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狐狸精(15)

【书名: 退休反派穿成了炮灰女配[快穿] 最强狐狸精(15) 作者:兰桂

强烈推荐:攻略极品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超能右手末世之人生赢家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一路凡尘明星爸爸宝贝妞     妖界强者为尊,进京的路上,白幽把楚湘和白依当做前辈,自然要照顾好她们。楚湘明显比白依强势,所以白幽是先找的楚湘,问有没有需要他做的事情。

    楚湘刚想拒绝,心里忽然想到件事。她仔细打量了白幽一番,李御风在旁边歪过脑袋说:“看什么呢?我比他好看。”

    白幽默默退后了两步,身为一条蛇妖,面对强大的捉妖师还是有点肝颤。

    楚湘推开李御风道:“别捣乱,抓只野鸡回来烤了吃。”她说完看着白幽露出笑容,“你呢,我交代你件事,我妹妹很需要人照顾,你若能细心照料好她,我分给你极品丹药,如何?”

    极品丹药可遇而不可求,就算有好药材,也不见得能找到好的炼丹师,白幽本身擅医,他都炼不出极品丹药,一听自然高兴,忙弯腰作揖,“多谢前辈,小生定当竭尽全力。”

    楚湘有李御风照顾,妥妥帖帖的一点不用白幽插手,白幽看在眼里,有些疑惑白依哪里需要他照顾?妖不都是自由自在的吗?然后很快,他就知道楚湘为什么交给他这么个任务了。

    白依需要他照顾的地方太多了,比如他发现庄刘氏背着众人训斥白依,便装作不经意地绕过去,略带惊讶地看着庄刘氏。庄刘氏不想让“医仙”觉得自己粗鄙蛮横,就立马赔笑脸。

    如此几次之后,庄刘氏无论在人前还是人后都不敢为难白依了,生怕被“医仙”看见,瞧不起她,进而瞧不起她儿子。这可是她得罪不起的大人物。

    再比如吃饭的时候,白依一个“弱女子”不能常抓到野物,庄家母子也不可能常接受李御风他们的赠予。这时白依就会烤几个番薯,再拌个野菜,当做一顿饭。

    白幽见了就叫上李御风和庄羽郎一起去打猎,常常能猎到足够的野兔或野鸡,连野猪都猎到过。三个大男人,他一提议去河边收拾了野物,庄羽郎自然不好推拒,所以最后拿回来的都是处理好的肉。白依只需要烤一烤就行。

    白幽再夸两句庄刘氏烤的味道好,庄刘氏就喜不自胜主动请缨,把烤肉、烤番薯的活都揽了过去。白依插手,她还嫌白依抢功呢,根本不让白依沾手。

    有了白幽,白依的日子显而易见的好过起来,她自己都忽然间感觉轻松了好多。这让她很恍惚,之前她过得那么累吗?

    对比总是太直观,强烈的对比更容易让人看出问题。如今一个普通人、一个捉妖师、一个妖,三个男人在一起,白依看着他们就感觉……庄羽郎身上的光芒好像都黯淡了。她不得不承认,他没她想象的那么好。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让白幽算过命之后,他对她也没那么甜蜜了,似乎有点躲着她似的。

    白依喜欢直来直去,最受不了猜测。找一天庄刘氏不在的时候就去问了,“庄大哥,你这几日可是不舒服?”

    庄羽郎垂下眼,半侧过身子说:“没有,多谢白姑娘关心。”

    白依有些不高兴了,“庄大哥你和我要这么客气吗?你这几日到底怎么了?为何躲着我?为何对我忽冷忽热?”

    庄羽郎忙看向四周,悄声道:“白姑娘,隔墙有耳,万不要乱说坏了你的名节。你别多想了,我只是想专心科考,不要节外生枝。”

    白依有些信也有些不信,“你是因为有别人在,觉得不方便?”

