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第一百二十七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127、第一百二十七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御兽灵仙[日娱韩娱]顶端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盛世谋妆攻略极品神工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     嘉正十六年的上元灯会, 按照惯例, 帝后登临花萼楼,与民同乐。

    南齐帝近来身子不适, 带着后妃露了个面,便径自回宫清修, 朝中重臣难得早早回转陪伴家人。

    从去年春天开始, 礼部尚书张文华向南齐帝引荐了一名道士入宫, 皇帝便迷上了清修炼丹, 性情大变, 可苦了身边的臣子。

    唐瑛从宫里出来, 骑着腾云慢悠悠往家走,宝意要派俩人随侍, 被她拒绝了:“难道还怕有人刺杀我不成?”

    京城百姓很重视上元灯节,出宫之后就会发现几乎所有临街的店铺前面都有彩棚彩灯,远远望去流光溢彩,到处都是夜游观灯的百姓, 耳边欢声笑语不绝,端的是阖家团圆的好日子。

    宝意笑道:“属下知道掌事大人功夫了得,只是今日陛下与娘娘们都赐了酒, 大人喝了不少。”

    唐瑛拍拍腰间剑鞘, 满不在乎:“放心,我喝的再多也能提得起剑,就算有人刺杀,也保他有来无回。”

    一语成谶。

    她骑着腾云路过武安街,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童儿扔了俩爆竹过来,炸的腾云双蹄高扬,紧跟着又有人往腾云尾巴处扔了俩爆竹,腾云彻底受惊,撒开四蹄便要往人群里冲。

    唐瑛大惊之下酒醒了大半,迅速扫过沿街道路,用尽力气驱赶腾云往最近冷僻无人的胡同冲了过去,免得踩踏到行人。

    一人一骑冲进胡同,腾云还未安抚停当,便有十几名黑衣人冲了出来,堵住了她的前后路。

    “这是什么鬼运气!”唐瑛自嘲一笑,俯视着围过来的黑衣人,长剑指着为首的男子:“既然事先都打好了埋伏,是不是该报个名号?”

    为首的男子瓮声瓮气道:“姓唐的,你自己做的孽难道自己不知道?”

    “阁下指的是哪桩?我还真不知道。”唐瑛好言好语:“麻烦给个提示。”禁骑司就是个杀人机器,经她手送命的人还真不少,指望她自己想起来,难度颇大。

    “等你去了阎王殿就知道了!”为首的男子脾气似乎不大好,一声呼哨齐齐围攻。

    唐瑛这时候就有点后悔拒绝了宝意的提议,若是带俩护卫多好,也省得带着醉意与人搏命。

    “你们也太卑鄙无耻了!”这□□就讨债,居然试图砍腾云的马腿,唐瑛气的破口大骂,从马上一跃而下,迅速被几人包围,趁此机会腾云直冲出了巷子口。

    巷子里的打斗持续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黑衣人倒了一半,唐瑛左臂也添了一道伤,忽听得巷子口中有人喝道:“你们在干什么?”

    来人逆光而立,看身形似乎是位锦衣公子,身边还跟着一名长随:“公子,他们好像在杀人。”

    为首的黑衣人:“小子,休得多管闲事!”

    锦衣公子对他的威胁置若罔闻,吩咐长随:“你去喊巡街的过来。”

    长随应了一声,消失在了巷子口。

    为首的黑衣人似乎很是忌惮巡行的衙差,见势不妙各人扛了一具尸体从巷子另一头撤退。

    唐瑛一屁股坐在地上,靠在冰冷的墙角边喘口气,这才觉得后背汗湿,酒意散去,手脚还有些发软。

    巷子口的锦衣公子走了过来,站在她面前,向她伸出了手:“地上凉,坐着容易生病。”

    唐瑛握着他的手站起来的同时,总算是瞧清楚了他的模样,顿时愕然:“经六公子?”

    来人正是左相经淮的幼子经沣,左相的老来子,却是一众儿子里面最聪慧善断美仪容的,少时读书颇具才名,年纪与傅琛相若,恰是傅琛殿试那一届的探花。

    经沣在外为官多年,听说地方官做的很不错,年年考评为优,前年军饷案时京中腾出好些官职,左相便想法子把经六郎调回了京,去年底进入大理寺,时任大理寺丞,与唐瑛打过两回照面,算不得熟悉。

    她握着经沣的手站起来,后者大约没想到黑灯瞎火之下救的居然是唐瑛,拉她起来之后率先松开手,后退了一步:“唐掌事这是……”

    “多谢小经大人。”唐瑛提着剑四下找剑鞘:“我这是倒霉,大过年遇上寻仇的,真是找死也不挑个好点的日子,陪着家人看灯不快活么?”

    经沣弯腰拾了剑鞘递给她:“……也许他们已经没有家人可陪了。”

    唐瑛从他的话音里听出不满之意,这是指责她手上人命太多,这才招来杀身之祸,不由“嗤”的一声笑了出来:“小经大人跟左相可不大像父子。”这么爱较真的性子,哪里是擅和稀泥的左相经淮的家风?

