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胞胎黑心莲(完)

【书名: 退休反派穿成了炮灰女配[快穿] 双胞胎黑心莲(完) 作者:兰桂

强烈推荐:攻略极品明星爸爸宝贝妞神工末世之人生赢家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盛世谋妆超能右手     不管人们之前对楚湘的看法是什么,楚汐欲杀楚湘夺取她的心脏都太歹毒了!这是所有人都没办法接受的事。楚汐顿时被千夫所指,被唾骂得不成样子。

    因为这个新闻,好多人挖出前因,知道了楚汐的病只有楚湘能治,但楚湘和楚家断绝了关系,还拒绝为双胞胎妹妹治病。大家一下子理解了楚湘的做法,这么一个歹毒的妹妹,凭什么救她??

    想想双胞胎本该是世界上最亲密的人,从胎里就一直在一起,比枕边人还亲密,其中一个居然要杀另一个,他们不是本人都感觉寒毛直竖。

    还有人猜测楚湘之所以攻克心脏病这一方面的难题,应该就是为了给妹妹治病,否则她为什么不攻克别的?就只攻克这个?那楚湘能治楚汐之后却坚决不治,绝对是发现了楚汐的真面目,并且楚家人也偏心得没边,才逼得楚湘和家里断绝关系,远走国外。

    现在再有人提楚家人在酒店外哭诉和开直播哭诉的事,所有人都觉得,他们连这样的事都做得出来,私底下说不定怎么对楚湘呢,这一家都不是好东西。

    楚家人遭受了有史以来最大的恶意,网络上铺天盖地的舆论攻击让他们招架不住。

    楚汐申请法外就医,躺在病床上戴着氧气罩,坐都坐不起来,谁都不敢让她看到网上的言论。楚丞以前是妹控,没少在同事面前炫耀自己善良的好妹妹,但几乎没提过楚湘。这下同事们知道内情都离他远远的,一个喜欢阴暗杀人犯的哥哥能是什么好东西?

    没两天,楚丞的上司就把他解雇了,影响太恶劣了,而且其他同事也没法再安心与他公事,有的女同事胆子小,还害怕哪天得罪他出什么事。这样的人怎么留在办公室呢?他眼看就要升职了,因为楚汐就这么失业了。

    虽然首都很大,并不是所有人都认识他,他还可以继续找工作,但这些年人脉的积累、工作业绩的积累、上司的赏识全都没了。他只能从头再来,他的事业、婚姻,全因楚汐而失去,他心里说不出的疲惫,对楚汐也生出一股不满的情绪来,只是压抑着没有爆发。

    楚爸爸更受不了同事异样的眼光,总是请假,和楚丞一样被解雇了。楚妈妈病倒在床上还没好,工作自然也没了,全家人整天都待在医院里,几乎把医院当成了家。

    很巧合的是,夏云慧正好在他们所在的医院里实习,看到他们这样子免不了和楚湘吐槽。

    “他们真是活该,好好的日子不过,一个个脑子都不清醒。便宜楚汐了,病成那样,不用蹲监狱。想想她干的事,我就恨得牙痒痒。”

    楚湘笑道:“你以为她现在舒服?我猜她现在就在崩溃的边缘了,身体、精神双重折磨,而且每一天都怕自己醒不过来,绝望已经不能形容她的感受了吧?”

    夏云慧一听就笑起来,“这么一想还真是。哇我说你心态也太好了吧,要是我遇到这种事非气死不可。”

    “气什么?他们跟我有什么关系吗?好了,你别想他们的事了,当不认识的陌生人就好。反正我又没事,现在苦的是他们,你应该高兴才对。”楚湘看到助手过来,接过文件快速看了一遍,签上自己的名字。这一天工作做完,差不多可以回家了。

    夏云慧在电话里笑得很开心,赞同道:“我是应该高兴,看他们过得不好我就放心了,凭什么他们欺负你还想好好过日子?这次楚汐恐怕撑不了多少天了,他们几个都像老了十几岁一样,让他们自己作死,都自己受着去吧。

    好了,不说他们啦,你有什么打算?是不是快回来了?”

