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狐狸精(8)

【书名: 退休反派穿成了炮灰女配[快穿] 最强狐狸精(8) 作者:兰桂

强烈推荐:一路凡尘末世之人生赢家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明星爸爸宝贝妞盛世谋妆超能右手[日娱韩娱]顶端御兽灵仙     李御风家中的阵法把里外隔绝开了,不单是那三个道士没发现楚湘她们,楚湘她们也丝毫不知她们的仇家刚刚来过,还离她们这么近,在她们正疗伤的关键时刻。

    楚湘的伤本来就好得差不多了,吃下银鱼爆发灵力之后,十分顺利地就将内丹上的裂痕彻底修复好了。白依的伤比她轻一些,疗伤时间却比楚湘略微久一些,毕竟楚湘才是那个修炼不知道多少年的经验丰富的人,比她要顺利很多。

    她们两个修炼了一个多时辰,伤好之后便可化为人形。一眨眼的工夫,一红一白两只狐狸就变成了端坐在那里的两位漂亮姑娘!

    她们的衣服自然是由她们的毛发变的,楚湘一身红衣,正好是她喜欢的颜色,长相也是偏强势明艳大方的,让她心情极好。白依也十分漂亮,只是偏俏丽一些,很配她的白色衣裙。

    狐妖都很喜欢华丽漂亮的东西,所以她们两个幻化出的衣服都很奢华亮眼。楚湘这才想到白依为什么说那江姑娘穿得寒酸,和她们俩的衣服一比,这世上哪有不寒酸的衣服?这是最好的绣娘都做不出来的。

    白依睁开眼看到楚湘,开心地笑着拉住她,“湘儿!我们的伤好啦!太好了,终于不用每天用四条腿走路了,变成人形这么多年,这还是第一次做这么久狐狸呢。”

    “说得你好像化形就不是狐狸了一样,走,出去看看李御风在干什么。”楚湘站起来顺了顺发丝,很满意自己的造型,说道,“我们这样招摇过市很容易被人关注,还是低调一点,越少人注意我们越好。变得普通一点。”

    “啊?人不都是越漂亮越好吗?还要变普通?”白依没等楚湘回答就说,“行,听你的。我现在觉得你说什么都对。”

    白依笑嘻嘻地挽住楚湘的胳膊,亲昵地说:“湘儿你真好,我感觉你好像姐姐啊。”

    “那你叫声‘姐’来听听?”楚湘摆弄着衣袖说,“暂时先不用变,这里也没有别人。等我们跟李御风打听好情况,去外面再变。走,看看李御风知不知道那几个臭道士的事。”

    “对!敢算计我们,让他们后悔终生!”白依提到那几个人就恨得牙痒痒,脸色都冷了下来。

    楚湘拍拍她的手,挑眉笑道:“气什么?现在我们伤好了,该逃的是他们。我们这就去找他们算账。”

    她们说着话走出了门,李御风正好听见“算账”俩字,疑惑地抬头,“算账?找谁算……”

    他看着楚湘的容貌移不开视线了,控制不住地露出了惊艳的表情,话都没说完。

    白依扑哧一笑,伸手在他面前挥了挥,“喂!回魂了!你干什么呢?看我们湘儿看呆啦?”

    楚湘也淡笑起来,“你是不是忘了自己是捉妖师?看妖还能看这么入迷,没见过好看的妖?”

    “见过,但没见过这么好看的。”李御风也是很贫,顺着话茬就夸上她了,随后又认真说了一句,“冒犯了,不过我真是第一次见,原来狐妖得天独厚,外形都比别的妖好是真的吗?”

    “当然,看我们俩就知道了。多谢你为我们护法,没什么事吧?”楚湘经历过太多世界,顶流偶像都当过,早已对别人惊艳的眼神习以为常,一点害羞或不自在的感觉都没有,从容地坐到李御风对面,自己倒茶喝了起来。

    李御风想起那三个道士,立即说:“刚才你们疗伤的时候,有三个道士找过来,说要找两只受了重伤的狐狸,一红一白。”

    他说完看着她们,果然看见白依脸色变了,好像带着恨意一样。而楚湘则没多大反应,只问他那些道士往哪个方向走了。

    李御风给她们指了个方向,“干什么?你们还要追上去?你们行不行啊?别再受伤回来,小银鱼可是没了。”

    白依气道:“不然呢?难道让他们就这么溜走?”

    李御风耸耸肩,“可你们不就是被他们伤的吗?现在鲁莽地追上去又能做什么?说不定会再伤一次。”

    “乌鸦嘴!”白依嘀咕了一句,碰碰楚湘的手臂,“湘儿你说呢?追不追?”

    “不急,先问清楚情况。”楚湘抬眼看向李御风,“你认识他们吗?或者你听说过他们吗?跟我们说说?”

