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狐狸精(19)

【书名: 退休反派穿成了炮灰女配[快穿] 最强狐狸精(19) 作者:兰桂

强烈推荐:超能右手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一路凡尘攻略极品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     雪莲丹对修者尚且大有益处,对普通人的改变就更不用说了。白依将雪莲丹给庄羽郎的时候,说这是白家的传家宝物,庄羽郎起初没当回事,只当可强身健体,服下后却感觉一股能量从头顶灌入,瞬间令他醒了酒,变得神清气爽。

    不止神清气爽,他发现他这辈子都没这么好过,全身无一处不好,耳聪目明且才思敏捷,他看到窗外的树都想到了一首极好的诗。他当即做了一篇文章,怎么说他也考上了举人,读书这么多年,文章好不好还是看得出的,这篇文章比他从前做的任何一篇都好,甚至比很多其他学子都好,而这还只是他随手之作!

    庄羽郎切身体会到了这丹药的好,他第一时间就问白依还有没有第二颗,听白依说没有之后很可惜,但紧接着又很感动。这么好的丹药,白依就这么给他了,自己都没吃,白依对他真的太好了!

    自那以后,庄羽郎对白依愈发温柔体贴,而他在才思敏捷之后,参加诗会也能做出令人赞叹的诗句了,开始受到其他学子的欣赏和追捧,有了“庄大才子”之称,意气风发自然心情极好,整个人都容光焕发,待人和善极了。

    庄刘氏见他这么高兴,也念了白依的好,难得的没有再挑刺儿,对白依和善许多。这段时间竟是白依和他们在一起之后最轻松舒服的日子,她有点迷茫,她之前那么努力的配合他们、了解他们,都比不上她给了庄羽郎一颗雪莲丹?那她付出那么多、受了那么多委屈是为什么呢?

    这回,白依是真的不爱回家了,她宁愿和白幽多出去给人看诊。每当她治好病人,病人和家属对她露出真心笑容的时候,她都有种说不出的满足感和发自内心的开心。

    她也不知自己怎么了,现在这样不就是她当初期盼的吗?怎么得到之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开心呢?还是因为这一切都是雪莲丹换来的,她才不开心呢?

    白依一时间没搞清楚自己的想法,干脆就顺其自然了,有病人就出去看诊,没病人就在铺子里捣鼓药材,或者跟着楚湘去降妖捉鬼,果然日子就有趣多了。

    她跟着楚湘久了,发现楚湘居然资助了一批贫寒的学子!那些学子有大有小,有今年要大考的举人,也有刚考上秀才的和还没考上秀才的,从五岁到三十岁都有。

    白依十分疑惑,“姐姐你资助他们做什么呀?你认识他们吗?”

    楚湘笑说:“不认识啊,不过做善事不就是如此吗?想做就做喽。你看你之前一直觉得庄羽郎生活拮据很令人同情,那我也很同情这些学子啊,他们明明很有才不是吗?应该给他们个机会,让他们腾飞,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才。”

    白依似懂非懂地点头,“这样啊,姐姐你心地真好。”

    楚湘笑了,做些善事,于她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能影响到的人可就不是一点半点那么简单了。

    楚湘资助学子的时候,还因缘际会结识了许多乞丐和地痞,同样资助了一些人品能力不错的,让他们有更好的发展机会。不知不觉间,她的势力就开始扩张,她真不是故意的,可能就是习惯,无意间就建造了一个地下势力出来。

    白依不懂那么多,但她知道楚湘和白幽都喜欢做善事,李御风虽然没特别做过什么,但他是捉妖师,每次出手本身就是在做善事。她也动了心思,想做些自己能做的事。

    她看病治人,就是好事,有时候她遇到家里特别贫穷的还会主动免除医药费。见过了那些穷苦之人之后,她还开始施粥赠衣,帮助那些穷苦之人。

    刚开始,庄刘氏看她施粥赠衣十分反对。那是白依第一次直白地对抗庄刘氏,坚持要做自己的事,庄刘氏手中无钱,管不了白依,极其不满却又无计可施,越发觉得铺子让白依管着不行。

    后来庄羽郎外出时被人拉住感激,还有同行的学子夸赞他大善,他的善名也传了出去,他回家便约束庄刘氏,不许庄刘氏管白依的事。

    在外人看来,白依是庄羽郎的未婚妻子,那她做的善事自然也能落在庄羽郎头上。如今的庄羽郎和当初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大才子、行善举,家里还开了一间越来越出名的药铺,衣着光鲜出手大方,每次出门都有七八个学子乐意跟着他,相当的风光。

