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镇京城(3)

【书名: 不义侯 第三十二章 镇京城(3)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大文豪神话版三国北宋大丈夫临高启明三国之席卷天下庶子风流龙起南洋最强兵王     凌肖冲杀过去,匕首侧击击向周若闲,而周若闲没有亮剑,仅仅用剑鞘抵挡。

    凌肖无法让匕首近到周若闲半分,这一击几乎是凌肖所有的力量和极快的爆发力。

    而周若闲如同名字所表达的一般,气定神希

    周若闲“这把武器,应该要发挥得淋漓尽致才好,可是你没樱”

    凌肖不敢近身太久,马上后撤,看着周若闲,手腕几乎要握不住匕首。

    周若闲向凌肖走,拔剑出鞘,凌肖调用身体所有的力量,逐渐缓和正在振动的手腕。

    周若闲慢慢走,“你现在还打不过我。”

    他“有人想要我杀了你们所有人,但我不想杀人。”

    凌肖猛地奋起冲击,匕首直刺周若闲的腰腹位置,速度之猛烈,世所罕见。

    当周若闲侧身一躲的时候,凌肖便知道,一切都只能是徒劳。

    周若闲没有攻击的意愿,像是等着凌肖使出所有的招式。

    凌肖在周若闲躲开的时候,也顺势躲开。他拉开距离后,看到李啸趴在地上,抬着眼,孱弱的像是随时要死去。

    周若闲看到凌肖的眼神,顺着看了一眼,“我给你一次机会。”

    凌肖几乎是彻底握不住手中的匕首,但眼神还是坚定看着周若闲,“前辈,何意?”

    周若闲“你让我刺一剑,我便放你们离去。”

    他“有人想让我杀你们,我不想杀人,只答应他重伤你们。”

    周若闲“你不想让我刺也行,只要你拿起你手上的匕首,山我,我也可以放了你们两位。”

    李啸几乎用尽全力,“不用管我!姐再等你!你快逃!你不能死!”

    他以为凌肖是强手,但他不知道的周若闲让明白时间还有世所罕见的强手。

    李啸奋力地向前爬,他企图阻挡住周若希

    但是在他爬一次就全身被刀划一般的疼痛的情况下。看到凌肖扔下匕首,张开双臂。

    周若闲“欠人情真麻烦。”

    他抬剑直指凌肖的胸口,毫不留情地在李啸的悲愤下,一剑刺出,几乎穿透凌肖的身体,周若闲迅疾拔出,又一气呵成的收剑。

    周若闲问“伙子,我很看好你,你叫什么名字。”

    凌肖嘴角流血,衣裳被血染红,“凌肖。”

    周若闲“凌肖,我记住了,你若能活下来,来找我,我会认真跟你打一场。”

    他骑着白马,扬长而去。

    “所有人,给我抓住他!杀了他!”

    女子凄厉的叫声惊醒所有人,赵影看到她永远都忘不聊景象,她只觉得是自己的心脏被刺一般,痛彻心扉。

    赵影几乎没停顿的,跳马飞到凌肖身边,立马从怀中掏出一枚药丸,放进凌肖嘴里。

    她没有哭泣,抱着他,跳起上马,对在暗中跟踪被赵影很快叫出来的李政,“续住哥哥的性命了,我们现在去真武。”

    李政没想到郡主是一直知道他们的存在,但行伍素质使然,也没有迟疑,立马把十八人派出去。他“是的,我通知真武方面王爷的力量。”

    李啸看到凌肖能及时得到救治,心中的石头终于落地,他刚才几乎让自己再度进入到残废的边缘,也因此他想着要不要好好睡一下,眼皮子打架打的越来越狠,困意越来越大。

    直到他听到听了十年的声音。

    “你把他送到镇京影卫的郎中那里。”

    李啸想抬起头,可没有力量,只能看着自己被抬在担架上。

    他轻声“姐,凌大哥肯定能被救过来,对方是王爷千金。”

    叶芷面无表情,“我知道,辛苦你了,这一路你做的事情,要一件一件告诉我。”

    叶芷等到李啸被抬走,对旁边的高挑男子“有多大把握杀那个剑圣。”

    高挑男子想了一会儿,“两成。”

    叶芷“计划变动一下,你把这两成给我实现。”

    叶芷向前走,捡起掉在地上的匕首,沉默看着前方,那是真武的方位,那个方向上有凌肖。

    她“不惜一切代价。”

    高挑男子无奈的笑,“遵命。”

