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第一百三十八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138、第一百三十八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超能右手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末世之人生赢家一路凡尘神工明星爸爸宝贝妞攻略极品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二皇子收到大长公主传来的消息, 惊讶不已。

    上辈子南齐帝薨了之后, 他进京奔丧,原本就是有备而来, 这才趁着元奕还未举行登基大典,逼宫夺位。

    不过这辈子许多事情与上辈子大为不同, 他痛定思痛之际, 进京面圣也做了万全的准备, 带足了人手, 以防万一。

    他的幕僚郁敬仪请示:“主上, 现在怎么办?”

    二皇子吐出一口浊气:“那就别怪我心狠了!”一面下令星夜兼程, 一面派人急速进京联络元蘅以及京中万氏一族的官员,准备大事。

    对于普通百姓而言, 时间的流逝犹如静水深流,日升日落,缓慢而无知觉。但对于监国的皇太孙来说,每时每刻都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内有朝臣结党营私,外有藩王虎视眈眈,手头还有千百件大事等着他去决断, 当真是焦头烂额。

    在此情况之下, 东宫官员之间还对于如何处置元阆有着巨大的分歧。

    傍晚时分,东宫官员齐聚皇太孙处商议大事。

    太子太师翁闲鹤主张对湘王实行“一经入京便当场击杀,免除后患”的策略,而太子詹事彦子澄则大加反对:“湘王是奉旨入京, 至少要让他面见陛下,或由禁骑司出面拘捕审查,给天下人一个交待,不然外面岂不要传殿下尚未……便骨肉相残,岂不有损殿下名声?”

    翁闲鹤冷笑一声:“书生之言!此等生死大事,先下手为强,何用给天下人交待?”

    彦子澄据理力争,翁闲鹤寸步不让,两人当着皇太孙的面吵的不可开交。

    皇太孙说到底不过才是十七岁的少年郎,就算是监国也有老臣周旋调度,他也尚在学习治国方略,面对此等情况只能两边安抚:“两位都别吵了!”

    翁闲鹤一把年纪脾气恁大,内心也觉得皇太孙空有聪慧的名声,但到底历练未成,老臣子难道有些倚老卖老,再加之他的态度很有几分讨厌的对家经淮和稀泥的作派,口气里不免带了出来:“殿下当真不肯听老臣之言?”

    元奕少年人的自尊不允许他被臣子轻视,况且他近来也很敏感,面对堆积如山的奏折,时常惶恐不已,生怕自己行差踏错难以服众,越要求自己完美,内心便越是忐忑,只不过都被他很好的掩饰了下来。

    他不想被老臣子按着脑袋表态,颜子澄辅佐先太子元启多年,几乎是看着元奕长大,多少了解少年人的脾气,况且翁闲鹤的态度多少失了恭敬之意,不由这位东宫属官生气:“翁太师,您这是逼迫殿下吗?”

    翁闲鹤见此情景,索性赌气道:“臣的建议已经禀明殿下,若无事臣先告退了。”

    他出得东宫,回身看时,彩霞满天,将东宫映照的如同仙界殿阁,金碧辉煌,美轮美奂,却不知夕阳下沉,便如狰狞巨兽,能吞噬人世间的一切。

    翁闲鹤识趣离开,掌灯时分,颜子澄还在与元奕商议拘捕湘王之事,他提出:“稳妥起见,不如殿下派人请了唐掌事过来一起商议?按湘王的脚程,也就在明后日抵达。”

    他们这头送信的人还未离开,便听得外面有喧哗之声,有宫人匆匆来报:“殿下,湘王殿下求见。”

    元奕震惊不已:“这么快?”

    颜子澄:“……在外面?”

    宫人:“已经有人引着湘王殿下过来了。”湘王暗中派人引诱皇帝服食大量丹药乃皇家秘事,并未公开,是以宫人并不知其中缘由,还笑着禀报:“湘王殿下说许久未见太孙,便直接过来了。”

    “不对啊殿下,按道理湘王不可能这么快的。”他始感不妙。

    许音未落,外面脚步声已经响起,元阆的声音已经在庭院里响起:“奕儿,分别多时,皇叔甚是想念,便先过来与你一见。”

    元奕连忙迎了出去:“二皇叔?”

    但见元阆风尘仆仆而来,身后跟着四名护卫,一贯的笑意温雅,还亲热的打量他,走近了在他肩上拍了两下,亲昵的说:“奕儿都当父亲了,高了壮了。”

    颜子澄与元奕交换了个惊疑不定的眼神,下一秒他便眼睁睁看着湘王身边的赵奎袖中匕首寒光一闪,狠狠扎进了元奕的胸膛。

    “殿下——”颜子澄万万没料到湘王居然狠辣至斯,前一刻还在言笑晏晏的叙说思念之情,后一刻便举刀相向。

    元奕低头,不可置信的注视着自己胸前不断洇出血迹的伤口,有一刻他心里生出无穷无尽的悔意——若是听从翁相的建议该有多好啊。

    然而来不及了,他缓缓向后倒去,视线里是颜子澄惊慌失措而自责愧悔的面孔,还有湘王面无表情的脸,他的声音忽远忽近:“奕儿,你可别怨皇叔心狠。下辈子投个好人家,可千万别托生在皇家!”还有东宫侍卫宫人惊慌的声音,兵器相交的声音由远而近,似乎是湘王带来的杀了进来。

