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狐狸精(18)

【书名: 退休反派穿成了炮灰女配[快穿] 最强狐狸精(18) 作者:兰桂

强烈推荐: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超能右手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一路凡尘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攻略极品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     陈夫人的事,总有些同陈家关系近的人会知道,同陈家下人关系近的人也会知道。所以仅此一件事,楚记茶楼能捉妖驱鬼的事就在一定范围内传开了。

    那有一当然就有二,有二就会有三。楚湘这一开张就接二连三有求助者上门了,妖物、鬼怪、邪祟都有,楚湘和李御风联手,没有解决不了的事,他们的名气被传得更大,生意也蒸蒸日上,在京城站稳了脚跟。

    白依和白幽医术高超,陈夫人痊愈之后将他们介绍给闺中好友,这些人又将他们介绍给其他熟识的人,他们也渐渐有了自己的人脉,打开了达官贵人的圈子,收益颇丰。

    白依如今得了空不常回家了,她更喜欢跑到茶楼找楚湘,感觉和楚湘一起去捉妖驱鬼更有意思。

    一日,她在三楼与楚湘说笑,正好看见庄羽郎同几位学子进了茶楼。白依笑说:“姐姐,庄大哥常来吗?那些人好像和他关系不错。”

    楚湘点了下头,“他是常来,还很喜欢请客,那些人自然愿意同他一起。”

    白依听着感觉有点不对,“嗯?他们一起不是为了诗词歌赋吗?”

    楚湘看着手里的话本,挑眉笑道:“诗词歌赋?是啊,别人聚在一次确实如此,你的庄大哥……似乎在这方面弱了不少。要不是他银子多,他们未必肯带他玩。”

    这让白依很意外,她之前在那个镇上听到的都是夸赞庄羽郎的话,什么天降奇才,年纪轻轻就考上举人,是许多人一辈子也达不到的高度。她一直都以为庄羽郎很厉害,怎么居然要靠请客才能同其他学子聚会?

    她没有露面,悄悄躲了起来看庄羽郎那边的情况。楚湘见了好奇道:“你干什么?”

    白依抿抿唇,低声道:“我想知道他在外面是什么样子,我感觉……我了解的他并不是全部真实的他,他所有的样子我都想知道。”

    “嗯,好啊,其实我觉得你有空了可以再变成小狐狸,凑到他跟前看他私底下是什么样。”楚湘嘴角噙着笑,丝毫不觉得自己在教坏妹妹。

    白依不解道:“他私底下?我以前做小狐狸的时候,他就时常对我说白依很好,说母亲辛苦,说要考状元做官报答母亲这些啊,哦对,还有拾金不昧,很善良很真诚,也很喜欢我,没别的啊。”

    楚湘抬眼看她,“傻妹妹,人心易变,你有这个本事为什么不用呢?反正,他要是私底下再说喜欢你,你也可以甜甜蜜蜜的开心享受啊,又不是什么坏事。”

    白依迟疑了一下,然后惊奇地发现自己居然会迟疑。她从什么时候开始不那么信任庄羽郎了?她自己都没发现。这可不是好现象,她深吸口气,点头道:“姐姐你说得对,与其自己胡乱猜测,还不如多了解他一些。”

    庄羽郎在这次诗会上果然像楚湘说的那样,毫无出彩之处。而且因为这次加入了一个公子哥,公子哥不惯着庄羽郎,也不在乎他请不请客,当众就嘲讽了庄羽郎的诗没灵气,让庄羽郎下不来台。

    白依看见庄羽郎脸涨得通红,羞愤离去,气得站了起来,“这什么人?怎么如此无礼?”

    楚湘赞同的点点头,“是很无礼,就算那首诗真的不好,指出来就行了,何必嘲讽?那你要怎么做?”

    白依刚要教训那人,听到楚湘的话后却想了想,冷静了下来,“要说他无礼也就是一点小事,万一我下手重了又像那江姑娘一样,不可以这样。”

    白依摇摇头,认真想了一会儿,最后在那公子哥起身要走的时候,动动手指让他脚滑了一下,在门槛处摔了个大马趴!

