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年代福星对照组(6)

【书名: 退休反派穿成了炮灰女配[快穿] 七零年代福星对照组(6) 作者:兰桂

强烈推荐:攻略极品神工明星爸爸宝贝妞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末世之人生赢家盛世谋妆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日娱韩娱]顶端     大家都在自己屋里,等到火势大起来,冒烟有了明显的火光才有人发现。男人急切的喊声和女人的尖叫声同时响起,楚家顿时嘈杂起来。

    楚鑫第一次跑到外头去,楚澜也躲得远远的,满脸震惊,其他人都拿盆拿桶快速往着火处泼水,连附近的邻居也被惊动过来帮忙。

    “楚湘!楚湘?楚湘——”李月贞惊慌地喊着,得不到回应更着急了,“楚湘还在里头呢,她爸,咋办啊?!”

    楚卫国烦躁道:“别废话了快灭火,没别的办法!”

    楚湘的小屋子以前是放杂物的,只有一个窗户还特别小,人根本爬不进去,只能从门进。火就着在门口,除了灭火还能怎么样?

    邻居们一听里头还有人,全都急了,个个撸袖子上阵,大声喊人帮忙。人多力量大,十分钟之后,木门、门帘、桌凳、柜子这些被点燃的家具全被扑灭了。楚卫国冲进屋里,用力摇晃着楚湘,“楚湘!醒醒?楚湘?”

    他一把抱起楚湘跑到院子里,大队长和好多村民都闻讯赶来,着急地问楚湘怎么样。李月贞上前掐了掐楚湘的人中,试了试她的气息,哭道:“咋、咋好像没气了呢?大队长……”

    “赶紧……赶紧送去看大夫啊!那个谁,你!你先去跟大夫说,叫他往这边赶,和我们汇合。”大队长随便指了个小伙子,又指指院外的老头,“老赵,用你家板车推上,喊两个小子去送,快快快,赶快救人!”

    楚湘闭气是为了不吸入浓烟,一点事都没有,就这么被放在板车上送去了几个大队共用的卫生处。大夫在半路就迎上他们了,简单给楚湘检查了一下,感觉到楚湘的气息,一边皱眉跟着他们跑回卫生处,一边发愁地说:“这不行啊,这种程度的我这治不了,得送医院。她家里人跟来没?赶紧回去取钱,我先给急救一下,马上送县里医院才行,晚了人就没了。”

    楚卫国和李月贞都跟着跑,一听这话有些傻眼,送县里医院得花多少钱啊?

    可楚湘昏迷不醒,眼看着就要断气了,他们也不能说不去,只能留下李月贞跟着,楚卫国硬着头皮跑回家朝楚奶奶要钱。

    卫生处离大队上不远,这会儿大家也都没事做,跟着看的足有三十多人,呼啦啦都堵在卫生处门口往里张望。

    楚湘琢磨了一下时机,在大夫给她急救几分钟后适时地呛咳醒来。李月贞忙惊喜道:“楚湘你醒了?那、大夫那没事了吧?她是不是没事了?”

    大夫皱眉道:“楚湘你能听见吗?清醒了吗?有没有哪不舒服?”

    楚湘茫然地看向他,“我……晕……”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楚湘你差点被烧死啊,咋着火了呢?”

    楚湘动了动眼珠,虚弱地咳嗽几声,“楚澜说……让我替她嫁给尹旭,全家都同意了。我、我说我要考大学,我能考上,咳咳,然后,然后我太激动,头晕,晕过去了,我不知道……”

    大伙儿关注着她,特别安静,所以即便她声音很小,大伙儿也听得清清楚楚。这几句话信息量很大啊,所有人震惊之余立刻议论起来。

    楚澜咋回事?楚澜和尹旭说成了?那这是看尹旭腿断了又不干了呗?不干就不干,咋还让楚湘替嫁呢?啥年代还搞替嫁这一套?楚家居然全家都同意了?

    还有这火……咋这么像楚澜放的呢?

    这是看楚湘非要考大学不肯替嫁,直接要烧死她?楚澜这么狠??

    村里这些人大多朴实,没什么恶意,但同时遇到事也不会多想,别人说什么就很容易信什么。再说前些年那么乱,真的干什么的人都有,在他们眼里,干什么都不奇怪,楚澜放火要烧死楚湘一点都不奇怪,他们只觉得楚澜太狠了。

    李月贞吓了一跳,等想拦楚湘的时候已经晚了,她上前按住楚湘的肩膀,呵斥道:“瞎说啥呢?谁让你嫁了?”

