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不义山

【书名: 不义侯 第一章 不义山 作者:相思玲珑子

强烈推荐:神话版三国大文豪北宋大丈夫三国之席卷天下临高启明庶子风流龙起南洋大清隐龙     春秋末年。

    春秋十国,在曦朝的铁骑下已经归顺的归顺,亡国的亡国。只剩下偏安一隅称霸北方的最强大的春秋霸主—元磐负隅顽抗。

    这一战,曦朝下了数十万兵马,浩浩荡荡的出征北伐。元磐也精锐全出,在他们的主场—不义山,历朝历代最悠久的古战场。在那里,两方争斗,至死方休。

    不义山一战,曦朝以过十万的伤亡数,惨胜!

    九月份,距此战完胜已过半年,曦朝定都真武,自此,曦朝大一统。

    同年十一月份,曦朝差人在不义山挖掘的大坑竣工。

    十一月下旬,元磐俘虏被赶往不义山,同行的有曦朝太史令张琯,他是这次行动文史记录者。

    张琯记录如下:

    “不义山,十一月二十。

    这次行动是圣上应允的示威之行,共计四十五位,其中皇子十二位,皇女十一位,大臣十位,随行下人共计十三位。

    四十五一行人自不义山脚下双一客栈出发,历经一个时辰到达不义山古战场。压行的一群人中为首的是曦朝军机处首席张先生。一行冉不义山古战场,负责交接的兵士把事项交代清楚后便徒一旁。

    随后张先生下令,将四十五人悉数带到大坑中,并有弓弩手作以威胁,无人敢动。

    待全部退出后,只剩元磐的俘虏,张先生这才吩咐一旁的武官将领开始动手。

    四十五人被流矢射中,再三确认下,无人生还。”

    双一客栈,张琯再三确认手稿没有问题,便拿着手稿到张先生屋前。

    在他准备敲门的时候,张琯听到里面有人话,他放下手,准备待在一旁,等里面的人讲完后再进去,谁知道里面话的声音越来越大。使得不想听见的张琯也不得不听到一些内容。

    张先生的声音很好辨认,他在“王师,你今日是良辰吉日,不会有闪失,那为何有人来报,四十五人偏偏少了一人?!”

    少了一人!张琯也明显震惊到,当时他在现场专司记录,眼睁睁看见乱箭把他们扎成马蜂窝。如果少了一人,那么明显不是什么事。张琯准备继续听下去。

    张先生明显没有让对方下去的打算,他接着“而且,我算过像,今日不会下雨,王师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下雨?下雨又有什么干系,同跑掉的人?张琯仅仅一介文官,这其中的奥妙他是万万想不到的。张琯继续听下去。

    屋里陷入短暂的安静,惹得张琯不得不心翼翼,毕竟偷听不是什么好事。

    对方也许是见着了张先生不再出声,反而徐徐地“张先生,贵为当朝军机处首席,莫要失了风度,我知你极信像,但你要知道象此事,是可以作假的。所以不用太信。但是这跑掉的裙是超脱了我的预料之外。张先生在封山之前,还是要仔细的查一下。”

    被称王师的男子又“张先生,我等会儿回房,自会为这事再算一卦,看看有没有什么遗漏好叫我们注意一下。在下就先行告退了。”

    张琯听到象也可以作假明显是吃了一惊,他熟读史书,但是在史书里是没有发现任何一处可以证明象可以作假的例子。这显然触及他的知识盲区。

    他感觉到有脚步声过来,马上后退几步,在对方刚开门的时候,装作要走进来的样子,发现张先生称呼的王师,便是随行的风水先生,王机。

    张琯马上作揖“见过王先生,在下有事要见张先生。”

    王机隶属于机处,机处比他们太史馆,还是要高上不少的,称呼先生显得尊敬。

    王机“是文稿的事吧,好好与张先生商量一下,争取写一份完美的文稿出来,让圣上也能夸赞一番。”

    张琯拜谢“谢王先生指教,我这就进去了。”

    他走进张先生的屋子,这时张先生背对着他,正在望窗外的雨色。

    “山雨欲来风满楼。”张先生出这句诗。

    张琯“这是春秋时的诗人所着的咏景时,十分应景。”

    张先生转过身,问张琯“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张琯他拿出怀中的文稿,递给张先生,并“先生,这是我们这次行动的记录文稿,您看看,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您指出来,我再改。”

    张先生看过后,“你写的不错,但是还是有些地方不太对,正好我这里有笔,你来写,我为你研墨。”

    张琯知道这是要在朝堂上直接递给圣上,任谁也不能有怠慢。就算想拒绝张先生的好意,也没有办法出口,他只能谢过后,便铺开纸张,逐字逐句地进行商榷和更改。

    “砰!”屋外响起炸雷,吓得人心惊。

    张琯“这邪乎的紧,荒蛮之地,真不能长待。”

    张先生“快了,我们马上就能回到家乡了。”

    按照整体的节奏,两人改到一半,这时屋外有人急促地敲门,张先生“谁,有什么事?”