    公子哥的小厮连忙将他扶起,很快就走了。白依哈哈笑道:“姐姐,你刚才看见他的脸色没?通红通红的,他也知道丢脸。”

    楚湘好笑道:“行了,一报还一报,去看看你的庄大哥吧。”

    “嗯,我买只烧鹅回去,他最喜欢吃了。姐姐,那我走啦,你出去做事小心些,遇到厉害的一定要叫我,我来帮你。”

    “好,快去吧。”

    楚湘看白依欢快地跑出门,摇头失笑,对李御风说:“还是个小丫头呢,合该让人哄着玩,每天这么辛苦的报恩,还真是亏大了。”

    李御风放下书走到她身边,打趣道:“有你这么厉害的姐姐,谁亏大了还不一定呢。白依要是没有你可怎么办啊,说不定早被人剥了狐狸皮了。”

    “不可能,你也太小看她了。”楚湘托着下巴笑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两条蛇妖的故事?一青一白,也是下山报恩。人妖殊途,刚刚入世当然会惹很多祸事。修为高最大的好处就在于,惹了祸事也有本事平息,然后吃一堑长一智,慢慢摸爬滚打着成长,才能真正了解人世间的一切。白依有我,只不过省略了摸爬滚打的过程,不会伤得那么狠、被惩罚得那么重罢了。”

    李御风若有所思地坐到她对面看她,“我还真没听过这样一个故事,不如你给我讲讲?她们都惹什么祸了?”

    白素贞和小青惹的祸可是不少,妖界本来就是强者为尊,她们实力强大,进入普通老百姓之中,一不小心就容易好心办坏事。要是动了怒和人打起来,那破坏力更是惊人,水漫金山寺都干得出来。

    妖精随心所欲,总要吃过亏、受过伤,才能一点一点学会人间的规则。在楚湘看来,白依成长得比青蛇白蛇都快,和那种恋爱脑傻白甜可不一样,她只是还需要一点点时间罢了。毕竟情窦初开,还是救命的恩人,要相信这男人没有那么好,进而放弃,都是需要时间接受的。

    楚湘把青蛇白蛇的事迹当做话本故事讲给李御风听,李御风听后沉默了一会儿才说:“不够强大,就会被人打击。想自由自在不但要有实力,还要有势力。”

    楚湘意外地挑挑眉,“怎么听你这意思好像你要干一番大事一样?”

    李御风笑起来,握住了她放在桌上的手,“那我总不能游手好闲,好歹要让你没理由嫌弃我才行啊。看你天天嫌弃庄羽郎,让我很有紧迫感,不能做让你看不上的男人。”

    “那你去做吧,我等着看你做出一番大事来。”楚湘还真有点期待,她感觉他也有点神神秘秘的,不知道他想去做什么。

    从这天起,李御风就经常外出,回来以后也不闲着,非常用功的温书。但楚湘每次去降妖捉鬼的时候,他还是会跟着。楚湘一个妖,出去做这种事,他怕她会撞上厉害的和尚、道士,不跟着无法安心。

    他们两个忙碌起来,白依有事也不好麻烦他们,就找白幽说。反正白幽每天都跟她在一起,说什么都方便。

    她给陈夫人治伤的时候,问了不少那恶鬼丈夫的事。同是寒门学子,那男人和庄羽郎有许多相似之处,白依听那男人的事就感觉好像看到了庄羽郎的未来。尽管庄羽郎至今也没表现出人品低劣的样子,但她还是受到了影响。

    她忍不住像楚湘说的那样,变成小狐狸的模样待在庄羽郎身边。庄羽郎当然不会防备一只狐狸,所以白依待了几天之后,终于看到了她从未见过的一面——庄羽郎摔碎了茶杯,一个人在房里咒骂那些嘲讽过他的人,骂得十分厉害。

    她吓了一跳,这是怎么了?庄羽郎以前独处的时候不是很祥和很开心的吗?怎么如今关在房里是这个样子的?

    她不愿意把恩公往坏的方向想,她施放灵力,慢慢安抚庄羽郎暴躁的情绪。庄羽郎渐渐冷静下来,坐回桌案前。他拿起书本发现头脑清醒多了,能看进去了,便读起书来。

    白依见状说服自己,他只是突然来到京城压力太大,这不是用功读书了吗?这方面她还是能帮上一些忙的,她只要让他清心,他便能专心读书,而她用灵力让他头脑清醒,他记东西也能快一些。

    于是白依就不常去铺子里了,她把铺子交给白幽,她则在家里“红袖添香”。庄羽郎读书,她便在旁帮他磨墨、帮他倒茶打扇,实际上她一直用灵力帮他,让他读起书来能轻松很多,房间里也舒适很多。

