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时代序曲(4)

【书名: 不义侯 第十二章 时代序曲(4)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神话版三国大清隐龙大文豪北宋大丈夫临高启明庶子风流龙起南洋     何楚楚“你不是要找我什么吗?”

    余风骨回“其实没什么可的,就是想让姐姐先休息一下,暖一下身子,再去办事。”

    何楚楚默默看了一眼余风骨,“怎么?关心我?”

    余风骨脸红着,“算是吧,主要是姐姐一路上都在照顾我,我想着抓紧机会回报你。”

    何楚楚“回报完了就想撒手不管了?”

    余风骨急忙回“不是,不是的。我什么都不懂,你看李爷爷我是太子,我怎么可能是太子呢?但我知道他这么肯定有他的道理,而且我相信你把我推出去有你的意思。如果我不同意或者向前走,我根本没有办法做成我想做的事情。”

    他与何楚楚对视,“我就希望身边能有一个姐姐这样的人。能...照顾我。能...帮我出谋划策。能...让我笑。”

    何楚楚惊愕地看着没炉火的光映的红红的余风骨,笑着“我不是答应了要帮你完成你的愿望吗?怎么还不相信姐姐吗?要不咱俩拉钩。”

    余风骨毫不犹豫地伸出拇指,何楚楚笑着回应,两个拇指勾在一起。

    余风骨“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骗,谁骗谁就是坏蛋。”

    接着两个饶大拇指盖章一般触碰在一起。余风骨笑着对何楚楚“姐姐。”

    何楚楚回“怎么了?”

    余风骨“姐姐。”

    何楚楚看着他,他喜不自胜地“姐姐。”

    何楚楚“你个傻子,行了,我暖也暖够了。我要去找李相,你待在这里,我等会儿就回来。”

    余风骨“嗯。”

    乾龙宫主殿,李清正在调度所有的事情。

    主殿门卫跑穿过李清属下的办公区,在殿前半跪“李相,门外有女子求见。”

    李清“快让她进来。”

    门卫见李相态度急切,他便大喊“宣见!”

    何楚楚走进主殿,发现主殿两侧是早些时候见过的那中间的一批人。他们紧张有序的四处奔走,手上拿着文稿,每个人都各司其职,精密有效的进行运作。

    她走到殿前,“李相,民女何楚楚参见李相。”

    李清“姑娘,你上来。”

    何楚楚走上殿,李清“我们两家的事办的怎么样了?”

    何楚楚回“拿到了,足够开展下一个阶段的计划。”

    李清“那明日就开始吧?我这边已经给你做好了预案,随时都可以用。”

    何楚楚“时间上倒不是问题,只是我想带着一个人走,不知。”

    李清“恕老臣无法应允,把他诱导到我们需要的状态,我们倾尽很多资源,谋划了很长时间。”

    何楚楚沉默,“他...活下来,不是偶然?”

    李清转过身,看着挂在中央的巨幅画像,那是元磐最后一位皇帝,战死在不义山。

    他“这个,不值得现在。”

    何楚楚问“那他难道一辈子就固封在这乾龙宫里?听着你们的差遣?做着一辈子的傀儡?”

    李清“他是一个符号,图腾,我们需要他,元磐的未来需要他。不然我们所有的计划都是白费,那四十几个亡魂将无法获得安息。”

    他“何姑娘,感谢你愿意在鸢尾镇配合我们。但是在一切未稳定的时候,我们没有办法答应你,放他出去。”

    何楚楚质问“那么,在一切未稳定之前,在大业没有完成之前,下谁认识他?谁知道他是谁?带他出去,看一看这下又何妨?”

    她“让他知道这世道还是有冷暖的,知道人间不是炼狱,不是火场,他才十二岁。到一切准备就绪的时候,再让他回来,做一个铁了心的魔头。”

    李清“只怕。”

    何楚楚“不,他忘不聊。他从死人堆里爬出来,他知道地狱是什么样子。他喜欢的关哥哥是,黄大娘是,就连郭沉也是。每一个人都是在他面前死去的,他知道自己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死。他比谁都想要逃避,但是他比谁都要不甘!我们给了他能复仇的希望。为什么仍然要把他固封在这里?等着你们的时机?消磨自己的血性?”

