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第一百三十七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137、第一百三十七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一路凡尘超能右手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神工攻略极品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皇太孙得到宫人来报, 急匆匆赶来:“皇祖父怎么啦?”

    唐瑛一脸无辜, 假装此事与自己无关:“陛下他非要知道张文华与玄真的审讯结果……”

    知道了又受不住,这可不赖我啊。

    甘峻与内侍刘三可以作证, 她可不是故意的。

    太医还忙着扎针,没空回答皇太孙的问题。

    南齐帝被扒的只剩一条亵裤, 从脑袋往下扎了一溜的针, 乍一看好像一只皮肤松驰的刺猬, 全无帝王的体面。

    甘峻本着“师公”的身份提醒唐瑛:“唐掌使不如避避?”

    你一个未出阁的小丫头瞪大俩眼珠子瞧着个光*身子的老男人, 就不怕长针眼吗?

    可惜小丫头不懂他的好意, 死赖在寝殿不肯挪脚:“陛下龙体有恙, 我怎么能无事一般离开呢?”

    甘峻:“……”真是跟你那浪荡不羁的师父一个作派,也不知道将来要让谁家儿郎苦恼。

    皇太孙一直守到南齐帝再次醒过来, 连忙凑近了轻声唤:“皇祖父。皇祖父可觉得哪里不舒服?”

    南齐帝暂时忘记了昏过去之前发生的事情,眼神里还是一片茫然:“奕……奕儿……”开口之时才发现自己说话有异,吐字不清,且半边脸颊似乎有些僵硬, 脑子里霎时浮起之前的事情,双眼渐渐浮起愤怒的猩红。

    太医在侧,吓的连忙制止:“陛下息怒!陛下息怒!陛下若是再动怒, 症状还会加剧, 陛下一定要平心静气,万不可情绪过于激动!”

    皇太孙也吓了一大跳:“皇祖父,您千万别动怒,有什么事儿交给孙儿去办就好!”

    甘峻与唐瑛也加入劝说的行列, 总算是让南齐帝的情绪渐渐平静了下来。

    他一旦平静下来,等于内心已经接受了自己老朽的事实,悲凉又绝望,却还想要挣扎着惩治湘王与大长公主,用尽了帝王路上多年修炼的克制情绪的**,总算能一字一顿表达自己的诉求:“召湘王入京,逆子!朕要赐他死罪!皇贵妃打入冷宫!”

    皇太孙元奕连忙劝他:“皇祖父,召湘王入京的旨意早已经送出去多日了,说不定他已经在准备来的路上了,至于皇贵妃,现在还不宜打入冷宫,不然打草惊蛇。湘王如此算计皇祖父,便是孙儿也不能饶了他,不如等他入京之后再行抓捕也不迟。”

    南齐帝也是被愤怒给冲昏了头脑,稍稍冷静下来之后,就知道皇太孙的打算是最正确的。

    他的眼神扫过唐瑛,她立时便领会了其意,狗腿的表忠心:“陛下是想让臣协助皇太孙殿下抓捕湘王是吧?臣一定尽心竭力,听从皇太孙殿下的调遣!”

    南齐帝总算松了一口气。

    *******

    嘉正十六年五月二十八日,探子来报,湘王与庆王离京城也就三五日的路程,而辽王路远,大约还得小半个月。

    南齐帝不愧是当了半辈子帝王的人,意志力出乎意料的坚强,随着太医每日扎针药敷外加内服的汤药,他居然又能坐了起来,连说话都清晰多了,虽然依旧有半个身子不太灵便,至少日常交流是没问题了。

    唐瑛隔个两三日必要进宫探病,不时在他面前刷刷“忠心臣子”的形象,实则内心藏着鬼胎,就想瞧瞧他恢复的怎么样了,心道:您若是不早点恢复过来,怎么顶得住下一次的伤心愤怒呢?

