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狐狸精(完)

【书名: 退休反派穿成了炮灰女配[快穿] 最强狐狸精(完) 作者:兰桂

强烈推荐:一路凡尘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超能右手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盛世谋妆[日娱韩娱]顶端     楚湘在召集妖界大军,容不得妖精的修者们也同样在赶来增援,双方人数越来越多,从宫门口打到城门口,又从城门口打到郊外山林,再渐渐打到更远的地方,场面说是移山填海也不为过。

    夺权大战也逐渐变成了人修与妖族的战争。

    庄羽郎本是在齐王阵营的,不过两边一打起来,他就飞快地找地方多了起来,屏住呼吸悄悄地看场上形势。

    他一个文人,还是个无人在意的小角色,怎么也不该参与这种事情。但因为他一直没得到重用,江家有些急了,硬是找关系把他塞了进来,好歹等夺了皇位,他跟在后头也算从龙之功了。

    哪成想什么军队、修者都没有用,楚湘居然召集了那么多妖精,庄羽郎被吓得脸都白了,哪里还敢在外头晃悠?

    他眼一转,突然看到了白依。白依脸带煞气,出手狠厉,几招就击毙了一个小道士,像丢破布娃娃一样将尸体丢出来。

    尸体正好砸在庄羽郎面前,激起的尘土呛得他一阵咳嗽。白依闻声看过来一眼,庄羽郎立即僵住,还没等做出反应,就见白依已经回过头去同人继续打斗,仿似根本没看见他一样。

    他想过无数次他们再见面会是什么样子,就是没想过这一种。这比白依欣喜或恼恨都更让他难受,他说不出为什么,就是感觉什么都变了。这样的无视让他觉得自己还不如地上的蝼蚁。

    尸体上浓重的血气让庄羽郎又是一阵闷咳,他害怕被人发现,忙往更深处藏去,钻入了装垃圾的筐中。

    脏臭的竹筐让他呼吸都难受,但他不敢动也不敢出去,只敢僵着身体从竹筐的缝隙中往外看。修者与妖的打斗太激烈了,断胳膊断腿都是小事,一掌拍碎脑袋都是有的,看得他瑟瑟发抖。

    他的眼睛总是忍不住朝白依看去,这还是他第一次见识到白依的威力,知道了当初白依饶过他是多么仁慈。若白依对他也像对那些修者一样,那样的结局他想都不敢想。

    等这些人去了城外,离他远远的都没什么声音了,他才艰难的移动已经麻木的手脚,从竹筐里爬出来。

    附近不知有多少尸体,他干呕了几声,面无血色地站起来,跌跌撞撞地往家中跑。城中有巡逻的小妖看见他还好心叮嘱,“在外面做什么?快些回家,不要出门。”

    庄羽郎不敢抬头,也不敢应声,只点点头就匆匆忙忙地跑了回去。他害怕被人认出来会收拾了他,毕竟白依是妖皇楚湘的妹妹,而他狠狠地伤了白依的心。

    庄刘氏早就在家等的坐不住了,一见庄羽郎回来,急忙扑上去抓着他问,“儿啊!怎么样了?齐王成事了没?”

    江氏也带着丫鬟跑出来,拉住庄羽郎焦急地询问,“羽郎,到底如何了?你、你怎地这般狼狈?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这会儿回来了?”

    庄羽郎听到江氏的声音就心生怒火,若不是江氏,他怎会抛弃白依落得这般境地?医仙都说白依是他的命中贵人,会助他官拜宰相,如今白依成了下任皇后的妹妹,不就正应了这个批命?都是江氏害了他,他一把就甩开了江氏!

    “啊——”江氏跌到在地,手掌擦破皮见了血,吃惊地抬起头,“庄羽郎!你做什么?”

    庄羽郎指着她咬牙怒道:“做什么?你这毒妇,若不是你千方百计要嫁于我,我怎会落得如此下场?你问我为何如此狼狈?我告诉你,齐王必败!我能捡回一条命已经是祖坟冒青烟了!”

    江氏傻了,她的父兄和她的丈夫全都是支持齐王的,如今齐王败了,那她岂不是也跟着完了?