    楚湘穿上大衣,一边往外走一边说:“我在这边还有几台越好的手术要做,等全部工作做完就回去。你知道的,我在这边受到过很多人的帮助,有些人情不得不考虑,不是说走就能走的。不过我过两天要回去一趟,为一个病人做复查,顺便接受一个采访,到时候找你吃饭。”

    “好啊好啊,你订好机票告诉我,我去接机。”

    “那恐怕是不太行……”楚湘轻笑一声,她回去就是给那位老领导做复查,从上飞机到落地去见老领导都是有人跟随的。

    夏云慧隐隐约约猜到一点,忙说:“那我等你电话,你有时间随时找我哦。”

    “好。你快好好上班吧,我下班回去还要整理论文。好好干,争取早日成为主刀医生。”

    “借你吉言,哈哈。”

    楚湘想到楚家人的现状,笑了下,对这次回去的采访内容做了一下调整。既然楚汐快撑不住了,那就送她一程,死不瞑目是她最好的结局。

    楚湘这边还没做什么呢,方洁就先冲到了楚汐面前,楚家人怎么拉都没有,护士都拦不住,她对着楚汐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

    “我是倒了多大的霉才给你做过嫂子?你祸害自家人还不够,居然还勾引我弟弟?!你说,你到底给他灌了什么迷汤让他偷家里的钱给你?钱呢?三百万!你立刻还给我!”

    楚爸爸厉声喝道:“有什么事出去说,还嫌汐汐病得不够重吗?楚丞,赶紧把方洁拉出去!”

    楚丞伸手拉人,方洁狠狠一巴掌扇在他脸上,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拉我干什么?你个窝囊废,一辈子被楚汐骑在头上。你帮她还钱吗?现在就还。这个贱人带坏我弟弟,要不是看她躺在病床上,我今天撕了她!”

    “你打我?”楚丞不可置信地捂着脸,“方洁你疯了吧?你有什么证据就跑来说三道四的?楚汐怎么可能骗你弟弟那么多钱?你弟弟脑残吗?再说楚汐根本干不出这种事。”

    “呸!她买匈杀人都干得出来,你当她买匈的钱是哪来的?你们家的钱还在吗?啊?你拿什么还?卖房子吗?我告诉你,你就算卖房子也得把钱给我还上,那是我爸妈的辛苦钱,不还我饶不了你们!”

    方洁的脸色太难看了,她真的恨不得撕了楚汐。她喘着气瞪着楚汐,咬牙切齿地道:“你有今天真是活该,双胞胎,为什么就你身体不好?我看是你上辈子做了太多的孽,老天爷惩罚你的!看看你都干的是什么缺德事儿?”

    楚汐看也没看方洁,闭着眼睛不予理会,自然也没有情绪激动。现在除了她的病,没有任何事能刺激到她,她找的人失败了,楚湘出国了,她眼看着就要死了,还管这些人干什么?她连爸妈哥哥都不管,还管一个前嫂子的弟弟?

    方洁看到她这副样子更生气,嘲讽道:“你以为没人能把你怎么样了是吧?破罐子破摔装听不见。你知道吗?有一家媒体放了预告,说过两天会直播楚湘的采访,楚湘又要回来了。”

    楚汐瞬间睁开眼看向她。楚湘回国,好像距离一下子从天边拉到了近前,就算明知楚湘不会救她,她还是忍不住有些许激动。

    楚丞强硬地拉着方洁往外走,方洁挣脱不开,干脆回头大声笑道:“楚湘要回国了,可你就是怎么都见不到她,她永远不会救你。你怎么都没想到她会是你的救命稻草吧?早知道是不是从出生就要讨好她了?可惜现在什么都晚了,听说你还害她落水差点淹死?现在你的报应来了,你当初也没想过她会活下来吧?”

    方洁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她就一心想刺激楚汐,恨不得把楚汐刺激得咽气。她在公司也遭受了好多异样的眼光,即便她声明自己离婚了也没办法,眼看就要失业了,恨楚汐恨得要死。

    楚汐果然被刺激到了,扯下氧气罩抓起旁边的水杯就砸向方洁。方洁吓了一跳,下意识往楚丞身后一躲,水杯直接砸到了楚丞头上!

