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狐狸精(17)

【书名: 退休反派穿成了炮灰女配[快穿] 最强狐狸精(17) 作者:兰桂

强烈推荐:超能右手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一路凡尘攻略极品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     白依跟楚湘问了一些开铺子需要准备的事情就跑出去找铺子了,白幽有些担心地往外看了看,“她一个人行吗?”

    楚湘摊手道:“什么事都要一个人试一试才能知道行不行啊。”

    白幽摩挲着手边的棋子,迟疑道:“但是……白依从来没和那么多人接触过,万一露了马脚被人发现是妖……”

    楚湘抬眼看看他,笑说:“那不如你去盯着点?记得变个外形,别被庄家母子挑刺儿。”

    “好,那我去看看。”白幽得了令立即起身,摇身一变幻化成一个小丫鬟的样子,用询问的眼神看向楚湘。

    楚湘满意地拍拍手,“白幽你真是天资聪颖,总能明白我的意思,去吧,小心行事。”

    “是。”白幽福了福身,声音也变成了女声,快步出门追赶白依。

    李御风挥手令桌面上的棋子归回原处,收拾干净,疑惑道:“你怎么让白依去开铺子?”

    “让她把心思放在别的事上不好吗?总比放在男人身上好。”

    身为“男人”的李御风摸摸鼻子,笑道:“她遇人不淑,不是所有男人都这样。也不能说她遇人不淑,其实那庄羽郎从头至尾也没做过什么对她不好的事,甚至还救过她的命,也不怪她如此执着。”

    “当然不怪她,世上比她傻的女子多得是。她只不过是尚未看清罢了,待她看清庄羽郎不是可托付之人,你看她还会不会这么执着。”楚湘起身伸了个懒腰,坐到大树下的秋千上轻轻摆荡,笑了起来,“庄羽郎是依依的恩人,依依是来报恩的,她对庄羽郎再好都不为过,否则担着这因果就没法修炼了,让她对庄羽郎更好些吧。”

    “你是想让她更早死心吧?”李御风走到她身后轻轻推她,叹道,“白依伤心那一日,我看你肯定不会放过庄羽郎。但庄羽郎确实是白依的恩公,是他救了白依的命,这是大恩。你若出手对付他,会沾染因果。”

    楚湘望望天笑出声来,“我怎么会对付他呢?我不会的,放心。”

    李御风可不觉得能放下心来,楚湘极为护短,她会放过庄羽郎?怎么可能?不过他看楚湘没有说的意思,也就不再问了,只是心里默默盘算起来,以他如今的身份,能给楚湘的助力不多啊,要想想办法才行。

    他看向皇宫的方向,沉默下来,脑海中浮现出上次被追杀重伤的情形。他怎么都没想到,他还会再来京城,而且是在这么短的时日内就来了。不过有伊人相伴,到哪里似乎都变得无所谓。

    他推着楚湘荡秋千,弯起唇角,看楚湘的眼神前所未有的温柔。

    白依要开铺子,庄家母子都很震惊。庄刘氏不满白依竟然隐瞒了财产,怀疑她还有很多钱没说出来,同时也疑惑她到底是什么出身,竟然有这么多钱。

    白依按照白幽教的编了一套故事,成功骗过了他们的质疑。开铺子总归是令人高兴的事,庄刘氏和庄羽郎的心情显而易见的好了起来。庄刘氏跟着白依忙里忙外,瞎帮忙,给白依添了不少乱。

    白依本就是外行的摸索阶段,越发感觉庄刘氏很烦,她和庄羽郎提过让庄刘氏在家照顾他,不要再去帮忙了。庄羽郎在白依和母亲之间不好表态,只说母亲辛苦了大半辈子,请求白依多包容一些。

    白依很失望,心里也很烦,幸好有白幽在她身边提点她。白幽在人间生活好多好多年了,几乎处处都能帮到白依,白依十分感激他,同他也更亲近了几分。

    他们这边还在筹备的时候,楚记茶楼就开业了。开业那日,楚湘将他们都请了过去,还请人舞龙舞狮、大放鞭炮,风风光光地高调开业,每人免费品尝一杯茶,吸引来的百姓差点堵了一条街。

    白依第一次看到这么热闹的场面,跟在楚湘身边一直笑容满面,兴奋道:“姐姐,等我的铺子开业也要这么热闹。”

    楚湘笑说:“好啊,你开了铺子就要好好做,别随随便便唬弄人。”

    “当然,我一定会好好做的。还有白幽帮我嘛,不会出错的。”白依很有信心,强大的妖很少有没信心的时候,做不好大不了重来,总有一日能做好的。要是没有这份信念,她怎么可能修炼出这么高的修为?

