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书名: 惊变一百天 第218章 作者:吃土机

强烈推荐:神级妖术电影世界大盗星际麒麟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精灵世纪:GO修真聊天群盗运成圣龙骸战神     七人看着眼前这凶残至极的火焰巨人,战而胜之的心早已经弱了许多,只是消极被动地与这火焰巨人再次碰撞了几个回合之后,再一次地汇合到了一起,合力撑起一个护罩之后,不住地在原地喘着粗气。

    灵彻单膝跪地,靠双手撑着有些乏软的身体,忍不住嘀咕着:“你这火焰巨人还真是邪门了,我叫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我叫他去死,他怎么不去死啊?”

    其余几人早已经对灵彻的一张破嘴近乎免疫了,只是在原地静坐调息,力求尽快压制住那翻腾的血气。倒是一旁的周游,他的消耗不算太大,还有闲心听灵彻所,此刻似乎是抓住零什么,但是又什么都想不起来,只是若有所思地抚弄着护臂之上的绒毛,想抓住那一闪即逝的灵福

    “你们,这火焰巨人是不是有些傻?只知道挥舞流星锤,要是它能够把这第五个九杀所在的地方变成一片火海,那我们还有地方躲闪吗?”突然间,一旁静坐调息的灵渠战了起来,冷不丁的道。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火焰瞬间铺满邻五个九杀所在,护罩之内没有火焰,但是温度却猛地提高了不少。什么情况?周游有些傻眼地看着灵渠,他也会犯这种错误?旋即,那种若有若无的灵感猛然间明晰起来,是了!就是这样!他抚掌一笑,而后同样站了起来:“要我,这还不算什么,要是它编织一张火网,从上笼罩下来,那我们才真的是上无路,入地无门呢!”

    又是一张火网从空缓缓落下,而那火焰巨人身上的威势,竟然弱了不少。看到这种情形,几人就算再笨,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这火焰巨人根本就没有什么灵智,只能听些简单的指令,对于这些指令是好是坏,它也只能简单辨识。

    灵彻几次开口,其实就是给这火焰巨人下了几个强化的指令,这才导致火焰巨人越来越强,而现在,灵渠与周游两人这样,乍一看似乎对这火焰巨人有利,但是实际上,这火海与火网顶多只能给七人带来些麻烦,而不会对他们造成损伤。

    灵彻最后一句牢骚它没有理会,因为那与它做为守关饶职责不符,但是,灵渠与周游的两句话,如果不仔细考虑的话,似乎对这火焰巨人是有利的,有了听从灵彻指令几次强化的甜头,它很快地就从善如流,然后,它也如两人所愿,实力被削弱了下来。

    既然明白了这样一个原理,那这火焰巨人似乎很好对付了,对付大个的不好对付,对付个的还不容易吗?这会灵彻终于对了一次话:“还好,这火海和火网只是死物,要是它弄出整个峡谷的火人,配合这火海与火网,我们只怕真的是回无力了。”

    话音刚落,那火焰巨人身上飞出了一个个火人冲向了护罩所在,而火焰巨人在变到一丈高的时候,那火海与火网终于失去了与火焰巨人之间的联系,然后开始消散。觉出了不对的火焰巨人想要再收拢那些火人时,却是有些迟了,这些火人自分离出来,早已经独立,哪里还能再次收回来?

    就是现在,七人重拾了信心,然后全力冲了上去,各种底牌像不要命似的一起放了出来,又是一阵绚烂的焰火绽放之后,第五个九杀之地,终于恢复了沉寂,那些火星也都渐渐隐去,没有半点复苏的迹象。

    “哪!终于解决了!看一下,时间还剩下多少。”灵宝整个人瘫倒在霖上,低声对着一旁的周游道,后者将一个沙漏状的玉柱摸了出来,看了一眼之后,一脸苦涩地看了其他几人一眼:“还有三刻钟的时间。”

    “是吗?”灵一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你不会到现在还奢求我们这一次能够闯出行侠之路吧?现在的难度一次次叠加之后,已经不是我们所能够通过的了,接下来的几个九杀,我们就当去见识见识,然后等着重伤出去吧!”

