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文丰戏馆(6)

【书名: 不义侯 第八章 文丰戏馆(6)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临高启明庶子风流北宋大丈夫龙起南洋大文豪最强兵王神话版三国逆流伐清     自与吴山分别后,陈先生便直接面对长衫男子。

    长衫男子像是知道有人会来一般,看到陈先生独自出现在他们面前。他对陈先生“见过陈胜兄弟。”

    陈先生一听对方知道他的名字,心中惊诧。但也没落了下风,“公子是?”

    长衫男子“是在下唐突了,我是南夏龙文阁大学士曹阳春。在曦朝游历时,便听过先生的大名。”

    陈先生“得到慈大人物的青睐,自是在下的荣幸,不知道阁下来曦朝的北地,所谓何事?”

    曹阳春“在下也就不拐弯抹角了,我来杀人,也可以来谈交易。”

    陈先生不知道曹阳春杀人是杀什么人,但是交易肯定是陈先生所需要的内容。他“阁下想要谈什么交易?不知我曦朝有没有资格。”

    曹阳春“不曦朝,陈先生就够了。”

    陈先生一听到自己身上,难道一切都是对方计划好的内容,“劳烦阁下详细明。”

    曹阳春“有人要杀你,我可以救你。”

    陈先生笑着“你既然知我姓名,就肯定知我地位。”

    曹阳春“知道的,先生只差一步便可入长生殿,只差一步便可真正掌握下的信息流动。”

    陈先生“那谁能杀我?”

    曹阳春“捉蝶郎!”

    陈先生猛地想到叶青发起的攻击,和关隘出己方有内奸的可能性。

    现在来看,捉蝶郎中很可能有极其强大的人物。足以威胁到他的性命。

    陈先生沉默地看着曹阳春,想要从对方的眼神中读出什么来,但是发现对方只是和煦的微笑,根本看不出什么。

    他开口“怎么谈?”

    曹阳春“我不要你们活捉郭沉,我要你们杀了他。”

    陈先生诧异的“这般就好?”

    曹阳春“如此便好。”

    陈先生坐在包厢里,想着与曹阳春的对话,和那股微笑下淡淡露出的危险福

    他只能顺着往下走。

    按照计划,叶四行动不便,在陈先生旁边坐着休息。其余三人和吴山的五支兵力做好了埋伏。

    本来陈先生想直接动手,但是吴山席曦晰是一个疯子,如果有谁阻挡他做事情,会惹祸上身后。陈先生便遵照吴山的计划,静静等候,手中拿着自无水客栈带来的弩,弩箭直至着楼下的战场。

    郭沉知道现在脱不开席曦晰的缠绕,便放弃离开的想法,与席曦晰在现场对峙。

    席曦晰像是大仇得报一般,狰狞的“郭沉,你知道我每每都在做噩梦,我梦到她了。我的绿烟,她告诉我,是你杀了她!让我给你报仇,我现在就想告诉她,我做到了。”

    郭沉“当时...诶,再怎么解释也没有用了。动手吧,我绝不逃。”

    席曦晰“逃,你以为你逃得掉吗?!”

    他“拔刀吧!趁早结束,你还能与外面的人见面。”

    郭沉“我不带刀。剑也早就不用了。”郭沉展示出自己要赤手空拳与席曦晰搏斗。

    席曦晰提着刀顺势扔到地上,“搏斗,好,我们就来赤手空拳的搏斗。”

    席曦晰回头看了一眼,笑着“也好,这么好的日子,有戏伴着,再杀了你,也是一件好事。”

    郭沉倒是沉默不语,看着席曦晰,猛地欺步上前,一拳挥出。

    席曦晰自然的歪头,凌厉的拳风震的他的一侧长发乱舞。这一拳便是简单的躲过去了。

    在极短的时间里,席曦晰直接挥臂向郭沉的肋骨处攻击。气势狠辣,令人侧目。

    郭沉经验老到,瞬息之间,便高度抬腿,进行抵挡。顺利的化解席曦晰的拳劲。但被震的后退几步,两人也因此拉开距离。

    席曦晰“郭沉,你老了。死的会更快。”

    郭沉没有话,缓步欺近席曦晰。这次没有出拳,则是用着腰力,靠在席曦晰身上,劲力之大,直接把席曦晰震退数步。

    席曦晰嘴角淌血,他没有管伤势如何,极速靠近处在防守状态的郭沉。直接直拳出击,攻击他的面门。

    郭沉沉着应对,抬起右臂,进行抵挡,但是拳势猛烈,使得他有些抵挡不住。接着席曦晰直接换拳,没有停歇的,以极快的速度攻击郭沉的太阳穴。郭沉下意识用臂膀抵挡,但是后劲之大,一瞬间郭沉无法动弹。趁着这短暂的空档,席曦晰立马再换做直拳,攻打郭沉的面门。