    经沣是个务实的性子,凡事爱寻根究底,上任三个月就破了一桩多年悬案,就连南齐帝也在朝堂上夸过他。

    经沣如何听不出唐瑛话中的讽刺之意,没料到他居然一本正经开了个玩笑:“儿肖母,可能下官的性子随了母亲吧。”

    唐瑛反倒有几分不好意思:“小经大人倒是……诚恳。”诚恳到这地步的官员,还真不多见。

    经沣:“唐掌事是想说我固执愚钝不懂变通吧?”

    唐瑛:“……这是相爷对小经大人的评价?”

    经沣居然笑了出来:“掌事大人明察秋毫。”

    这么说她猜对了?

    唐瑛失笑:“小经大人可要小心了,许多人对禁骑司避之唯恐不及,你这是上赶着送把柄。”父子政见不合理念不同,若让政敌知道谁知会生出什么样的事端。

    “这点事情相信掌事大人早有耳闻,无需隐瞒吧?”他转而关切道:“唐掌事可需要去旁边医馆包扎一下?”

    说话的功夫,两人已经走出了巷子,唐瑛胳膊上的伤口足有三寸长,尤其外面是黑色公服,伤口处反而露出内里白衣,更是触目惊心。

    “看起来……好像很需要。”她摸摸腰间,尴尬之极:“没带银子,不知道会不会被坐堂大夫赶出来?”

    经沣莞尔:“下官可以代付。”

    两人还未迈进旁边的医馆,便有一队巡街的衙差跟着经沣的长随小跑着过来,见到受伤的唐瑛,几乎吓破了胆子:“是谁敢刺杀唐大人?”

    唐瑛几句话打发他们去现场,她抬脚进了医馆,经沣一直跟在她身边,亲眼看着她解开护腕,露出受伤的左臂,忙忙转身,眼角的余光瞥见她神色如常坐在医案前,任由老大夫洗清伤口,上药包扎,发现她额头冷汗与紧握的右拳,面上一派波澜不惊,似乎受伤是家常便饭,不由暗暗佩服她的镇定自若。

    当晚,经沣非要送她回去。

    唐瑛一个人在外面风里来雨里去,不少官员见到禁骑司的人都恨不得绕道走,难得碰上个居然拿她当弱女子看待的年轻男子,不由失笑:“那就有劳小经大人了。”

    走到半道上,腾云引着张青急匆匆赶来,憨厚的青年吓的脸都白了:“怎么回事?腾云独自回府。”见她受伤,担心不已:“谁干的?”怀疑的眼神扫过经沣,看样子只要唐瑛承认是经沣干的,他便要上拧了人家的脑袋。

    “没什么事儿,遇上几个不长眼的,幸亏小经大人路过喊了一嗓子,才吓跑了贼失。”

    唐瑛再三谢过经沣,这才同张青回家。

    她以为这件事情就此打住,与经沣至多算是点头之交,隔日吩咐张青送份厚礼去左相府上便了结了此事。

    哪知道张青礼物是送到了,但经府隔日亦回了一份厚礼,除了补身子的贵重药材,还有两瓶密制的解酒丸,外加两盒祛疤的药膏,回礼的正是经沣本人。

    唐瑛:“……”玩笑开大了。

    她踏进客厅,见到负手而立的青年笑如暖阳,不由暗中揣测他的来意,可又不好直截了当的追问他的来意,只能拿客气话寒喧。

    “那日得小经大人相救,原本还想着设宴酬谢,只是公务繁忙抽不开身,不得已请义兄去贵府一趟,实在不好意思。”

    经沣含笑:“几时开宴?”

    唐瑛:“……”这位小经大人怕不是个傻子吧?

    我只是一句客气话而已,就跟“有机会请你吃饭”的功效一样,但凡听过的人都知道这是应酬话,谁会当真呢?

    经沣却好像生怕唐瑛反悔似的,还追加了一句:“能得唐掌事亲自设宴款待,经某真是三生有幸。”

    这句倒是实话,唐瑛地位超然,自傅琛离开禁骑司,她暂领凤部,虽然不见升官,但四时封赏却不断,明眼人都觉得她运道好,虽身为女子却是天子近臣,至今还无人能吃她一顿家宴。

    唐瑛呵呵笑:“……不知道小经大人喜欢甜口咸口辣口?喜欢京都菜还是南方菜?我好吩咐府里置办。”赶鸭子上架,这顿饭看来免不了了。

    经沣笑的谦和,却极其不同她见外:“经某小时候喜欢吃北方菜,但是当官这几年都是在江南,起初还不大习惯,不知不觉间竟然改了口,回京之后便颇为怀念江南菜,若是不麻烦的话……”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唐瑛也只能认趣道:“不麻烦不麻烦,到时候还要向小经大人讨教南方佳肴,希望大人别见笑。”

    张青带着丫环过来奉茶,听到两人对话,怀疑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扫来扫去,倒好像发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唐瑛:……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感谢在2019-12-12 00:45:29~2019-12-12 23:57:4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yoyo 10瓶;秋晏安 5瓶;19267640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