    李御风恍然大悟,“你愿意把我当朋友了就是在这等着我呢吧?想让我给你讲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楚湘笑道:“那你讲吗?你不是喜欢有人和你说话吗?现在我们就在和你说啊,你不想说了?”

    “想想想,行了吧,姑奶奶!”李御风想了一下,开始给他们讲自己知道的事情。

    那些道士不在这一片活动,李御风对他们的了解也都是听说,没打过交道。但就听来的消息看,这个道士团伙就有六个人。其中有一个画符很厉害,有一个布阵很厉害,还有一个使剑很厉害,剩下三个比他们稍微弱一点,主要是配合他们。

    这六个道士风评不太好,因为他们对人不太友善,和他们相处总感觉好像欠他们钱一样,像是又臭又硬的茅坑里的石头。李御风还特意举例详细说了刚刚和三个道士见面的场景,把那三个的无礼描述得相当生动。

    不过这六个道士抱团有个最大的好处,那就是他们和别人关系都不大好,万一他们六个真的被一起灭了,呵,那灭了也就灭了,不会有人为他们报仇,相反,可能人们还会抢夺他们搜集的好东西。

    李御风说得多了,楚湘得到的信息也多了,慢慢从其中分析推断出那六个道士的目的。看来这次他们要挖她俩的内丹炼药,为的就是六人之中的一人。那人中了寒毒,命不久矣,若能用大妖的内丹炼药服用,几日后就可痊愈。

    大妖的内丹很难弄,六个道士应该是找了很久,最后因为原主和白依常年生活在山里,性情单纯,就盯上了她们,特意布局要杀她们。

    白依气道:“他们是什么东西?也配说自己是正道人士,比我们妖都差远了!”

    李御风叹了口气,“唉,所以我说,妖有好坏,人也有好坏。何必太过于执着是人是妖或是些其他的什么东西呢?只要分清楚好坏就行了。”

    楚湘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动片刻,说道:“现在他们分开行动,战斗力减半。而且今天他们来过,他们很相信李御风说的话,认定了我们不在这一片,绝对会放松警惕。依依,今天就是杀他们的最好时机,走不走?”

    “走!”白依丝毫没有犹豫,当即站了起来,“这个仇一定要报,越早越好!”

    楚湘点点头,“嗯,走吧。”

    李御风连忙拦住,“诶,你们怎么说走就走?他们把你们伤那么重,你们现在这样去就能赢吗?报仇一向都是积蓄力量,十年再报仇也不晚……”

    楚湘打断他的话,说道:“等不了那么久,我一向喜欢有仇当场就报。这次拖到我养好伤再报已经很晚了,不能再拖下去。”

    “对,什么十年不晚?十年什么都晚了,当时就要报!”白依在这一点上倒是很听楚湘的话,再说她现在真感觉楚湘比她聪明多了,更愿意听楚湘的。

    李御风琢磨了一下,说:“那成吧,我还帮你们,不过这要是被人发现我帮了两只妖,我以后就不用混了,等我变个装束。”

    李御风家里不知道弄了一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没一会儿,他就变成了一个后背佝偻着的老汉,留着白胡子,一边咳嗽一边弯着腰走出来。

    白依觉得很好玩,笑道:“人类也太逗了,变个样子居然要这么麻烦。”

    李御风一听就满脸疑惑,“你们妖不用这样?难道什么都能变吗?别的妖看不出来?”

    “倒也不是什么都能变,但至少不用像你这么麻烦吧,连胡须都要贴半天。”白依说完觉得她果然不了解人类,暂时离开恩公是对的,可别一不小心惹了祸连累恩公。

    楚湘第一次做狐狸精还没变过别的东西呢,闻言也没打招呼,突然就变成了一只雪白雪白的兔子,团在凳子上,像一团雪白绒球。

    李御风不自觉地笑了起来,“楚湘你喜欢这样的外形?圆乎乎的,别说,还挺可爱。”

    白依笑说:“湘儿你现在和我一个颜色了,不知道恩公要是看见你会给你取个什么名字。”

    一提名字三人就都笑起来,楚湘也恢复了人形。白依好笑又无奈地说:“明明恩公是个秀才啊,取名应该很会取才对,怎么就让我们叫雪儿、红儿了?他是看我们的颜色取的名吗?”

    楚湘看她一眼,“说不定他会取好听的名字,给我们取这个只是因为不在乎,毕竟只是捡来的随便养养。”

    白依有点接受不了这个说法,这样就好像她对庄羽郎的重视都是一厢情愿,庄羽郎其实并没有那么在乎她似的。

    楚湘看出她的疑惑,也不着急去追道士,拉着她往外走说:“不信?我们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别让他发现我们。”

    “我也去!”李御风可受不了没人说话的生活,他立马跟上,笑嘻嘻地说,“我就是个人类啊,你们有什么不了解的都可以问我。”

    他们三人暗中来到庄家,庄家母子刚刚起来。庄刘氏去灶房做早饭,路过院子里随便扫了一眼,意外地发现稻草窝上没有狐狸,皱眉停下张望了一下,又简单在院子里到处找了找,“小畜生,又乱跑!”