    庄刘氏更是急了,“这咋能呢?不可能啊,你、你命好啊……”

    “命好什么?没了白依,我什么都没了,你知道白依是谁吗?她可是楚皇最亲的妹妹,你别忘了我们对她做过什么,我们能活到今日已经是万幸了,还有什么好命?”庄羽郎暴躁地吼出声来,脖子上的青筋都冒出来了,随后丢下她们大步走回房内,把自己一个人关进去,谁也不见。

    庄刘氏傻了好半天,忽然跌坐到地上拍着大腿哭嚎起来,“这是造了什么孽啊,怎么就把好端端的旺家星给赶走了?娶了这么个丧门星回来!我早该想到啊,白依又会赚钱又有传家宝,把家里带得那么兴旺,她就是个天大的福妻啊,怎么就能把人给赶走呢?”

    江氏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扶着丫鬟的手站起来,冷声斥道:“好一对贪图权贵的母子,当初贪念我江家权势,就百般讨好地娶我回来,对白依弃若敝屣。如今见那白依即将得势,又悔不当初,在此指桑骂槐。你们当我江家是好欺负的?就算齐王落败,我父也顶多是降一降职,待我回去禀明父亲,看他怎么治你们!”

    从宰相变成命悬一线,不知何时被清算的庄刘氏脑海中只有惧怕和悔恨,以及对江家的怨恨。她不能恨自己和儿子,所有的恨意当然全转嫁到了眼前的江氏身上,哪还能听进她这番话去?

    庄刘氏看见江氏仗势压人,气得猛然起身,上去就抓住江氏的头发一阵厮打。江氏尖叫不已,丫鬟们也七手八脚地上前拉架,但失去理智的庄刘氏骑在江氏身上谁也拉不动,左右开弓打了江氏十几个巴掌,对江氏破口大骂。

    “你个贱胚子别以为老娘不知道,我儿和白依还没退亲,你就往我儿的怀里钻。什么大家小姐?我呸!分明比窑子里的妓子都不如,要不是你下贱,我儿能和白依退亲?白依要是我儿媳妇,今日我们就能安安稳稳高高兴兴地等着升官发财,哪会在这里等死?你个贱人!今天我就活撕了你!”

    庄刘氏干了一辈子活,哪里是她们小姑娘能对付的?江氏被制住动弹不得,脸都被抓花了,哭声凄厉得仿佛要丧命一般。偏庄羽郎也没当个什么官,小宅院没几个下人,一时竟拿庄刘氏毫无办法。

    碰巧有巡逻的小妖听见了动静,从墙上飞掠进来,抓住庄刘氏的衣领就将她丢到一边,这才算把她们分开了。

    小妖皱眉问道:“你们怎么回事?因何打架?”

    江氏脑袋一片空白,只感觉浑身无一处不疼,尤其是脸上,火辣辣的痛感让她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她的丫鬟气不过说:“是那婆子发疯!她看我们小姐不顺眼,总想摆婆婆谱,今日趁乱总算找到机会,在此欺负我家小姐。”

    “婆婆欺负儿媳妇?”小妖眨眨眼,了然地点头,“这种故事我听多了,你们人类真有意思,当儿媳妇的时候被婆婆欺负,等熬成了婆婆再欺负儿媳妇,一代代传下去,我都不知道你们哪个女人没受过虐。”

    就在丫鬟们以为她要收拾庄刘氏的时候,小妖拍拍手不感兴趣地道:“楚皇说过,我们妖精不懂你们人类的关系,家事勿管。有事都告到衙门去,楚皇亲自下令让衙门可以管家事的。我先走了,你们明天去衙门吧。”

    庄刘氏因着白依的身份,对所有妖都惧怕不已,生怕他们发现她欺负过白依一掌击毙了她。此事见小妖走了,强撑的精神头一去,整个人都软倒在地,吓得当场失禁。

    丫鬟们气愤又厌恶地看她一眼,急忙把江氏抬回房内。庄刘氏当然是被她们关进了柴房,这老太太虽然讨厌,但总归是江氏的婆婆,她们做下人的不敢擅动,只能先关着了。

    江氏躺在床上,双手想要捂脸又痛得不敢碰,大喊着:“去找大夫!快去找大夫啊!你们这帮蠢货,我好痛啊!”

