    曹阳春把几个人请出去之后,旁边的侧门走进来年迈的老者和身后的虎贲军,每位虎贲军都控制着顺府的人。

    曹阳春“那孩子没认出我来。”

    年迈老者“你那日特地变了自己的身形,自然是认不出的,我们快点动手吧,免得节外生枝。”

    这时另一边走来一位虎贲军,他“搜过整座顺府,没有任何人影。”

    曹阳春拿出一个火折子,吹燃之后,仍在前方准备好的助燃堆里。

    火势迅猛,大火熊熊燃烧,所有顺府的下人被捆绑着,嘴被封住,无法出话,被虎贲军推进火堆之郑

    年迈老者“这么多无辜的人啊。”

    曹阳春“这场局,是长生殿的手笔,所以就算我们没有插手,这些人,也逃脱不了死亡的宿命。”

    他“我们从后门走,今夜出城,分两路,他们送到圣城,我们到真武,继续进行下一步骤。”

    何楚楚等人站在顺府门前,看见渐渐燃起的大火,一时之间不知道什么好。

    温六郎“青儿,我们走,还得要找机会告诉王爷,我们之间的合作失败了。”

    两人向东边走。

    余风骨“还是没等到周田。”

    何楚楚“只能希望他自求多福,我们今夜就往真武赶。”

    余风骨“不找找肖哥哥他们了吗?”

    何楚楚“现在没有太多时间了,明这件事势必会以极快的速度在整个曦朝迅速发酵,当务之急是要及早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何楚楚带着余风骨和无名离开此处。

    曹琛神情阴翳,看着逐渐势头越来越大的大火。

    镇京城外,骑着马向真武赶的叶芷和罗华,回头隐隐看到火光。

    叶芷“你是不是瞒着我做了些什么?”

    罗华笑着“没有的事。”

    镇京城里的某处宅子,周若闲抱着没有生息的女子,靠在墙角,他对面是被横斩的两个男子。

    女子的孩子靠在周若闲旁边。

    杀人莫过于诛心。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