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第一百二十六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126、第一百二十六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明星爸爸宝贝妞神工末世之人生赢家攻略极品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盛世谋妆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超能右手     她熟练从车厢里翻出蜡烛点燃, 借着火光再翻出药水白布, 上来就扒傅琛的衣裳,活脱脱一个女流氓:“我现在做的事情不知道是京里多少小娘子们曾肖想过的。”

    “别过来!”傅琛哭笑不得, 连忙往旁边躲闪:“都什么时候了,还往我身边凑, 我染了天花, 赶紧送我回去。”

    “谁说你染了天花?”她将人堵在角落, 三下五除二就将傅琛身上扒光:“你只是染了牛痘, 可不是天花, 看起来跟染了天花一样, 但症状轻微许多,不然没办法糊弄太医, 好好将养过几日就好了。”

    “牛痘?”他想起前日凌晨唐瑛半夜过来,拿一块破布在他身上蹭了几下,还嘀嘀咕咕:“老天保佑,希望有效。”他当时就想问, 恰逢巡逻的人过来,错过了机会询问。

    唐瑛手底下不停,快速开始清洗伤口:“简单点来说就是牛身上也出痘疹, 你那些狱友们染上的是真正的天花, 但你身上是我种的牛痘,等发过烧起过疹子之后就会痊愈,以后应该也不会再得天花。这些都是包子他们帮忙,才找到了天花病人穿过的衣服, 还有染上痘疹的牛,你回头好好谢谢他们。”

    傅琛听的惊奇,但小丫头身上有种让人信服的力量,无论她说的有多荒诞离奇,只要她说出口,他便肯信。

    “听起来很不错。”他还是不肯让步,再次确定自己的猜测:“诏狱内的天花是你弄出来的?你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趁机放跑我?”若是过去知道她能为自己做到这份上,定然心花怒放,然而如今情形大为不同,朝中局势愈见紧张,南齐帝的疑心病简直到了杯弓蛇影的地步,禁骑司岌岌可危,为着他一条命反而搭上了自己,不值得。

    “我放你一条生路,傅大人就没考虑过自己这条命价值几何吗?”唐瑛低头处理伤口,前胸清洗完毕洒了药粉,轻笑着催促:“转过去,还有后面。”

    “以前可能还值一点钱,现在……大概一文不值了吧。”傅琛知道自己身上不是天花,便不再执意与她划清界限,依言转身,头发被她撩了起来,草草固定在头顶,她开始处理后背的伤口。

    “大人也不必如此贬低自己嘛,按照市面上羊肉的价格卖出去也值不少银子呢。”唐瑛很快处理完后背的伤口,用白布在他身上裹了一层,其间两人贴的极近,她笑道:“更何况我还将傅大人卖了个好价格,你不必担心我会亏本。”

    傅琛便明白了,她这是都安排好了,前面定然还有接应的人。

    “瑛瑛,我不能走!”他听得出那些轻松玩笑之下紧绷的神经,过去无数次命悬一线,向来沉默寡言的他也难得变的话多。

    “这可由不得你,我定金都收了。”唐瑛眨眨眼睛:“整三十两金子呢。”

    她从车厢里翻出一套干净的中衣扔给他,转过身去盘膝坐下:“能自己穿衣服吧?”看似随手敲了两下车壁。

    傅琛穿衣的功夫,马车再次启程。

    他急的不行,三两下套好了衣裤,撩起车帘往外面看,夜色漆黑,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只能大略猜出这是出京的路。

    “瑛瑛,你不知道自己进京是做什么吗?不能因为救我而耽误了自己的正事。再说……不值得。”傅琛从第一天踏进禁骑司就预知了自己的结果,可是还是义无反顾的往上爬。

    他手上的人命不在少数,很多时候他都快忘了初衷,直到遇见唐瑛。

    唐瑛转身扔给他一件袍子:“穿上。”连鞋袜都扔了过来。

    傅琛穿上之后才发现外袍很破,打着许多颜色不同的补丁。

    唐瑛三两下刨乱了他的头发,还往他手里塞了一沓银票:“我跟庆王殿下已经约好了,你带着熊豫包子他们去庆州吧,那是杨叔父跟庆王的地盘,只要小心掩藏行迹,总能熬过这一段日子的。”