    几个丫鬟面面相觑,为难地小声道:“小姐,刚才那个妖精说城中戒严,别说找大夫,我们就连大门都出不去了。这会儿出去可能会被当成乱党抓起来。”

    “我不管!难道让我生生忍受伤口的痛苦吗?快出去给我找!挖地三尺也要找个大夫过来!”江氏疼得心口直抽抽,已经快要崩溃了。

    丫鬟们沉默不语,纷纷退出了门外,“小姐,不是奴婢们不肯去,实在是……实在是去了也没用。在外头被抓走了就算找到大夫也带不回来的,照样不能给您医治,再说万一被误认成乱党,那是要连累全家的,说不定还会被诛九族,我们真的不敢。求小姐原谅,等明日……明日奴婢们一定把大夫请回来。”

    她们不敢见江氏,快速关上房门,任江氏怎么喊都没再进去。江氏素来刻薄,丫鬟不听话,她自然破口大骂。而她这中气十足的样子也让丫鬟们松了口气,就是些皮外伤,晚一点也没关系,她们可不能为此赔上性命。

    而因为江氏的咒骂,她们没一个敢进去的,自然也没人拿家里的药给江氏上药,以至于原本可能还有机会恢复的伤口,就这么留下了满脸疤痕。

    庄羽郎在房中喝酒,醉醺醺的听到再大声的吵闹都没出来,根本不知道他妻子和他娘闹成了什么样子。自从他们在庙里算命发现他和江氏只是平平的姻缘之后,这两个女人就彻底撕破了脸,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江家都有几次对他表示不满了。

    然而他的命运从宰相变得这么普通,他哪里还有心情应付江家?就算要他接受现实也需要时间调整吧?只是没想到他还没调整好,就发生了夺权这么大的事。齐王都倒了,江家能有什么好果子吃?他如今更不需要讨好江家了,他脖子上的脑袋能保住就不错了。

    白依毫不犹豫下手杀人的画面在他眼前不断闪过,被白依杀掉的人总在他晃神间变成他自己的脸,惊得他一身冷汗。他只好一杯又一杯地灌酒,期望醉得不省人事,那就不用再害怕白依来杀他。

    他回忆着白依临走时说过的话,白依他救过她,他们扯平了,以后桥归桥路归路。他不停地回忆,仿佛这样就能确定,白依是真的不会记恨他,不会来找他报仇。

    可是楚湘和李御风都不是手软之人,这几个月他们处置的朝臣不知道有多少,那些朝臣的家眷也都跟着遭殃,从没见楚湘和李御风迟疑过。他们两个还极其护短,白依对他们那么重要,就算白依不计较,他们会放过他吗?

    庄羽郎越想越害怕,自己就把自己吓得不轻,然而白依除了在战场上看了他一眼之外,根本没想过关于他的任何事。

    有些人伤心过后会刻骨铭心痛苦终生,而有些人会珍爱自己,君既无心我便休。白依跟在楚湘身边,当然学不会痛苦终生,学会的只有放下过去,彻底断情。

    所以白依现在对庄羽郎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想法,不管是爱是恨,全都没有。她看他那一眼就像看到地上的蝼蚁一样,像看到草木花鸟一样,毫不在意,根本没放在心上。

    他们之间的恩情已经还完了,一切都已经断了,当然也是真的桥归桥路归路。可惜庄羽郎不知道,所以他只会一直恐惧下去。

    这一场夺权大战足足战了三天三夜!

    参战的修者都是不容异类那部分人,在数量上就比全员参与的妖族少了,即便妖族分心保护百姓,最终也还是妖族大获全胜。

    李御风亲手杀了支持齐王那两个道士,当着所有被抓修者的面,灭杀了他们的神魂。

    他们师兄弟修为高深,却不走正途,反而为了权势荣华帮齐王害皇帝性命,是李御风最不能容忍之人。同时他也是杀鸡儆猴,镇住这一众修者,让他们再无人敢反叛抗旨,聚众闹事。

    楚湘命众妖遣散那些修者,并将战斗时破坏的地形建筑一一修复。钱财当然是那些修者出,这一次他们没讨到半点好,还赔了夫人又折兵,非“惨”字难以形容。

    倒是楚湘和她的妖界大军再次大出风头。若不是楚湘召集妖界大军助李御风击退乱党,他们的皇帝就要换人了,哪里还有安稳日子过?再说打斗之时,所有妖精看见遇险的百姓都拼着受伤将他们送到安全的地方,还护着他们的房子器具,一点点将乱党引去城外。

