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虎牙军有毒

【书名: 周宋 第250章 虎牙军有毒 作者:一了伯和尚一

强烈推荐:大文豪北宋大丈夫三国之席卷天下临高启明神话版三国庶子风流大清隐龙龙起南洋     徐宅后院成了禁地。

    秦越中暑晕厥,好不容易拍醒,却还是迷迷糊糊的,可吓坏了甲寅,当下顾不得军纪,抱起秦越便打马如飞,却是绕向东门,直奔徐宅。

    徐无道长急的三尸脑神跳,一边派人去喊老司马,一边又把自己花了不知多少心血淘来的冰晶白玉床给让出来,给宝贝徒儿清凉。

    在司马错的妙手施针之下,从肩颈处放出几管紫血,再喂几颗细如米粒的丹丸,老司马信誓旦旦的睡一晚必好,中暑而已。

    然而,一夜过去了,救醒后的秦越,却仿佛就变了个人似的,双目无神,暗淡无光,嘴里不知呢喃着什么鬼东西,徐无道长与甲寅听了半,一句也听不懂。

    徐无道长把老司马怒骂一通,老司马气的摔杯扬长而去。

    徐无道长束手无策,便命甲寅去把王朴请来。

    甲寅虽然不明白为何能请的动如此位高权重之人,试着去开封府衙,哪知王朴听他把事情经过一完,竟然比他还心急,一大把年纪了还当街打马如飞。

    等王朴一到,却发现秦越大约已经恢复了正常,先对王朴拱手一礼,声谢字,又对师父师娘道:“徒儿没事,只想静静。”

    徐无道长长嘘一口气,:“没事就好,让你师娘弹首清心霄音咒你听,好好再睡一觉。”

    甲寅道:“九郎,我陪你?”

    秦越摇摇头,却是把角门一关,颇为失礼无情。

    徐无道长自然不以为意,王朴也不见怪,徐师娘厅上喝茶,王朴跟着徐无道长去了,甲寅却懒得凑这热闹,搬条长凳在角门前坐下,喊一声:“九郎,有事就喊。”

    里面传来秦越不耐烦的应声。

    花厅中,徐无道长不待坐下,便问道:“怎么办?”

    “似是觉醒的前兆,眼神怪异,眼里有狂暴的戾气,好在他理智尚在。”

    徐无道长问道:“要不要把那三件宝贝……”

    王朴沉默半晌,接过徐夫人泡的茶,缓缓的喝了,才犹豫道:“要不试试,可惜扶摇子没来。”

    “他来不来也就那样,怕染因果,只会明哲保身。”

    当下二人计议定,把那三件“仙家宝贝”让甲寅送进去,换来的是秦越如狼长嚎。

    可惜一夜过去,秦越黑着眼眶出来,三件仙家宝贝就被他随意的拎着,先对也几乎一夜未睡的三位老人一礼,然后道:“哲人三思,尚未通透,若果真想通了,有些事必然相告。”

    徐无道长见秦越转身离去,背影孤寂,心里一痛,忙让甲寅跟上。

    花厅中三位老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徐夫人问道:“什么是哲人三思?”

    “或许是仙家秘诀,此时却是不好相问,唉!”

    徐无道长问王朴:“可还有什么法子没有?”

    “再等等吧,一切顺其心意。”

    ……

    秦越将养了两,却又恢复了嘻皮笑脸的惯常风格,把师父师娘麻将教会后,却又不和他俩玩了,每只到甲寅府中厮混。

    秦越的宅子已经起好了,但徐无道长要图吉利,一定要等个好日子再搬家,而徐宅里因为有长辈在,受拘束,史成等人不喜欢来,却个个喜欢跑到甲寅那去。

    那若大的宅子,眼下还连女主人都没有,想跑马就跑马,想喝酒就喝酒,麻将摔的震响都不用管的,加上花枪,马尼德,赵山豹都在他家里住着,所以甲寅那一到晚的热闹。

    他那里从来不缺牌友,哪怕今儿个没一个客人上门,甲寅也只能坐在边上看着。

    一边享受着木风车送来的凉风,一边畅快喊着“东风北风”的除了秦越,还有花枪、马尼德和大马猴般咋咋呼呼的赵三豹。

    马尼德的桌前堆了厚厚的一堆筹码。

    经过半年多时间的厮混,这家伙与众人相处的都熟了,一口似是而非的圆舌头汉话也能见面饶两句,不过的最标准的还是七索八万。

    这人仿佛生的赌徒。

    半年来,硬生生的靠着当替手打麻将赢了百两银子,搞的一般人都不要他来。

    祁三多从鲍伢妹的豆腐店回来,就兴冲冲的凑到赵三豹边上,相帮着做参谋。

    甲寅对这东西倒没有多大瘾头,有的打他开心,没他份也不生气,坐边上与赤山一起玩鹰。

    秦越身心大好,甲寅一颗心便落下来,开始满心憧憬起大婚的美事来。

    悠闲的日子就这样一过去了。

    ……

    与他们相比,皇宫中的郭荣就苦闷多了,每都要面对堆积如山的奏折和各项临时加塞的事情。他刚刚从拟十五名今科进士的名单中勉强挑出五加一来,其它的一并退黜,心情大坏,却听内侍禀报曹彬觐见。

    “传。”

    不一会,曹彬大步流星进来,正要见礼,却被郭荣止住了,问道:“可想好了?”

    “臣……还是留在虎牙军中好。”

    “鄜州虽不是上州,但节度留后一职已然非,为何还不愿意?”

    曹彬有些沮丧,闷声道:“圣上厚爱,彬自然知晓,可……他们都不愿意去。”

    “为何,平素你们不是兄弟相称的么?”郭荣自然清楚曹彬所的他们是谁,却也不免讶然。

    “虎牙军有毒,都喜欢呆在军中不出来。”

    “怎么个毒法?”

    曹彬想了想道:“就是很舒服,很放松,是个人进去都会懒上三分。”

    “懒上三分?”

    郭荣更迷糊了,“朕看你们挺精神的,打仗也勇敢,怎么就懒堕了呢?”

    曹彬无耐的道:“臣也不明白,总之,臣现在回军营,比在家还放松,那些家在西郊的士卒,白回家看妻儿老,吃饱了饭又回军营睡,睡的安心。”

    “你是都指挥使,你竟然不明白?”

    “是,军规军纪都是一样的,开始以为饷银比别的营高些的缘故,可这次征淮,收入与左右营相差无几,士卒们也并无怨言,而且新补进来的就能迅速同化,两个字——就是舒心。”

    “秦越的缘故?”

    “可能是,也可能不是,他基本不怎么管事,可仿佛处处都有他的影子。”

    郭荣的思维忽然又跳开了,问道:“你们虎牙营迟迟未封赏,有什么反应?”

    曹彬郁闷道:“这正是臣想不明白的,本以为他们会来问臣,可个个一回京便没心没肺的,睡大觉、打麻将……臣却成了大俗人一个。”

    “秦越呢?”

    曹彬看了看圣上,欲言又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周宋相邻的书:三国之秦华传三国之大海盗水浒之逍遥小衙内汉末乱风云大安之王无敌逍遥帝君纵横河山明土无疆女帝身边的软饭王北宋大画师国色千娇东晋小军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