    楚汐翻着白眼,气短地说:“滚,她该死,是她害我得心脏病,她本来就该死……她怎么没淹死?她淹死了心脏就是我的了,是我的!她明明断气了,她怎么没死……”

    护士叫来医生把晕死的楚汐推入抢救室,楚家几人却都像石像一样僵在了原地。

    方洁最先反应过来,揪住楚丞的衣领惊道:“她说什么?她什么意思?当初真是她害楚湘的对不对?!”

    楚丞摇着头后退了好几步,“不可能……不可能……”

    楚爸爸也踉跄着跌坐在病床上,两眼发直地说:“她瞎说的,她怎么可能害她姐姐?那次不是楚湘冤枉她吗?”

    方洁冷笑道:“你们自欺欺人的还不够吗?她都亲口承认了!我就说,楚湘怎么可能莫名其妙的冤枉她还和家里断绝关系,楚湘说的才是真相。就你们眼瞎,非要相信楚汐,把楚湘那么优秀的专家逼走。要是你们好好对楚湘,今天楚家会变成现在这样?你们想想吧,楚湘的黑料都不许爆,她背后的人势力有多大?如果楚湘还在楚家,楚家将来能变成一个大家族!”

    楚丞抱头蹲在地上,不敢相信一直以来都是他们错了,不停地说:“我看着楚汐长大的,她没有这么坏。”

    “她能杀楚湘一次就能杀楚湘两次,你想想吧,她现在可是犯人,她为什么犯的罪?你们都知道她找到合适的心脏也活不了多久,她为什么那么执着?因为她和楚湘是双胞胎!她知道楚湘的心脏能让她活下去!最歹毒的人就是她,你们都是被她利用的蠢货!”

    方洁这次是真的痛快了,理理头发冷声道:“赶紧卖房子把钱还我,不然我闹得你们鸡犬不宁,说到做到。”

    方洁转身走人,对于抢救中的楚汐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楚汐的求生意志可是超强的,被刺激那么多次都活了下来。虽然每一次活下来都病得更严重,人不人鬼不鬼的,外形已经找不到一点楚湘的影子,但她依然很顽强地撑着,因为楚湘的心脏和楚湘的医术能救她,她总是没办法彻底绝望。

    但这样永远有一丝希望却永远都吊在半空中的感觉其实最难受,方洁想想都觉得解气。这趟来至少彻底揭穿了楚汐伪善的面具,让一切真相大白,让楚家人痛不欲生,也算出了口恶气。

    楚汐这次抢救好久才留下一口气,但一天中有大多半时间都处于昏迷状态,即便醒了也有些神志不清,不大认人,只会气若游丝的念着楚湘,就像一种刻入灵魂的执念。

    看她这样,楚家人也没法再质问她害没害楚湘落水。再说也没什么好质问的了,那天楚汐说的话不就是承认了吗?

    楚妈妈知道以后病得更厉害了,根本没办法再来看楚汐,躺在病床上每天以泪洗面。楚丞和楚爸爸每天在医院外面不停的抽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如果一直以来都是楚汐心怀恶意,一直是楚汐在欺负楚湘,找机会害楚湘,一直是楚汐在戴着伪善的面具。那他们不就误会了楚湘吗?那他们一直以来总是觉得楚湘不好,总是教训楚湘,不就全错了吗?

    他们还没冒出后悔的情绪,满心只有茫然。想不通,真的想不通。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楚汐得多会演戏啊?他们捧在心尖上宠爱的孩子,这么多年一直把他们耍得团团转?就像方洁说的那样,她是在利用他们吗?

    那楚湘呢?楚湘当初说楚汐绊她下水,他们所有人都斥责楚湘,以至于楚湘离家出走,换了养育费,和他们断绝关系。他们一直说楚湘心狠冷血,结果心狠冷血的竟是他们吗?