    是这些妖保护了他们啊!比起那些不讲道理的修者和那支莫名其妙的军队,是这些妖给了他们绝对的安全感,还没让他们受什么损失,他们对妖的好感直接上升到了一个难以到达的高度。对楚湘更是极为推崇。

    其实会打得这么大,多少也有楚湘召集妖精的原因。如果她没叫这么多妖精来,那些修者怎么会来?皇家争权,主要还是人与人的争斗,顶多是那两个道士不长眼非要帮齐王作乱罢了。

    不过这些百姓不知道,楚湘也不会主动解释,如今皆大欢喜,他们都是她的子民,她会保护他们,也会送他们国泰民安。

    李御风把早就抓住的齐王、三皇子和贵妃都押到皇帝面前,交由皇帝亲自处置。

    贵妃哭哭啼啼地诉说多年情分,爬到皇帝面前抓着他的衣摆哀求,“臣妾服侍皇上多年,即使知道皇上对臣妾无心也从未有过怨言。甚至皇上在老三出生后就不再去看臣妾,臣妾都没说过什么,臣妾是真心对皇上的啊。皇上,老二只是一时糊涂,他定是被那妖道蛊惑,他们、他们定有妖法,迷惑了咱们的儿子啊。

    皇上,求求您饶我们一次吧,往后臣妾定日日吃斋念佛,让老二老三尽心辅佐逍遥王,皇上……”

    皇帝抬了抬手,李总管立即叫人将贵妃拖回原位。贵妃心里一惊,抬头对上皇帝冰冷的视线,顿时住了口,心中的不安蔓延开来。

    三皇子沉不住气,哭着说:“父皇,不关儿子的事啊。您还不知道我吗?我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都是二哥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而且我也没干什么啊,我就是刚才跟着他一起来的,父皇你别怪我啊。”

    齐王咬咬牙,冷冷地瞥了三皇子一眼,“三弟,你如今……是要和为兄划清界限?”别人他也就算了,可老三,是他护着这么多年的亲弟弟啊!

    三皇子气道:“我们本来就泾渭分明,你不是每次有事都叫我走人,跟那两个白头发道士商议吗?你什么时候把重要的事说给我听过?你根本就看不起我,怎么如今出事反倒要拖我下水?你是我哥哥吗?”

    齐王冷笑道:“我若不将你当兄弟,你这些年能如此逍遥?”

    “哼,你不过是想把我养废了,怕我和你争吧!”三皇子此时哪还有什么顾忌?把心里最深处的话都说了出来。

    楚湘和李御风坐在皇帝身边,看着他们狗咬狗,还挺像工作之后的娱乐节目的。楚湘看了一眼皇帝,皇帝面无表情,她有些猜不着皇帝此刻的心情。想来是不怎么好受吧?

    她开口道:“父皇,你若不想看见他们就先去休息,我和御风会处理好的。”

    贵妃急了,要是让他们处理,哪还有活路可言?只有皇帝才会念几分旧情啊。她急忙说:“皇上,皇上,臣妾伺候您这么多年,没功劳也有苦劳,您不能听她一个外人的啊,求求您看在过去的情分上,就……”

    “够了!”皇帝冷淡地说了一声,声音不大,却有着天子的威仪,“湘儿是朕的长媳,也是未来国母,何来外人之说?倒是你们,哼。”

    皇帝看了李总管一眼,李总管会意地走到贵妃母子面前,拿出一本册子,上面密密麻麻的记载着什么,像是有些年头了,又保存得很好。他像一个毫无感情的机器一般,一句句念出册子上的文字。

    原本还怀着希望的贵妃渐渐僵住,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看那册子的目光像是在看魔鬼猛兽。明明还没有入冬,她却牙齿打颤、瑟瑟发抖,跪在地上遍体生寒。

    先还不明所以的齐王和三皇子也渐渐变了脸色,越听李总管念的那些记录脸色越难看,最后入赘冰窖。

    原来那册子里记载了他们所有大逆不道的事,皇帝为什么在三皇子出生后就不再去看贵妃?是因为三皇子根本就不是他的儿子,而是贵妃和侍卫私通生下的。

    那侍卫当然早就命丧黄泉,皇帝没挑明这件事只是为了让齐王顺利成为下一任皇帝。这些年后宫形同虚设,贵妃见不到皇帝也见不到其他男人,在后宫里就和在冷宫也没什么两样,简直生不如死。要不是她还想着熬死皇帝做太后,她早就活不下去了。也正因为这样,她才起了心思给皇帝弄有毒的丹药。

