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第一百三十二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132、第一百三十二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神工明星爸爸宝贝妞攻略极品末世之人生赢家盛世谋妆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超能右手     春和殿的宴饮结束之后, 皇后也坐累了, 临去之前吩咐小儿女们去御花园走走,便是给看对眼的小儿女们一个交流的机会。

    众人恭送皇后离开之后, 便三三两两相继离开大殿,互相有意的小儿女们循着对方的脚步而去, 不多时殿内便只余三人:还在浅酌慢饮的唐瑛、心怀鬼胎的威北侯沈谦以及双目灼灼的经沣。

    唐瑛喝的有几分醺然之意, 正撑着脑袋准备闭目小寐一刻钟, 头顶罩下一片阴影, 有人俯身邀请:“殿外春光正好, 掌事大人不如一起去走走?”

    她抬头, 对上经沣一双饱含笑意的双眸,关切道:“不打紧吧?”

    “还能走。”唐瑛想起与经沣的约定, 扶着食案站了起来,坐的久了双腿有些发麻,倒好似带了几分醉意打了个晃,经沣连忙扶住了她。

    只听得对面“砰”的一声, 有人重重将酒坛子砸在了食案之上,冷冷道:“光天化日之下,拉拉扯扯像什么样子?”

    唐瑛扫了他一眼, 装聋作哑。

    经沣大奇:“侯爷这是何意?如果传言不假, 侯爷也并非食古不化之人啊。”

    沈谦心道:阿琛为着你冒死进京,你却在春和殿里与经沣眉来眼去,对得住他吗?

    可惜这番话不能当着经沣的面质问,只能敛了肚里火气, 冷笑道:“小经大人不如直言本侯轻浮,不过本侯轻浮也分人,不似小经大人在宫里就敢动手动脚。”

    唐瑛:“侯爷当真是宽以待己,严以待人。”

    经沣:“掌事说的有道理。”

    沈谦气鼓鼓瞪着他二人并肩出得春和殿,才反应过来——这两人是瞧对眼了?

    他不由替傅琛着急,也顾不得跟唐瑛质气,连忙拔脚追了上去,见这二人之间隔着一臂远的距离,倒也没什么亲昵的举动,可也是有说有笑往御花园而去,沿途还对皇家园林的风景评品一番。

    唐瑛偶尔驻足垂柳鲜花,低头轻嗅,经沣便在旁边耐心等待,似一对璧人。

    有侍候的宫人见到这一幕,交头接耳的议论。

    “长宁郡主与小经大人好事近了?”

    “听说小经大人为了长宁郡主,不惜得罪张尚书,原来外面传的都是真的啊?”

    “什么什么?我怎么不知道,快说说。”

    “……”

    沈谦一路尾随,几乎要气炸了肺,竟然比自己后院姬妾红杏出墙还要生气。

    唐瑛与经沣走至临水处,二人便拣相邻的两块干净的大石坐了下来。

    “我有一事不明,还要请小经大人不吝赐教。”

    “唐掌事请说——”

    “为什么偏偏是我?”唐瑛含笑转头,与经沣对视:“那些一见钟情的话就不必讲了,我是不信的。我只想知道小经大人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权势还是利益?或者二者皆有?”

    “我宁肯违背父亲之意,都要帮唐掌事的族兄洗脱罪名,原来在掌事心中我竟然是这样的人?”经沣捂着胸口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经某蹉跎年岁二十多年,从未动过娶妻的念头,自从认识掌事之后,便觉得我未来的妻子该是你这样的。我能唤你瑛瑛吗?”

    “不能!”唐瑛端的冷酷无情:“就当唐某欠小经大人一个人情,不拘何时我都会兑现,至于娶妻……相信京里有不少闺秀都巴不得能与小经大人结为连理。”

    她起身离开之后,经沣注视着她的背影,唇边浮起一抹笑意。

    他从小脑后长着反骨,别人不让做什么,他就偏要去做。

    当官也是,高中之后老父亲想留他在京里入翰林院,没想到他非要自请去地方做父母官;娶妻更是,经夫人不知道替他相看了多少高门闺秀,可惜都被他驳了回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到了他这里全然没用。

    “可是,我偏偏都不喜欢。”对着远去的背影,经沣轻声低语。

    沈谦一路跟着唐瑛出宫,总算在宫门口拦住了她。

    “喂,你慢点走。”

    唐瑛诧异转身:“侯爷今日好兴致,非要专盯着我不放,到底有何事?”