    “自然是的,我先回去了,你我名分未定之前,不该让旁人误会,免得传出不好的话去。”庄羽郎心里很乱,随便应付了几句就回去了。

    白幽从树后走出来,不解地问白依,“前辈你为何事苦恼?”

    白依蹙眉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就是好像患得患失,开心不起来。可能是因为我和庄大哥不能名正言顺的在一起吧。”

    白幽疑惑道:“为什么不能名正言顺?只要他愿意,他母亲也同意,你们就可以先定亲。即便要考完再成亲,也可以先定亲。”

    “定亲?”白依第一次知道这个流程,高兴道,“对啊,我们可以先定亲。但是他娘不喜欢我,会不会反对?定亲一定要父母同意才行的吗?”

    “是,所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缺一不可。”白幽若有所思地道,“这个我倒可以帮你。”

    “怎么帮?”白依想不出什么办法,感觉白幽懂得好多,看向他的眼中充满了期待。

    白幽笑说:“你忘了我是做什么的?既然庄刘氏对我的话深信不疑,我自然能让她答应允你进门。”

    算命算得准在百姓眼中就是活神仙,活神仙说白依是庄羽郎的天赐良缘,庄刘氏自然是要信的。但她还是不能理解,“医仙,您说白依和我儿是天作之合?这、这怎么可能?她一介孤女,无亲无故,她、她能帮羽郎什么?”

    白幽淡定道:“卦象就是如此显示,白姑娘旺夫,而且很旺你们母子。若庄公子与白姑娘喜结良缘,他日庄家定然富贵吉祥。”

    “真的?”庄刘氏不可置信地看向远处的白依,心里满是茫然。这孤女是旺夫的?那她之前恨不得把人撵走是做错了?

    庄羽郎实实在在的松了口气,复杂的心平稳下来,露出了真心的笑容。他终于不用左右为难,原来他的贤妻就是白依,如此他就能得偿所愿,连说服母亲的力气都省了。

    庄羽郎对庄刘氏笑道:“娘,白姑娘人好心善,若您同意,到了京城之后,儿子想同她定亲,等我高中之后就办喜事,您看行吗?”

    庄刘氏茫然地看看他,又看向白幽,“医仙,她真的旺夫?就是她能让我儿官拜宰相?真的?”

    “正是如此。”白幽肯定地点头,他没说谎,以白依的本事,若全心辅佐庄羽郎,庄羽郎官拜宰相并不很难,何况还有他们会在旁协助。这话他说的一点都不亏心。

    庄羽郎迫不及待地追问庄刘氏,“娘,您可答应?”

    庄刘氏轻轻点头,“自然答应,自然答应。”她脑海中一片空白,她把白依当做带坏儿子的狐狸精,满心排斥,但现在这狐狸精是她儿子的命中贵人、天定良缘,她当然要接受,不能有别的想法。

    庄羽郎没了顾忌,跑去和白依说知心话,开心地笑道:“白姑娘,我娘终于答应我们的事了,一到京城我们就定亲,好吗?”

    白依高兴地点头应了,“你之前避嫌就是因为你娘没答应吗?”

    “当然。”

    白依笑了起来,心里却存了一丝丝的疑惑。如果只是因为这个,那为什么私下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他也要避嫌呢?避嫌给谁看?

    楚湘和李御风两个人像是郊游加看戏的,李御风悄悄问楚湘,“这样好吗?”

    “挺好啊,不折腾折腾怎么成熟?只是定亲而已,还没有成亲,成了亲还可以和离,别生子就好。”

    李御风看着她说:“你好像对生子比较在意?”

    “当然,血脉羁绊,怀胎十月带到这个世上的羁绊,那是永生永世都割舍不掉的,不能有这个羁绊,否则一旦分离如何开心得起来?”楚湘从未生过孩子,就是因为如此,她可以生生世世穿越下去,她的孩子不能,她不想要那种分离,干脆也不体验什么母爱。如今这样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多好?这才是她想要的生活。

    没过几日进了京城,他们先是散开各自去找房子。庄家母子当然是处处碰壁,京城的房子租金昂贵,想住一个舒适一些的太困难,若去那种大杂院,又如何能静心读书?