    白依越来越讨厌庄刘氏了,莫名其妙的总骂她们。她抬头看见天上有飞鸟经过,挥手控制那只飞鸟在庄刘氏头上盘旋,先后抛下三回鸟屎,全落到庄刘氏脸上了!

    庄刘氏愣了一下,伸手一抹顿时脸色大变,禁不住叫了一声,急忙打水去洗。

    “娘您怎么了?”庄羽郎听到吼声急忙披上衣服出来,看见庄刘氏的样子,表情细微地变了一下,想上前帮忙,又有些犹豫。

    白依见状微愣,看向楚湘给她传音,【恩公他……这是什么意思?】

    【这你还不明白?嫌脏啊。】楚湘托着下巴看着里头那对母子,残忍地又一次戳破了白依对恩公的幻想。

    白依没说话,看着庄羽郎,直到庄羽郎挽起袖子上前帮庄刘氏洗脸才松了口气,低声道:【他还是关心他娘,只不过……可能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不知所措。】

    李御风同情地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人类的心思复杂着呢,哪能这么判断呢?

    庄刘氏洗完脸第一件事就是说:“儿啊,那俩狐狸又不见了。这次好像就是跑了,咱家这么小也没地方藏,唉。”

    “什么?它们跑了?”庄羽郎忙看向稻草窝,又把院子里没一个角落都找了一遍,失落地道,“真的不见了,它们这么突然跑了呢?对了,娘,你昨天是不是抓它们了?是不是你吓到了它们?”

    “我?我没有啊,我就是怕它们乱跑,想把它们关到笼子里,那、那它们当时也没跑啊,谁知道咋回事?”庄刘氏被这么一问也有点心虚了,该不会真是她吓跑的吧?

    白依要是以前肯定会觉得恩公重视她,为了她和庄刘氏这样说话。但可能是被楚湘说得多了,她这次第一反应居然是——庄羽郎对他亲娘都是这个样子,那对别人不就更不好了吗?如果将来有了别的小狐狸,庄羽郎是不是就会为了那个小狐狸来指责她?

    庄羽郎还在和庄刘氏说,“娘我们当初说好的,我养它们。您为何……为何总是和它们过不去?它们也没碍着您什么呀!”

    庄刘氏语塞,“是,是没碍着什么,可,我也是为了你啊。你看你总为它们的事分心,我怕它们跑了让你闹心,这不是想把它们关着,让你随时都能看吗?你看你现在多闹心?你还有心思温书吗?”

    说到温书,庄刘氏的底气就足了起来,声音也大了起来,“你到底还考不考科举了?你还做不做官了?你还如何光宗耀祖!”

    庄羽郎心烦意乱,抹了把脸道:“娘,我知道了,我洗洗脸就去温书。”

    白依说道:【这妇人真讨厌,恩公不见得喜欢读书,她口口声声说她疼爱恩公,为何总让他做一些他不喜欢的事?要是我能帮恩公读书就好了,让他做所有他喜欢的事,自由自在的。】

    李御风惊奇道:【白狐狸你可以啊,这都能忍?你恩公他都没有出去找找你,说明他不在乎你啊,丢了就丢了,根本都不用找。】

    白依皱眉道:【他娘不让,关他什么事?我不知道,我又不是人,我不懂。我只知道恩公为了我的事和他娘生气了,还是偏着我的。嗯……应该是吧?】

    白依已经开始动摇了,只是嘴硬罢了。楚湘注意到她看庄羽郎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了星星,这倒是好现象,他们有大把好时光,浪费在庄羽郎这样的男人身上太不值了。

    白依不想再看了,扯扯楚湘的衣袖说:【走吧,我们去报仇!早去早回,说不定还能发现那几个道士有好宝贝。】

    【走。】楚湘闪身消失在庄家墙外,白依和李御风紧随其后。

    庄羽郎已经洗完脸进屋背书去了,庄刘氏心里头不舒坦,总觉得儿子大了就没以前那么听话了。

    她把早饭做好,给庄羽郎端了进去。庄羽郎没说话,快速吃完把空碗给她又继续读书。就像在赌气一样,不是让他读书吗?那他就一直读。

    庄刘氏叹了口气,把前一天洗干净晾干的衣服仔细叠好,抱着送去给雇主,打算再接新一天的衣服。这次也不知是怎么的,她感觉走路没以前那么轻松,好像东西突然变重了一样。

    她不知道,以前白依爱屋及乌,每天都会特意照顾她,不让她太累,怕庄羽郎心疼。那今天白依没在,庄家的一切自然恢复成正常,庄刘氏反倒有点不适应了。

    她费力地抱着一大盆衣服往回走,走进一条小巷时就遇到了一个丫鬟。那丫鬟直接拦住她的去路,笑说:“是庄秀才的娘亲吗?之前庄秀才帮过我家大小姐,我们大小姐说好是要感谢庄秀才的。只是男女之间到底不便,我们小姐就没来,而是叫我找您问问,你家那只小狐狸卖吗?价钱好说。”