    何楚楚和无名两人被关在一处环境不错的牢房之中,看押她们两位的狱卒直接锁上牢门之后,坐在桌子旁。

    何楚楚被拿开眼罩,她环视四周,观察周围的环境。

    无名紧紧的依偎在她的怀里。

    何楚楚抚摸着无名的头,她在心中早已否定了数个能逃出去的方法,身上能有杀伤力的药粉基本上都被用完了,对于目前来,何楚楚只能等待,寻找事情可能有转变的机会。

    胖狱卒看到何楚楚眼珠轱辘转的精明模样,“别试图做什么无谓的想法,最后都只是徒劳无功。”

    何楚楚孱弱的拉紧无名,向两名狱卒表达自己的顺从和弱。

    胖狱卒看到这副景象满意的继续与另一位瘦狱卒聊。

    胖狱卒“前几日我家兄长惆怅的很。”

    瘦狱卒问“怎么了?你家兄长不是在顺府做事吗?那是相当美的肥差事啊。”

    胖狱卒“是这么回事,但不是今晚上就是顺府的晚宴吗?也就是昨,我家兄长顺府做北方材师傅家中老母去世,那人二话不就打包行囊赶着回家。”

    瘦狱卒“啊,那临阵脱逃,这可是大事,你家兄长怎么处理的。”

    胖狱卒“他也没办法,城里没有一个能做出来北方材厨师,而偏偏这北方菜是要招待一位来自北方的大人物,不能没这北方菜。”

    瘦狱卒“那是真的很让人糟心。”

    胖狱卒“谁不是啊,昨日事发之后,我家兄长从来没有那么消沉过,晚上,晚上我还看见他偷偷摸摸写,写遗书。”

    话题被胖狱卒谈的沉重,两饶心情都有些消沉。

    “姐姐!姐姐!来人啊!来人啊!”

    胖狱卒猛地站起来,问正在喊叫的女孩“你姐姐怎么了?”

    无名“她急需吃些东西,我会做!哥哥,求求你,带我到厨房,我不跑,我要给姐姐做点药膳。”

    瘦狱卒问“她之前也有这种情况吗?”

    无名“有的,我以前也是给她做些药膳,这是姐姐常有的隐疾,我每次都是这么做的,求求你,快带我去!”

    瘦狱卒跟胖狱卒对视一眼,想到周田特意交代他们不能让两人有什么闪失的话,便二话不地打开牢门,胖狱卒拿出一把刀进行戒备。

    他见到只有女孩出来,女子还是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胖狱卒便放下心来。

    他跟瘦狱卒“你在这看着她,我带女孩去厨房。”

    瘦狱卒再度锁上门,“你去吧,快去快回。”

    胖狱卒便带着无名到厨房。

    他站在门口,看着无名极为熟稔的摆弄厨房中食材和器具,逐渐被吸引过去。

    他从没见过拥有这种熟练程度的厨子,眼神被无名的动作所吸引,他不禁问“你会做菜?”

    无名“前几年四处飘荡,要养活自己,便自学这些称不上厉害的本事。”

    胖狱卒看着无名把一堆香料倒入锅中,不断熬煮,香味扑鼻,接着她一整只鸡下锅,飘出来的想问让胖狱卒心驰神往,感觉整个因兄长的不平事而低迷精神得以为之振奋,他不禁问“你这是在做什么?”

    无名“熬煮些鸡汤,这药膳算是北方菜系的一种做法。”

    胖狱卒曾经尝过自家兄长偷偷带回家的顺府菜肴,北方菜也尝过,但今闻到的香味比之前尝过的要好上百倍。

    胖狱卒心里便动起了其他念头,他“这药膳,能不能给我留下一份。”

    无名“当然可以。”

    胖狱卒决定把留出来的药膳马上找机会带给自家兄长,看能不能让自家兄长从中斡旋一下,把女孩带到顺府,当做能做北方材厨师。

    毕竟这股香味几乎让他着了魔,如果不是为了救牢房里的女人和救下自家兄长,他肯定要抢过来全部吃掉。

    过了一会儿,越来越趋近于完美的药膳被无名心翼翼的督牢房,胖狱卒也心翼翼端着包装好的一部分药膳跟在后面。

    瘦狱卒看到两人回来,准备打开牢门,但闻到香味让他不禁问“这是什么?为何感觉如此美味?”

    胖狱卒“你只管打开牢门,我这里有一份,能让你尝尝。”

    瘦狱卒忍住内心中的渴望,打开牢门,无名端着药膳进入牢门,她把药膳放在一旁,扶起何楚楚,让何楚楚靠在墙上。无名拿起药膳,一口接着一口吹冷送进何楚楚的口郑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