    正在他们发愁的时候,楚湘逛街“偶遇”了白依,一听他们还没找到住处,立马说自家刚租了一个院子,若他们愿意,可以合租,这样租金就不算贵了。

    由楚湘出面找到白依,正应了她能旺庄家那句话。庄刘氏不由得有些信了,再想到楚湘和李御风衣料都很高档,便极力劝说庄羽郎过去一同合作。

    庄羽郎是有些傲气的自尊心的,不愿意轻易受人帮助,但母亲和白依都想合租,他也只好同意了。还好李御风和他相处总让他很舒服,并没有什么不适之处。

    白幽为了住的符合身份,没有和他们合租,但他就在他们不远处买了一座宅院,平日里他也不出来,庄刘氏都不知道他在附近。

    大家安顿好,庄刘氏就先一步提起了定亲之事,这让白依很意外。她私底下和楚湘说:“早知道算个命就能定亲,我早就弄个算命的和她说了。”

    楚湘好笑道:“她不是算命就信,她信的是为善三年名气在外的‘医仙’。你真该好好感谢白幽,无亲无故的,他帮了你不少忙,你不是最感恩图报的吗?”

    “对对对,我这就去感谢他,请他吃好吃的!”白依开心地跑出去打野味儿,她在庄家这么久,为了让庄羽郎吃得好,厨艺一日千里,做出来的菜十分美味。她猎到两只兔子拿去白幽家,亲自给白幽做了一顿丰盛的大餐。

    白幽笑说:“前辈不必如此,那日在竹林你也帮我解围,些许小事不值一提。”

    “不管小事大事,你帮了我,我就要感谢你。快吃吧,尝尝味道如何,比路上随便烤的那些好吃多了。”白依心情好,看什么都开心,做的菜都比平日好吃。

    白幽尝了一口点头说:“确实很好吃,那就谢谢前辈了。”

    白依挥挥手,“你别整天前辈前辈的了,我和湘儿不就比你多修炼了几百年吗?你直接叫我们名字好了,我们也叫你名字,这样舒服些。”

    “好,白依你要留下用膳吗?”

    “不了,庄大哥和他娘买东西快回来了,我先回去给他们做饭。”

    白幽欲言又止,迟疑了一下站了起来。白依见状道:“你要说什么就说啊?吞吞吐吐的干什么?”

    白幽犹豫再三,说道:“我之前说过,命数是会变的,你们一人一妖,变数很大,并不一定真的美满一生。我在人间多年,在翠竹林行善前也去过很多别的地方,见了不少的人和事。民间有句话叫‘最是读书负心人’,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你们这段姻缘是我一手促成,日后若出了什么事……”

    “呸呸呸,能出什么事!别说这不吉利的话。”白依忙打断他的话,“怎么你和湘儿都怕他负心?”

    “楚湘也如此说过吗?那便是了,我不多说什么,只希望你谨慎小心一些,人心难测,尤其是从贫穷变得富贵之后,别被欺骗了。”

    白依不爱听这些话,但白幽是好心提醒她,她也就点头应了,然后快速离开了白幽的家。回去做饭的时候,这些话又冒出来,在她脑海中不断盘旋,让她想忽视都不行。

    她有点叛逆的心思冒出来,为什么大家都不看好他们?她和恩公就过不好日子吗?可紧接着她理智的一面又冒出来,他们明显比她懂得多,给她建议都是为她好,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会不会他们真的是不被看好的一对?如果有一日庄羽郎知道了她是妖,他们之间会爆发巨大的矛盾吗?如果庄羽郎知道她是妖,还会愿意和她有后代吗?他们的孩子又会如何?会不会被人与妖两界所排斥?