    楚湘回国的时候还不知道这边发生的事,夏云慧知道她这两天有重要的事情,根本就没跟她提这种糟心事。所以楚湘的采访如约而至,她在采访中也第一次谈到了自己的家庭。

    楚汐浑浑噩噩的,这天却精神好了一些,坚持要看楚湘的采访直播。楚家几人都来了病房,打开电视看到神采飞扬的楚湘出现在屏幕上,全都沉默地看着电视,眼睛像是在看,又像是放空,不知该作何表情。

    楚汐紧紧盯着屏幕上的楚湘,楚湘面色红润,眼神清亮,穿着红色无袖连衣裙,及肩长发柔顺地掖在耳后,看上去端庄大方又不失青春活力。她是那么好看、那么的引人注目,主持人同她说话时都带着尊敬和崇拜,因为她有着所有人都达不到的成就,她足以令人仰望。

    楚汐放在两侧的双手缓缓握成了拳,为什么?明明她们是一模一样的,她们是双胞胎,为什么她们的人生会如此不同?她们简直是天差地别,楚湘是那么高高在上,而她已然要归为尘土。老天爷太不公平了,她真的不甘心!

    如果当初楚湘死在海里、如果楚湘肯为她做手术、如果那个歹徒杀了楚湘,但凡有一次能成功,她就能活下去了。为什么?为什么她总是这么倒霉?

    就在楚汐愤恨不平的时候,她听到楚湘提到了她的名字,瞬间瞪大了双眼,紧紧盯着屏幕。

    楚湘淡然地说:“好像最近我的家事传得沸沸扬扬的,大家都很关心。其实对于我来说,在我上大学之前,差不多五年前吧,我就已经没有家人了。所以最近的事对我没有造成什么影响,也不会让我对回国有什么阴影。过段时间我在国外的工作结束之后,我就会回国定居了。”

    主持人问道:“关于你的双胞胎姐妹,似乎她的病只有你能治,真的是这样吗?当初楚医生会选择专攻这方面的研究,是否和楚汐的病有什么关联?”

    楚湘微笑道:“也算有吧,想想大概是从我小时候起,就一直有一个执念,想要找出能治愈楚汐的方法。因为……”她轻笑一声,“因为从我有记忆起,父母和哥哥就一遍又一遍的告诉我,是我抢了楚汐的营养,害她先天性心脏发育不良,她所有的苦难都是我造成的。”

    主持人惊讶道:“这……这根本说不通。”

    楚湘摊手笑说:“我现在也知道这说不通,但我小时候不知道,还真的以为我欠了楚汐,所以我最大的梦想就是治好她。我从小到大都在关注这方面的资料,也没什么时间交朋友,大家对我的印象都是很高冷。后来我考入医学院的时候,已经和家里决裂,但研究了那么多年的东西放弃可惜了,就一直顺着这条路研究了下去。很幸运,取得了还不错的成果。”

    “原来,楚医生有这样的成就背后还有这样一个缘由。虽然故事的开始不那么美好,可能还有许多苦涩,但好在最后的果实是甜美的……”

    主持人又说了什么,楚汐已经听不进去了。她眼睛瞪得大大的,盯着屏幕上的楚湘一动不动。

    楚湘说,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她,为了治好她。楚湘努力了那么多年终于成功了,可她自己在中途把楚湘得罪死了,是她自己亲手毁掉了活命的机会,是她硬生生把楚湘逼走的!

    她本来可以活,还可以有一个很疼她很疼她的姐姐,有一个了不起的,全世界唯一一个可以救她的姐姐,为了她攻克世界难题的姐姐。她本来可以活啊!

    楚湘为了她,成为全世界唯一可以救她的人。她本来可以活。她本来可以活……

    楚汐瞪着电视屏幕,心脏慢慢的停止了跳动。楚妈妈第一个发现不对,伸手去推楚汐。  “滴”的一声长鸣,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楚丞慌忙冲出去大喊医生,楚汐又被推进了急救室抢救 。

    但这一次,她再也没醒过来。

    楚妈妈趴在她的床边痛哭不止,伸手想将她的眼睛合上却怎么都合不上,楚汐是真真正正的死不瞑目。

    楚妈妈崩溃大哭,“我到底做了什么孽啊,为什么好好的一个家会变成这样。为什么我的两个女儿要自相残杀啊,天呐……”