    她从宫里出来,便回禁骑司,召集手下训话,值此敏感时期,必要手底下的人各司其职,不得懈怠,最后再开个秘密小会。

    禁骑司凤字部的雷骁、刘重皆以她首,而凰字部的春娘向来只管内狱,手底下的宝意便交由唐瑛调派,暗部的晚玉红香倒是随侍在侧,跟着她留在司署,其余暗部的人员在城中四处宅子留守听从调派。

    秘密小会的出席人员便由这几人出席。

    唐瑛向几人透露皇太孙秘令:“湘王派玄真引诱陛下大量吞食丹药,此事已然呈报陛下与皇太孙,太孙有令,待得湘王入京便要抓拿他,诸位可要准备好,大约就在这几日。”

    张文华与玄真是秘审,唐瑛带着刘重与雷骁在做这件事,不但内狱的春娘等人未曾参与,便是她身边的晚玉红香都被阻在诏狱门外,此刻几人乍闻此事,宝意与晚玉一脸凝重,红香却心跳如鼓,眼前发黑,只觉得自己一心盼望着的锦绣前程路眼睁睁被唐瑛给阻断了。

    她定定神,颤着声音问出一句:“大人,此事可当真?”

    刘重最不耐烦与她打交道,态度便有些不好:“此事是我们与掌事大人一并审问的结果,已经呈报陛下,罪犯都已经在供状之上签字画押,难道还会有假?你不相信,难道是瞧中了湘王不成?”

    他是个粗人,开口便往男女情*事上扯,没想到却一箭正中靶心,直惊的红香差点跳起来,勉强才维持住了笑意:“刘大人说笑了。”

    唐瑛布署完毕,众人四散而去,独留宝意陪在唐瑛身边。

    她道:“大人,您不觉得红香的态度有点奇怪吗?”

    唐瑛:“哪里奇怪了?”

    “她似乎对湘王……”

    唐瑛:“湘王生的俊美温雅,红香大约是有几分同情吧,无甚大碍,你不必担心。”

    ******

    夜半时分,红香披一身黑色的斗篷,匆匆敲响了大长公主府的角门。

    不多时,便有下人引了她去见大长公主。

    她进了大长公主的寝殿,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惊惶道:“主子,快救救湘王殿下,殿下有难!”

    大长公主原本都已经卸了钗环首饰,没想到听说红香过来,便披衣而起见她。

    “湘王有难?”她与湘王之间并未撕破脸,相反还保持着表面良好亲密的关系,并且自湘王就藩之后还时常收到他从湘地寄来的平安信,信中拳拳孝心真是令她“感动”呢。

    红香更不两位主子之间的嫌隙,一心一意想要帮湘王,膝行至大长公主床边,仰起一张惊慌的小脸,无助到了极点:“今日掌事召集众人商议,陛下已经知道了湘王殿下派玄真引诱陛下过量服食丹药。皇太孙有令,要在湘王殿下进京面圣之时抓捕他,求求主子救救湘王殿下!”

    元蘅握在袖中的手微微颤抖,那是因长时间的等待与压抑而升起的颤栗,是大仇即将得报的兴奋,但她面上却是一派忧心:“好孩子,多亏了你,快快起来。湘王便等同本宫的儿子,本宫必然是要救他的,你别担心,回到禁骑司之后注意姓唐的丫头的动向。”

    红香对大长公主的能力深信不疑,只要她出手,便是皇太孙又如何?

    到时候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芸娘亲自送了红香出去,再回来之时便是满面喜色:“主子,机会总算来了。”

    元蘅坐不住,在殿内走来走去,忽尔仰头:“桓儿,娘终于等到了这一日,苍天有眼!苍天有眼啊!”眼眶湿热,却是喜悦的泪水。

    芸娘:“主子,接下来咱们怎么办?”

    元蘅阴狠一笑:“我那好皇弟自从登上帝位,但对皇位十分看重,既然皇位重于亲情,那就让他好好看一场大戏。你说,若是他最宠爱的皇长孙与湘王自相残杀,血溅王座,他心里会怎么想?”

    芸娘:“想必……应该会十分痛苦吧?”

    元蘅大笑:“也是时候该让他尝一尝骨肉相残的痛苦了,免得永远不懂得我的苦楚,对我的桓儿苦苦相逼,非要把他逼出京去。”她笑着,面上却珠泪滚滚:“我的桓儿若是在京里,又怎会大祸临头?”

    芸娘陪她流泪:“主子别伤心,这一次咱们必然不会失手。”

    元蘅打起精神:“来来来,赶紧来磨墨,既然有人送信过来,我可不得为我的好侄儿苦心筹划一番嘛。”

    作者有话要说:  ……好像还是晚了,不过更上来啦,宝宝们早安!

    你们感觉到了正文完结的气息了吗?

    反正我是感受到了!

    感谢在2019-12-25 23:58:03~2019-12-26 03:52:4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cecilia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重生食神学霸不软萌惟楚有材龙家乐幽幽曼殊王者香娘子投喂手册农女福妃名动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