    白依以前从来没想过这些,她现在开始想了,晚上睡不着觉的想。因为无论是什么情况下,一旦她是妖的事实暴露了,都不太可能有好结果。她还想到了那天那个大和尚,不分青红皂白,不听人解释,固执地给白幽定罪,然后就动手。如果到时庄羽郎也这样对她动手……她只要想想就觉得痛苦。

    庄刘氏置办定亲的东西置办得很快,白依现在对她来说就是个福娃娃,她巴不得早点把人娶回家。反正他们也没什么银钱,置办起来一切从简,白依没意见,她就当捡了个大便宜,就这么简简单单的给两人定了亲。

    白依那日还被楚湘精心打扮了一番,在梳妆台前,临出门时,她紧紧握住楚湘的手,从镜子里看她,紧张道:“湘儿,我真的要和庄大哥定亲了?”

    楚湘笑着低头看她,帮她整理了一下发簪,“真的啊,别怕,只是定亲而已,还没成亲呢。再说我们都在,你怕什么?”

    白依点点头,“是啊,我怕什么?我什么都不该怕的。”

    楚湘弯下腰和她对视,“怕也没关系,知道怕就知道保护自己,知道多想就不会不管不顾。放心去吧,遇到什么事都没关系。”

    白依忽然觉得她最幸运的不是被庄羽郎救了命,而是有楚湘这个守护神。

    楚湘抬手拭去她眼角的泪光,打趣道:“你这又不是要上花轿,这么多想法干什么?快走吧,待会儿你的恩公还以为你反悔了呢。”

    “我才没反悔。”白依破涕为笑,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哭,就是心里很彷徨,不知道该不该迈出这一步。这明明是她一直期盼着的,一直很欢喜的事。但有楚湘在身边,她握着楚湘的手,所有的彷徨不安就都散去了。没什么怕的啊,楚湘一直都在她身边,最多不就是向那些听说的前辈一样,伤心吗?没什么大不了的。

    白依和庄羽郎在媒婆的指引下交换了庚帖,顺利地定了亲。从此以后,白依就是庄羽郎未过门的妻子了,有名有份,不必再担心闲言碎语。虽说她从不在意那些,但在这一刻,她才有了一点被庄家肯定和接受的感觉。

    白幽站在楚湘侧后方传音说:【我劝过她了,不过她很在意庄羽郎,还是愿意与庄羽郎定亲。】

    【嗯,没关系。】楚湘淡笑着看那边相视而笑的一对准新人。

    李御风和白幽都明白楚湘说的“没关系”是什么意思,白依的想法已经改变了,但没试过怎么知道会不会有幸福的可能呢?她尽管去试,他们三个人还在这里,自然不会出现什么不能接受的结果。

    李御风轻声道:“万幸白依不是男儿身,否则我就地位不保了。”

    楚湘笑道:“你连我妹妹的醋都吃,怎么不干脆开个铺子去卖醋?”

    “我什么都不想干,只想每天陪你。我去开铺子谁陪你玩?听说西边庙里的斋菜特别好吃,我们去试试?”

    “好啊。”

    白幽默默后退一步,非常识趣地没有参与进去。将来他们都不知道会怎么样,希望一切都好吧。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我的其他快穿文:

    《boss打脸手册[快穿]》:满级大佬快穿成炮灰男配,照样混成**oss,谁不长眼就把谁秒成渣。

    2《快穿之护短狂魔》:狐狸精穿梭于各个世界,极致护短,打脸人渣,魅力无穷无尽。

    3《头号炮灰[快穿]》:化解炮灰的怨气,替炮灰逆袭人生,肆意潇洒,虐渣翻身。

    4《时空历练记[快穿]》:穿书遭遇各种极品脑残,疯狂打脸,虐得他们打滚求饶。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退休反派穿成了炮灰女配[快穿]相邻的书:全后宫出道此时微光暖又甜别让天才谈恋爱[娱乐圈]来自审神者的断腰警告太子爷今天吃了吗邪王嗜宠:无赖小公主荒野挑战[综英美/美娱]七零娇气美人[穿书]男神站住不许动臣妻末世超能宝妈我的周扒皮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