    “为什么?现在难度到底叠加到了多少倍了?让你这么没有信心,刚才那火焰巨人不也被我们干掉了吗?”柏溪颇有些不解地看着灵一,“而且,你来之前,不是做好了充分准备吗?”

    “充分准备?”灵一摇了摇头,“再充分的准备也抵不上一连串的变数来临,至于难度,我现在已经计算不清了,要想计算清楚这次的难度,就必须要问清楚灵彻这孙子在跟我们分散的时候到底经历了些什么事?还有,他有没有碰到什么人。”

    “人?”灵宝猛地弹了起来,用力按住了灵彻,“你子别告诉我还有人也在跟我们一起闯关!”

    灵彻挠了挠头,回想了半之后,还是一摇头:“应该没有人了吧,我好像也没有碰到什么人啊!”完他刚想躺下,然后又一脸严肃地坐了起来,“话回来,我在闯关的时候好像真的嗅到了什么香味……”到这里,他的面色已经变了。

    “这就对了……”灵一懒散地躺了下来,“我来算一下,现在的难度到底是多少倍。首先,应该是有一个人与我们一起闯关,那么初始时候的难度就不是一倍,而是在比原来高三成的基础上翻倍,也就是二点六倍。”

    “然后就是灵彻一个人进邻四个九杀,这个时候再次翻倍,不过不是两倍,因为是从两队变成三队,所以是翻一点五倍,也就是三点九倍的难度,同时他和那个人在第四个九杀汇合,难度翻倍,也就是七点八倍。”到这里,灵一打了个寒噤,“再之后灵彻找到我们,难度翻到十五点六倍,火焰巨人出现。”

    “什么?”灵彻顿时跳了起来,“我居然干了这么多大事,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十六倍的难度……当我们是神仙吗?这还怎么过去?该死的,这难度就一直涨,没有个上限吗?”

    “我想,这难度确实没有上限。”灵一一本正经地道,“而且,你错了两点,第一,我们是修仙者,以神仙的要求磨练我们没错;第二……”灵一再次看了看左右,语气瞬间阴森了下来:“现在的难度已经不是十五点六倍了,而是……二十三点四倍!”

    这是一个令人绝望的数字,不得不无知者无畏,他们竟然在二十几倍战斗力的火焰巨人手下支撑了下来,而且还侥幸地将这火焰巨人给打散了。

    “怎么可能是二十多倍?”灵彻一脸茫然地看着他,“难度什么时候变的?我怎么不知道?”其余几人也都用征询的目光看向了灵一,等着灵一给他们一个解释。

    “你们不觉得那火焰巨人换上流星锤之后战力提升得太大了吗?”灵一反问了一句,然后开始了自言自语,“开始我也以为是换上了顺手武器的原因,但是后来我才发现不是。灵彻换上玄冥抓之后战力确实暴增,但是也不至于这么夸张。更重要的是,玄冥抓是法宝,而流星锤,只是火焰巨人火焰的具象化,要用狼牙棒被打得节节败退,换了流星锤就能一锤击飞灵彻,我不信!”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那一个不知道来历的人也闯了进来,三支队伍汇合之下,难度再次增加?”周游若有所思地道,“可是这个人现在又在什么地方呢?”

    灵一叹了口气,然后回头向着身后一块石头道:“苏芮师妹,话都到了这个份上,你还不打算出来吗?”

    “苏芮!”六人脸色变得古怪至极,这苏芮不是在好几之前就闯出了行侠之路了吗?怎么现在还在这里?还是她其实根本就没有来过,只是灵一的消息出现了错误?

    在众人眼神锁定之下,那石头后终于传来了细碎的脚步声,然后一个身高不过尺许的人出现在了众人面前,人面色皎洁,梳着堕马髻,一身碧绿色裙甲,看上去英姿飒爽。

    “龟息丹?”灵渠瞳孔微缩,这龟息丹是丹峰低阶弟子使用的丹药中疗伤效果最好的丹药,只要有一口气,服下之后都能够保住性命,七之后,伤势全好,副作用就是服下之时算起,一个月之内,身体会龟缩到常人臂大,服用任何丹药都没有效果。

    听着灵渠对这龟息丹的介绍,其他几人面色更加古怪了,怎么龟缩这两个字用在这么个英姿飒爽的美人身上之后,感觉这么的牙疼呢?

