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5、王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正文 145、王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一路凡尘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超能右手盛世谋妆[日娱韩娱]顶端御兽灵仙     傅琛与唐瑛的婚礼举办的很是隆重, 两人都是新帝近臣, 朝中官员也很给面子,宾客盈门, 车水马龙,女眷去唐府送嫁, 男宾们前往傅府, 两家都是热闹非凡。

    禁骑司凰部连同暗部们先来唐府, 以娘家人的姿态送嫁去傅府, 陪同傅琛娶亲的都是凤部儿郎, 刘重与雷骁等人陪同傅大人前来娶亲, 被凰部与暗部的姑娘们逮着一顿棒子,抱头鼠窜, 嗷嗷求饶。

    最后两人拜别父母,跪的是唐尧与白氏的牌位。

    唐松自告奋勇背堂妹出嫁,步步踏过唐府的院落,边走边叮嘱:“若是妹夫欺负了你, 你就回娘家来,小松哥替你打他!”

    唐瑛恍惚仿佛趴在唐珏背上,那种熟悉的感觉让她几乎落泪, 仰起头让泪水重新回到眼眶, 柔声说:“哥哥,他不敢的,我一定会幸福的!”

    这条路,漫长而艰难, 无论荆棘丛生也好,百般磨难也好,她终于趟了过来。

    唐松傻笑:“会的会的。”

    十里红妆,贺客盈门,唐瑛嫁入傅府。

    傅宪与夫人高兴的合不拢嘴,刘重与雷骁等人憋足了劲儿准备闹洞房,哪知道傅琛鸡贼,暗搓搓命熊豫特意照看禁骑司的这几桌,给他们上的全都是喝起来甜滋滋后劲十足的醉红尘,掺了桂花酿,闻起来有桂花的香甜之气,让这一桌的人都没想到自己会着了道。

    据说此酒喝了能大醉三日,故而价格高昂。

    宴罢宾客,朝中官员散去,唯独禁骑司几桌醉的东倒西歪,刘重与雷骁还要大着舌头嚷嚷着闹洞房,熊豫转头就把人扶到了马厩。

    反正他身强体壮,醉过去在马厩的食槽里睡一晚也不至于着了风寒。

    刘重与雷骁头并头在食槽里睡了一晚,鼾声如雷吵的傅府的马儿都不得安宁,傅英俊与腾云用舌头替两位洗了好几十遍脸,愣是没把这两人给弄醒来。

    他们睡的昏天黑地,傅琛穿着喜服踏进洞房,俊脸上简直要开出花来的感觉,洋溢着心愿得偿的喜悦,挑起盖头含情脉脉注视着佳人,却听到她肚子咕噜咕噜直叫。

    新娘子捂着肚子一张小脸蛋皱着了包子:“三堂婶不让吃东西,怕行礼的时候不方便,饿死我了,快快端吃的来。”

    傅琛:“……”跟设想的有点出入怎么破?

    他过来的时候一路都在想象掀起盖头的情景,新郎新娘柔情蜜意,两两相望……共赴绮梦,直想的腾起一腔欲念,没想到小丫头惯会煞风景。

    管他呢,反正人已经娶进门了,往后还有漫漫余生相伴,也不急于一时。

    他牵起她去桌边吃东西,又吩咐侍候的婆子们去端碗鸡汤面过来,再加几个时令小菜。

    唐瑛吃着鸡汤面,还不安生,手心朝上理直气壮的问:“我的新婚礼物呢?”

    傅大人抱来一个紫檀木的大盒子,笑眯眯推了过去:“给你。”看起来是早有准备的样子。

    唐瑛打开,但见里面是房契地契商铺各种资产证明,外加一长串钥匙。

    傅大人郑重道:“我觉得寻常的珠宝首饰衣衫锦缎都只能算做小礼物,想要充当新婚礼物还有些敷衍,这是我自己的所有家当,全都交予夫人,算是我送你的新婚礼物。”

    唐瑛傻了眼:“那往后……你要送我礼物,难道要跑来跟我要银子,说要给我买东西?这不是从左手交到右手?”

    傅大人沉吟良久,坚定表态:“我可以赚外快的,想办法捞油水,相信给夫人送礼的钱还是能赚来的。”又可怜兮兮道:“只是往后一粥一饭,衣裳鞋袜就指望夫人了。”

    唐瑛竖起眉毛,做凶悍状:“那你最好给我老实点,若是在外面拈花惹草,勾三搭四,好不好打一顿剥了衣裳鞋袜撵出去!”

    傅大人好像被她的凶悍给吓到了,作势要跪,矮身下去忽然伸开双臂抱了个满怀,得意笑道:“且瞧瞧谁先剥了谁的衣裳鞋袜……”

    唐瑛毫无防备之下在他怀里惊呼出声,赶紧伸臂揽住了他的脖子,男儿眉眼之间尽是喜悦之色,低头轻啄了她一口,一本正经的说:“今日厨里的鸡汤熬的不错。”大踏步奔着床榻而去。

    笑闹声中,两人倒在了一处。

    次日傅宪夫妇早起等着新婚的小两口前来敬茶,傅琛与唐瑛正跪在父母面前,刘重与雷骁揉着脖子闯了进来,也算两人酒量惊人,还在司里特别受过训练,喝的是掺了桂花酒的醉红尘,一夜竟然醒了过来,客房里那帮儿郎们此刻还睡的昏天黑地。

    “大人你可不地道,别人成亲你带着兄弟们闹,自己成亲就拿酒灌晕了我们,太过份了!”

