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番外四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144、番外四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超能右手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一路凡尘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盛世谋妆[日娱韩娱]顶端御兽灵仙     次日唐瑛才起床, 傅大人就携刘婆婆家刚出炉的肉烧饼上门来接她去上禁骑司, 这次还贴心的坐了马车,好方便她在路上啃烧饼。

    唐瑛笑眯眯上了马车, 抱着肉烧饼填肚子,原本在对面坐的好好的傅大人好像饿的两眼冒绿光, 不多会儿就摸到了她旁边, 盯着她吃的油汪汪的小嘴。

    “大人也没吃早饭?”唐瑛递了个肉烧饼过去, 没想到傅大人图谋的可不是什么肉烧饼。

    下一刻, 她便落进了傅大人的怀里, 所有的话语尽数咽没喉中。

    熊豫坐在车辕上, 假装对马车里面细微的声音充耳不闻,却又在心里想, 府里的亲事看来要再提前半个月了。

    傅宪夫妇躲过了傅琛下狱之事的牵连,六月中接到儿子的书信要他们回京操办婚事,早有七月中就回到了京城,只是儿子陪着唐瑛去白城扫墓, 便紧锣密鼓为儿子的婚事筹备,连聘礼单子都列了十好几回,为断往上添东西, 就怕不够慎重。

    儿子从前不肯成亲, 好不容易逮到个傻姑娘愿意嫁过来,可不得厚厚备办一份聘礼。

    再说傅宪从商这些年可积攒了不少好东西,都给儿子留着呢。她

    唐瑛下车之后,神色明显不太自然, 满面绯红,狠狠瞪了傅琛一眼,颇有几分颐指气使,使唤傅大人:“把烧饼盒子给我拎到公廨里去。”

    熊豫上前要搭把手,被自家主子瞪了一眼,忙识趣的往后退,眼睁睁看着自家英俊无双的主子拎着个烧饼盒子好像拎着什么稀世珍宝一般,和唐掌事一起踏进禁骑司的大门,心中不由呜呼哀哉:完了!大人已经注定要惧内了!

    唐瑛可不知熊豫的内心戏,自从踏进禁骑司,全都是问好之声,且众人见到她与傅琛联袂而来,皆眼含戏谑,碍于两人平日威严,到底未曾出言调侃。

    不过属下们规矩,可不代表姚娘能够保持沉默。

    甫一踏进公廨,她便笑道:“哟,小两口总算是舍得回来了?”

    唐瑛:“……”

    傅大人当即露出几分笑意,看那架势巴不得姚娘多调侃几句,特别是“小两口”三个字听来简直顺耳无比,连带着他对姚娘的态度也大变,还顺便奉上唐瑛的早饭:“姚姑姑尝尝刘婆婆家的烧饼,还热呼着呢。”

    姚娘:“……”这孩子傻了吧?

    不过转瞬便明白了,这得益于后面冒出来的经沣,假模假式拿着一摞卷宗,进来还装作惊喜模样,先是向她行礼:“大理寺有桩案子要与禁骑司联手。”转头便向唐瑛套近乎:“既然唐掌事回来了,不如由姚姑姑就派唐掌事如何?”

    傅琛面无表情挡在了唐瑛前面,隔绝了经沣的视线,没想到小经大人锲而不舍,居然把脑袋伸出去,尝试越过傅琛与唐瑛说话:“很高兴唐掌事又回来与经某共事,为了庆贺唐掌事回来,不如等下值了咱们去喝一杯?”

    傅琛脸都黑了。

    “不去!”

    “咦,在下并没有约傅大人,也无意与您一起喝酒。”

    姚娘差点笑喷。

    原来症结在这里啊。

    她朝唐瑛挤眉弄眼,小徒弟摊手表示无奈——小经大人脸皮厚如城墙,傅大人又不禁逗,造成眼前局面可不管我事啊。

    公廨里气氛正尴尬,忽又有人进来,却是风流潇洒的赵世子,也提着个食屉,进门便欢快的奔向了姚娘:“母亲,儿子给您送早饭来了。”

    唐瑛没想到自己离京数月,这娘俩就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相认了,不由惊讶非常,喃喃道:“姑姑这是从哪里捡了个大儿子回来?”

    姚娘:“……”这小心眼的丫头!