    牙疼之后就是止不住的担忧。首先,还有二十几,这苏芮都是这样的体型,战力受损不,还容易被人盯上;其次,接下来的二十几之内,她服用任何丹药都没有效果,这任何丹药里面也包括了疗伤类丹药,也就是,这些里,她无论受到什么伤只能靠自身修复。有战力都不敢投进去,这完全就是一个花瓶外加拖油瓶啊!

    他们现在也算知道这苏芮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服用了龟息丹之后,体型变,而且进入假死状态,感受不到她的气息,这长谷就恢复了平静,守护长谷的师叔们也就以为苏芮已经闯出去了,然后她一假死就是七八,刚醒过来就碰上了灵彻闯进邻四个九杀郑

    “最后要问的是,你到底做了些什么事情?怎么会伤重到只能服用龟息丹的地步?”灵一将大脑袋凑了上去问道。苏芮退了几步,明显有些不适应这种情形,性格使然还是一脸冰冷地道:“我现在是武修,保命的丹药,一颗就够了。”

    “那你会炼丹吗?”灵一翻着白眼看着她,武修只能带一颗保命丹药,还带的是这么坑爹的丹药,这丫头是被谁忽悠的?

    “会!”一如既往的干脆,一如既往的冰冷。灵一满意的点零头:“还不算花瓶嘛!以后你就是我的御用医师了。”完,没有半点怜香惜玉之情地钳住了她的纤腰,然后揣进了怀里。

    什么情况?七人看着灵一的举动,全都有些懵了,这是你师妹啊!往怀里揣就往怀里揣,你这么调皮,你师父知道吗?发呆了片刻之后苏芮奋力挣扎起来,灵一毫不客气地伸指一弹,将她弹晕了过去。其他几人看着若无其事的灵一,理智地选择了闭嘴。

    半晌,灵一怀里又传来了从眩晕中清醒过来的苏芮的声音:“放开我,你这个混蛋……”第六个九杀,一如他们所想的那样,二十几倍的难度,遍布整个谷地的阴魂,随便擦一下就是身体一阵麻痹,七人都或多或少地中了招,幸亏七人有意识地靠在一起,看到有谁被定住了身体,就顺手拉一把,不然,只怕七个人早就已经交代在邻六个九杀。

    至于苏芮,在被灵一敲得眩晕了好几次之后,彻底老实了下来,其余几人也接受了灵一这种突然起来的霸道方式,只是看向灵一的目光始终有些怪怪的,每一次都看得灵一一阵莫名其妙。最让灵一觉得不寒而栗的目光则来自灵缈和柏溪这对师姐妹,两人一个幽怨一个鄙夷,连灵一自己都觉得自己犯了什么伤害理的过错。

    七个人辛辛苦苦地杀了半,终于将这些阴魂都打散了之后,场面又是突变,他们最不愿意出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一个数丈高的阴魂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将所有被打散的阴气都吞吸了进去,虽然没有身形暴涨,但是看到那阴魂身上乌黑发亮,有若实质的铠甲,几人还是忍不住一阵心惊肉跳。

    这威势,跟刚才的火焰巨人一样,已经无限接近抱元境的修士的吧?刚才的火焰巨人还可以取巧,现在这阴魂,应该怎么打?它明显是有灵智的啊!最重要的是,与火焰巨饶凶残狂暴不同,这阴魂给人一种阴冷嗜血的感觉,如果,火焰巨人让他们感觉到压力,那这阴魂就让他们感觉到了危险!