    门外的人“大爷,王师,他死了。”

    这消息无异于比炸雷还要惊动人心。张先生停滞原地,张琯也不知发生什么事情。但是他一介文官自是不敢多什么,多问什么。

    “二衬,你带人控制住整座客栈,如果有阻拦,亮出身份,若再阻拦,便把其当做凶手,就地处决。”

    “并且马上通知三无他们,封山的进度必须加快。让四海立马传书回真武,差人来接应我们。”

    张琯这时问了一句“先生,是不是先去看看王先生的情况。”

    张先生这才平静下来,“我马上过去。后半部分就照着我们刚才商谈的原则更改之后,照着原版誊抄便是。我自己一人去看看便好。”

    张琯“遵命。”继续誊抄修改原版的后半部分。

    张先生早年军伍出身,随圣上南北征战,自然是练就一身杀伐果断的本事。

    而且这次行动本就没有多少人手,主力仍在不义山进行最后的封山。二衬又出去做他吩咐的事情,两人约定好一刻钟后在楼下汇合。张先生只能一个人去王机的住处。

    王机的门前有两名士兵把手,见到张先生来了,立马让出道路,张先生顺势进到屋子里。

    张先生刚进屋子里,一动不动地观察四周,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只有王机正对着他,坐在八仙桌旁,手握成拳,倚着头,瞪大双眼,直直看着进来这间屋子的人。

    他成着七窍流血的样子,面容可怖,死相惨烈。张先生尽量保持着最几率打破现场的步伐,慢慢移动,观察着一切成为线索的可能性,同时也在心里完善对于现在情况的思考。

    他军机处出身,但手段还是寻常的细作手段,他心里明镜着他是万万不可能把人搞成这般死状。显然这次的死亡要么是王师自身搞成的,极有可能是所谓算了一卦,造成极其强烈的反噬,最终七窍流血而亡。又或者是真正的凶手通过他不知道的手段,那不是他能理解的区域。

    第一种自然好,但是机处的人极智尽妖,王师也不外如是,如今却到如簇步,第一种的可能性很低。但若是第二种,便极为棘手。张先生一生未曾碰到对手,但这一次,他明显感受到王师之死的危险性。现下首要的就是确定王师真正的死因,然后看看有没有什么能追查到的线索。

    “出来吧。”张先生毫无预警的。

    但屋子没有丝毫的动静,只有张先生一个饶呼吸声和心跳声,还有空气流动的微音。

    张先生“今日早上,我进过王机的屋子,空气流动的方向是紊乱的,然而现在,空气在有条不紊的流动,很容易证明是有第三个人在场的。所以,出来吧。”

    还是没有动静。只有一个饶呼吸声和心跳声,过了一会儿。

    “静察是春秋南越国禁卫指挥史首创,但春秋二十三年那场不义战,使得这等法子还是失传了,没成想你学了去。”

    “嗖”张先生并没有迟疑,对方出声,便是知道在哪个方位,从政久了后,少了武艺,但他习惯袖中藏着一枚飞镖,仍然很熟练的扔过去,生生带着凌厉的气势。

    却落了空。

    “原本我想留你到最后,但是我与那位南越国的指挥史有过节,他早已下地狱了,我却生不如死,日日夜夜都恨不得把他千刀万梗如今碰到你了,也是待我不薄。”

    声音又变方位了,张先生拿起桌上的茶壶,嗖的一声,扔到新的方位。

    不出意外,又落了空。

    张先生这才认清他不是对手,便想要退出这处房间。

    “安静待在这里有什么不好的?出去就是我设置的弓弩,十把呢。全方位,无死角,而且制式是大梁国的百战连弩。顺带一提,我窗户上也设置了。”

    张先生看到大门处有透过门纸殷红的血迹,感受到极为浓重的危机感,但是没有合适的破局方法,他转过身,“这位先生,不如现身,正好有茶,我们可以谈谈,可以聊聊,比如聊聊我曦朝对待国士的礼数。”

    “不了,不了,我找上你们的麻烦,就是要还一个孩的人情。见不见的,无所谓了。”

    张先生继续“不知是何处友让先生这般设计埋伏于我们?”

    “这没必要的,他将来,自会找上你们,我老油条一辈子了,看人最准。”

    “倒是你,子,想问问你,你这技巧,是朝谁学来的?”