    他的优越感也跟着上来了,有时碰到要出门的李御风,还会主动问一句,“李兄不随我一同去热闹热闹?死读书是不行的,还是要多和大家交流才是。”

    李御风有些好笑地拒绝,“不了,我要去茶楼帮内子的忙,庄兄自去吧。”

    庄羽郎见他这样就忍不住劝几句,“李兄如此会被人说惧内,不好不好……”

    这种话,李御风连听都不想听,通常打断他随意找个借口就走了。他觉得在庄羽郎身上可能有一句话终会应验,那便是——天欲其亡,必令其狂。

    李御风用的钱越来越多,楚湘用的钱也越来越多,他们两人一商量,就又开了几家铺子。他们手下都有得用的人,各个铺子开起来没多久就有了收益。毕竟他们这段时间帮人降妖捉鬼也结识了不少达官贵人,给他们些庇护和好处还是能做到的。他们在这方面也算背靠大树好乘凉,顺利得不可思议。

    不过李御风再出门开始遮掩容貌了,楚湘纳闷道:“你干什么?遇见仇家了?”

    李御风笑说:“还真有仇家,不过没事,他们至今还没发现是我,我以前的大胡子太糙了。”

    楚湘想起第一次见他的时候,那样子还真是挺糙的,和现在的美男子可不一样。她问道:“你仇家是谁?就是那次重伤你的?要不要先替你报了仇?”

    李御风想了一下,摇摇头,“不到时机,到了我再告诉你,到时候给你个……惊喜?”

    “惊不惊喜无所谓,别给我个惊吓就行。”

    “想吓到你可太难了,我还没这个本事。”

    他们两人在街上走,正说着话,李御风突然停下脚步看着前方,指给楚湘看,“那个不是……江家人吗?”

    楚湘看过去发现对面一行人正是被白依教训过的江姑娘一家,她有些意外,“他们怎么来京城了?”

    李御风思索片刻说道:“江知府是京城江家的旁支,且江知府任期已满,许是进京述职,带上家眷和嫡系亲近亲近。”

    楚湘看他一眼,“你知道的很多嘛。”

    “不然怎么叫‘’呢?我就是什么都知道。”

    李御风带着楚湘走了条小路,避开了江家人,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谁知才没几日,他们就在家里听到了关于江家的事,庄家母子在街上和江家姐妹碰到了!

    庄羽郎是被庄刘氏拉去买衣服的,快大考了,庄刘氏想让庄羽郎打扮得再光鲜一些。他们出入的自然是很有名气的成衣店,正好就碰到了同样去买衣服的江家姐妹。

    江小姐看到庄羽郎十分诧异,不明白怎么一个穷秀才竟然在京城如此光鲜。她试探着问了几句,庄刘氏就抢着把自家的事都说了。庄刘氏得意啊,当初在镇上她只能仰望江小姐,如今他们在京城有铺子,庄羽郎又成了大才子,还是善名在外,当然要说一说。

    江小姐越听越惊讶,连她的嫡妹江二小姐也来了几分兴趣,悄悄打量着俊俏的庄羽郎。

    庄羽郎还记得当初他娘把狐狸卖给了江小姐,后来又将钱还回去把狐狸要了回来的事,再见江小姐觉得很不好意思。不过他多少知道嫡庶之间关系不会太好,没有当着江二小姐的面提这件事,只是在最后结账的时候,大方的把江家姐妹的也一并结了。

    江小姐回去就派人打探起庄羽郎的消息,没想到还挺好打探的,庄羽郎近来很高调,许多人都知道他的事。江小姐听闻庄羽郎才名在外很有可能高中,还开了铺子过上了好日子,心思不由的浮动起来。

    她虽然不记得被白依狠狠教训那一段,但她之前从轿子里摔到街上还是大家都知道的。再怎么说,当众出丑对她也有些影响,她这次进京就是家里想让主家帮忙给寻一门亲事。

    结亲的门第身份还是很重要的,她知道这次进京,嫡母的主要目的是要给她嫡妹找门好亲事,希望能高嫁。她只是顺带而已,最后很可能会给她找一个看着不错,实际却不怎么样的人家,那她日后还有得熬。

    可要是嫁给庄羽郎的话,那就不一样了。

    之前她就对庄羽郎很有好感,只是那时庄羽郎家里很穷,她没考虑过。如今却是不同,庄羽郎在京城尚且能衣着光鲜、大方请客,可见家底真的厚了。再者庄羽郎很可能会高中,到时必定能做官,她到时就是官夫人。庄羽郎才气那么大,很有可能会步步高升,到时她爹必定也愿意扶持一二,那岂不是万事顺遂?怎么都能比她嫡母给她找的强吧?!