    当然丹药之事十分隐秘,还是楚湘发现后,皇帝命李总管后添上册子的。

    齐王和三皇子私底下做的乱七八糟的事也有记载,还包括他们的妻族以及贵妃的家族。只有近一年多的时间,皇帝力有不逮,也想渐渐放权,才没再紧盯着他们。没想到就这一年的时间,齐王就做出设圈套害李御风、瞒报灾情这么大的事。要不是李御风回来了,皇帝都不敢想会发生什么事。

    皇帝让李总管念完,就像把这些年的旧情也彻底斩断。他不想多说话,看着贵妃淡淡地道:“赐白绫。”

    继而,他又看向已经傻了的齐王和三皇子,“你们兄弟情深,便一同去看守皇陵吧。”

    皇陵什么都没有,看守的人日子会比村民还清苦。他们自小养尊处优,如何能过得那样的日子?再说他们哪里兄弟情深?他们刚刚才针锋相对,若真把他们两个人关在一处,他们无处发泄的怨气岂不是只能发泄到对方身上?皇帝这是让他们兄弟自相残杀啊!

    贵妃尖叫着后退,“不——皇上,臣妾是冤枉的,他们都是你的儿子啊,你不能这么对我们,皇上——”

    李总管挥了下手,立即有人堵住贵妃的嘴,拿来白绫,当着齐王和三皇子的面勒死了她!

    齐王和三皇子奋力挣扎,挣不开,只能眼睁睁看着亲娘在他们面前断气,激的眼睛都红了。皇帝也不想再听他们求饶或逆反的话,这些年他该教的教了,该管的管了,没把孩子教好是他有错。但他当初是真心要把皇位传给老二,老二还能默许那有毒的丹药拿来给他服。

    这等逆子谁都容不下,就让他们同母异父的一对兄弟在皇陵反省吧。若他们能兄弟和解,好好过下去,也算他们好运。若他们无法静心,非要闹个同归于尽,那也由他们去。

    皇帝命人将他们带走,李总管就没让他们有机会冒一点声。在这方面,李总管向来让人万分的满意。

    李御风和楚湘之所以纵容他们蹦跶到今日,就是为了摸清他们的所有支持者,彻底铲除他们的势力。

    等屋里安静下来,李御风就将齐王同伙的名单呈给皇帝,皇帝却看都未看,只笑着摆了下手,“朕累啦,这些事留着你们去做吧,这治理江山的权力……也是时候交给你们了,用心些,别让朕失望。”

    李御风依言收起名单,“父皇,这您就放心吧。您是绝对不会失望的。在您退位前,儿臣和湘儿还有一份大礼要送给您呢。”

    这倒是让皇帝来了几分兴致,“哦?什么大礼?”他忽然一惊,看向楚湘,“莫非……是你们有了子嗣?”

    皇帝的脸色变了几变,又高兴又焦虑,“这、这人和妖……这……”

    楚湘眨眨眼,“你想什么呢?我们寿命这么长,真要有孩儿,说不定他当一辈子太子,我们都还没死呢,祸害谁呢?”

    “呃,这……这倒也是……”皇帝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楚湘都一千岁了,人和妖的孩子肯定没有妖命长啊,难道生个儿子让他当一辈子太子?那也太坑人了。

    李御风敲敲桌子说:“父皇您就别操心这些事了,您看老二老三这两个混蛋,在宫里养大的不也不怎么样吗?还不如在外头选一个适合掌权的天纵奇才,好好培养一番就能把咱们家的江山传承下去。再说,你想传承多久?”

    他们两个一左一右,一人一句,把皇帝都给说懵了。他仔细想想,历朝历代都没有传承太久的,如果他想传承一千年,那楚湘和李御风俩人就能活那么久,他俩在皇位上越来越熟练,越来越能干,以后只会做得更好,好像真的不需要考虑后面的事。

    他要是想传承上万年,这事儿想想就不靠谱,而且也太遥远了些,说不定他自己都投胎转世好几回了。

    皇帝上了年纪,身体还没那么好,这些弯弯绕绕的一想就烦了。他看看楚湘,又看看李御风,摆摆手道:“得了,什么都交给你们了,我不管,不管。到底这惊喜是什么?你小子说得不清不楚的,能怪我想岔吗?”