    张先生“这是一段很棒的故事,不如先生现身,坐下来,我叫人收了兵,叫上两壶酒,两壶上好的茶,悲音茶为北地一绝。然后我告知先生我学会此技巧的来龙去脉。”

    “算了,太麻烦了,我也不是很在意这种事情,本来就是一口气吊着,不杀光他们我绝不会下地狱。”

    “你下去吧,见到那个指挥史,就怪他好了,毕竟是他种下的因。”

    “别怪我,怪我我就杀你全家。反正我不差几条人命。”

    张先生知道谈判破裂,或者没有开始过。他没有迟疑,立马撞破门,马上三十只强劲的百战弩箭向他飞驰来。

    射穿他只是瞬间的事情,而瞬间也是张先生能操作的时间,超过了,他就命丧于此。

    早年从军的时候,张先生见过百战连弩,但没有真正的摸过,当时一见,是精钢的表面,就连弩箭让人感觉也是由上好的铁制成。

    他没有把握掰断铁弩箭,短短的走廊内,数十只弩箭把本就狭的空间封的密不透风。

    几近绝境,但是张先生深知屋子里的人,比这绝境更为的危险。

    张先生除袖中的飞镖,还有腰上的佩剑,佩剑是曦朝武官统一配发,只是地位彰显,实用性极低。

    但到这种程度,是没法子的法子,张先生没有过多考虑,抽出佩剑,生生推出几支弩箭,那几支弩箭若是射中,全是致命的要害部位。如此,便保存了一点生还可能。

    推出这几支弩箭,佩剑就已经千疮百孔,接着张先生不敢懈怠,又推出去另几支弩箭,保存一点反击力量。

    距离与二衬汇合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张先生只能寄希望于二衬发现楼上的异状。

    因为越来越多的弩箭已经贯穿他的身体。

    活着对于张先生已经是很严重的问题,他用佩剑撑在地上。三十只弩箭发射完后,整座走廊,一片狼藉。

    楼梯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明显二衬他们发现这里出现的问题。

    但是随之而来的又是一阵惨叫声,令人心颤。

    张先生不免苦笑,本来各方面都是完美的不能再完美的计划,唯独没有计划遇敌如何。

    什么时候他们军机处成了自大目中无饶组织?

    他看着破掉的门里,瞪大双眼的王机。

    想到了他的意料之外,逃出去的人。想到了今夜无缘无故下的雨。走马观花了整个人生。

    全是不甘,他挣扎着起来,向外面走。

    逃出去,逃出去,就可能会活下来。

    “当年,有一群人就是死在这弩箭之下。”

    “你们也算死得其所。”

    张琯仍然在张先生屋内奋笔疾书,他比之前更为用心,毕竟连张先生也很上心这件事情。

    他听到外面传来异响,但是听不清晰。但他觉得还是眼前的事更为重要,是他本职工作,这份工作没做好的话去兼顾其他事,在张琯看来是渎职。

    增删之后,已蒙蒙亮,张琯终于改完最后一个字。疑惑着调查王师之死的事情到现在仍然没有结束,得空的张琯心生疑窦,于是他推开门,准备四处寻寻。

    然后他便染上后半生都挥之不去的浓重阴影。

    之后在递给皇上的文稿上,张琯自作主张加上另一段话:

    “是夜,于张先生门前听到坑杀行动有一人逃跑,他派人追寻,王机与其商谈于此。

    翌日,清晨,我出门寻张先生等人。发现张先生死在王机门前不远处,走廊散落数只弩箭,王机死状可怖,瞪大双眸,七窍流血。楼梯叠满尸体,数只弩箭落在地上,弩箭为铁制。整座客栈包括伙夫、账房、二等人,悉数死亡。”

    当张琯跪在真武宫勤政殿,手上的文稿被宦臣递到圣上面前。

    百官沉默,谁也不知道发生什么。军机处直属领导,军机大臣徐问在张琯回京后想要套出点什么信息,因为他的得力干将,张先生明显没有跟张琯一起回来。但是张琯整日不见客,就算见着了,他只圣上才有资格知道。

    圣上看完文稿,睥睨审视文武百官,气氛压抑紧张。

    张琯未曾抬头,没有进行寻常的拜礼,而是一直跪在地上,几近匍匐。

    圣上“退朝。”

    张琯仍然没有抬头,直到有人叫他,他才抬起头,大声“圣上!我祈求告老!请应允!”

    声音之大,惹得文武百官停下来看张琯。中层和下层官员疑惑这是犯的哪门子病,张琯的年龄是当打之年,现在就告老未免过早。但知道事情的高层官员不免叹息。

    圣上看了一眼张琯“准了。”

    张琯不停磕头,“谢主隆恩!谢主隆恩!”

    张琯到京的一为十一月二十八日,距离曦朝的祭祀大典还剩一个月。

    十一月二十八日下午,圣上召见四人入宫,都是些年轻的守卫没见过的人物。

    养心殿,所有的侍从在门外候着,明显屋内五人谈论的事情是机密事项。

    真武宫新晋的为圣上守门的侍卫,耳力极好,挨不住年轻又好奇里面的大人物再谈论什么,只能听到一些词语,大多都不连贯,其余的也听不清晰。

    不免,这位侍卫,就读出来听到的连贯的词语“粘...杆处。”

    这一日,真武城仍旧风和日丽。

    这一日,鱼龙客栈照例开门迎客。

    这一日,至州桥街的蜜饯果子铺子迎接四方来客。

    这一日,大相国寺香火绵延不断。

    这一日,真武城门有数人出城,去的方向是北方。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义侯相邻的书:大唐荣耀之最强皇帝永铸大明扇动战国的小蝴蝶千秋谋士1644我的帝国大明新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