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文丰戏馆(1)

【书名: 不义侯 第三章 文丰戏馆(1)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龙起南洋最强兵王庶子风流临高启明北宋大丈夫逆流伐清大文豪神话版三国     在信号弹发射向空的时候,郭沉完那只是寻常焰火之后,余风骨终于吃完第二碗馄饨。

    余风骨“爷爷我们走,戏场等会儿有大戏,我们去看戏。”

    另一对食客,男子对女子“娘子,孩子不能放太久,等会儿你还是早些回去,我在集市买些咱们需要的东西,就回家。”

    女子明显没有尽兴,但是想到家中还有孩子,没有办法只能妥协,她“夫君,我要的东西可不能忘了。”

    男子“好好好。”

    两对被盯梢的人,几乎同一时间付账离开。孟月在暗处观察后,听不到两人的是什么事情。

    但看到年龄相仿的一对,分开之后。孟月权衡之下,选择一老一少的组合。

    因为那对男女分开之后,男子走到广场里日常用品的摊位,女子向居民区的方向走。很大概率上这一对不是王七风要观察的人。

    孟月有些泄气,她不知道客栈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现在反而要为一个微乎其微的可能性,去盯着。

    但孟月和关隘作为辽地粘杆处急需获得认可的一支队伍,孟月只能按照关隘的要求去履行,能钓出大鱼的机会绝对不放过。

    孟月在合适的时候,从暗处出来,前不远处是锁定后的一老一。幸好人多,盯梢也不费力。

    余风骨走在前面,郭沉在后面沉稳的走,他看着明显变得轻快的余风骨,心中也舒展了一些。

    前面有人“走走走,大鹰的一级剧团,青文社,今日在文丰戏馆演出。”

    余风骨跳起来,拉着郭沉的手“你听,果然有大戏,青文社,太子带我去过。走爷爷。”

    郭沉看着余风骨欢快的样子,原本有些开心,但看到余风骨顺其自然的提起已故的太子。郭沉有点沉默。

    他内心深处,想要的还是,一个只会复仇的孩子。

    甚至他想,太子为什么不想活下来,而选择一个太子府名不见经传的家丁。

    当余风骨和郭沉离开摊位的时候,陈先生就商讨好如何反击。这时三人已经按照计划的位置就位。

    而阴柔女子还在屋里东翻西找,王七风反而不盯着门口,转向女子,连带着手上的弩箭。

    女子笑着“哥哥,这百战连弩可不是闹着玩的,快放下。”

    王七风“我规矩是从来不问买家信息,但是你现在漫无目的的寻找,我有点好奇,你是谁?你在找什么?”

    女子“哥哥,这回想要知道妹妹姓名啦。听好了,我姓何,叫何楚楚。”

    王七风“那你在找什么?”

    何楚楚“字迹,一个男子的字迹。”

    她笑着“就算我得再明白,哥哥也不会懂得啦。这是我们的计划。”

    王七风看何楚楚表情不像作假,便也不想了解下去。“快点吧,埋伏估计要开始了。”

    何楚楚“什么埋伏?”

    王七风“没什么,潜意识的危机福”

    何楚楚轻轻笑。便继续深度挖掘包袱里的物什。

    门外响起敲门声,何楚楚“门外何人?”还是陈先生的声调。

    “先生,是我,四。饭步了。”

    何楚楚“四儿,进来吧。”

    王七风岿然不动,门被缓缓打开,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直到露出门缝的时候,从缝隙中,极快地传出一枚飞镖。王七风下意识的在飞镖刚穿过门缝时,按下弩箭,三支弩箭在极短的距离里爆发出极强大的力量。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王七风在飞镖即将触碰到他的眉毛时,用双指生生夹住。

    弩箭即将触碰门木时,门被重重地关上。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同时,屋内发出物体碰撞木板的声音。王七风回头看,怀中掏出另一把更巧的手弩,对住通道口。

