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第一百三十一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131、第一百三十一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攻略极品神工盛世谋妆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日娱韩娱]顶端     沈谦半梦半醒之间, 只觉得身上奇疼, 嗷的一嗓子把自己给惊醒,不知何时房里已然亮起了灯, 眼前是一张放大的脸,熟悉到不能更熟悉, 正一丝不苟的照着他的肚子揍。

    “阿阿阿……阿琛……”

    惊动了外面的下人, 很快便有人来敲门:“侯爷”

    沈谦这会儿倒是反应很快:“都退下吧, 我做噩梦了。”

    他揉着肚子爬起来, 还有些不可置信:“阿琛, 你不是……已经死了吗?”眼神虚虚往他身后瞟过去, 听说鬼魂没有影子,但眼前的人身后有影子。

    “阿琛, 你真的活着啊?!”沈谦又高兴起来,也不管方才睡梦之中被揍醒,扑上去恨不得挂在傅琛身上,连他嫌弃的眼神都无视了:“阿琛你是怎么从那个恶毒的丫头手里逃出来的?一定很不容易吧?”

    傅琛把搭在自己肩膀上的爪子扯下来, 凉凉注视着他:“你说的恶毒的丫头是瑛瑛?”

    可惜沈侯爷还未听出发小语气里的不满,还邀功一般说:“以前算我眼瞎,错看了她。没想到这丫头野心勃勃, 竟然踩着你往上爬。你可不知道, 她如今可威风了,独掌禁骑司,很得陛下看重。啧啧,连经六郎都跟狗一样往上凑……”越说越气愤:“亏得你以前还看上了她……”

    傅琛:“呵呵。”

    沈谦在他的笑声里品出了一丝不详:“阿琛, 你这是什么意思?”

    傅琛:“眼瞎的不是你,是瑛瑛。”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眼瞎心盲还没脑子。”他日夜兼程赶来,难道就为了瞧沈侯爷嘲讽心爱的姑娘?

    骂完了还不解恨,又踹了他一脚。

    沈谦:“……”莫名感觉自己做错了。

    他不甘示弱的还击:“呵呵,你倒是眼不瞎,不过我瞧着经沣眼神也好得很,说不准哪天就……哎你做什么别动手我不说了还不行吗”

    沈侯爷觉得很心塞。

    白伤心一场。

    *******

    经沣果然说到做到,争取到了主审唐松一案。

    为此张尚书在下朝之后,还特意与经淮示好。

    经淮是个老油条,本着谁都不得罪的处理原则与张尚书寒喧,待听到他提起侄子受害一事,便招呼后面的经沣过来,叮嘱道:“张大人的侄子被害,你可要为受害者讨回公道啊。”

    哪想经沣丝毫不给老父面子:“父亲,张公子一案还在审理阶段,请恕儿子不能偏颇任何一方。大理寺若是都托关系走人情,还要律法何用?”

    经淮脸上挂不住,勃然大怒:“逆子,这件事情难道还有什么疑点不成?张公子一条人命,杀人偿命天经地义,还有什么可拖拉的?”

    张文华这一年多颇得圣宠,虽然未曾封相,但外间都传他很快便能封相,至于到时候是顶替了翁闲鹤还是经淮,众说纷纭没个定论。

    翁闲鹤锐意进取,个性有几分激烈较真,自从张文华向南齐帝引荐了玄真道人,致命皇帝沉迷清修炼丹,他起先还弹劾张文华,但南齐帝不为所动,反而助长了张文华的气焰,他忍不下这口气,近来便在许多公开场合大骂张文华为“佞臣”,两人彻底撕破了脸。

    经淮却是个和稀泥的,与张文华保持着表面的友好,在下朝之后公然因张尚书侄子之死责骂自己的儿子,令一众朝臣不免侧目,考虑张文华上位的可能性。

    经沣却好似对老父的职业危机并不在意,也无意攀附张文华,反而道:“张公子的死因还未查明,父亲何必激动?杀人的逃不掉,却也不能冤枉无辜的好人!”

    刚刚散朝,众臣三三两两出宫,遇见经淮父子争执,尤其还事关张文华侄子的死因,大家都是一边从他们身边路过,一边竖着耳朵偷听——咦,原来经沣与其父完全是南辕北辙两条道上的人。

    父子同朝,政见不合……有好戏看了。

    张文华幽幽道:“听说小经大人近来往唐府跑的很勤啊?”

    经沣:“张大人的意思是?”