    庄刘氏和庄羽郎在茶楼二层,站在窗边看着外面的热闹,却觉得有些局促,有种没见过世面的尴尬。庄刘氏看看正和楚湘说笑的白依,小声道:“那个白依……她定然是大家出身,你看她,自从来了京城就没有不自在过,仿佛她本来就该在这样繁华的地方。这外头这么多人,有不少达官贵人吧?她也一点不怕,高兴得很,你说她……”

    “娘,无论她是什么出身,如今我们都是一家人,不要再说这些了。她没有家人,出身如何已经不重要了。依依是福星,也是我们的贵人,您对她好一些。”庄羽郎总能感觉到她们两个女人之间的隔阂,这让他也很累,只能两边都劝着退让。

    庄刘氏不甘不愿地点了头,随即想到白依的铺子也快开业了,又喜笑颜开,“咱们家也要有铺子了,哎呦,我真是做梦都没想过。你说得没错,白依可是福星,是咱们家的人。”

    大户人家讲求不碰女眷的嫁妆,庄刘氏这种底层的小老百姓可没这想法。一家人的钱财就是该是大家长管着的,他们家的大家长可不就是她嘛!哪有小媳妇自己把着嫁妆弄这弄那的?这些都是他们庄家的。

    庄刘氏想着美事,庄羽郎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毕竟他接触的人群都是这样过日子的,也没人教过他别的。

    京城最好的地段本来就受人关注,突然来了外地人还如此高调的开起茶楼,自然吸引了各方人士前来查探。楚湘的茶楼生意很火爆,她的茶也确实够好,茶楼里还有说书的、逗趣的,给人带来的享受是前所未有的好,自然也能留住回头客。

    渐渐的,京城的达官贵人都喜欢来了,把这里当做一处休闲散心之处,谈事情也可以去三楼包厢,私密性很好,让人非常满意。

    白依那边开了药房,也帮人看病,这是白幽的专长,且白依也会为人治病,做起来并不难。救治病人也算是积德行善,是好事,楚湘便不多管了,由着他们自己做下去。

    庄刘氏不太满意,因为她对药材这些一窍不懂,算账也算不明白,完全插不进手。可白依说她家是医药世家,她只会做这个,钱都赚回来了,庄刘氏还能说什么?不满也得憋着,没人在意。

    反正他们的生活是显而易见的好了,衣着光鲜了,出门也有底气了,庄羽郎都开始参加京城学子的诗会、茶会了。有时候茶会还会在楚湘的茶楼里进行,他出入楚湘的茶楼都不像从前那样局促了,反而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楚湘每次看到都觉得很可笑,钱是白依赚的,庄羽郎是哪来的底气?这也就是在古代吧,士农工商,即便庄羽郎不会赚钱,他考上了举人就会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他也确实高人一等,就是文采不怎么样,每次参加茶会都比不上别人,李御风都比他强多了。

    楚湘还打趣李御风,“你怎么没真的去科考?说不定比他考得好多了。”

    李御风自得的一笑,“我考得当然比他好,我当年可是差一点就三元及第了。”

    楚湘诧异,“嗯?你真的考过?”

    李御风对她挑挑眉,“当然,不像吗?我真的是举人,只不过有事没考下去罢了,这次要参考我也是有资格的。”

    “那你去考啊,最好考个状元回来,那咱们就能再开个状元楼,名副其实。”

    “好啊,你喜欢,我就考回来给你玩。”

    楚湘是没科考过,但她在现代考过的不比这简单,当然知道对修炼之人而言,耳聪目明,记忆力好都是对学习有利的,若再有些天赋,想考得好并不难,也许李御风就有这天赋。他说了,她就当他能做到,交代道:“记得温书,一定要考得比庄羽郎好。”

    “行。”李御风一口答应,隔天就找了一堆书,在茶楼一本接一本的看,偶尔还要写写文章。

    捉鬼降妖这种事毕竟是少数,人们即便遇到了,第一反应也是去求神拜佛,而不是来茶楼求助。这种事不能大肆宣扬,要一点一点暗中传出口碑,所以楚湘和李御风一直没等到求助者也一点都不着急。

    这日茶楼来了一位年近四十的夫人,她带着两名丫鬟上三楼包厢的时候,正好和要下去的楚湘遇上了。楚湘看她一眼,停了下来,“夫人,你印堂发黑,眼底发青,身上鬼气甚重,看着是被恶鬼缠住了,三日内便要有血光之灾啊。”

    旁边的丫鬟厉喝道:“你胡说什么?!”