    刘重与雷骁成亲的时候可没少受司里兄弟们闹腾,傅大人虽然没有亲自下场,但他坐镇指挥,也让两人吃了不少苦头。

    傅宪夫妇给儿媳妇送了重礼之后,便让他们起来,还向刘重与雷骁致歉:“招待不周,招待不周。”还当这两人昨晚睡在客房的。

    二人面色古怪,向傅宪夫妇先礼:“哪里哪里。”

    刘重到底忍不住说:“不过……大人命人将我与老雷送去马厩里睡,可是客房不够用了?”

    傅宪:“啊?”

    傅夫人:“?”

    傅琛可不会认帐:“你们两人喝醉了吧?昨晚司里的兄弟可全都是睡在客房的,不信你问问府里的下人,或者自己现在去看看。指不定是你们俩喝醉了自己记挂着要回家,摸到了马厩就醉死过去了,竟然也往我头上混赖。”

    刘重与雷骁面面相觑,皆是心有疑惑:“当真?”

    “还能有假?”

    唐瑛低头,拼命忍笑,肚里肠子都快打结了。

    真没想到,她家傅大人坏起来都是暗搓搓下手,表面上倒是瞧不大出来。

    两人成亲之后,婚假休了没三日,姚娘与甘峻再不肯帮忙,背着包袱款款离京,无奈两人只好把蜜月的地点搬到了禁骑司。

    新帝有心想要一改先帝晚年弊政,先是下旨烧毁了禁骑司的刑具,接着进行人员分流,有心前往军中效力的便按官职入伍,也有想离开司里去过平民生活的也放行,留下来的司署成员渐渐将司里的案子移往三司,禁骑司不再做为情报机构,也不是帝王手中的利刃,可以随意拿朝臣开刀。

    朝臣们见到了新帝改革的力度,终于不再惧怕禁骑司,对新帝归心,朝政显出清平之象。

    宝意十分遗憾:“先帝要是活着,见到玄真真人金丹吃多了爆体而亡,不知作何感想?”不过想想先帝的风雷秉性,又改了主意:“先帝还是早点薨了的好,他若活着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要死于非命。”

    唐瑛哑然失笑:“听起来张文华被诛九族都没能消解你心头恨意啊,玄真那帮徒孙徒孙们也没逃得掉,得亏了先帝死的早。”

    她如今提起先帝,心平气和。

    傅琛转而入朝为官,进了刑部,先做侍郎,没两年便升作尚书,如今与经沣已成新帝的两大肱骨重臣,深得新帝信赖。

    唐瑛依旧留在禁骑司做她的掌事,不过如今的禁骑司早已经不再管朝中闲事,与宫城禁卫军一样,成为了护卫天子与后宫的最后一道屏障,按照她的话来说,约等于退休养老单位,轮值的时候去坤宁宫品尝宫里新做的点心,再逗逗小太子,日子过的逍遥又清闲。

    杨虎妞果然拿出杨将军治军的劲头来治理后宫,那些老油子宫人们在她手底下吃了苦头,也终于兢兢业业起来,再不敢轻视边城来的皇后娘娘了。

    两个人坐在坤宁宫晒太阳,昏昏欲睡,遥想少年时,恍如梦中。

    杨虎妞半梦半醒间问她:“瑛瑛,你也成亲两年了,该生个孩子了吧?”

    有了孩子,此生牵绊更深,也更容易忘却过去。

    唐瑛闻着鼻端花香,好一会儿才说:“也是时候了。”

    下值了出宫,傅大人在宫门口候着,两人既不骑马也不坐车,手牵手往家走,便如同这京都无数寻常夫妻出门,路上瞧见喜欢的吃食东买一点西买一点,日子悠闲而宁静,再聊点朝中鸡毛蒜皮的小事,傅大人如今也学会逗老婆开心,他一本正经学朝臣扯皮,还要适当加上自己的吐槽,却逗的唐瑛哈哈大笑。

    自从成亲之后,笑意时常爬满她的脸颊。

    傅琛有时候想,那一年,他认识的少女用仇恨筑起一道坚硬的盔甲,虽然面上时常浮起笑意,可是他却在她的眼瞳深处瞧见深深掩藏的泪意与绝望。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终于抛却旧事,笑的像个毫无心事的傻子。

    可爱的傻姑娘!

    他握紧了手心里柔软的小手,日子越安逸,她身上的棱角也全部被磨平,就连手掌心的茧子也因为长久不握兵器而渐渐消磨不见,重归女人的柔软与细腻。

    唐瑛笑不可抑,感受到手上紧握着的力道,笑道:“怎么啦?”撞上傅大人眼里的缱绻之色,一时怔住:“你这副模样,好像分别许久。”

    傅大人含笑道:“可不是嘛,我在朝堂之上听着天生人扯皮,心里便想着,还不如早点下朝,跟夫人一起逛逛街吃吃饭来的舒心,真是浪费时间啊。”他摆出一副愁意:“想到此后大半生还要跟这帮人共事,就让人烦心。”

    唐瑛柔声道:“有我陪着你啊。”

    “好啊,你要陪着我。”

    傅大人摸摸她的脸蛋,只觉心头柔软不已,两人同行,家门渐近,守门的小厮打开门,迎两人入内。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重生食神学霸不软萌惟楚有材龙家乐幽幽曼殊王者香娘子投喂手册农女福妃名动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