    他的浩儿啊,也才出生几个月而已。

    他不甘的、缓缓闭上了眼睛。

    ********

    湘王入京之时,派人向大长公主送了消息。

    她早就收拾停当,数着时间在窗前坐了一下午。

    听到湘王先去了东宫,元蘅便起身:“进宫吧。”

    她以养病为名,许久未曾进宫,但余威犹在,连进宫的腰牌都不必拿出来,只要见到大长公那张脸,便主动放行。

    清凉殿里,内监跪在脚踏上,按照太医所教之法为他按摩腿脚。

    唐瑛刚刚进宫没多久,便听到外面值守的内侍前来禀报,大长公主求见。

    南齐帝面露喜色,忙令宫人请了元蘅进来。

    元蘅踏进内殿,向南齐帝跪拜行礼,南齐帝吐字有些含糊,但还在努力表达清楚:“皇姐免礼,快快请起。”

    姐弟俩亦是许久未见,做姐姐的痛失独子,形影相吊;做弟弟的继承人损折,被宠爱的儿子谋算,半边身子偏瘫,两两相望,都能在对方的脸上找到生活的霜风剑雨留下的影子,不免内心唏嘘——原来他(她)也不好过。

    皇帝赐座,内侍刘三搬了绣墩过来,元蘅便款款落座:“听说陛下病着,我前些日子也不甚爽利,今日才抽出空来进宫探望,陛下可好些了?”

    南齐帝似乎很高兴见到元蘅,他近来极少处理国事,有大把的时间回忆旧事,见到元蘅便想起小时候的事情,动情道:“皇姐自己的身子要紧,朕不要紧的,歇些日子就好了。”

    元蘅冷笑:“陛下难道还要瞒着我?怎么我竟听说你的身子骨可不是无碍,而是被人撺掇着过量服食了金丹。”

    南齐帝厉目扫过唐瑛,她察颜观色便知皇帝心中所想,连忙道:“陛下您忘了,臣与大长公主素来不和。”

    元蘅哪会让她好过:“唐掌事难道忘了,此事还是你派了身边的人向本宫通传,怎么在陛下面前就不肯承认了呢?”

    南齐帝面色一变,看唐瑛的眼神都大为不同,隐隐带了怀疑之色。

    “是吗?”唐瑛倒好似未曾察觉南齐帝的疑心病又犯了,坦然与元蘅对质:“不知道我派了哪一位向大长公主通传消息,还请大长公主告之名姓,臣也好查个一清二楚,还自己一个清白。”

    元蘅看似好心:“皇弟也别责怪唐掌事了,她一片好心为着陛下的龙体担忧,这才派人传了消息给皇姐。”

    唐瑛:“……”没想到大长公主蛰伏两年,颠倒黑白的本领倒是涨了不少。

    “陛下有所不知,昨日臣在禁骑司查出一名内奸,对大长公主忠心耿耿,时常找机会向大长公主通传消息。”好在她早有准备:“此女便是暗部的红玉,昨晚臣请内狱的春娘连夜审问,下午便拿到了供词,据此女的供词,她在十三年冬猎的时候便投靠了大长公主,还与湘王殿下有了私情。臣刚进来便是想向陛下禀报此事。”

    唐瑛微微一笑:“向大长公主殿下通传消息的,正是此女,已经羁押在内狱,等陛下示下。”

    南齐帝的脸面顿时变的很难看。

    “唐掌事好口才。”元蘅轻笑:“你倒是清楚不少东西,就是不知陛下可清楚?”

    南齐帝:“清楚什么?”还未得到答案,忽听得外面喧哗声起,有人跌跌撞撞冲了进来,大喊道:“不好了,湘王杀了皇太孙——”

    “湘王杀了皇太孙?”南齐帝犹不敢信:“湘王不是还没进京吗?”他迅速扭头去看唐瑛,这是他手中最锋利的刀,也是所有消息的来源渠道。

    他以为的,对他忠心耿耿的少女露出了灿烂明媚的笑容:“是啊,湘王刚刚进京,臣还未及禀报陛下。”她还惊讶的问道:“湘王手脚这么快,已经杀了皇太孙吗?”适时做出评价:“真是无毒不丈夫!”

    南齐帝几乎想要咆哮,却依旧记得自己上一次生气的后果,于是压制着极度的愤怒问道:“禁骑司的人呢?你没有派人保护皇太孙吗?”后一句几乎是咬牙切齿状。

    “哦,臣听说湘王殿下要进京,就找了个借口把禁骑司的人从东宫撤了出来。”少女若无其事的说,仿佛做的是再寻常不过的一件事情。

    作者有话要说:  ……卡了两天不敢上来,今晚大结局就能写完。

    无缝接档新文求预收,元旦开新,换了文案跟书名:《孟婆的假期》

    孟婆三百年才攒了三个月的假期,偷偷来到人间度假,第一天就拣了个弃婴……

    后来,孟婆在人间过上了有娃有钱又有闲的日子,本以为这是个完美的假期,没想到麻烦事接踵而至。

    手机戳:

    电脑戳:《孟婆的假期》

    app的小伙伴们可以直接在作者专栏挖《孟婆的假期》

    感谢在2019-12-26 03:52:46~2019-12-28 17:53: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江泓 46瓶;annice 20瓶;凝鸢 2瓶;星xing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重生食神学霸不软萌惟楚有材龙家乐幽幽曼殊王者香娘子投喂手册农女福妃名动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