    那夫人抬手阻止丫鬟说下去,认真打量楚湘,感叹道:“姑娘花容月貌,我竟从未见过比姑娘更美之人。”

    楚湘笑道:“多谢夫人夸赞。小店有一种茶,名叫‘楚记’,若夫人有什么困难,可点一杯‘楚记’,自会有人引夫人来见我。那恶鬼来势汹汹,夫人小心些,失陪。”

    楚湘要去见供货商,没和她多说,绕过她就下了楼。

    丫鬟有些不满,觉得楚湘怠慢了夫人,那夫人却对楚湘高看了一眼,低声道:“有实力的人才有底气,这姑娘不是寻常人。走吧。”

    夫人来茶楼包厢是因为这里私密性好,她约见了一位道长,就是为了解决家中异常的情况。不过楚湘一眼看出她的不妥,让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同道长说过之后,她总觉得楚湘的能耐似乎比那道长还要高些。

    三日之后,那个呵斥楚湘的小丫鬟匆匆忙忙的跑来,一进茶楼就抓住店小二的手哭求:“快带我去见你们老板娘,求求你,多少银子都可以,快!”

    店小二都是李御风找来的有点道行的,一看就知道不对劲,连忙将人带到了楚湘面前。

    楚湘看见泪流满面的小丫鬟,了然道:“你家夫人出事了?可严重?”

    小丫鬟点头如捣蒜,哭道:“老板娘,那日是奴婢不懂事冲撞了您,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求求您去看看我家夫人吧!您说夫人她三日内必有血光之灾,本来有个道长开坛做法,说已经把鬼驱走了,我们就信了,谁知、谁知刚才好端端的突然就刮起风来,这么高的烛台架子就砸到夫人身上,桌上的花瓶还突然倒了,砸到夫人头上,夫人流了好多血……”

    小丫鬟一边比划一边哭,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可见是真的特别严重。而这一看就不正常的现象,让她惊惶恐惧,说的时候全身都在哆嗦。

    李御风走过来问楚湘,“去看看吗?”

    “当然去。”楚湘起身拍了下小丫鬟的肩膀,一股灵力进入小丫鬟身体里,她脸色都好多了,“走吧,带路,你们夫人等不得。对了,叫人去庄记药铺请大夫,他们医术很好。”

    “是,是,我立即叫人去。”小丫鬟不是自己出来的,当即命人去庄记药铺请人。她们夫人流了那么多血,当然是请了大夫的,不过既然楚湘点名庄记,那一定是要请的。

    庄记药铺就是白依开的药铺,当时白依是想叫“白记”的,由楚湘的茶楼名想到的。但庄刘氏十分不喜,说他们是一家人应该叫“庄记”,庄刘氏坚持,白依也没什么所谓,反正不过是一个铺子而已,最后就叫了“庄记”。

    楚湘和李御风前往那夫人所在的陈府,在门口遇上赶来的白依和白幽,四人随小丫鬟一同进去,才一进门就感觉到了浓重的阴气。

    白依四处打量,传音给他们,【这恶鬼没多少年头,坏事倒没少做,害了不少人啊。】

    楚湘有了点兴趣,【今天算我们第一天开张,好好把它收拾干净,也算为民除害。】

    李御风摸摸下巴有点无语,【我怎么感觉你们两个妖比我还像正道人士?这可真是心怀天下啊。】

    【错!】楚湘淡笑道,【我们可不是心怀天下,我们只是觉得有趣。】

    白幽温和地笑说:【不管是为了什么,都是功德一件。我们先去为那位夫人治伤吧。】

    他们四人到的时候,陈夫人的院子里已经是满满的人,陈府老夫人、老爷子以及陈大人和府中的公子、小姐都在这里,既担忧又害怕。还有一位道长和一位大夫。

    楚湘挥手给白依戴了一块玉佩,遮掩住她的妖气,淡定地进房去看陈夫人的情况。

    陈夫人面色发青,气息微弱,身上阴气很重,不管她的话,活不过两日了。

    陈家请来的道长看到他们不悦道:“闲杂之人不要添乱,陈大人……”

    那小丫鬟急忙说:“老爷,这是夫人请来的高人,看得很准,之前我们去茶楼遇见时,老板娘一眼就看出夫人被恶鬼缠身,还断言夫人三日内有血光之灾,如今已经应验,您让她为夫人看看吧!”

