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第一百二十九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129、第一百二十九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明星爸爸宝贝妞神工末世之人生赢家攻略极品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盛世谋妆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超能右手     二月春闱, 万千举子齐聚京城, 唐枫一路顺利熬过会试,参加了殿试, 得了个二甲传胪,还未参加琼林宴, 唐松就因打死了人被收押。

    老管家捂着心脏吓的哆哆嗦嗦, 一边念叨着“不至于, 松少爷也不至于杀人”, 一边向刚刚高中的唐枫求主意:“枫少爷, 这可怎么办?”

    唐枫:“……”

    他在京里也是两眼一抹黑, 刚刚拿到入仕的资格而已,能怎么办?

    “到底怎么回事?”唐枫都快崩溃了:“他不好好待在府里, 在外面瞎闹什么?这里又不是并州乡下地方,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老管家向他支招:“要不……枫少爷去求求瑛瑛小姐?”

    唐枫在殿试的时候倒是见到了身着公服腰佩长剑在殿内值守的唐瑛,发现小堂妹眼神冷漠从他面上扫过,如同打量陌生人, 心里颇不是滋味。

    “许久未见,再说上次离开的时候就闹的很不愉快。”出了事儿就贴上去,面子上也过不去啊。

    老管家急的火上房, 年纪老大说话也不甚客气:“枫少爷, 人命关天的事儿,一笔写不出俩唐字,管不管是她的事,可是求不求却是我们的事儿。不如老奴陪您过去?”

    唐枫也实在没别的招了, 又焦心唐松的安危,加之老管家口才了得,几句话就说动了他,匆忙赶去了唐府。

    唐府守门的小厮听说他们是唐掌事的族人,便客客气气请他们进门,才要引着他们往里走,不想唐瑛脚步匆匆从里面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两名护卫,她见到唐枫直接说:“堂兄既然来了,不如跟我一起过去。”

    不是征求意见,而是直接决定。

    唐枫还未开口应承,老管家已经在他背上推了一把,催促:“赶紧。”

    他心里滋味难辨,无论是殿试之时与皇太孙殿下交谈的唐掌事,还是此刻身着公服对他发号施令的唐瑛,似乎都有些陌生。官场生涯已经让她的气质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也许连她自己都未曾察觉,她身上已经积威甚重,话里都带着让人不可违逆的强势。

    唐瑛骑马在前引路,唐枫与老管家依旧坐马车,等到马车停下,他们下来之后才发现他们来到了大理寺。

    唐枫下车,看到大理寺的牌匾,满是迷惑:“小堂妹,来大理寺做什么?”

    “京兆府尹刘洪林是个老奸巨滑的,听说凶手是我堂兄,可能是怕得罪我,便把唐松移交到了大理寺。”

    “你知道了?”

    “不然你跑来找我做什么?”唐瑛斜睨了他一眼:“你这副样子也不像是上门作客向我报喜的吧?”露出一点笑意:“恭喜堂兄高中。”

    “多谢。”

    换个时间地点,唐枫大约都能高高兴兴接受唐瑛的祝贺,但此情此景,他除了疯狂痛骂唐松没脑子,还难掩对这个二傻子的担心,再多的喜悦之情也被冲淡了:“堂妹能见到唐松?”

    唐瑛:“你说呢?”

    她率先踏进大理寺,沿途官员见到有向她行礼的,有问好的,看起来倒是很风光,最神奇的是进了大理寺居然还有人专门奉茶水点心,倒是威风的紧。

    唐枫心里跟猫抓似的,就想尽快见到唐松。

    但唐瑛自进了大理寺便气定神闲,无论是走路还是落座喝茶,都透着一股悠闲之意。

    片刻之后,从外面进来一名年轻俊美的官员,笑的促狭:“唐掌事大驾光临,大理寺蓬壁生辉啊。”

    这是取笑他前些日子追求无果,还让唐瑛亲自送客之事。

    唐瑛能屈能伸,起身向他拱手致歉:“这不是之前没有想到,还有求到小经大人身上的一天嘛。不知小经大人可否行个方便,好让我能见堂兄一面?”

    刘洪林何等奸滑,更何况死者与嫌犯都是有背景的,单纯拎出来哪个都惹不起,索性赶紧把这个案子扔出去,自有大理寺的人伤脑筋。

    经沣:“过几日留芳园有场花会,不知道在下能否有幸邀请掌事大人同行?”