    李御风和楚湘相视一笑,李御风拍拍手,立即有人抬进来几个大竹筐,还有一个大箱子。

    李御风起身笑道:“父皇,比起什么继承人,儿臣相信这些东西才真的能让您惊喜。您看看,这是湘儿说的土豆、地瓜还有玉米。都已经种植出来了,产量颇丰,绝对能解决百姓的饥寒之灾!”

    李御风自己也很激动,这样利国利民的大好事,任何一个人都会高兴不已。李御风打开竹筐的盖子,皇帝已经坐不住扶着李总管的手走过来了。

    皇帝不可置信地看着筐里陌生的东西,一个个亲手拿起来仔细观摩,“这就是产量极高又好种植的新农物?”

    “正是。父皇,儿臣特地让御膳房做了些吃食拿过来给您瞧。”

    李御风命人将饭菜拿进来,各种各样的菜色摆满了一桌子。皇帝更惊讶了,那平平无奇的东西竟能做出这么多香气扑鼻的菜色,再一品尝,美味完全不输其他精致的菜肴。

    皇帝看向楚湘,忍不住道:“湘儿,你当真是我朝的福星。你愿意将妖族作物与我人族共享,朕替天下百姓谢谢你。”

    楚湘笑说:“父皇你还在位,这个就算你的功绩,定然让你千古留名,算我这个儿媳妇给你的礼物,你高兴吗?”

    “高兴!朕当然高兴!朕在世时能看到这样的景象,就好像看到了将来我朝的繁荣富强,朕高兴啊!”皇帝哈哈大笑,之前因齐王生出的满心郁气一扫而光。他如今真的死而无憾了!

    李御风又把大箱子打开,给皇帝展示他按楚湘的说法做出来的新兵器,用于战场绝对能大大提升军队的威力。皇帝又是一番惊叹,对楚湘更加放心,完全将她当做了自家人。

    皇帝在位期间得到这些成果,当然在史上会算作他的功绩。但他一点没隐瞒楚湘在其中的作用,下旨公告天下,让所有人都知道楚湘为他们做了什么。

    “楚皇”之名再次响彻全国,所有人都如同过年一般欢呼庆祝。楚湘和李御风一次次的功绩不止让他们得到了好处,还让他们看到了无限的希望,那是未来越来越富裕安康的希望,他们当然是满怀欣喜。

    皇帝正式退位,李御风的登基大典和楚湘的封后大典同时举行,举国欢庆,大赦天下。

    楚湘名义上是李御风的皇后,但李御风专门在朝堂的龙椅旁为她专设了雕刻着凤凰的金椅。两人平起平坐,一同临朝,所有人都需称楚湘为楚皇。

    有那迂腐的老学究不同意,谁知都不用李御风说什么,就有一众读书人将他怼了回去。众人也是这时才知道,原来楚湘在名声大噪之前,竟然默默的资助了不少学子。

    这些学子从幼童到老者都有,无一不是才华横溢而怀才不遇之人。大考时就有一批楚湘资助过的学子高中进士,如今分布在朝廷不同的地方供职,影响力也辐射出去,全都成了支持楚湘的力量。

    楚湘还建了不少学馆,教授学子们功课,是以那些教条的迂腐观念根本影响不到她,影响力越来越大的优秀学子们全都是支持她的。

    也是这个时候,闲赋在家的庄羽郎才恍然大悟,原来楚湘根本就不屑亲手对付他。他只需要培养足够多的学子,就能让他的熠熠生辉变得黯淡无光。他在这批学子中毫不出彩,还因害怕白依报复走神丢了差事。

    如今想来,楚湘是没对他怎么样,但那些学子既然崇拜楚湘受了楚湘的恩惠,对庄羽郎这个负了白依的人当然是看不顺眼的。这些考上进士在朝中当差的学子,拧成一股绳就是一股不小的力量,他们要给他使绊子都不用特意做什么,只需紧盯着他,不放过他任何错处即可。

    庄羽郎心有不甘,可他已经找不到出路。江家主家的家主告老还乡,江知府因纵容儿子掺和齐王叛乱之事,被撸掉了官职。那他这个江家的女婿丢了差事后哪里还能起复?