    “哦?”陈大人是礼部侍郎,平日里也接触一些这类的事情,闻言郑重地朝楚湘看去。

    他先是被楚湘的容貌惊了一下,宫中后妃三千,也没一个能比得上楚湘的,这般女子怎么竟闻所未闻?接着他又发现楚湘异常年轻,许才不过双十,但这一身气度却是无人能及,不可轻视。

    陈大人拱手做礼,客气道:“不知高人如何称呼。”

    楚湘淡笑道:“叫我楚老板就好,楚记茶楼是我开的,除了卖茶,也帮人解决一些疑难杂症,就像您夫人这般的。我能看看陈夫人吗?”

    “当然,楚老板请。”陈大人在官场多年,更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直觉楚湘来历不凡,所以不顾道长的不满将楚湘请到了床边。那道长开坛做法都没用,他如今自然将希望寄托在了楚湘身上。

    白依跟在楚湘身后来到床边,先从药箱里拿药为陈夫人上了药。小丫鬟小声给陈大人解释了一番,陈大人见白依动作熟练,想了想,没有阻拦。旁边的大夫见陈大人都没开口,自然也不会阻拦。

    白依为陈夫人医治的时候,楚湘握住陈夫人的手,用灵力探查了她的情况。阴气正在侵蚀她的五脏六腑,情况确实很严重。

    楚湘叫小丫鬟拿来朱砂和符纸,挥笔写了三张灵符,默念口诀贴在了陈夫人的额头、丹田与脚底。

    陈大人忍不住问,“楚老板,这是……”

    李御风在旁解释道:“这是保她不被恶鬼侵扰,并护住她的心脉,暂且不让她的伤势恶化,不让恶鬼有机可乘。”

    “哦,好,好。那这恶鬼可能驱除?这恶鬼如今何在?”陈大人担忧得眉头紧皱。

    李御风手中托着罗盘,指了下东北方道:“恶鬼就在那个方位,大人不必惊慌,叫府中众人都聚集在此处可平安无忧,我随楚老板去东北方驱鬼即可。”

    楚湘点点头,“正是如此,你们不必跟过来,以免多生事端。”

    那道长却不同意,一定要过去看看,这涉及到他的脸面和名声,不管楚湘能不能驱鬼,他都要看看是怎么回事。楚湘无所谓,他要跟就让他跟着了。

    于是楚湘和李御风便朝陈府的东北方走,道长带着个道童跟在后面。越走阴气越重,在楚湘眼里,东北方甚至有淡淡的黑雾凝聚在那里。

    李御风低声说:“小心一些,每次出手都不要大意。”

    “知道。”楚湘脚步轻快地走过去,张开手掌吸来几颗石子,随手一丢就将石子布成阵法,拦住恶鬼的去路。

    道长皱眉道:“这是什么阵?”

    楚湘笑说:“什么阵就不能告诉你了,大家各凭本事。”

    突然,一阵狂风吹来,风寒刺骨,尘土飞扬,瞬间遮天蔽日将他们四人卷入其中。

    “来得正好!”楚湘不退反进,直接朝鬼气波动的方向飞掠而去。

    李御风紧随其后,那道长甩甩拂尘,严肃以待,却发现他们两个根本没什么准备就冲过去了,十分费解。等他走进,就看见楚湘在和一团黑雾搏斗,不由得惊讶道:“恶鬼显形了?怎么可能?那日我开坛做法都没逼出它来!”

    李御风盯着战况,随口道:“楚老板法力高深,自然有办法逼恶鬼现形。”

    道长眉头紧皱,“你们到底从何而来?为何从未听说过你们?”