    楚爸爸也有些扛不住了,双腿无力支撑,软倒在墙边,老泪纵横,一个人念念叨叨的,“楚湘想救楚汐,楚汐想害楚湘,等楚湘能救楚汐了,她不肯救了,楚汐又想害死楚湘,最后……为什么……”

    楚丞木木地站在那里,无悲无喜,好像整个人都已经麻木了。他看着断了气的楚汐,竟然觉得松了口气。一切都结束了,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些事了,家里再也不会闹腾了,什么都不会有了,他们的生活终于可以回归平静了。

    他明明一直那么喜欢小妹,那么疼爱小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居然真的把小妹当成了累赘,可他自责不起来,他的整个人生都因为楚汐变得乱七八糟。

    他一直站在那里,医护人员喊他也没反应,他就看着楚汐。在他年华正好的时候,在他工作最忙的时候,楚湘离家出走,楚汐哭着要换心。他忙里忙外到处奔波着为楚汐求医问药,甚至跑了无数次黑市寻找合适的心脏,和那些刀口舔血的人打交道。

    天知道他第一次去黑市有多害怕,那些人买卖的器官是怎么来的?那都是些什么恐怖的人?楚妈妈一句话就让他去接触那些人,楚汐在旁边凄凄惨惨的哭,一句都没拦。他那时候想法就转变了吧?

    他娶了妻子,本该和乐美满,可妻子和妹妹相处不来,互看不顺眼,妈妈每次都偏帮妹妹,他回房里也不得安宁。那时候他宁愿在公司加班也不愿意回家,家对他来说都不是个温暖的地方。

    然后楚汐就和他记忆中那个善良的小姑娘渐行渐远,她会发脾气、会尖叫、会摔手机。那样子就好像随时会发疯。他也越来越疲惫,工作上很多好机会都错失了,因为他的时间都被楚汐的事占用了。

    他们一家人,闹得越来越大,甚至闹到酒店、闹到大街上、闹到网上。方洁说他们疯了,他觉得也是,可二十几年,习惯了为救楚汐不顾一切,有方法总要试试。他当时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就是一步一步的走所有能走的路,最终走进了死胡同。

    楚汐要杀了楚湘啊!他没办法接受,楚汐还是第二次要杀楚湘。他既不能接受楚汐的狠毒,也不能接受自己的愚蠢。现在楚汐终于死了,一切都尘归尘,土归土,总要结束了吧?

    他以后还能有新的人生吗?

    楚家人就这么浑浑噩噩的把楚汐安葬了,葬礼是没有的,这样一个疯狂到想杀姐姐的人,谁会来参加她的葬礼?

    楚汐凄凄凉凉的,终于像楚湘说的那样,变成了一座墓碑。

    墓碑上贴着她五年前还没有病容时展露笑颜的照片,可楚家三人看着只觉刺目。因为那样开朗单纯的笑容都是假的,是骗他们的。

    回去的时候,楚妈妈呢喃了一句,“要不要告诉楚湘啊?”

    楚丞和楚爸爸都沉默,告诉楚湘?告诉她什么呢?那个欺负她的妹妹终于死了?楚湘照旧不在乎他们怎么样了,再说,他们也没人能见到楚湘。

    就算他们不说,楚湘也知道了。因为夏云慧就在那家医院,亲眼看到了楚家人每一次的闹剧,当然也包括楚汐死不瞑目。她没和楚湘细说,就提了一句。楚湘知道楚汐是在看直播采访时死的,弯起嘴角,感觉事情出乎预料的顺利。

    有什么比这样更难受?楚汐那一刻绝对是这一生最痛苦的时刻。她本拥有一切,而所有的一切全是被她一手摧毁。没办法怨别人,那就只剩下无尽的不甘。

    楚湘的生活按部就班的进行,每天的日程都有助手帮她安排好。她什么也不用操心,只管一心做研究,然后做几场手术。

    找她预约手术的人数之不尽,不是那种非她不可的病人,她都不接。她只有一个人,一双手,真的忙不过来。不过她身边带了几个徒弟,她一直在教他们,如果他们有一天能出师,替她去救更多的病人,那当然是最好的了。