    他现在连生活都是靠着江氏的嫁妆,但江氏一直折腾着就是想过好日子,沦落到这种境地怎么会甘心?更别说庄刘氏还害她毁了容,她连想改嫁都做不到,根本不愿意想着他们母子。

    江氏有仇报仇,仗着自己有钱还能雇佣几个下人,硬是盯着庄刘氏把她给磋磨死了。庄羽郎不懂内宅阴私,他从前只当大家小姐有白依缺少的气质风度,却不知大家小姐还有白依没有的阴狠手段。所以直到庄刘氏断气,他都不知道是江氏在其中做了手脚。

    他这副模样让江氏越发看不起,有才华又如何?不通世事,谁都能骗过他,真让他当官他也干不成什么事。庄刘氏所说的宰相命真是让人笑掉大牙,说不定那宰相命全要靠白依的关系弄上去的虚职呢。

    江氏在吵架时将这话说漏了嘴,索性多说了些直接扒了庄羽郎的脸皮在地上踩。庄羽郎受不得羞辱,悲愤地跑出家,不知怎地就跑到了当初他们和李御风楚湘合租的那个院子。

    他看了那个院子良久,慢慢走过去,却听见了白依的笑声。他顺着笑声望去,只见白依和当初那个医仙从旁边的巷子里走出来,医仙不知说了句什么,把白依逗得笑个不停,那娇俏的模样是他从未见过的。

    白幽先发现了庄羽郎,抬眼看过来,白依也跟着看了过来。

    庄羽郎顿时感觉手脚僵硬,不知该作何举动。白依拉着白幽要走,神色平常的像是他只是个无关的陌生人。庄羽郎忍不住出声叫住她,“依依,你们、你们……”

    白幽知道他想问什么,转身说道:“当初我为你批命是真的,劝你好好珍惜也是真的。如此珍宝,你不懂得珍惜,自有人会待她如珠如宝。若你还不知悔悟,后半生想必也不会有好日子过。”

    白依脸红了下,“哪里如珠如宝了?你也太能自夸了!”

    她扭头看向庄羽郎,脸上的笑意也没有散去,“庄公子,我还要谢谢你让我懂得了许多道理。我看你似乎很怕我似的,你放心,虽然我是妖,但我懂得恩怨是非,你救过我,我报了恩,你我之间的因果早已断了。看在过往的交情上,我就奉劝你一句,别浪费了雪莲丹,用你的头脑好好想想日后该如何过,别再想着依靠别人了。”

    白依就说了这么几句,不管庄羽郎听没听进去,也不管庄羽郎还有什么话要说,转身就拉着白幽走了。她还要出城监督妖皇的宫殿建造呢,等宫殿建好了,就要举行妖族的封夫大典,正式将李御风拐回去,同时她和白幽也会一同成婚。事情多着呢,没工夫在这闲耗。

    庄羽郎确实有一肚子话想说,他甚至想说自己后悔了,但他没机会说出口,白幽临走时盯住他那一眼让他感觉自己像被毒蛇盯住了,随时都可能命丧黄泉。他突然想起,这位当年很出名的医仙就是治水立了大功的蛇妖,如今白幽将成为白依的夫婿,必然是容不得他再来牵扯的。

    庄羽郎曾经服用雪莲丹在学子面前出风头的优越感被打击得半点不剩,不论是李御风还是白幽,都比他强太多太多。就连楚湘资助的那些学子也不见得比他差,他们都还没吃过雪莲丹呢。他并不出奇,他什么也不是。

    白依劝他的是好话,奈何他已经一蹶不振。他从小靠母亲,长大靠白依,婚后靠江家,当真是从未靠自己做成过什么事。如今他也完全提不起精神振作,没有灵气连诗词歌赋也作不出来。在江氏嫌弃地赶他出门之后,他渐渐沦为乞丐,什么宰相命只能在他的梦中出现了。

    当妖族宫殿建好,百姓与众妖又迎来一场举国欢庆,见证了妖皇登基以及李御风的封夫大典,皇帝在离开之前亲眼见到楚湘给了他儿子名分,也算是含笑而终,没有任何牵挂了。

    妖族的统一让天下的妖精有了规范束缚,一旦有恶妖出现,不用捉妖师动手,妖族大将就会亲自去料理妖族败类。常有捉妖师跟李御风抱怨他们的活被抢了,但其实只是开玩笑,大家都喜欢这越来越和平的世界。