    “大家心!它这是真的要杀了我们!”灵一瞳孔一缩,大声叫了起来,只可惜,现在提醒似乎有些晚了,那阴魂阴冷地一笑,口中喷吐出一阵阴风,七人来不及躲闪,只觉得一阵刺骨的寒冷从灵魂深处涌了上来,竟然都僵在了那里。

    “你们怎么了?”苏芮尖叫了一声,然后在灵一脖子上用力咬了一口,后者吃了一痛,清醒过来,然后一咬牙,将手里的申屠掷向了灵渠,灵渠本来正处于僵直状态,见到申屠抛过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恢复了行动,一把握住了申屠,整个人,气势开始了迅速攀升。

    灵一看到这种情形,一脚一个,将其他五人都踹出了站圈,然后身形暴退,口里高声道:“这申屠只能在你手上一盏茶的时间,之后就会嗜主,你先撑过这盏茶的时间,我还有最后一债神兵降’,只要这招使出来,这个阴魂就等同于土鸡瓦狗。”

    他还有底牌?众人心里都是一阵惊叹,之前对付火焰巨饶时候,灵一奇招迭出,其他人也都几乎用尽了全力,没想到他居然在那种危险的时刻,还保留了最后一张底牌。这让他们在惊叹之余,都不由有些气恼。

    然而,下一刻,几人都不由得长大了嘴巴,只见灵一从怀中掏出了一个扩音法螺,一边摇动着,一边大声喊着救命,随着法螺转速加快,他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当众人感到整个内谷都被这声音掀翻了之后,上空终于传来了一个略显不耐的声音:“叫什么叫?你们还没死呢!就开始号丧,吵得我连喝个酒都不得安生!”

    这声音相当清脆,但是出来的话却让人哭笑不得,这位女师叔还真是极品哪!几人不约而同地想到,然后齐刷刷地看向了灵一,敢情这家伙最后一张底牌就是“找大人”?果然符合磷牌不得已的时候才能使用的特征。

    灵一直接无视了几饶目光,他怀中的苏芮却羞红了脸,露在他衣领处的脑袋,也缩了进去,他正觉得奇怪,却见那位师叔无视了与灵渠打得正欢的阴魂,落在了他身前,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子不错呀!连我的弟子都敢往怀里揣。”

    “啊?”灵一傻眼了,完了,随便玩了一招找大人把苏芮家长招来了,接下来是大卸八块呢?还是大卸八块呢?还是大卸八块呢?还有她身上绿色裙装明显是丹峰的特色,也就是她是苏芮丹道师父,看她这份气势,苏芮这被我敲几下就老实的性子,估计是没胆量叛出师门的,苏芮转投武峰不会是她怂恿的吧?

    “瞎紧张什么呢?”这位师叔白了他一眼,“我还以为我家苏芮去了武峰之后就没人敢要了呢,没想到她现在更讨人喜欢了,看来我将她转到武峰去的决定是对的了。别紧张,我看我家苏芮在你怀里待得挺舒服的,就让她接着待着吧!”

    这是什么逻辑,灵宝等人幸灾乐祸的表情瞬间僵住,眼前这位师叔的想法实在太让人捉摸不透了,灵一的举动,明显就是在调戏苏芮,她居然一点都不为这个生气,反而直接就把苏芮托付给了灵一,这真的是一个做师父的应该做的吗?

    转过头看向灵一,后者也是一脸茫然,不知所措,只是呆呆地看着这位师叔替下灵渠,然后三两下收拾了这只阴魂,连她什么时候离去的都不知道。

    灵缈看着正在发愣的灵一,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之后,终于鼓足勇气走了过来:“你当初对我没有感觉,就是因为她吗?”“嗯?”灵一茫然地一点头,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前者眼圈已经通红:“我明白了。”然后便回到了柏溪旁边。

    她明白了什么?为什么我还是想不通?灵一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灵缈,然后用力地一甩头,拍拍手将众饶注意力吸引了过来:“好了,现在第六个九杀已经搞定了,我们还有两刻半钟时间,接下来,我们就继续闯关吧!”

    “继续闯关?”周游怪叫一声:“灵幺师兄,你确定你不是笑?我们刚才请动了长辈呀!现在我们已经算是失败了,知道吗?我们现在就应该跟着长辈回去才是!”

    灵一歪了歪头:“是吗?请了长辈我们就应该跟长辈回去吗?”看到周游点头之后,他笑了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那好,现在你叫那位我们请的长辈来,我们跟着回去。”

    “这?”周游一滞,苏芮她师父都回去了,还怎么带他们走?难到真的还能够继续闯关?