    庄羽郎虽然不知道她做了什么,但和她待在一起很舒服,当然开心。心情好了,私底下逗小狐狸玩的时候也放松了下来,变得像从前一样温和。

    庄刘氏就不高兴了,她儿子好好的读书,白依总进去干什么?这不是打扰她儿子干正事吗?她越看白依越不顺眼,怎么都觉得白依就是想勾着她儿子瞎胡闹,每天明里暗里的敲打白依,让她去铺子里做事。

    白依不把她当回事,但她日日絮叨让庄羽郎也很烦,干脆就让白依别和他一起读书了。白依为了让他清心读书,只得变成小狐狸进屋里帮他,倒也挺好,能和他时时相处。看着他功课好了一些,她也为他开心。

    不过这种方法到底只是治标不治本,庄羽郎只是静心凝神了,只是更专注了,但好的诗词不是静心凝神就能做出来的。在他又一次去诗会被人嘲笑了之后,他回到家中砰的一声将门关上,一个人躲在房里自暴自弃地喝酒。

    白依急坏了,敲许久门没得到回应之后就跑出去变成小狐狸溜了进去。庄刘氏见她出去了还以为她不管庄羽郎了,不由得破口大骂。白依也没工夫理她,进屋就跳进庄羽郎怀里试图安抚他。

    庄羽郎抱住小白狐,一边喝酒一边自嘲,“只有你不嫌弃我,你一直都把我当主人,我去哪里都跟着。雪儿,我没用,我太没用了。考什么状元?我连进士都考不上!我根本就不是读书的料,考上举人是我走运,这次大考怎么办?我考不上,我娘会失望,白依会失望,别人会嘲笑我,我自己也看不起自己,呵,那神医还说我能当上宰相,我怎么当?怎么当?他说白依旺我,能帮我当宰相,你说我怎么当?”

    白依焦急地安抚他,可是一点用都没有。她从未见过他这般沮丧,好像丧失了所有的希望一般,科考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可她不懂文章、不懂诗词,她帮不了他呀。白幽说她有能力帮他当上宰相,她怎么帮呢?她传音给隔壁的白幽,【白幽,你快告诉我,我要怎么做才能帮到庄大哥?】

    白幽回说:【天机不可泄露,我已经说了太多了,不能再多了。】

    白依也知道这种事不能泄露太多,白幽不说,她也不好问。她焦急地想了各种办法,又自己一一否决。她不能偷题、不能偷别人的诗词,也没法让庄羽郎变聪明、变得博学多才,没多久就大考了,她怎么才能帮他呢?

    难道是她救了什么大人物,让庄羽郎做了官?可是药铺开了这么久,她接触过的最大的官也就是二品官,不可能直接让庄羽郎做官啊。

    许许多多的想法在白依脑袋里转,庄羽郎喝光了一瓶酒,捏捏白依的脖子,将她放到了地上,白依突然想到,她脖子上带了东西,是楚湘为她炼制的雪莲丹!

    雪莲丹十分难得,修炼之人重伤服下都能很快痊愈,普通人服用功效就更大了,说是脱胎换骨也不为过,一颗雪莲丹就能让庄羽郎变聪明啊!

    白依开心地跳到桌子上,想将雪莲丹溶进茶水里给庄羽郎喝,快放进去时,她动作顿了顿,扭头跑了出去。

    白依在一个没人的地方变回人身,手中捏着那颗雪莲丹。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是在刚刚要放入丹药的时候,她突然不想做这种无名无姓的事了,她想让庄羽郎知道她做了什么,为他做了什么。

    这是雪莲丹,是对她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她心甘情愿给庄羽郎用,但她想让他知道,这是她给他的。

    白幽出门去药铺,在巷子里看到了她拿着雪莲丹,立刻去茶楼找楚湘。

    “湘姐,雪莲丹如此珍贵,若是白依给了庄羽郎,那她日后若是受伤便没有这么好的丹药了。而且雪莲丹还可以免去白依晋级时的心魔,她不该给庄羽郎。”

    白幽以为楚湘会去阻止白依,但楚湘头也没抬,看着话本云淡风轻地说:“那颗雪莲丹是她的,她愿意给谁就给谁。孩子长大了,当然要明白付出和代价。她愿意付出就可以付出,以后要承受什么代价也要她自己承受,没什么不对不是吗?”

    白幽张了张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反驳。对,那颗雪莲丹是很珍贵,但庄羽郎救过白依的命,就算白依不是为情,只为报恩给出雪莲丹也不为过。虽然他不喜欢庄羽郎,但庄羽郎对白依有大恩是无法更改的事实。

    他第一次心生遗憾,那日他去了那附近采药,怎么没再往前走一走,遇到楚湘和白依呢?如果他再往前走一走,还有庄羽郎什么事儿??哪还能让这份恩情将白依束缚得动弹不得?