    江小姐有了这番想法,就开始到街上闲逛,庄羽郎也爱去诗会、茶会,两人就时常能碰上面,从说两句话到一起喝杯茶,很快就熟悉起来。

    江二小姐也打听了庄羽郎的事,还同她母亲说了。不过她是江家嫡女,江老爷好歹是知府大人,家中嫡系在京城还很有势力,自然不能匹配寒门学子。即便这学子看着还不错,也配不上江家嫡女。

    江家主母知道江小姐的意图之后,不支持也不阻拦,只要她不闹出什么幺蛾子就等到大考后看看结果再说。若庄羽郎真能高中,那用一个庶女拉拢一个新贵,也是好事一桩。

    至于庄羽郎传说中那个打理药铺的未婚妻,他们都没当一回事,不过是个毫无靠山的孤女罢了,有的是方法处理,不值一提。

    楚湘在家中听说江小姐,就是因为白依第一次表现出生气,在饭桌上就质问庄羽郎,“听说你常常和那江小姐见面玩乐,今日还一同去游湖?男女授受不亲,你和那江小姐为何来往得如此密切?”

    庄羽郎心里乱了一下,皱眉将筷子重重放在桌上,“你这是什么意思?他乡遇故知,我不过是看她一介女子,稍稍照顾一二。且并不只有我和她二人,还有其他人在,你如此问,便是不信我?”

    庄刘氏也皱了眉,“白依你这是干啥呢?有啥事儿不能好好说啊?当着李公子和李夫人的面就说这些,丢不丢人?”

    白依冷淡道:“我每日辛辛苦苦打理药铺,从不和其他男子出去玩乐,我有什么好丢人的?我只想说清楚,旁人有那三妻四妾的,我可不允。什么侍妾、通房、俏丫鬟,在家里一个都不许有。”

    这是白依第一次对他们这么强势,庄家母子都有些不习惯,庄刘氏气道:“你什么意思?还没进门就立上规矩了?要立规矩也是我立,什么时候轮到你了?出嫁从夫,你嫁过来就要什么都听羽郎的,哪有你说话的份?”

    楚湘抬了下头,没开口。她想看看白依会怎么做,她不是什么都能替白依决定的。

    白依根本不理庄刘氏,直直地盯着庄羽郎看,跟他要答案,“庄大哥,你说,你将来能否不纳妾?”

    庄羽郎被她这么逼问有些下不来台,他如今越发在乎面子,见李御风看着他,顿时恼羞成怒,猛地站起来,丢下一句“无理取闹”就拂袖回房了。

    庄刘氏怕儿子没吃饱,一边装菜一边絮絮叨叨地数落白依。白依听烦了,挥手将她刚装好的饭菜扫落在地,冷声道:“菜是我买的我做的,既然不愿意吃,那就别吃了!”

    “嘿你……”

    庄刘氏刚要发火,对上白依的视线突然噤声,莫名的背脊一阵发凉,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她对着白依几次想骂都没说出口,最后冷哼一声回了房。

    白依拿起酒壶给自己倒了壶酒,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轻声说:“姐姐,人间的男子如此同旁的女子出游,正常吗?”

    没等楚湘回答,李御风就赶紧摆手,“不正常不正常,我就从来没和别的女子出游过。”他侧头对楚湘说,“真的没有,我每次出门去找的都是男人,一个女的都没有。”

    “嗯?一个女的都没有?”楚湘表示不信。

    李御风想了一下,说:“有是有,但我没和她们说过几句话,更别提玩乐出游了。”

    楚湘白了他一眼把他推到一边去,“又没人问你,你紧张什么?”

    她拉起白依道:“走,出去逛逛。”

    楚湘带白依去了人很多的街上,两人慢慢走着,楚湘看到夫妻或男女同行就会指给她看。白依看到有的夫妻恩爱甜蜜、有的夫妻争吵拌嘴、有的男女羞涩拘谨、有的男女客气疏离。

    很多很多种男女相处的模样,因为她们能听到那些人的声音,所以也能轻而易举的知道那些人是什么关系。有一对让白依以为很甜蜜的男女,那女子居然是男人的外室。有一对看着平平淡淡的夫妻,男人却在马车过来的时候,第一时间护着妻子让妻子去里面走。

    白依仿佛在看人生百态,她认真的看,努力的看,好像懂得了什么,又好像云里雾里什么都没懂。

    最后楚湘问她,“你觉得庄羽郎对你好吗?”

