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时代序曲(2)

【书名: 不义侯 第十章 时代序曲(2)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最强兵王逆流伐清龙起南洋庶子风流临高启明北宋大丈夫孺子帝大文豪     十二月五日。

    北地下起雪,大雪纷飞,路上行人稀少。城外的大道上,只有一辆车在慢悠悠地向前走。

    车里面坐着的是余风骨和何楚楚。余风骨刚醒不久,就被带上马车,一路颠簸。幸好何楚楚会照顾人,服侍的让余风骨没有到感觉太多不适。

    帘外的马夫正是谢俊,他掀开帘子,“何姑娘,我们快到了。”

    余风骨问“到哪里?”

    谢俊“辽地。”

    与此同时。

    鸢尾镇,文丰戏馆旧址。

    现在下太平,戏馆作为娱乐工具自是必不可少,当地富绅见此机会,便另开一座戏馆,倒是取巧,叫做丰文戏馆。

    文丰戏馆这里就成了过去,不过百姓好忘事,很快就没多少人记得这里。

    除了王七风。

    他在一大早从戏馆内部出来,身上沾满灰烬,里面的尸体还在陈列着,但是样貌都已经分辨不清。他只想确定郭沉在不在里面,可烧成灰烬般的尸体,样样相同。碰巧他发现一块玉佩,他将它捡起来,他知道这块玉佩是谁的。他曾经还为此嘲笑过郭沉,对一个永远都不会有交集的女子这般的痴心。

    王七风站在如同废墟的戏馆内部,他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在强大的人也会老的,也会打不过比他年轻时弱的人,郭沉很大可能死了。

    他不可避免的陷入对往事的回忆中,他靠在正对戏馆门口的墙上。

    王七风早些年,心中只想着复仇,从南杀到北。那个早已下地狱的指挥史的后代和旁系,他一个都不打算留,直到遇到了郭沉。他永远记得那是在一座山里,他设好的埋伏要杀掉仇人,但是被郭沉悉数化解。仇人借着机会就逃之夭夭,他气急败坏地想要杀掉碍事的郭沉。他自然是打不过他,身上的招数全部用完,郭沉岿然不动又毫发无伤。

    整个过程,郭沉没有一次出手的想法,只是在被动的防御。王七风被打的毫无脾气,又不甘心就这么失败,准备要逃跑的时候。谁知道郭沉只是扔了个石子,就打中他的脉门,直接瘫倒在地。

    王七风这次是真正的在阴沟里翻船,但他心中只有不甘。他还不想死,还有很多人头等着他收割。他怒目圆睁看着郭沉。

    郭沉却对他“你要不要跟我走?”

    他“我知道你的,你想复仇,但是南越国那一批余孽有比我功夫还要高强的。你确定你能杀了他们?”

    王七风挣扎着“我去哪里都如入无人之境,我谁都能杀!”

    郭沉“牙尖嘴利的家伙。”

    他“不如这样吧,我们跟南夏那边正好有合作,你服下这个蛊。”

    郭沉的客气,手上却不闲着,直接一弹,把蛊虫弹进王七风皮肤上。

    蛊虫如入无人之境,钻进王七风的皮肤里。

    王七风冷静地看着郭沉,想着如果有机会,他一定要杀了郭沉。

    郭沉“这个有种奇效,你杀不了给你下蛊的人,你就会一直被蛊折磨,不死不休。”

    他“所以啊,来杀我吧。封住的脉门两个时辰之后就会解。想来杀我的时候,就来大鹰找我。”

    之后,郭沉便成了王七风要优先解决的人物。大鹰里每都上演着追杀与脱逃的戏码。奇怪的是大鹰的官兵起初还帮着反击,之后就见怪不怪。

    但每一次,郭沉都轻轻松松地就化解掉。惹得王七风醉心于研究新的杀人方法,没想到就在大鹰滞留足足两年。这期间,有记载的杀人方法平均每两种,还每次都不重样。

    王七风蹲在墙边,默默地笑着。

    路过的人看到蹲在路边的人,没了一只耳朵,还在傻笑着,就以为是哪里来的乞丐,有的觉得可怜的,扔出几枚铜板在王七风的跟前。

    王七风哑然的笑,他不太习惯怀旧,始终觉得自己一生就是要一直向前走的。

    只是这一次,他不知道怎么走了,还去杀人吗?杀光那个指挥史的所有族人?他不太细腻,总觉得自己是哪里变了,但是始终归结不出来。可能知道他哪里变的人,如今却不在了。

    王七风第一次陷入关于人生抉择的迷茫当郑

    “去南夏。”