    “别……我好晕……”楚湘被李月贞的动作弄得一晃,立即露出痛苦的表情,“晕”了过去。

    大夫立马拉开李月贞给楚湘检查,气急败坏地斥道:“你干啥呢?楚湘都快没命了,你碰她干啥?!赶快送县医院,快点快点。”

    李月贞脸白了白,如果楚湘被她这一碰给弄死了,她可就要被人唾弃一辈子了。她这回也想不起钱的事了,着急忙慌地帮忙把楚湘抬上板车,让两个小伙子推着快速赶往县里。

    这么着急的时刻,她当然也没想起来和大家解释,于是半小时之后,整个大队的人连小孩儿都知道楚澜要烧死楚湘,还有楚家要让楚湘替楚澜嫁给尹旭。关键是当真有人去楚家和尹家打听了,楚家人慌了神般的疯狂否认,尹家那边杨月岚的反应却叫大家都相信了这个说法。

    杨月岚也是茫然的,她听到这说法第一反应就是生气,脱口就道:“楚家老太太也太过分了,这亲事还没说定呢,我也没同意换人,她咋能这么逼楚湘呢?”

    杨月岚纯粹是怎么想就怎么说,毕竟白天他们刚说完这件事,她自然以为楚家苛待楚湘欺负人了。结果这一句话直接为楚湘做了证,全大队的人都相信了楚湘的话。

    大队长去了县里医院,大队上没人主事质问楚家,但楚家院里院外站满了人,七嘴八舌的全在嚷嚷这件事,还有几个女人抓住楚澜不放,拿绳子捆住她。

    “等大队长回来处置,不能让她跑了。”

    “对,小姑娘家家的心太毒了,连妹妹都害,亏我之前还当她是好姑娘,真是瞎了眼。”

    楚澜吓坏了,脸色青白地不停挣扎,“你们放开我!你们干什么?我什么时候害楚湘了?跟我没关系!奶奶、妈,你们快把我放开,他们凭什么抓我啊!”

    “放屁!楚湘醒过来亲口说的还能有假?她那么虚弱,当时只有你在,不是你放的火难道是她自己放的?”

    “看看你们家这房子烧的,楚湘要是没出来,人都得烧没了。她现在还不知道咋样呢,你家真是糟践孩子,楚湘都醒了,还能把人推晕过去,这下好了,能不能保住命都不知道。”

    “老楚家就是重男轻女,对了,他家楚鑫呢?大小伙子都十六了,亲姐快死了都不露个面,都是别家小伙子帮的忙,真他妈不是人!”

    楚奶奶和楚澜妈的声音全被这些人的大嗓门淹没了,根本没人能听见她俩说话。楚澜妈已经急哭了,硬是挤不过去救不了楚澜,她拉扯楚澜爸,可楚澜爸这会儿已经相信了大家的说法,羞愧还来不及,哪能上去帮楚澜?

    楚爷爷和楚奶奶老胳膊老腿儿的,吵也吵不过,挤也挤不过,满脸急色,同时也都怀疑到楚澜身上。毕竟之前楚澜一直闹腾,死活不嫁去尹家,还说楚湘毁容考不了大学让她替嫁。

    如果楚湘坚持考大学就是不嫁,会不会楚澜真的下了狠手?他们倒是没觉得楚澜想烧死楚湘,毕竟一个院子这么多人,肯定能发现火势及时灭火,不至于烧死人。他们觉得楚澜肯定是想吓唬楚湘,或者让楚湘被呛到继续卧床养病,到时候耽误了高考,自然只能嫁人。

    就算是这样,心肠也够歹毒的了。楚家人除了楚澜妈在心疼楚澜,其他人再看楚澜都气不打一处来,同时也感到背脊发凉。这么狠的人,哪天会不会也一把火烧了他们?那可就不一定有人能及时灭火了!

    渐渐的,整个大队的人几乎都聚了过来,连知青点的知青们也来了。

    楚澜看到宋阳,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但她立刻反应过来,仰着脸委屈的哭道:“你们冤枉我,你们谁看见了?咋能这么说我?我今天去楚湘屋里是给她拿习题,问她要不要复习。我家和尹家根本没定亲,我咋会和她说这些?楚湘嘲笑我考不上大学,说我拿的题她都会,她要睡觉让我别打扰她,我就回屋了啊。还是我妈喊我,我才知道着火了,咋会是我干的呢?”

    宋阳紧皱的眉头在听见那些题楚湘都会的时候,皱得更紧了,一种不舒服的羞耻感席卷全身。就好像他精心抄写的习题在楚湘眼里都是笑话,他心心念念的想给楚湘补习,结果楚湘根本就看不上。

    楚澜扫了一眼宋阳的表情,继续哭道:“真不是我,你们为啥就相信楚湘不相信我?判刑总得讲证据吧?楚湘说她晕过去了?那我还说是她故意点火冤枉我呢,再不济还可能是外人跳进院子里点的火呢。”

    众人闻言纷纷指责她,她这话把村里所有人都列为嫌疑人了,他们当然不乐意。

    楚澜灵机一动,立马说道:“我知道了!那火说不定是自己着的,你们想想,楚湘她特别倒霉,就说那山坡,咱全村人都没脚滑过,咋楚湘就摔下去划破脸了?她考试的时候还发高烧,迷迷糊糊的连题都不会做了,她就是倒霉啊。”

    楚澜妈急忙喊道:“对对,我们全家都知道,楚澜运气特别好,楚湘就是个扫把星!”