    她接过赵世子手里的食屉,心疼道:“都说了你不必管我的早饭,读书累了就多休息休息,偏要一趟趟的跑。”

    姚姑姑做师父与做母亲,简直是两副面孔,颠覆了唐瑛对她的认识。

    赵世子也是,这么个风流浪荡的货色,先帝末年还巴不得舅兄坐皇位好趁机捞一把,结果万氏一族与二皇子一同覆灭,他便又缩起脑袋老实了不少,虽然挂着在南齐学习的名儿,别人不知她可清楚的很,这货跟着沈侯爷醉生梦死,时常不知今夕何夕,便是九公主都拿他没办法。

    这货做起乖儿子来,居然有模有样。

    唐瑛一时里都看呆了去。

    姚娘打开食屉,一层层拿出来,四层的大食屉摆的满满登登,作为早饭来说过于丰盛了。

    师父有难,做徒弟的义不容辞,唐瑛当即挽袖子上:“这么多吃食,姑姑一个人也吃不完,不如徒儿帮您解决一点。”

    赵世子眼睁睁看着唐瑛先是往自己亲娘手里塞了碗筷,自发动手张罗,接着毫不见外的挟了个虾饺咬了下去,连吃边惊叹:“哇真新鲜,不知道世子这虾饺是哪里买的?虾肉新鲜嫩滑,好吃好吃。”

    赵世子:“……”

    他没好气的说:“这是我府里厨子的手艺,外面买不到的。”

    自从找到亲娘,听说亲娘有成亲之意,他便极力游说姚娘跟他回南越,每日换着花样的讨好亲娘,送早饭也是新近添加的项目,还大叙母子之情,试图唤起姚娘对于南越的眷恋,可惜收效甚微。

    师徒俩围着满桌子早饭吃的不亦乐乎,姚娘瞪着挟着卷宗的经淮与黑着脸的傅琛,外加眼巴巴盯着自己的儿子,毫不客气将几个人轰了出去:“你们既然不吃早饭,都出去。杵在这儿别影响我跟瑛瑛吃饭。”

    赵世子:“……”伤心。

    傅琛:“……”

    经淮:“……”

    ********

    傅大人痛定思痛,重新转换思路,发现自己思维过于局限,唐瑛点了个肉烧饼,他便老实只买了肉烧饼,结果被赵世子一顿丰盛的早饭打败,改日再送早饭便加了新的花样,吃的唐瑛满足不已。

    他们二人既然回来,姚娘便想把手头的担子扔出去,好跟甘峻去过逍遥日子。

    尽管赵世子再三挽留,对甘峻百般不待见,也没能留住姚娘一颗恨嫁的心,他亲眼看着亲娘嫁给了甘峻,想尽了办法也没能替亲爹将亲娘带回去,心灰意冷之下便收拾包袱准备回南越。

    九公主倒是不想去南越,可是比起跟着花心的丈夫去南越,她留在京城的日子更不好过。

    父母兄长都已经没了,且二皇子元阆背负着罪名,外祖一脉也尽数凋零,而她也再不是皇帝膝下受尽宠爱的公主。

    她无奈之下,含泪跟着赵世子离开了京都,奔赴南越。

    姚娘送走了儿子,暂时与甘峻居于京都一处小院里。

    他们两人半生离乱,好不容易成亲,都恨不得再无外人打搅,居然连个奴仆都不肯留,两人关起门来过小日子,且有言在先,直等唐瑛成亲之后,他们便要远离京城,找一处山明水秀之地隐居。

    经过小经大人的不懈努力,刺激的傅大人近来更为体贴,于是唐瑛终于吐口,傅家请的官媒上门提亲,很快宫中赐婚的旨意也下来了,唐瑛也终于迎来了自己的婚期。

    傅家的聘礼堵了一条街,摆满了唐府中庭前院,张青忙前忙后的张罗,连唐家族人都进京帮忙。

    三堂婶与五堂婶亲自过来,还带着唐佳仪与唐佳月姐妹俩。

    唐枫入朝为官,唐松也留在京里,在割地赔款答应了亲娘成亲生子,终于磨得五堂婶的同意,答应他成家之后入军中效力。

    五堂婶还请唐瑛举荐唐松,她的意思是留儿子在京都,但唐松想去戍边,最后在唐瑛这里折中了一下,约好了等唐松成家生子之后,便举荐他去庆州,在杨巍的手下也好有个照应。

    傅夫人与唐家三夫与五夫人相约去理佛,背着唐瑛两位婶子几乎难免要提一提唐尧夫妇。

    “老四夫妇只余这一点子血脉,我们心底里是拿这孩子当亲生的来疼,只盼着她将来夫妻和顺,一家和睦,还望夫人多疼疼这孩子,她性子倔强可是心地是好的,外面那些传闻都当不得真,这孩子最是重情重义,夫人可千万不能相信。”

    唐枫绝顶聪明,猜出来唐瑛淹留京中的原因,后来便送了家书回去,直让唐三夫人后悔自己当初的铁面无情,暗自后悔许久,这次入京原想与唐瑛好生解释一番,哪知道这孩子云淡风轻就揭过了这一茬。

    傅夫人浅笑:“这是说哪里话,若是提外面的传言,两个孩子都是半斤八两,琛儿的名声也好不到哪里去。”

    傅琛心狠手黑之名,传了也非一日。

    唐三夫人苍老的面上也浮起一层笑意,就连唐五夫人怯怯笑起来。

    傅夫人还道:“两位夫人有所不知,两年前瑛瑛那孩子刚入京我就瞧中了她做儿媳妇,只是后来琛儿出事,便耽搁了此事。我后来才知,还是她冒着掉脑袋的风险救了琛儿,我们夫妇心里不知道有多感激她,心底里也是拿她当亲闺女待的,两位夫人放心!”

