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第一百三十三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133、第一百三十三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日娱韩娱]顶端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盛世谋妆攻略极品御兽灵仙神工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     夜色如水, 唐府后院里, 正是姹紫嫣红之时,唐瑛一人独酌, 神线虽不及白日清楚,可是鼻端满是草木花香, 倒也怡然自得。

    张青干一行爱一行, 做唐珏的长随之时, 对少主人言听计从, 接手了唐府的琐事之后, 对外能够应付人情往来, 对内把府里打理的井井有条,就连后花园也保持着随时可以开赏花宴的水准, 可惜此间主人无意凑热闹,只能任由百花寂寞。

    “妹子可是有心事?”张青踏着月色而来,将手里的木盒子递了过去:“你要的东西。”

    唐瑛打开扫了一眼复又合上,亲自斟了一杯桂花酒:“大哥辛苦了, 陪我喝一杯?”

    张青举杯示意,仰脖一饮而尽,见她眉头不自觉皱着, 却又倔强的不肯说, 心中暗叹她也太要强了,笑笑告辞:“府里还有不少事情等着我去处理,我可不似你还有闲心坐着喝酒。”

    唐瑛挥挥手:“去吧去吧,我就是个没人陪的小可怜。”

    张青“噗”的笑出声:“那小可怜需不需要我吩咐厨房弄点下酒菜过来?”随着她官威愈重, 提防的人也越来越多,已经许久不曾露出这副无赖模样了。

    唐瑛:“……还是算了吧。”厨房估计都封了炉火。

    张青自去。

    许久之后,她都快将一坛子桂花酿喝光,听得身后脚步声去而复返,不由轻笑:“我酒都喝完了你的下酒菜才拿过来,怎的不顺便帮我再拿一坛子酒过来?”转头之时不由呆住。

    黑衣劲装的男子沐浴着月光如同走在自家庭院般闲适,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俊美的容颜清晰的映照在她的瞳孔之上,有一瞬间她还当自己喝醉了酒出现了幻觉,懒洋洋调侃:“这是哪里冒出来的花精鬼魅,暗中窥视多日,趁着月色来报恩的吗?”

    原来最近暗中盯梢的那个人就是他呀。

    来人俯身,眸光滚烫,仿佛要在她心里烫出几个洞,以融化那坚硬的冰盔铁甲:“以身相许行不行?”

    他轻笑着坐了下来,两人的膝盖几乎都要碰在一起,他手指轻抚过她的脸庞,如同微风掠过脸颊,带着克制的关切与迷恋,仿佛怕惊醒了眼前的迷梦,轻声说:“我回来了。”

    唐瑛忽然间惊跳了起来,跟作贼似的四下扫了一圈,发现后花园只有他二人,顿时急起来:“谁让你回来的?庆王跟庆王妃做什么呢?怎么能让你跑到京里来?赶紧……算了现在城门已经关闭,你怎么来的明早就赶紧怎么回去!”

    她一番话急雨似的噼里啪啦砸了下来,傅琛却如同傻子似的只盯着她浅笑,与以往的样子大相径庭。

    “难道在庆州变傻了?”唐瑛疑惑:“或者在诏狱里被我打傻了?”她上手就拖,他那么大个子被轻松拖了起来,拉出去好几步,还在嘀嘀咕咕:“赶紧跟我回房去,留在这里万一被人瞧见就大事不妙了。”

    傅琛轻笑:“傻瓜!”手上用力将人一把拉进怀里,牢牢钳着她的腰身,下巴搁在她肩上,满足的叹了口气:“再见不到你,我觉得自己在庆州都快要发疯了!”

    他放心不下她,牵肠挂肚夜不能寐,更担心她在京里无人援手,事有败露牵连到她,好几次与庆王商议要回京城,都被拦了下来。这次借着庆王府给东宫送贺礼的机会,提早偷偷从庆王府跑出来,半道上跟着车队上京。

    冷静理智如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居然也能做出留书出走的鲁莽之事。

    唐瑛对见面热情拥抱的礼仪倒是也能接受,但对于傅某人私自回京的举动却极力反对:“……我其实没事儿,按照沈侯爷的说法,还权势日盛,京里能惹得起我的可没几个人,你别胡思乱想,明日天亮就赶紧回庆州。”

    傅琛朝思暮想,回京之后悄悄跟了她好几日,早已经灌了一肚子醋,听她催的急,一句话不由脱口而出:“瑛瑛这么着急赶我回庆州,到底是怕我暴露人前,还是怕我影响了你与小经大人之间的往来?”