    王七风猛地惊起,他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一个人。

    因为那是郭沉的声音。

    是自己心中思念过甚产生的幻觉吗?王七风向来不信神佛鬼怪,那么就一定是真的,王七风做好打算。

    他要去南夏。

    十二月四日,傍晚。

    无水客栈,新修缮后的字一号房。

    一位少年模样的男子在屋内吃饭,身旁站着一位少女。

    少年“青儿,你做下吃啊?我知你懂礼仪尊卑,但是在我这里,都是朋友,没有这些礼节的。快,坐下吃饭。”

    青儿倔强地不回应,仍然站在少年身后。

    少年也没有办法,但是不忍心青儿这样,他拿出腰上的令牌,“我以温六郎的身份要求你,你给我坐下!”

    青儿只能不情不愿的坐下,但还是不肯动筷子。

    温六郎不由分地给青儿盛了一碗饭,摆到她面前,“你真的很烦人诶,要去尊重那什么狗屁礼数。你今要是不在我面前吃下这碗饭,你明就给我回去,爱干吗。”

    青儿没办法,破了礼教,她拿过筷子,一口一口地吃饭。就是不动一口菜,吃着白饭吃着吃着就啪嗒啪嗒地掉眼泪。

    温六郎觉得好气又好笑,低头看着青儿的泪花,“要不,你明回去?”

    青儿一听,立马大口吃菜,大口吃饭,狼吞虎咽一般,风卷残云地吃完饭。

    然后站在温六郎身后。

    温六郎忍不住问她,“青儿,对你来,礼数算什么?”

    青儿轻声“算是命。”

    温六郎“得,问也是白问。你全家都这样我看是,等北地事了,我回京城,就跟我爹,不要你们了。礼数,礼数的。有个屁用!不,我看连个屁用都没樱”

    青儿听到这话,立马跪下,“殿下责怪就责怪我一个人好了,跟我的家族无关。”

    温六郎冷眼看着青儿,“你们家,自春秋建国就服侍我们了。都过去这么久了,还这个样子。你看看你,武艺高强的没话,咋就奴性这么大?我一重了,就要跟我下跪。时候的青儿跑哪里去了呢?”

    温六郎继续吃菜,一碗饭吃完后,“等会儿,你趁着夜,去查查文丰戏馆,不过我估计,八成没什么消息。然后明及早备马车,我们要尽快出发去辽地,那才是重中之重的大事。”

    青儿回“是。”

    温六郎继续吃饭,发现没动静,偏头一看,青儿还跪在地上。他“怎么还跪着?怎么还不去?”

    青儿“殿下还没有原谅青儿,青儿于心不安。”

    温六郎放下碗筷,搭着青儿的肩,“青儿,我们自一起长大,我对你视同已出。我责怪谁,最不可能的就是责怪你啊,你知不知道。行了,去做事吧。”

    青儿“青儿知道了。”她起身准备出门。

    温六郎“别忘把二叫过来,收拾下这里,我快吃完了。”

    青儿回“是。”

    十二月五日。

    大雪在辽地纷飞,谢俊带着何楚楚和余风骨两人,驾着马车,穿梭在城内道路上。

    谢俊裹得严实,车内的何楚楚和余风骨两人鲜少路面,寻常人看去,只会觉得这只是一架寻常的马车。

    但是在城中还是有眼里极尖的人,就是戴罪被罚监视辽地的孟月。

    孟月自文丰戏馆后山发现奄奄一息、濒临垂死征兆的关隘后,她便决心退出文丰戏馆的旋涡,不再参与其郑当日便驾着马车,快马加鞭地赶回辽地。

    孟月的行径被辽地的粘杆处执事视为逃兵,不过情有可原但执事并不赞同这种行径。就让孟月代为受罚,专司监视城中动向的职能。

    孟月向来记性极好,她发现马夫是鸢尾镇行径可疑的城门长官,她便马上避开。

    谢俊当然不知道他被跟踪。毕竟驾着马车,很难发现车后有没有人。

    但他还是较为心地在城中的主要道路,尽量不重复地走了一圈。在一处老宅面前停下来。

    保持耐心跟踪的孟月发现下来的三人中有一个孩子的背影。联想到当日盯梢时城门长官坐在一个孩子中间。极有可能就是当时在老人旁边的孩子。

    孟月看到谢俊左顾右盼,极为警觉。孟月下意识地躲藏。大雪掩盖住孟月,对方的机警使得她确定这个住处便是谢俊等饶目标场地。孟月准备原路返回,回到粘杆处的办事处,禀报这一异状。

    谢俊对何楚楚“我们进去吧,这老宅子有个后门,我们从那里出去。然后我带路,带你们去见李相。”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