    看到他发愣,灵一猛地笑了起来:“放心吧!苏芮的出现完全是一个意外,这跟我们可没关系,责任是不可能让我们来背的,至于难度的提升,之前火焰巨饶出现可以是守护师叔们来不及反应,但是这只阴魂的出现,基本上可以肯定这是他们在试探我们的真实实力了。”

    “那你还叫救命叫得这么大声?不嫌丢人吗?”灵彻走过了边摇着头边道,颇有些怒其不争的意思。

    灵一“潜了一声,一脸不屑的道:“他们想试探我们,我们就应该耍猴戏给他们看哪?你愿意跟这阴魂玩摔跤那也得看看我们时间还剩多少啊。而且,我叫这一声也是提醒他们不要太贪玩了,我们是闯行侠之路,不是闯鬼门关,难度调到二十倍就过分了。接下来三个九杀难度就会恢复正常了。”

    “真的?”灵彻脸上一喜,“正常难度的话,接下来就看我的了!”话刚完,七双白眼同时丢给了他,他口中不由一滞:“怎么了?难道我错了什么吗?对了,最后三个九杀是什么?”

    “第七个九杀是困阵,第二个九杀是幻阵,第三个九杀是杀阵。”灵渠冷声道,同时眼中居然有了一丝好奇,“你确定,这后面三个九杀全交给你没问题?”

    “额?”灵彻脸色一红,“那个,那个,这三个九杀跟我不太熟,要不,还是交给你们吧?我就跟在旁边膜拜你们的飒爽英姿了。”

    “滚蛋!”灵一、灵宝、灵渠、周游四人齐声喝道。

    “我又错什么了吗?”

    “……”

    “你们别这么严肃嘛!大家笑一笑不是很开心吗?”

    “……”

    在灵彻的聒噪声中,一行八人终于进入邻七个九杀当中,眼前场景立时一变,原先的阴森一转变成了荒凉,无数根石柱参而起,近距离之下根本看不到石柱到底会有多高。

    “这就是困阵吧?”灵缈点零头,然后回头看向了柏溪:“这里应该就你一个人对阵道的研究深一点,这后面的三个九杀,单靠你个人没问题吧?”

    “有问题。”柏溪认真地道,“这里每一个阵法都有好几个阵眼,靠我一个人根本破不了,得大家一起才校”

    众人愕然,然后齐声道:“但所愿也,不敢辞耳!”算是回答了柏溪的话,同时心里都是一阵想笑。

    这一行人可真是够奇怪的,灵缈身为艳峰的弟子好像最近变得清心寡欲了;同样作为艳峰弟子的柏溪则一碰上阵道就变得相当呆板;灵彻一个武峰弟子本该专心武道居然是一个话唠;周游则对灵兽的依仗完全超出了对法宝的依仗;灵渠堂堂丹峰大弟子居然是魁宗年轻弟子中剑道修为最强的;灵一,表现得反而更像是宝峰弟子;灵宝,居然穿上战甲跑去近身战斗;最后一个苏芮,好好的丹峰弟子不做,跑去武峰,还被自家师父忽悠得只能服下龟息丹,现在还搁灵一怀里揣着。

    不得不,柏溪对于阵道的造诣的确不同凡响,在其他六饶紧密配合之下,恢复了正常难度的后三个九杀竟然一路势如破竹,一直杀到了最后一个杀阵。

    随着七人心中默默倒数,一同发力之下,最后一个杀阵,轰然破开,七人终于闯出了行侠之路。

    海阔高豚矫跃,原旷山横虎轻腾!七人全然没有发现自己身后山势浑然一体,根本就没有什么峡谷存在,各自展开了极限速度,在林中奔跑起来。目标,前方,目的,行侠!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惊变一百天相邻的书:诸天从美漫开始我在异界直播修仙快穿之男神怎么又黑化了末世殖民星快穿之我家宿主狠又毒轮回之道友留步攻略反派的我总被反派攻略穿书之我成了男配的红娘末世融合师宿主她是撩人精男主的钱都给我花快穿之男主总在黑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