    “你都看到了?”唐瑛被气笑了:“既然你都看到了,还不赶紧回庆州去?”她在傅某人爪子上拍了一巴掌:“你给我松开!”

    “偏不!”难得傅大人也有幼稚的一面:“我离开的时候,你答应了要等我,结果我还没回来,你就在京里与经六郎来往密切,他都摆出要娶你的架势,只差媒婆上门了,你居然还赶我走?”他说着说着居然露出几分委屈的模样。

    唐瑛与他相识也非一两日,两人做同僚共事的时间也不短,傅大人从来都是一派岳峙渊渟之势,何尝见过他委屈幼稚的模样?

    “不然呢?你要留下来参加婚宴吗?”她深觉好笑。

    “有我在京里,你觉得婚宴还能办得成吗?”傅琛磨牙。

    “你到底回不回庆州?”唐瑛才不管他的威胁之言:“京里的事情我自会处理,你留下来不是给我添乱嘛?”

    傅大人还从未被人如此嫌弃过,见威胁的话她不当一回事,只好苦口婆心的劝她:“经淮是只老狐狸,教出来的经六郎也是只小狐狸,嘴上说的天花乱坠,人心隔着肚皮,谁知道他想要图谋你什么。他那人固然有些才干,可家风使然,最是不可信。”

    听起来要不惜一切代价抹黑经六郎。

    腰上揽着的手臂坚硬似铁,春末穿着单薄,男人的体温透过薄薄的衣料传到她身上,被他揽着的地方温度便高了一截,唐瑛便没办法集中注意力与他讨论经六郎可不可靠:“能先把你的爪子松开吗?”

    傅琛果然依言松开了爪子,见她要拿石桌上的木盒,连忙先一步替她拿了起来,还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唐瑛轻笑:“一点小玩意儿,明日宫里有场大戏,我总得准备准备。”

    说起宫里之事,傅琛又有话要说:“宫里的妖道?”

    “妖道?”唐瑛大为诧异,没想到傅大人对玄真道人厌恶至斯:“这话也就你在我面前说说,陛下若是听到你对玄真道人如此不敬,你有几颗脑袋都不够砍的。”

    她忽拦了傅琛一把,率先穿过月洞门到处扫了一眼,夜色已深,府里的下人们都沉入了梦乡,并无人走动,这才回身招呼傅琛跟上:“我方才说错了,你现在就算是对玄真道人再恭敬,陛下也对你的脑袋志在必得。”所以还是回庆州去吧大哥!

    她府里的下人都是当初御赐,虽然张青借故将有问题的清了一波出去,但不敢保证其中还有南齐帝安插进来的耳目,还是小心为上。

    傅琛摸摸自己的脑袋,很是自得:“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保护自己的项上人头。”

    两人回房,房里的灯烛不知道已经燃了多久,她习惯了不用别人侍候,仆人们通常都是掌了灯便离开。

    灯下细瞧,傅琛不由心疼道:“我走了一年多,怎的瞧着你比以前还瘦,事情太多还是府里的厨子不好?”

    唐瑛打量他一眼:“看来庆王妃并没有克扣你的伙食,看起来你的气色不错。”离开之时一身的鞭伤,再回来已经活蹦乱跳,居然还学会跟踪盯梢她了,焉知不是吃的太好之故?

    傅琛很想再把人揽在怀里好好抱抱她,又怕太过粘糊反而把人逼远了,只能笑笑坐了下来,正色道:“我原本没准备出现在你府里,只是发现那妖道与张文华暗中来往密切,你不是最近刚刚得罪了那奸佞小人嘛,他肯定要联合那妖道一起报复你,让别人传话你未必肯信,只好亲自来给你提个醒。”

    唐瑛手底下就有南齐最好的情报机构,所知比傅琛更多:“玄真便是张文华引荐给陛下的,两人没来往才怪。不过你有没有想过,又是谁给张文华出了这个主意?”

    作者有话要说:  在写最后一个大的情节,快要完结了在收尾,剩下的都是甜甜的番外了,所以有点卡,晚上再来写一章。

    感谢在2019-12-20 00:21:37~2019-12-21 18:08:1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瑭瑭 10瓶;未央水镜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