    庄刘氏愣住了,“啊?小狐狸?你们家大小姐要买?”

    丫鬟点头,“对。我们大小姐打算买下那只小狐狸,这样您家就不用费心照顾那小东西了。庄秀才即将参加科考,也不好分心逗狐狸玩不是?我们大小姐一定会精心照料,等将来庄秀才高中状元,找一些仆人专门照顾小狐狸,到那时庄秀才才会有闲情雅致欣赏啊对吧?”

    庄刘氏非常心动,可是狐狸已经跑丢了,不知道哪里去了,她怎么拿的出狐狸?

    她支支吾吾地想说实情,谁知被丫鬟误会了,丫鬟笑着塞给她十两银子,笑说:“这是定金,拿到狐狸再给您五十两。您仔细考虑考虑,这也是为了庄秀才好。再说又不是把狐狸怎么样了,只是让我们大小姐养着而已,您放心,我们府中的下人会好好照顾那小狐狸的。就算将来您反悔了,也可以把小狐狸要回去,毕竟我家小姐主要是想报恩,替庄秀才解决麻烦。”

    庄刘氏眼睛盯在十两银子上就不会动了。

    十两银子!十两啊!她平时累死累活的洗衣服也赚不了几个钱,现在一只狐狸就能卖六十两!她下意识地问道:“那要是两只狐狸呢?一只红的一只白的,一共多少?”

    丫鬟心里鄙夷,面上却说:“这我得回去问问小姐,之前小姐也不知道您还有一只狐狸。”

    庄刘氏连连点头,“对,你问问,好好问问。这两只狐狸特别乖、特别懂事,一只雪白雪白的你见过了,还有一只火红火红的,更好看!”

    “行,那我这就回去问小姐,问好了我再找您。”丫鬟自觉和一个贪财妇人没什么好说的,回去问清楚再来就好了。

    丫鬟走后,庄刘氏急忙将银子藏好,力持镇定地回到家中。这次她没把事情和庄羽郎说,而是偷偷把银子藏了起来,然后里屋外屋地找两只狐狸,连根狐狸毛都不放过,就想找到它们是从哪里跑掉的。只要能把它们找回来,就是一下子多了一百二十两的银子啊,够她们花好久好久了!

    丫鬟这边把红狐狸的事和江姑娘一说,江姑娘便皱眉道:“那秀才喜欢狐狸?怎么还养了两只?哼,两只就两只,你快点把那小畜生弄回来,那天我当众丢人全怪它!要不是它抓坏了我的裙子,我怎么会坐那个轿,又怎么会从里面滚出来?我一定要弄死它!”

    白依重重地打了个喷嚏,楚湘疑惑地看她,“怎么了?你还会伤风?”

    白依纳闷地笑了下,“怎么可能?我好着呢。”

    李御风玩笑道:“可能有人念着你呢,听说有人念叨就会这样。”

    白依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那一定是恩公在念叨我,除了他,没有别人希望我回去了。”

    楚湘蹲在地上观察了一下道士走过的痕迹,起身道:“那咱们就快点,解决掉他们还能赶回去吃晚饭,到时候你又能和你的恩公一起玩了。”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我的其他快穿文:

    《boss打脸手册[快穿]》:满级大佬快穿成炮灰男配,照样混成**oss,谁不长眼就把谁秒成渣。

    2《快穿之护短狂魔》:狐狸精穿梭于各个世界,极致护短,打脸人渣,魅力无穷无尽。

    3《头号炮灰[快穿]》:化解炮灰的怨气,替炮灰逆袭人生,肆意潇洒,虐渣翻身。

    4《时空历练记[快穿]》:穿书遭遇各种极品脑残,疯狂打脸,虐得他们打滚求饶。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退休反派穿成了炮灰女配[快穿]相邻的书:全后宫出道此时微光暖又甜别让天才谈恋爱[娱乐圈]来自审神者的断腰警告太子爷今天吃了吗邪王嗜宠:无赖小公主荒野挑战[综英美/美娱]七零娇气美人[穿书]男神站住不许动臣妻末世超能宝妈我的周扒皮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