    谁知在席曦晰即将得手的那一刻,郭沉快速抬起膝盖,直冲席曦晰下部。几乎是一拳一腿同时运动,但是腿部的速度隐隐比拳快些。

    席曦晰眼见着对方要攻击到他的下部,心中顾不得那么多,拼着今后无法的幸福的可能,他保持着挥出拳头的速度。

    但郭沉上身回复状态的速度之快令席曦晰难以预料,拳头自然打到交叉防护的手臂上。下身马上要被攻击到的时候,席曦晰急速向后弹跳。

    两饶距离再一次被拉开。

    “嗖”,仅仅两个来回,就有热不了。一只弩箭从包厢射出来,郭沉沉浸在与席曦晰的战斗当中,注意到弩箭的时候已经为时过晚了。

    席曦晰大喊着“心!”

    他抄起桌上的茶杯盖子,以极快的速度与弩箭碰撞。瓷器与铁器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幸好被阻止,不然就会使得郭沉当场命丧。郭沉则顺势抄起杯子,向弩箭射过来的方向扔去。

    “弓箭手,给我打下来!”

    没等藏在暗处的吴山完话,就有一枚石子,打穿要向陈先生飞过去的茶杯。

    所有的计划都被提前。因为陈先生的急不可耐,打乱吴山的所有步骤。

    但是陈先生又不能不保。

    所有在暗面的人出现在戏馆的场地内,席曦晰愤怒的质问吴山“你知我秉性,为何还要这般顶撞于我?!”

    吴山也没有办法进行解释,要是可以,大不了一起杀了。

    他对在场的人“辛苦你们了,杀了郭沉。谁抵挡就..一视同仁,一并杀了。”

    “是。”

    “等一下!”

    所有人看向台上,令人惊诧的人物,于声于班主重新出现在台上。

    当所有戏班子成员要逃离这等地狱般的现场时,于声于班主锁住文丰戏馆的门,与他朝夕相处的班子成员深深鞠躬,折返走回戏馆。

    吴山看着于声手上的连弩。想起检查过戏班子,并没有发现任何武器。如今这突然出现的武器,让他有一瞬间的恍惚。

    于声抬起手弩,“这是春秋最强的连弩,大梁神战弩。速度之快,当今剑圣也难以逃脱。”

    他“如今,我就指着包厢上的人。”

    陈先生冷漠看着于声的弩箭,他知道这种弩箭的稀有和神奇之处,自然知道现今自己是逃不出去的。

    吴山“于声。你不怕死吗?”

    于声看着郭沉,“有幸报国,不枉此生。”

    吴山对着眼下的乱局,也不知如何是好,不免气极反笑,“好,好得很!”

    吴山对着陈先生“先生,属下抱歉了。”

    接着对自己的人“先生的手下们要是反抗,就也杀了吧。”

    于声“你便看着他当场死亡?”

    吴山“他死了,我可以上报因公死亡,官家不准会追一个死后谥号。”

    他“但郭沉不能跑,哪怕他死了。”

    吴山“动手吧。”

    迟则生变,包厢上,叶四挣扎着起身,把陈先生乒。于声下意识地射出唯一的弩箭。

    在短短的时间内。吴山大喊“快啊!”

    吴山的手下顾不得迟疑,立马向郭沉突进。因为郭沉身上没有兵刃,他的手下又全副武装。

    基本上是无法解的死局。

    而席曦晰这边被三人拖在当场,没有办法脱身。

    台上的于声被远处飞来的飞剑,一击毙命。

    所有人僵持在当场。

    “动手。”

    近百只弩箭一茬接着一茬地发射。刀光剑影般的声音便逐渐湮灭于戏馆内。

    头疼促使余风骨早早醒来。

    “这是哪?”

    余风骨眼睛睁不开,勉强睁开一条缝,再一次看到人间最可怖的景象。

    红色的血在地上流淌。旁边倒下的人身上插着弩箭。

    原本他以为逃出生了,但没想到,又回来了。

    不过,他很快发现郭沉就躺在不远处,他要爬过去,在郭爷爷的身边。

    却感觉怎么样都动不了,眼睛张不开,话都不出来。

    直到有人进来,他看不清对方的长相,他以为是来救他的,就像郭爷爷一样。

    但他发现那个人站在郭沉身边,毫不犹豫把一把剑插在郭沉身上。

    余风骨心中疯狂的呐喊,他挣扎着要起来,他要站起来,咬死扎在郭爷爷身上的人。

    却又沉沉的昏过去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