    由楚湘经手的病人,除非是真的救不活的,她没办法,其他能救的恢复状态都非常好。她的名气越来越大,地位也越来越高。国外的工作做完之后,她就和老师朋友们告别,回国定居。

    詹森非常不舍,还说要追到国内来,楚湘直接丢给他一个课题,让他老老实实做研究,多干正事儿,别浪费时间做那些没用的。詹森追了楚湘好几年都追不上,也没看到任何一个成功的追求者,心里虽然失望倒也理解了,不是他不够好,是楚湘没有这根弦啊,她只喜欢医术。

    詹森渐渐把楚湘放到了朋友的位置,不再说那些追求时有些暧昧的话语,而是经常和楚湘讨论医学上的事,发现什么好东西都和楚湘分享,这才保留住朋友的地位,没有被楚湘忘到脑后。

    除了詹森,楚湘唯一的朋友依然是夏云慧,她还给夏云慧的孩子当了干妈。虽然只是挂名的,除了给红包什么都没做过,但这还真是她第一次听见小宝宝喊她妈妈。感觉奇奇怪怪的,不过因为是别人家的孩子,不用她养育不用她管,倒是也无所谓。

    楚湘有时候忙得久了,也会出去玩一玩放松一下,偶尔去郊外人少的地方散散心,放空一下自己,回来再接着搞研究。

    有一次她开车出去,路过一片平房的时候,差点碰到从胡同里冲出来的妇人,急忙刹车下去查看。

    “你没事吧?我是医生,可以让我看一下你伤到哪里了吗?”楚湘蹲在妇人旁边,仔细观察地面和妇人的状态,礼貌地问道。

    妇人听到她的声音整个人都僵住了,猛地抬头抓住她,激动道:“湘湘!真的是我的湘湘!”

    妇人哭嚎起来,“湘湘啊,妈快活不下去了,妈好苦啊……”

    楚丞从胡同里追出来,看见楚湘就是一愣,停下脚步手足无措地道:“你、楚湘……你怎么在这儿?”

    楚湘皱起眉推开楚妈妈,起身后退了几步冷淡道:“她突然冲出来,差点撞到我的车。既然没事,我走了。”

    “不要!湘湘,你不能不管我,我是你妈啊!”楚妈妈连滚带爬地抱住楚湘的腿,哭道,“你爸那个没良心的东西,他这些年一直背着我养别的女人,他把家里的钱全卷走了,结果败光了又回来找我们,他混蛋啊。我受不了了,湘湘你有本事,你帮帮我,我真的受不了了。”

    楚丞尴尬的上前想拉楚妈妈起来,可楚妈妈用了大力气,他根本拉不动,难堪的低下头。他脸上胡子拉碴的,好久没注意形象了,身上还满是酒气,自己都知道自己有多糟糕,看到楚湘皱眉就更难堪了。

    他急忙和楚湘解释,“妈她受的刺激太多了,精神状态出现了问题,抱歉。她就是、就是……爸早些年在你离开家之后没多久就有了别人,一直养着小家,说是家里心烦,不爱回家。后来家里出了事,妈整天忙着、忙着楚汐的事,没心情照顾他,他就更不爱回家了。楚汐那次想害你,偷了家里好多钱,她死后,家里卖房子还了方洁的钱,剩下的都被爸拿走,我和妈就只能在这里租房生活。结果爸被那女人骗光了钱还欠了赌债被打断一条腿,又找到我们让我们养他。妈受不了冲了出来,没想到撞到你,我……”

    “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楚湘不耐烦地双手抱胸,催促道,“把她带走。”

    楚丞愣了下,“是啊,我和你说这些做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就是想说说。”

    他抬起头看着楚湘,面前的人熟悉又陌生,明明是一起长大的亲兄妹,却仿佛遥远得像隔了一个世界。他嘴唇张张合合好多次,才说出早就想说的话,“对不起,是我们对不起你,楚湘。”

    他们对不起的是原主,原主永远都听不到了。楚湘一点好脸色都没给他,“不是所有道歉都能得到原谅,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们。把她带走,我和你们互不相干。”