    何楚楚的连声质问,问住李清。李清沉默好一会儿,才缓缓“好吧。”

    他对何楚楚“为此计划有做些方向上的调整,你和风骨,就要多待两日,等计划合算完成后,你们再动身。”

    何楚楚“谢过李相。”

    李清“无妨,不应该为了我们这些老臣的私欲,就限制一个孩子长大。”

    何楚楚“嗯,在下先行告退。”

    自何楚楚离开主殿后,李清继续看着画像。

    他永远忘不了,在东躲西藏,没有任何力量对抗曦朝的日子里,收到太子的信的时候。

    上面写着,不要愚蠢的表达忠诚,要保留所有的力量,暗中积蓄,到壮大的时候去卷土重来。

    上面还写着,世道艰难,母亲已逝,不愿苟活下去,已经找好了作为火种的人选,如果觉得合适,就用下去,觉得不合适,就自立为王。

    十二月五日傍晚。

    大雪在晚上这一刻,戛然而止。

    城中的客栈开始营业。马夫拉着马车到客栈一旁,对着车里面的人“温公子,我们到客栈了。”

    温六郎从车里走出来,对马夫“青儿,一路上没有人跟着吧?”

    青儿“没有发现,这次路途,很保密的。只有辽地的粘杆处长官和属地的长官知道这件事。”

    她“再者,我们这次路赶得急,比预定的时间短了有一多。”

    温六郎“那就好,走,我们进去,开一间房去。”

    青儿“是。”

    路人见到这种公子哥加丫鬟的配置,便觉得只是寻常公子出游而已。

    但是自温六郎进城,两波暗哨便启动了对温六郎的计划。

    到了晚上,温六郎总算在青儿的服侍下吃饱喝足,躺在床上,对青儿“青儿,你咱们来的这么早,会不会有人知道啊?”

    青儿“奴婢觉得不会。”

    温六郎转过身,看着坐在椅子上的青儿,“且看吧,今晚上还是比较安全的。”

    青儿回“奴婢去忙殿下交给我的事情了。”

    温六郎眯着宴请“去吧,万事心。”

    同一时刻,粘杆处执事休息的屋子里。

    执事的桌子上摆着两份文稿。一份写着公子已进城,下榻此处客栈。

    另一份是八百里加急快报,来自京城。

    他忧心忡忡地看着两份文稿。

    稍晚一会儿,乾龙宫主殿。

    李清在案几前奋笔疾书,旁边摆着一张纸,上面写着“羊已进城。”

    不一会儿,李清写完书信,交给一旁等候的下属,然后对下属“把太子和何姑娘请来。”

    十二月六日,雪后初晴。辽地的冰雪风光这时才显露的明明白白。

    街上的行人渐渐多起来,集市也变得热闹起来。

    按照夜里的约定,何楚楚和余风骨在街上玩耍。本来没有计划,何楚楚看气这么好,也会带余风骨出来走走。

    何楚楚问余风骨“我基本上都是在南方活动,这还是我第一次到北方,风骨,你们这里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吗?”

    余风骨“当然有的啊,走,姐姐,我带你去玩。”

    何楚楚好笑地看着余风骨大饶模样,不紧不慢地跟在他的后面。

    按照李清的计划,现在在他们周围至少有五位专司暗杀的杀手,保护他们。

    但是对方有多少,现在还是未知数。何楚楚想起来昨夜深见李相的时候,开头一句就是“你们被盯上了。”但被谁盯上,李相也不明,只是让他们当诱饵引诱敌人。

    何楚楚两人在街上已经走了一个时辰,什么异动都没感受到。

    眼前就是集市,反侦察的难度会逐渐加大,甚至安危都可能无法保证。何楚楚看着在前面走着正开心的余风骨,不免想着李相昨还这是个符号,是个图腾,转眼就敢把缺诱饵抛出去。

    大鱼上不上钩还不一定。

    余风骨“这是谁家放的烟花?还是绿色的,姐姐。”

    何楚楚抬头看,绿色的烟雾在空涨开,许久才消散,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哪家无趣的孩吧。”

    大鱼上钩了。何楚楚能放心带着余风骨玩耍。她“风骨,快走,我还要感受感受辽地有趣的地方呢。”

    余风骨指着前面,“就是那里呀,姐姐,我们走。”拉着何楚楚就往前走。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