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破釜沉舟(上)

【书名: 季汉长存 第二百零八章 破釜沉舟(上) 作者:明断天启

强烈推荐:凤帝九倾毒医特工:邪君狂后冷情王爷的囚宠妃草根霸图手机定江山我在红楼练小号权臣闲妻酌风流,江山谁主     半日时光,钜鹿县城没有丝毫安生的时间,你方唱罢我登场,各路人马在此交汇,这座的县城,在时隔近四百年的漫长时光后,又一次迎来了一场足以影响下局势的大战。

    李澈站在城墙上,轻抚古老的城垛,看着上面留下的坑坑洼洼的痕迹,叹道:“阿韵,你我们会是项王,还是章邯?”

    灭田臧、败陈胜、杀项梁的章邯堪称是大秦帝国最后一员名将,却在钜鹿这个地方败给了此前可以名不见经传的项羽,成就了项羽威压下的名声。

    站在钜鹿城头,难免会追思古人。如今大战在即,谁是章邯,谁又是项羽,这是许多人心里在思索的问题。

    吕韵哭笑不得的道:“我们是赵歇和张耳,卢中郎将究竟是宋义还是项王,那要看他的抉择。”

    钜鹿之战的起因便是章邯击破赵国,赵王赵歇与国相张耳奔逃入钜鹿县城死守,楚怀王遣宋义与项羽北上救援。

    李澈闻言怔了怔,随即大笑道:“是了,若卢中郎将是宋义,那钜鹿城危矣!”

    吕韵惊道:“你还笑得出来?”

    李澈哈哈大笑道:“为什么不笑?若非琴艺极差,我还想在这城上弹奏一曲!决定都做了,再郁郁寡欢,又有什么用处?

    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卢中郎将就是那个有志者,更别相君还在那,有什么可担心的?”

    “李侯果真豪气!”充满赞叹之意的声音响起,李澈两人回首一看,却是全副甲胄巡逻的赵云。

    李澈摆摆手道:“也是对子龙的信任,子龙、元嗣都是奇才;以赵歇张耳之能,也在钜鹿城力战大秦名将章邯;子龙和元嗣在此,难道还挡不住张燕?”

    见李澈把自己比作张耳,赵云感到颇为荣幸。张耳曾经是信陵君的门客,以才名闻名于世,后被项羽分封为十八诸侯王之一的常山王。

    其最为闻名的一战,却是与淮阴侯韩信合作,背水一战大破赵国,成为西汉开国功臣,获封赵王,谥号赵景王。

    此时还有些青涩的赵云,虽然常立大志,认为自己可以与这些英杰比肩,但出自别人之口的评价又自不同了。

    “赵景王文武全才,是大汉开国元勋,下吏岂敢与之相比?李侯之名在冀州也广为流传,以下吏之见,李侯可与赵景王相比。”

    见又要开始东汉特色的商业互吹,李澈连忙转移话题道:“子龙过誉了,城墙上的准备如何了?”

    起正事,赵云肃然道:“军心可用,守城无虞。只是守军比起攻城者,其优势还在于城内百姓的支持。钜鹿城兵祸连连,百姓皆闭门不出,下吏实在是无可奈何。

    若能动百姓支持,则钜鹿城必牢不可破,下吏定能坚守到卢中郎将破贼。”

    李澈连连颔首,城中百姓的作用并非是让他们上城墙战斗,而是可以做一些准备工作,节省军队人力。

    例如制造守城器械,准备金汤、沸水等物。

    “此事便交给本侯,稍后本侯便约见城中大族的族长。”

    ……

    “张老族长,本侯听闻匪寇入城之时,张燕曾大举杀人立威,张氏之中也有不少人惨遭毒手,此乃血海深仇,老族长何以不愿助官军守城?”

    钜鹿张氏大宅,李澈正苦口婆心的劝着张氏族长,希望张氏能带头引领百姓帮助汉军守城。张氏是钜鹿大族,在钜鹿有非比寻常的号召力。

    听完李澈的话,张老族长面色复杂的叹了口气道:“若张氏助官军守城,张燕破城之时,恐怕就会拿张氏举族立威了。”

    “张燕粮草被尽数焚烧,其败亡只在眼前,老族长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啊。”

    张老族长望着李澈问道:“若张燕全军北上,避开卢中郎将锋芒,李侯可能在十万大军过境之时守住钜鹿城?”

    李澈分析道:“城中有军七千,严防死守之下,张燕至少要十以上才能破城。若有邯郸百姓支撑,张贼攻城之事更是会旷日持久。

    而卢中郎将就在后面,张贼如何敢在钜鹿耗费如此长的时间?是以守城绝无问题。”

    “李侯入城之时,城门上挂着的那个人头,不是县令的,是犬子,钜鹿县功曹的。”张老族长沉默了半晌,幽幽的道。

    李澈一愣,旋即面色微变道:“县令何在?”

    张老族长漠然道:“闻张贼南下,县令与县尉带了几十县卒,往南边跑了。”

    见李澈面色难看,张老族长继续道:“草民不怪县令,他也只是怕死,而且他不是钜鹿人,没必要在这里丢掉性命。

    同样的,李侯也不是钜鹿人,草民难以相信李侯会死守钜鹿县城。如李侯所言,城中有兵七千,若李侯觉得事不可为,大可整军备战杀出城去,可草民的根、张氏的根在这里,无处可去。”

    “既已决定守城,本侯绝不会弃满城军民而逃!”

    张老族长闭目叹道:“生死之事,不到眼前谁又能得准呢?有些人慷慨陈词,誓与城共亡;当大兵压境之时,这些都会抛诸脑后,这种事千年历史中难道少吗?请李侯见谅,草民不敢赌,也赌不起。”

    话到这个份上了,李澈也明白没法再劝了。当朝廷的公信力丢失殆尽,民众无法相信朝廷能保护他们,那又凭什么要求民众舍生忘死的协助朝廷?

    钜鹿人不是没抵抗过,但是失败了,在一个因昏官而丧子的老年人面前,李澈实在有些无言。

    李澈起身揖了一礼,转身叹道:“决心出来是没用的,还请老族长静观吧,告辞。”

    看着李澈的背影,张老族长低头抚摸着手中的玉佩,怔怔的出神。

    →☆→☆→☆→☆→我是文言文的分割线←★←★←★←★←★←

    李明远尝与赵子龙共守钜鹿,以御张燕。子龙异曰:“君无所惧?”

    明远笑答:“昔者项王破釜沉舟,于此败章邯、解赵困、威震下;今吾守钜鹿、拒张燕、清平河朔,有何可惧?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

    子龙叹服。

    ——《异同杂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季汉长存相邻的书:逐云伴君之神医太子妃青山美人安阳传说江山策之云谋天下宫主大人的农家小媳季氏春秋萌妻宠妃狐妃梦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