    白幽叹了口气离开茶楼,楚湘这才抬头看向他的背影,歪歪头对李御风说:“他是不是太关心白依了?”

    李御风笑道:“那不很正常吗?他们俩天天在一块儿,不关心才奇怪呢。白依可能是白幽这几百年来相处最久的人了。”

    楚湘耸耸肩,“也挺好啊,白幽人不错,有他多关心白依,我也能放心。”

    “我怎么感觉你有一种看妹夫的意思?白幽这么容易就通过了?”

    “那可不是,我不管这个,他们俩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又不是我找男人。”

    李御风笑得不行,“你这话有人信吗?你要是不管,没准如今白依都嫁进庄家了。”

    楚湘丢开话本笑道:“不怎么样的男人当然不行,那好一点的男人我就不管了,看白依自己喜不喜欢。好了,我要出去一趟,晚上不回来吃了。”

    李御风面露疑惑起身看她,“你去哪儿?今天没人上门求助啊。”

    “佛曰:不可说。”楚湘伸出食指在他面前晃了晃,轻笑着下了楼。

    李御风很好奇她去干什么了,最近她经常一个人出去,不过楚湘没说,他也就不问不跟去了。他看看手中的书,想了想,和掌柜的交代一声也离开了茶楼。

    他们两人各自办事,回家的时候已经很晚,平日里庄刘氏他们都入睡了,这日却兴奋得做了一桌好酒好菜,等他们一起庆祝。

    庄刘氏也不说是为了什么,庄羽郎满脸喜色都快藏不住了。楚湘传音给白依,【给了他雪莲丹,你这恩就报完了。】

    【姐姐,我……】白依面露难色,对自己把楚湘给的雪莲丹送给庄羽郎有些歉疚。

    楚湘落座同他们一起吃饭,不在意地说:【一点小事,这副样子做什么?不过你要记住,你不欠他什么了。脱胎换骨犹如新生,你对他的回报已经不属于他救你的恩德了,你要知道,他当初也只是一时善心随手为之,并不是特地救你。】

    白依认真地听着,认同了楚湘的话,【我知道了姐姐,我和他……互不相欠,以后他再也不是我的恩公了。】

    【这才对,做了你想做的事就开开心心的。只要你高兴,就算你把一身修为送给他也无所谓,但不要做了事又不开心,那图什么?】

    李御风也跟着说了一句,【听你姐姐的,什么时候都让自己开开心心的,不然我们辛苦修炼是为了什么?】

    【嗯,我记住了。】白依郑重地应下,这不是她第一次听他们这么说,却是第一次打从心底里认同了他们的话。她辛苦修炼就是为了自由自在、开心痛快,如果做了什么是让她不高兴,她为什么还要做?

    白依看向庄羽郎,看见庄羽郎那么开心,她莫名的有些释然了。她跟在恩公身边不就是想报恩吗?原来报恩竟这般简单,只需要满足他的愿望就行了。这对她来说,似乎也很简单,并没有她当初想的那样难。恩情缘分也并没有那些前辈说的那样纠缠不清。

    白依执壶为楚湘斟酒,与楚湘对饮时,脸上露出了真心的笑容。

    她很感谢庄羽郎救了她的命,但她真的更感谢楚湘一直都在她身边,在她身边提点她、照顾她、教导她。此生能有这样一位好姐姐,她真是三生有幸。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我的其他快穿文:

    《boss打脸手册[快穿]》:满级大佬快穿成炮灰男配,照样混成**oss,谁不长眼就把谁秒成渣。

    2《快穿之护短狂魔》:狐狸精穿梭于各个世界,极致护短,打脸人渣,魅力无穷无尽。

    3《头号炮灰[快穿]》:化解炮灰的怨气,替炮灰逆袭人生,肆意潇洒,虐渣翻身。

    4《时空历练记[快穿]》:穿书遭遇各种极品脑残,疯狂打脸,虐得他们打滚求饶。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退休反派穿成了炮灰女配[快穿]相邻的书:全后宫出道此时微光暖又甜别让天才谈恋爱[娱乐圈]来自审神者的断腰警告太子爷今天吃了吗邪王嗜宠:无赖小公主荒野挑战[综英美/美娱]七零娇气美人[穿书]男神站住不许动臣妻末世超能宝妈我的周扒皮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