    好吗?她以前会毫不犹豫地答“好”,她就是觉得很好啊。庄羽郎偷偷藏鸡腿给她一只小狐狸吃,耽误功课采药给她治伤,和母亲据理力争将她带回家养,抱着她、呵护她、关心她。后来她变成人形,庄羽郎看她摔倒就去帮她,听说她是孤女就收留了她,看她被庄刘氏欺负还会帮她,庄羽郎对她很好啊。

    可是如今呢?庄羽郎把她开药铺供养全家当做理所当然,都不会关心她累不累。她是妖当然不累,但她若真是个平凡女子,这么辛苦能不累吗?

    庄羽郎拿了她的“传家宝”,可那份感激已经渐渐被淡忘了,庄羽郎似乎忘了自己的聪明才智是怎么来的,自得的享受着一切好处,甚至同别的女子游湖玩乐,在她问起时,还发脾气走人。

    这若是对她好,那满大街的男人就没有对妻子不好的了。

    看过这么多对夫妻之后,白依对“好”与“不好”有了更深的认识,她第一次真正发自内心的感觉,庄羽郎对她不好。

    她轻声对楚湘说:“是我错了吗?明明当初好好的,为何会变成这般?若我没有劝他进京,若我没有令他富贵,若我没有给他雪莲丹……他是否还会是当初那个善良的恩公?”

    楚湘带她走到湖边,看着水面说:“谁知道呢?如果只是如果,不能重来。可人的本性是不会变的,你若嫁给他也不可能让他一直过清贫的日子,他早晚还是会走到这一步。”

    楚湘笑了一下,“你以为穷乡僻壤就没有这些事了?村子里偷人的、沉塘的、宗族除名的也有啊。一个人若禁不住诱惑,那躲过了这个诱惑也会遇到另一个诱惑。”

    白依也笑了一下,笑容却比哭还难看,“我是不是很蠢?什么都要你教我。”

    “没有啊,就像我刚才说的,人的本性是不会变的。即使没有我在,你吃过亏之后也会想通,只不过是早晚的分别而已。想想看,难道没有我,你就会任人欺负吗?”

    “当然不会!”白依想也没想就给出了答案。她是法力高深的大妖,怎么可能任由自己被平凡的人类欺凌?那是永远都不可能的事!

    白依看着水面深吸口气,“我不甘心,我哪里比不上那个姓江的?”

    楚湘提点道:“也许是官家气度,也许是家世背景,谁知道呢,你们总有些不同之处。”

    白依似笑非笑地说:“那我倒想弄清楚,他到底是怎么想的,连助他做宰相的福妻都不要了吗?”

    第一次爱人总会想弄清楚对方是怎么想的,楚湘微微一笑没有反对。想弄清楚就弄清楚,和人类比起来,她们的寿命太长了,总要找点事做打发时间。就是不知道庄羽郎会如何选择,他拉得下脸给白依道歉吗?他又理得清白依和江小姐孰轻孰重吗?说不定他们很快就要分道扬镳了。

    作者有话要说:  我这一个月经常飞这飞那的,前天下午刚回家,现在看新型肺炎的新闻真是后怕/(tot)/~~大家都要保护好自己,愿大家健康平安~

    推荐我的其他快穿文:

    《boss打脸手册[快穿]》:满级大佬快穿成炮灰男配,照样混成**oss,谁不长眼就把谁秒成渣。

    2《快穿之护短狂魔》:狐狸精穿梭于各个世界,极致护短,打脸人渣,魅力无穷无尽。

    3《头号炮灰[快穿]》:化解炮灰的怨气,替炮灰逆袭人生,肆意潇洒,虐渣翻身。

    4《时空历练记[快穿]》:穿书遭遇各种极品脑残,疯狂打脸,虐得他们打滚求饶。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退休反派穿成了炮灰女配[快穿]相邻的书:全后宫出道此时微光暖又甜别让天才谈恋爱[娱乐圈]来自审神者的断腰警告太子爷今天吃了吗邪王嗜宠:无赖小公主荒野挑战[综英美/美娱]七零娇气美人[穿书]男神站住不许动臣妻末世超能宝妈我的周扒皮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