    沈谦很想说——你知不知道阿琛回来了?

    见识过了她与经沣亲昵的相处方式,他反而不确定了。

    傅琛离开已经一年多,万一她心里如今只装着经沣呢?

    毕竟经沣无论容貌还是家世能力都是上上之选,总要比傅琛一个假死犯前程要更好。

    “也……也没什么事儿。”沈谦想起傅琛,总觉得自己腹部还疼的厉害。况且她甘冒着被砍头的风险将傅琛送出京去,单是这份情义便令人钦佩,也着实不该总找她的麻烦,给她难堪。

    “要不……我送你回府?”

    唐瑛狐疑的多看了他两眼,已经反目成仇摆出老死不相往来的威北侯忽然示好,她还是多留了两个心眼:“侯爷不是想半道上给我一闷棍吧?”

    沈谦硬绑绑说:“不要就算了。”一夹马腹气冲冲走了。

    唐瑛:“……”总感觉哪里不对。

    ******

    皇后的春宴之后没几日,南齐帝便病倒了。

    他在病中多思多虑,疑心病愈重,召了玄真道人御前侍候:“真人觉得朕之疾可有痊愈之时?”

    玄真道人颇懂医理,但见南齐帝面如金纸,唇色深紫,不时便要唤宫人送冷饮子过来,心知大限将至,却道:“陛下修炼有成,只是腹内有一股浊气未泄,还需与女子欢好。只是这欢好的女子却有诸多讲究,还需慎选。待贫道开坛作法,为陛下亲自选一名阴人。”

    南齐帝阖目:“准奏。”

    玄真道人又道:“事关重大,还须向陛下借几人护法,不如让禁骑司的唐掌事带几人护法。”

    南齐帝又道:“依真人之意去办。”

    玄真道人出宫去找张文华,二人碰面便是大笑:“诸事已定,令侄大仇可报。”

    张文华喜出望外:“当真?真人没有诳我?”

    唐松被无罪开释之后,张文华将侄子的死一股脑都算在了唐瑛身上,咬牙切齿想要报复,送了重金去求玄真:“真人可一定要想办法替我除了这丫头,方能泄我心头之恨。”

    玄真道人便应了他的请求:“你我同奉一个主子,张大人不必如此客气,贫道也定然为你侄子讨回公道。”

    张文华恨毒了唐瑛:“真人也别让给这丫头痛快,最好是让她痛不欲生才好。”

    玄真道人亦见过经沣,与唐瑛年龄正当,想想他二人两情相悦,却偏生让她去侍候一只脚已经踏进棺材的南齐帝,到时候再配些虎狼之药,待到来日大事已定,她或是被送进竹林寺青灯古佛了此残生,或者直接逼她给南齐帝殉葬,岂不痛快?

    他将自己的计划讲给张文华,他拊掌大赞:“真人此法高明,到时候我一定要亲自去送送禁骑司这位掌事。”

    也不知道是送她下黄泉还是送她去竹林寺。

    唐瑛对此一无所知,只是近来心神不定,总觉得暗中有人窥伺,连带着出行也多带几人随侍在侧,并且暗中派人追查。说来奇怪,禁骑司派出去的暗探查了好几日,愣是没查到一点蛛丝蚂迹,连她自己都快要怀疑自己是疑心生暗鬼,在禁骑司做久了,疑心病倒是比南齐帝还重。

    再次进宫之时,便接到南齐帝的口谕,令她在三日之后为玄真道人护法。

    唐瑛对南齐帝晚年大搞封*建迷*信,被玄真道人忽悠的团团转心里颇为不以为然,但她进京从来都不是跑来做忠臣的,自然也就懒得搞死谏那一套,反而对南齐帝无论多荒唐的旨意都完美执行,很快取得了他的信任,虽不及甘峻,却也能在御前排得上号。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感谢在2019-12-18 09:35:21~2019-12-20 00:21: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微雨 10瓶;晓黛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