    楚丞点了下头,用尽全身力气,硬是把楚妈妈拉到了路边。楚湘上车发动车子,直视着前方开车离开,再也没看他们一眼。

    楚妈妈还在哭着伸手呼喊楚湘,楚丞像个木头人一样看着楚湘离开的方向一动不动。他刚才为什么和楚湘说那些话?可能是因为生活得太绝望,想让楚湘帮他分担吧?他果然骨子里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可他也早知道了,楚湘从和他们断绝关系就一直很决绝,从来没想过要回家。他们这个家到底还是分崩离析了。当初楚汐死的时候,他怎么会以为一切都会变好呢?楚汐的死就像个导^火索,楚家所有的肮脏都被揭开。

    他已经没有一点斗志了,他低头看了一眼楚妈妈,闭了闭眼,突然松开手,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

    楚妈妈坐在地上哭,胡同里某一间房子里的楚爸爸在气急败坏,楚丞漫无目的的离开。楚家的分崩离析在这一天崩得更彻底了,所有人天各一方,再不相见。只是他们偶尔,还是能在电视上、报纸上看到楚湘,她一直过得那么好,是他们家里唯一幸福的人。

    楚湘这一世都没有再见过楚家人,渐渐将他们忘了个干净。大概是上一世的恋爱太甜蜜,这一世她看到任何人都没有一丁点想要在一起的**,她真的一辈子与手术刀作伴,与现代医学作伴,研究了一个又一个课题,成为世界顶尖的医学专家。

    夏云慧想成为她助手的梦想一直没能实现,倒是她的女儿特别有天赋,从小就喜欢追着楚湘这个干妈跑,最后真的跟在楚湘身边成了楚湘的学生之一。让夏云慧这个亲妈是既骄傲又酸得厉害,这丫头天天管她叫“老妈”,就为了能管楚湘叫“妈妈”。问她为啥这样叫,她居然说楚湘比亲妈年轻。

    她也坏心的没告诉女儿,楚湘对“妈妈”这种称呼从来都不感冒,人家根本没有母爱那种东西,女儿叫那么多年是白叫了,要不是天赋出众,早被楚湘扔回来了。

    楚湘这一世算是活到老学到老,白发苍苍的时候不能拿手术刀了,还每天戴着眼镜读医术,出入研究所做研究,忙的连和老朋友吃顿饭都没时间,一辈子被夏云慧吐槽是隐形闺蜜。但也正是她这个隐形闺蜜给了夏云慧最大的安全感,让夏云慧一辈子无论遇到任何困难都没害怕过,因为知道有楚湘在,她永远是最可靠的后盾。

    楚湘离世的时候,无数人为她默哀,无数人感到遗憾。这一世楚湘著作的专业书籍数不胜数,攻克的疑难杂症也数不胜数,不知道为人类做出了多大的贡献,是当之无愧的传奇人物,是医学界的奇迹。

    教科书中有她的名字,考试试卷上有关于她的试题,医学史上有她的成就记录,即便她离开了,人们也永远都会记得,有这样一个人,她将一生奉献给医学,她攻克的疑难杂症救了很多人的命。

    她的学生都是医学界的精英,她的医术将会一代代传承下去,在这个世界留下浓重的色彩。她来过一次,学到了无数珍宝,也留下了无数珍宝,毫无遗憾地又开始她新的旅程,一个全新的生活。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我的其他快穿文:

    《boss打脸手册[快穿]》:满级大佬快穿成炮灰男配,照样混成**oss,谁不长眼就把谁秒成渣。

    2《快穿之护短狂魔》:狐狸精穿梭于各个世界,极致护短,打脸人渣,魅力无穷无尽。

    3《头号炮灰[快穿]》:化解炮灰的怨气,替炮灰逆袭人生,肆意潇洒,虐渣翻身。

    4《时空历练记[快穿]》:穿书遭遇各种极品脑残,疯狂打脸,虐得他们打滚求饶。

    专栏求收,驻站作者,从不坑文,更新有保障,你值得拥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退休反派穿成了炮灰女配[快穿]相邻的书:全后宫出道此时微光暖又甜别让天才谈恋爱[娱乐圈]来自审神者的断腰警告太子爷今天吃了吗邪王嗜宠:无赖小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