    楚湘有很多先进于这个世界的知识,擅长的、不擅长的,都对这个时代有很大的推动作用。她和李御风的能力又强,一步步实现了众人国泰民安、繁荣富强的心愿,连国家版图都在不断扩张,吸纳更多的子民。

    每次有灾情的时候,楚湘还是会派妖族冲在前面赈灾。遇到特大的灾难,她还会亲自出马,只有这时候,百姓们才会想起,她不是下凡的仙子,她其实是一只妖。

    有一次楚湘力竭现出原形,火红的狐狸飘浮在半空中做法,有人脱口惊呼,“楚皇真的是狐狸精啊!”

    旁边立马有人斥了句,“什么狐狸精?像在骂人似的,楚皇就算是狐狸精也是天底下最强的狐狸精,是封了皇的皇族狐狸精!”

    楚湘收功落地正巧听到这句话,不禁莞尔一笑。当初只觉得当个妖后也挺好玩的,没想到最后能捞个这么高的评价。

    陪在她身边的李御风笑道:“走吧,天底下最强的狐狸精女皇,可愿和你的夫郎去巡视一下这大好河山?”

    “当然,毕竟是我们亲手雕琢的江山。”楚湘牵住李御风伸出来的手,笑着和他一同飞向远方。他们已经把皇位交给了他们培养出来的继承人,掌管天下这么多年了,他们也该去到处转转,看看他们治理的江山是什么样子了。

    白依看着楚湘他们离去,对白幽笑说:“走吧,他们俩去玩了,咱俩可不能走,要好好辅佐新皇帝呢。”

    “好。”白幽本就心系苍生,自然十分愿意奉陪,再说只要和白依在一起,做什么他都愿意。

    这时不远处有一道女声响起,略带些局促和羞涩,“刚才、刚才那个书生救了我,你们说……我、我该怎么报答他呀?听前辈说,报恩该以身相许……”

    白依走过去,看着那小兔妖好像看到了当年的自己,她笑了下,摸摸小兔妖的头说:“报恩呀,就是在不违反法规道德的情况下,帮恩公实现愿望。这样他就会高兴了,以身相许不过是从前传下来的故事罢了,与报恩无关。”

    “哦、哦,这样啊,那我还是默默想办法报答他吧。”

    白依摇摇头,“不是不能有姻缘,而是姻缘讲求缘分,不该和报恩混为一谈。若你们真的心悦对方,结为夫妻又有何妨?去吧,顺其自然,不要隐瞒就好。”

    “是,谢谢白姐姐!”

    白幽笑道:“如今你也会教导他人了,刚刚你的样子好像你的姐姐,她当初也是这么教你的吗?”

    提到楚湘,白依就笑了,笑容中带着无尽的暖意,“我的一切都是姐姐教我的,那我自然也越来越像姐姐,我以此为荣。其实姐姐才是我最大的恩人,报恩当然和以身相许无关,我只想让姐姐开心,做所有我能为她做的事。真希望姐姐能永远这么开心下去,不管在哪里,都不被世事烦扰。”

    “会的,没有人能让她烦扰。”白幽握住白依的手,对他说的这一点从不担心。楚湘是他们所有人的皇,无论在哪里,永远……都是与日月争辉的存在。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我的完结快穿文:

    《boss打脸手册[快穿]》:满级大佬快穿成炮灰男配,照样混成**oss,谁不长眼就把谁秒成渣。

    2《快穿之护短狂魔》:狐狸精穿梭于各个世界,极致护短,打脸人渣,魅力无穷无尽。

    3《头号炮灰[快穿]》:化解炮灰的怨气,替炮灰逆袭人生,肆意潇洒,虐渣翻身。

    4《时空历练记[快穿]》:穿书遭遇各种极品脑残,疯狂打脸,虐得他们打滚求饶。

    搜索文名或我的作者名“兰桂”都可以看到哦~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退休反派穿成了炮灰女配[快穿]相邻的书:全后宫出道此时微光暖又甜别让天才谈恋爱[娱乐圈]来自审神者的断腰警告太子爷今天吃了吗邪王嗜宠:无赖小公主荒野挑战[综英美/美娱]七零娇气美人[穿书]男神站住不许动臣妻末世超能宝妈我的周扒皮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