    “成交。”唐瑛悻悻补了一句:“小经大人这可是趁人之危啊。”

    经沣眨眨眼睛:“经某行事,向来只注重结果,过程不重要,只要结果满意就好。”

    无论是威逼也好,利诱也罢,能约到女孩儿一同去看花,才是最终目地。

    唐枫听不大懂他们的话,但总觉得大理寺这位大人在威胁唐妹,不安的喊了一声:“堂妹——”他心里也觉得难堪又无力:“如果勉强就算了,唐松整天闯祸,来到京里也不知收敛,就让他……就让他这次在牢里吃点苦头长个记性。”

    他是唐家的男儿,母亲总说男儿要顶天立地,可是当真正发生了变故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根本都没有能力保护家人,还得靠小堂妹。

    “总要弄弄清楚的,你别胡思乱想。”她笑道:“何况小经大人是正经君子,还是我的救命恩人,不会做出过份之举的,唐兄放心。”

    经沣十分挫败:“唐掌事怎不把我供到桌上去?经某可不会因为你几句好话就放弃……”夸他是正人君子,先给他戴上道德的重枷,然后拒绝起来就没什么心理负担了?

    真是特别有意思,不少人宁可得罪君子也不肯得罪小人,不就是因为后者太过难缠吗?

    他有感而发:“比起做个道德君子,在唐掌事这里,我还是宁愿做个小人。”

    做小人,就可以不择手段,也不怕陷入被道德指责的窘境。

    唐瑛:“……”

    经沣亲自带人去大理寺的牢房里探望关押的唐松。

    唐松没想到能在牢房里见到唐瑛与唐枫,迎上唐枫谴责的目光,以及严厉的颇得其母唐三夫人指责的询问:“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还对人动手了?”他羞愧的只想找个地方钻进去。

    “……那人在调戏酒楼买唱的女子,我瞧不过眼,就跟他争论了几句,并没有动手,可是他自己倒在地上,然后死了。这事真不赖我。”他哪里知道有些人还真能气死啊。

    气性这么大,跑外面做什么?

    经沣小声提醒:“死了的可是张文华的亲侄子。”

    “小经大人好像很幸灾乐祸啊?”

    “哪里哪里,我只是有点担心,唐掌事好像惹上了麻烦事。”

    礼部尚书张文华自从向南齐帝引荐了道士入宫,让皇帝彻底迷上了清修炼丹,就得了圣宠,时常在御前行走,因经淮在朝中从不轻易与人争执,剩下的便是右相翁闲鹤。

    翁闲鹤锐意进取,年纪虽然大了但有一腔宏图未展,以前极度瞧不起到处和稀泥的经淮,但自从张文华爬上来之后,他就更为讨厌这位晋献妖道迷惑帝王的臣子。

    佞臣当道。

    而张文华,显然就是他口里的“佞臣”。

    左相经淮到处和稀泥,却是多年被翁闲鹤逮着机会便开嘲讽,更是乐于见张文华与翁闲鹤较劲,正好免费观赏一出瓦子戏,何乐而不为呢?

    张文华曾经暗中拉拢数次,也不见他站队,心里也暗骂他奸滑。

    以往翁闲鹤没少针对经淮找事,哪怕没什么事情,也要找机会怼他几句,算是翁右相每日上朝的保留节目,似乎不怼经淮就浑身都不舒服。

    自从张文华想要与之一争高下,翁闲鹤的保留节目还在,但却换了个人来怼,看样子是想把张文华打压下去,奈何趋炎附势的人不少,特别是张文华如今正得帝宠,还有皇帝身边那名道士也与他来往密切,十回里有六回讨不到便宜,说不定还会被反咬一口,翁闲鹤也很苦恼。

    唐瑛抚额,很想给唐松几脚。

    你惹谁不好,非要惹到张文华的侄子?

    还真是不闯祸则已,一闯祸就非要整个万众瞩目的,似乎才能配得上唐少爷的身份。

    作者有话要说:  看到一本金榜文……一直看到了天亮,耽误了码字对不住。

    这是十四号的更新,泪。

    早安。感谢在2019-12-14 08:27:14~2019-12-15 06:56:3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米饭团子 10瓶;天蝎座龚半仙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