    “呸!别胡说八道!”楚奶奶狠狠推了她一把。国家打击封建迷信,虽说现在没前些年严了,但也不能这么明目张胆的说啊。不过她心里已经琢磨开了,楚湘真的太倒霉了,指不定还真是个扫把星。

    楚澜妈急着为女儿洗清污水,哪能听楚奶奶的?她大声喊着真真假假的说了好多楚湘倒霉的事,有些甚至是以前楚澜身上的倒霉事,都被她安在楚湘身上了。外人又记不清楚,隐约有点印象的事被她这么一说,还真觉得楚湘从小到大都特别倒霉。

    村里人对这些还是很迷信的,听楚澜妈说楚澜去挖野菜都能弄到兔子,还常常捡一窝野鸡蛋什么的,他们也都明白了楚家为啥时不时就有肉吃,对这个说法更相信了。

    楚湘当时说自己晕了过去,不知道着火了,好像也没亲眼看见楚澜放火啊。那万一是楚湘倒霉,房子自己着了呢?

    虽然怎么想都想不通门帘怎么会着,但和“扫把星”仨字儿扯上关系就由不得人不信了。这种东西很玄的,他们每个人都能说出好几件玄而没逻辑的事来,自然是愿意相信的。

    大家又你一句我一句的说开了,这回没人揪着楚澜不放了,都说楚澜放火和楚湘倒霉都有可能。楚澜妈趁机把楚澜放开,护着楚澜跑回房,大家也没拦,反正他们堵在门口,楚家院外也都是人,楚澜哪儿都别想跑。

    那些知青是坚决不迷信的,还说了两句叫大家理智一点的话,不过村民们没人理会他们,他们自觉无趣,生气地回了知青点。宋阳自己也不好留在这,满腹心事地跟了回去,他一方面担心楚湘怎么样了,另一方面竟然也有点担心楚澜。

    他觉得楚澜人真的很好,一心帮楚湘复习,认真的听他讲题,还知恩图报时常给他好吃的,不让他吃一点亏。这么好的姑娘肯定不会放火的,就是不知道最后大队长会如何判了。

    本来就天黑了,整个大队上大概只有楚家灯火通明的,大伙儿都在等大队长回来呢,也都想知道楚湘救活没。

    杨月岚站在外围听了一会儿,快步回家拍拍心口和尹旭说:“这也太吓人了,那房子都烧得不成样子了,根本没法儿用,只能扒了重盖,也不知道楚湘被烧着没。”

    尹旭从没想和楚家扯上关系,他看不上楚家人的人品。但这次的事多少和他们尹家有一点关联,好歹楚湘是因为被逼嫁给他才出事的,他自然也要问上几句。

    杨月岚把听来的话都跟他说了,还说:“楚湘该不会真的倒霉吧?我亲眼看见楚澜拎一只活兔子回家,她运气真的好。这么说的话,要是她放火,不该这么快被抓住才对啊。”

    尹旭摇摇头,“妈,运气好坏都是瞎话,别信。我还捡到过粮票呢,这种一次两次的好事不算啥福气。这事儿咱猜也猜不到,等等打听一下楚湘怎么样了吧,要是她没事,回头送点鸡蛋给她。”

    杨月岚应了一声,叹道:“希望她没事,她可是个好姑娘啊,要说她倒霉的话,我觉着也就这半年的事,以前没听说过她倒霉。对了,明天瘦猴儿要送你去县里医院看腿,咱正好去看看她。她能醒过来应该会没事吧?”

    “嗯。”尹旭安慰了杨月岚几句,又思索楚家的事,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太对。

    之前楚澜找过他几次,想和他处对象,他虽然没理会,但多少也对楚澜有那么一点了解。放火这种事,楚澜没胆子做。可要不是楚澜放火,楚湘屋子的火是怎么起来的?总不会是楚湘自己放的吧?

    尹旭在外当兵时是尖子兵,出过不少任务,学到的东西也多。他的思维很缜密,看问题和村里人完全不一样。他想到楚湘醒来说的那番话,几乎是完美引导了村民的想法,造成这样的结果。这似乎只有楚湘自己放火才最说得通,但楚湘有什么理由这么做?

    尹旭摸了摸自己的腿,自嘲地摇摇头。他自己的事还没弄好呢,哪来的闲心管别人的事?还是想想怎么安慰母亲和妹妹更重要,万一医生直说治不好了,她们俩肯定要哭死,想想都头痛。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我的其他快穿文:

    《boss打脸手册[快穿]》:满级大佬快穿成炮灰男配,照样混成**oss,谁不长眼就把谁秒成渣。

    2《快穿之护短狂魔》:狐狸精穿梭于各个世界,极致护短,打脸人渣,魅力无穷无尽。

    3《头号炮灰[快穿]》:化解炮灰的怨气,替炮灰逆袭人生,肆意潇洒,虐渣翻身。

    4《时空历练记[快穿]》:穿书遭遇各种极品脑残,疯狂打脸,虐得他们打滚求饶。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退休反派穿成了炮灰女配[快穿]相邻的书:全后宫出道此时微光暖又甜别让天才谈恋爱[娱乐圈]来自审神者的断腰警告太子爷今天吃了吗邪王嗜宠:无赖小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