    有了傅夫人这番保证,唐三夫人与唐五夫人拜完佛回去,心情都不错。

    唐府里紧锣密鼓的筹备着唐瑛的婚事,傅府亦然,而当事人唐瑛与傅琛却跟没事人似的,依旧在禁骑司忙碌着。

    唐三夫人倒是提起过,大婚之前未婚夫妻最好还是别见面,奈何这两人都有公事在身,就算是想避嫌也没得避,倒是正中傅琛下怀。

    赐婚的旨意下来之后,经沣还时不时窜到傅琛面前膈应他:“傅大人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免得耽搁了唐掌事的终身幸福。”直气的傅琛好几次都黑着脸扭头而去。

    他又不能跑去唐瑛面前抱怨,想当然会引来她的一顿无情嘲笑,有时候他都觉得这小丫头铁石心肠,跟经沣划清界限可不代表她不会逮着他的短处笑。

    傅大人如今学聪明了,任你多少甜言蜜语,都抵不上行动来的贴心,因此傅大人如今不但无师自通的学会了早接晚送顺带变着花样的送早饭,还在忙碌之余带她吃遍京中美食,连首饰衣衫都送过不少,陪她逛街更是家长便饭,令唐瑛觉得自己每日都活在期待之中,睁开眼睛都在猜当日能吃到何种美食,又能收到什么样的礼物。

    偶尔进宫去见杨虎妞,见她已经对宫务上手,不由大感欣慰。

    杨虎妞令人搬出自己的首饰让唐瑛随便挑:“喜欢的尽管拿,若是这些不够,陛下的私库里还有呢。”

    元鉴待皇后倒是一心一意,连皇帝的私库都交由她管。

    杨虎妞带着钥匙亲自去见识了南齐历代皇帝攒的私库,这次可真应了太后那句话:“不过就是个乡下来的野丫头!”

    她就跟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人似的,真真是开了眼。

    唐瑛笑不可抑:“败家娘们!陛下若是知道你拿着他的私库做人情,真要后悔把钥匙给你了。”

    杨虎妞:“反正他也用不上,放在库里也是落灰。”

    她还真没说错,自新帝登基之后,不少朝臣提起广选秀女为皇室开枝散叶,可惜都被新帝驳回。

    元鉴面相和善可不代表会被朝臣牵着鼻子走,这帮人不就觉得新帝后宫空虚,送自己家妹子或者女儿进宫,也好做一做皇亲国戚的美梦嘛。

    可惜元鉴志不在此,况且杨虎妞其人自成亲之后就三令五申:“庆王府里若是进来个小妖精,可别怪我下手掐死她啊。”就算是从庆王府换到了皇宫,她也不改此志,夫妇竟然难得的殊途同归,都不愿意再有人插进来,倒也帝后和乐。

    杨虎妞自感已婚两年,有许多婚姻宝典要传授给唐瑛,故而逮着她进宫的日子就絮絮叨叨,最重要的一条便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傅大人纳妾,刚开始便要立起规矩,省得以后他往府里抬新人。若是他生出异心,还有我与陛下给你作主了呢,大不了让陛下降他的官职,让他去守城门,看他敢不敢纳妾?”

    唐瑛有帝后撑腰,出宫之时见到傅琛就笑,且是个不怀好意的笑。

    傅琛被她笑的头皮发麻,暗中反思自己近来可有做的不到位的,思来想去无从寻起,便不由动问:“可是有事发生?”

    唐瑛转述皇后娘娘的话,笑倒在他怀里:“真没想到有一天傅大人的前途竟然系在了我身上,你往后可得好生待我,不然我就去皇后娘娘处告一状!”

    傅琛佳人在怀,也不管赶车的熊豫能听到多少,低头吻上她的唇,良久之后哑声说:“叫我阿琛。”

    唐瑛躺在他怀里,从善如流。

    “阿琛。”然后伸出手:“我的新婚礼物呢?”

    傅大人抵着她的额头轻笑:“新婚礼物,当然是洞房花烛之夜才能拿到的,你想什么呢?”

    作者有话要说:  三更肥章,还有一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重生食神学霸不软萌惟楚有材龙家乐幽幽曼殊王者香娘子投喂手册农女福妃名动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