    张文华:“大理寺既然是讲律法的地方,还希望小经大人别以一己之好恶而恂私。”

    他一甩袖子大步走了,经淮连忙追了上去:“张大人等等我,等我回去收拾这逆子,你可别生气,他打小就一副古怪脾气……”

    两人同行渐远,经沣回头,正撞上轮完值出宫,神色复杂的唐瑛。

    “小经大人往后还是别当面得罪张尚书,免得引火烧身。”她没说的是,张文华这种靠媚上的手段往上爬的小人,得罪了防不胜防,能保持表面的客气便不要撕破脸皮的好。

    经沣似乎颇为意外:“唐掌事这是在关心经某?”

    唐瑛:“……”脑补是种病,得治。

    两人在宫门口分开,经沣去了大理寺审案,唐瑛一夜未睡,准备回家补眠,骑着马儿慢吞吞回家,总觉得身后偷窥,问身边跟着的两名护卫:“你们可曾感觉到有人?”

    两名护卫齐齐摇头,其中一人还笑道:“大人是不是太困,产生了幻觉?”

    回府之后,庆王妃派来的人已经在花厅候着,带了庆王妃的书信,以及庆州的一些土特产。

    唐瑛问王府管事:“杨叔,你们王府往东宫送的贺礼都送过去了?”

    杨管事四十来岁,精壮干练,还是杨府旧仆,做了庆王妃的陪嫁,替庆王妃跑跑腿管些杂事,唐瑛从前便在杨府见过的,开口便带着几分亲近之意:“王爷叮嘱过了,小的们一入京收拾停当便赶紧送了过去,还领了皇太孙的赏才出来。”

    唐瑛撕开杨虎妞的信,一目十行扫过去,也没见她信中有暗示的话,她便试探道:“庆王妃可有捎口信给我?”

    杨管事笑道:“王妃说都写在信里了,也没什么嘱咐,只让小人多瞧姑娘几眼,看看姑娘气色好不好,也好回话儿。”他等于是看着杨银君与唐瑛长大,眼神里不自觉便带着慈爱之色。

    唐瑛无奈:“你家王妃当了母亲倒是长大不少。”又迟疑道:“你们这次入京送礼,同行的都是什么人?”

    杨管事似乎并不知道她所问之人,老老实实道:“都是营里身手不错的小伙,就怕来的路上不安全,万一半道遇上剪径的小毛贼,耽误了给东宫送贺礼就不值当了。”

    唐瑛反复盘问,见杨管事并无异色,便暗笑自己疑心生暗鬼,让下人带他去吃饭。

    张青见状,不免奇怪:“可是庆王府的人有问题?”能值得掌事大人耗费睡眠时间盘问的人,必然有疑点。

    “没有。”唐瑛仍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

    过些时日,唐松一案有了结论。

    张文华的侄子行事狂浪,当日虽与唐松发生过争执,但却未有肢体冲突,再拘了当日与其侄子同行之人,还有他身边的长随小厮等人审问,却原来张渝数年前得过一种怪症,时常惊狂痰涎,到处求医都不曾有效,便求到了玄真道人门下,以大剂量的金石药医治之后,症状转轻,渐至痊愈,但张渝却从此之后迷上了吃金石之药。

    那日他在外面吞了大量的金石药,浑身发热情绪亢奋,当时调*戏酒楼买唱女子,与唐松争执之后,满面赤红脚步轻飘,看他的意愿倒是要冲过去打唐松,可惜倒在了唐松脚下,抽搐了几下便再也没醒过来,酒楼众人有目共睹。

    “京都不比并州,唐公子往后行事还是谨慎些,也免得给唐掌事惹麻烦,她也不容易。”经沣查清楚之后,宣布唐松无罪,当堂开释。

    唐松谢过了他,出得大理寺,见唐枫带家下仆从等着,在阴暗的牢房里住了几日,出来见到太阳颇觉刺目,抬手虚虚遮着阳光迎上去,被唐枫劈头盖脸一顿臭骂。

    “……若不是小堂妹找了人,你可还在牢房里待着呢,若是再惹祸就赶紧回并州去,省得带累了小堂妹。”

    唐松不住作揖:“都是我的错,下次一定不惹事了,你可千万别把这事儿告诉我娘,不然她又该把我拘在家里读书了。”他想想也不寒而栗——失去自由的日子形不坐牢,外加一个哭哭啼啼的老母亲,太可怕了。

    唐枫:“那你往后可得听我的。”