    物体碰在地上,迸发出烟雾。烟雾形成的势头极快。几个瞬间,便充斥整座屋子。

    王七风几乎没有迟疑,从怀中掏出一枚药丸,精准地丢到不明所以的何楚楚嘴里。

    “这烟有毒,务必保持清醒,我会来救你,很快。”

    而王七风则在烟毒还没有发作的时候,把兜帽带上,兜帽极大,经过个人设计,他直接绑上,只剩下口鼻和眼睛。

    “砰!”屋子发出巨大的声响,是关隘突破的声音,他带着凌厉的气势,拎着刀,直接抵在昏在地上的女子。想必这就是叶青。

    叶青仍然昏迷不醒。

    门外砰的被打开,关隘像豹子一般警觉。发现是陈先生抱着成昏迷状态的叶四。

    关隘继续抵着叶青,“陈先生,叶四没事吧?”

    陈先生“三支弩箭射中了她身体,但不是什么要害部位,多出了些血,无大碍。”

    陈先生把叶四抱在床上,关隘等叶四被抱到床上的时候,透过烟雾,把门关上。

    关隘把遗落在桌子上的连弩递给在床边的陈先生“先生,在下发现这柄弩箭,制式极像大梁国的百战连弩。”

    关隘指着躺在地上的叶青,问“陈先生,你这是这等弱女子射出的箭吗?这等上好连弩,非寻常人能使得动。”

    陈先生“他就是叶青?”

    关隘回“据叶四的消息,这应该就是。只是没有想到是很漂亮的女子。”

    陈先生“不管是不是,我们先带走,这地方不能久留,势必有患。”

    关隘“先生,那我们去哪?鸢尾镇的粘杆处曾与捉蝶郎相斗,两败俱伤。现在他们藏在哪,神秘到我也不知道。”

    陈先生“还存在一处,文丰戏馆。”

    文丰戏馆。

    文丰戏馆是鸢尾镇唯一的戏馆,规模不大,但戏剧需要的设备还是有的。平常就是演演自家班子的戏,总有一批固定的观众。戏馆生意不温不火,直到青文社来文丰演出的消息一经传出,轰动全镇,乃至覆盖到不义山一带的城镇。

    这势必会给文丰带来不菲的收益,毕竟在春秋时代,青文社就有着极高的人气,各国争相邀请,风头之盛,一时无两。

    所以就使得人忍不住猜测,文丰戏馆何德何能拥有这等资源。但是文丰戏馆对此事,三缄其口。任谁也猜不出,青文社屈尊的原因。不过谁也没必要跟享受过不去,有好戏看,谁也顾不得再去八卦什么了。

    文丰戏馆,后院。

    文丰戏馆的地理位置奇特,他的后院嵌在鸢尾山的山脚,后院若在战略角度上来看,完全是一块易守难攻的地方。

    后院在一早就已经封闭了,所有的戏馆工作人员全被安排到前院。

    “您几位往后边稍稍,我是咱文丰戏馆的少馆主吴峰,今儿个由咱给大家放进去。别急,票都是定量的。有的会有的,没有的您可就在外面听个响吧。”

    一位年轻,带着傲意的男子高声。

    鸢尾镇百姓性烈。戏剧又是低贱的娱乐业,在以往是没人惯着这种脾气。

    但一想是难得一见的青文社,便都忍下来。

    余风骨到戏馆的时候,售票门口的队伍排起长龙,惹得余风骨有些扫兴。

    郭沉“你在这稍等片刻,我去买一些橘子。”

    余风骨丧气的“还能买到票吗?这里好多人。”

    郭沉摸余风骨的头,“会的,会的。”

    余风骨乖顺的回“好。”

    令余风骨没想到的是,郭沉回来的时候除了两个橘子,还变着戏法的拿出两张门票。

    余风骨高心使劲攥住两张门票,换另一个队伍。

    但余风骨不知道的是,在他们排队候场的时候,文丰戏馆后院的正中亭子迎来四位客人。

    正是陈先生和关隘一行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