    李御风淡淡地道:“我们从何而来重要吗?只要有真本事就够了。”

    道长还想再问,楚湘那边已经甩出一条鞭子将恶鬼牢牢捆住拽了过来。楚湘将恶鬼丢给李御风,拍拍手道:“抓住了,审审它为何在此作恶。”

    道长惊讶不已,看向四周,果然狂风停了,黑雾也散了。让他束手无策的恶鬼,楚湘这么快就解决了,他有些难以置信。

    楚湘和李御风也没有和他聊下去的意思,直接就拎着那恶鬼走人了。走回陈夫人院子的路上,李御风已经严刑审问清楚,原因令人唏嘘。进了院子,他便将原因告知了陈大人。

    “这恶鬼是陈夫人的亲妹,她说当年你娶的应该是她,那样她如今也该是诰命夫人,儿女双全。就因为陈夫人抢了她的亲事,她才所嫁非人,嫁了那么个寒门学子。结果那人背信弃义,待她不好,她娘家一出事,你对陈夫人不离不弃,那人却抬进三房小妾,迫害了她的孩子,逼死了她。她此次就是来报仇的,一定要让陈夫人也尝尝她受的苦才肯罢休。”

    陈大人表情愕然,愣了一会儿才喝道:“一派胡言!我与夫人的亲事乃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从始至终要娶的都是我夫人,我与她妹妹从未有过任何交集。”

    陈老太太皱眉道:“确是如此,我们陈家聘的就是我那知书达理的儿媳妇,从未考虑过她妹妹。真是冤枉,这是何等灾祸?我儿媳妇还帮过她妹妹很多次,这也太不讲理了些。”

    他们说的话,那恶鬼是能听到的,她瞬间变得激动异常。说了很多事情来证明她的婚事被陈夫人抢了,因她形容可怖,楚湘没有让她现形,她的声音自然也只有他们几个有修为的能听到,楚湘就帮她转述了她的话。

    陈大人听后既觉得愤怒又觉得可笑,所谓的抢亲不过是那恶鬼自以为是的猜测罢了。不过就是因为那恶鬼自幼比不上陈夫人,嫉妒成性,才会心思敏感,处处攀比猜疑,时日久了,许多事连她自己都信了,越来越恨陈夫人,将她所有的不幸都怪到了陈夫人身上。

    然而,她的不幸多半是因她性情恶劣,令人厌恶,与陈夫人毫无关系。就连她和她的孩子病逝都是因为病重不治,并不是她丈夫故意怠慢迫害。陈夫人这次真是遭受了无妄之灾,白白受了许多磨难。

    真相大白,不管那恶鬼如何纠缠,她做下的恶事全是真的,楚湘一掌拍下去,恶鬼瞬间烟消云散,再无半点声息。她见过恶鬼已经了解了恶鬼的手段,进入内室片刻之后就消除了陈夫人身上的阴气。白依又在白幽的帮助下为陈夫人诊治了一番,陈夫人终于醒来。

    如今陈夫人只是皮外伤,细心调养便可痊愈,无甚大碍。陈家人对他们感激万分,当即送上贵重厚礼以示感谢。

    陈夫人听了来龙去脉以后,落下泪来,叹道:“我竟没想到会是她。她确实所嫁非人,被那书生骗了,可若她肯听我的劝,今日也不会落得这种下场。”

    白依将她的话听进耳中,不知为何就心慌了下。临走时她又回头看了陈夫人几次,变得沉默不少。

    李御风注意到了,给楚湘传音入密说:【白依懂事了很多。】

    楚湘笑笑,【每天接触那么多不同的人和事,她想不懂事都难。我妹妹本来就很乖很懂事,她不过是看重恩情一叶障目罢了。让她把这些事全部弄懂总是需要些时日的。】

    【确实如此,不过她有你这个姐姐真是幸运。】

    【那也是她自己换来的,几百年的真心相伴才能换到我这样的姐姐,你羡慕不来。】

    李御风轻笑出声,【我如今何必羡慕她?走吧,做成了第一单,吃顿好吃的庆祝一下!】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我的其他快穿文:

    《boss打脸手册[快穿]》:满级大佬快穿成炮灰男配,照样混成**oss,谁不长眼就把谁秒成渣。

    2《快穿之护短狂魔》:狐狸精穿梭于各个世界,极致护短,打脸人渣,魅力无穷无尽。

    3《头号炮灰[快穿]》:化解炮灰的怨气,替炮灰逆袭人生,肆意潇洒,虐渣翻身。

    4《时空历练记[快穿]》:穿书遭遇各种极品脑残,疯狂打脸,虐得他们打滚求饶。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退休反派穿成了炮灰女配[快穿]相邻的书:全后宫出道此时微光暖又甜别让天才谈恋爱[娱乐圈]来自审神者的断腰警告太子爷今天吃了吗邪王嗜宠:无赖小公主荒野挑战[综英美/美娱]七零娇气美人[穿书]男神站住不许动臣妻末世超能宝妈我的周扒皮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