    “听!听!”唐松再三保证。

    兄弟俩特意携厚礼前往唐府致谢,却扑了个空,听说皇后娘娘设了宫宴,唐瑛入宫赴宴去了。

    两人失望而归。

    ***********

    皇后娘娘失去儿子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打不起精神,幸得皇太孙读书聪慧,又得了储君之位,还时常带着太孙妃前来请安,总算是渐渐抚慰了她的失子之痛。

    自从皇太孙添了儿子,储君地位稳固,而南齐帝如今于女色上头淡的很,连皇贵妃处都去的极少,她精神头反倒足了,也有心劲替十三公主特色驸马了。

    不过给公主挑驸马,却也不好只召未婚儿郎入宫,让他们排排站给十三公主相看,当然也要邀请一批未婚的官家千金作陪,唐瑛便是其中的异数。

    若论年纪,唐瑛也不算小了,论身份她也够格,陛下亲封的郡主,不同的是赴宴的其余官家千金皆是养在闺阁的,只有她有官职,且职位不低。

    彼时她提起要为十三公主挑驸马,皇太孙还提了一句:“唐掌事年纪也不小了罢?”

    唐瑛执掌禁骑司以来,与二皇子及万氏一派并不亲近,甚至皇太孙还觉得她是有意疏远,反而待皇后一脉甚是亲近,东宫之事也尽心尽责,他心中不免感叹唐氏一门的忠心,更要笼络她为自己尽忠,若能解决了她的终身大事,也算是他这个做主子的恩赐。

    皇后笑着吩咐贴身宫人:“记得也邀请唐掌事。说起来她原也是鲜花嫩柳一般的小姑娘,可惜整日忙于公务,眼见着是要连终身也耽搁了,还是太孙想的周到。”

    待到宫宴的正日子,许多官家千金都精心梳妆打扮过了才入宫,结果入席之后便发现在一众姹紫嫣红的年轻小姑娘里,只有长宁郡主身着男装,脂粉未施。

    皇后坐在首座,打眼一瞧倒是乐了,指着唐瑛笑道:“这是哪里来的俊小子,就算男女同席,你也该坐到对面去吧?”

    男左女右,座次早都排好了,按着家世背景与父亲的官职高低排下去,殿内坐满了年轻未婚男女,借着机会互相打量。

    女宾席位之上十三公主与十二公主坐在上首,唐瑛无论身份还是官职都不是其余闺阁千金可比,被宫人引了过来坐在第三位。男宾席居然是沈谦坐首位,后面紧跟着经沣,再其后便是京里未婚的年轻公子。

    唐瑛起身笑着回话:“听说对面都是陈年贡酒,女宾席上全是甜甜的果酒,微臣最喜果酒,才厚颜坐了过来。”引的皇后直笑。

    “本宫只当你本事了得,原来还好吃贪杯啊?”

    一句话,倒是打破了席间的拘谨。

    经沣也凑趣:“娘娘还是给我们男宾席留点颜面,若是唐掌事坐过来,只怕我们都要被她比下去了。”

    皇后忍俊不禁:“有道理。”

    沈谦悄悄哼了一声——三心两意的丫头,不知道阿琛为着你冒死潜入京中,竟然还敢跑来参加皇后娘娘的相亲宴,还与经六郎眉来眼去。

    他家中姬妾不少,却至今未曾正式娶亲,也算是未婚儿郎。

    宫宴正式开始,不断有人展示才艺,男女席上都有写诗作画的、还有弹琴跳舞的、射箭投壶的……倒是热闹不少,唯独唐瑛果真如她所说,一直独酌。

    皇后的目光在殿内年轻儿郎们面上扫过,威北侯名头好听但为人太过风流,听说跟九驸马一向厮混在一起,十三公主纵然不是她亲生的,也不想葬了女儿的一生幸福,这位不予考虑。

    经沣年轻能干,家世背景模样都不差,前途一片光明,不过瞧着席间他的眼神不住往女宾席上瞟,那方向似乎是……长宁郡主唐瑛?

    皇后的眉毛挑了起来——经相的幼子相中了长宁郡主

    这两人年纪倒是相当,又都是稳重的性子,瞧着倒也相配。

    真是可惜了,不然倒是可以做十三公主的驸马。

    作者有话要说:  昨晚写着睡着了,早晨爬起来才写完。

    早安。感谢在2019-12-16 23:19:22~2019-12-18 09:35:2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宝哥哥 30瓶;saywalk 25瓶;红白木有小几几、jj-adex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