    傅琛握紧了她的手腕,隔着护腕能感受到她腕间的力量,千言万语堵在喉咙口,只凝成两个字:“瑛瑛——”

    “你不必担心我,还有刘重他们。”

    马车跑的很快,她的语速也很快:“别娘们唧唧,就当……就当我还你这一年的回护之情。你帮我多少次,我可从来不跟你啰嗦。你若再推三阻四,小心我劈晕了你,自然有人带你回庆州。”

    反抗无效。

    傅琛知道她说到做到:“我听你的。”他眸中深情翻涌,伸开双臂轻轻抱了一下,一触及离。

    他想:终其一生,他大约再也没办法爱上别的女子了。

    只有唐瑛这样赤诚的女子才能跌跌撞撞踩过重重防备,闯进他的心间,也只有她才能将生死轻描淡写,明明是不惜性命助他逃出升天,可是在她口中只是举手之劳,仿佛不值一提。

    让他如何能放手?!

    马车很快停住了,赶车的轻敲车壁:“妹子,到了。”

    赫然是张青的声音。

    唐瑛率先跳下马车,路边的小树林里跑出来十好几人,都是乞丐打扮,打头的正是包子跟熊豫,后面几个都是熟面孔,有年青的乞丐还有傅琛的护卫,见到人来都纷纷围了上来。

    “来了来了——”

    “大人——”

    马车还未停稳,熊豫就扯着衣襟扑到了马车旁边,他平日注重仪容,还从来没穿过破衣烂衫,只觉得浑身都不自在,待到傅琛慢慢下了马车,见到对方也是一身乞丐打扮,才觉得自在许多。

    “大人,您没事儿吧?”

    傅琛出事之后,按照他制定的应急方案,傅府的下人迅速跑路,熊豫不死心,悄悄跑去找唐瑛打听消息,被她收留,才免了四处打探,只能带着几名侍卫听从唐瑛安排。

    熊豫几人小心翼翼扶了傅琛下车,几人多时不见主子,尽皆激动不已,围着他说个不停。

    待他们说的差不多了,唐瑛咳嗽一声:“赶路的时候有大把时间说话,临别之时我只有两句话要叮嘱,你们既然跟着庆王离开,一切都听庆王及庆王妃安排,不可惹祸。还有包子——”那几句乞丐连忙凑了过来,纷纷露出离别的感受:“二哥,我们往后是不是就见不到面了?”

    唐瑛在少年脑袋上揉了一把:“怎么会?将来还有大把见面的机会,你们往后要好好生活,不可再做偷鸡摸狗之事,须自立自强,走出去可别丢了二哥的脸面,让庆王妃笑话!”

    包子谷子等人齐齐应下,还要向她磕头:“二哥对我们有再造之恩,今日一别,不知何日再见。”

    这句话仿佛说出了傅琛的心声,离别在即,他的目光越过几名护卫,胶在她身上,见她扶起几名少年,忽然抬头在人群中寻找,与他对视之后展颜一笑,眸光灿若星辰,仿佛在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离别之时,傅琛分开人群,站在她面前,当着众人的面,似乎一切亲密的言辞都显的那么不合时宜,然而他心中不知道积攒了多少的话儿想要悄悄说给她听。

    他想:还有机会,一定还有机会。

    他低头在她耳边轻声说:“等我。”

    小丫头抬头直视着他,头一次勇敢无畏的,毫无躲闪的与他对视,曾经横亘在他们中间的东西在这一刻都消失不见,她说:“也许……我可以试试。”

    试着去等一个人,而不是永远陷入无望伤心的泥沼,不得救赎。

    试着去重新爱上一个人,将深爱的少年埋进心底,大步往前。

    ********

    那晚唐瑛到达义庄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

    刘重带着人已经将天花病囚按重症轻症分开看守,已经死亡的都拖到了乱葬岗上,正等着她发号施令。

    见到她坐着马车过来,亲自小跑着去马车边献殷勤,扶着她下马车,借机小声问:“送走了?”

    唐瑛到达义庄之后,先是四下巡视一番,接着便去乱葬岗,一把火烧了病死的囚犯,其后便留在义庄,直等那批病囚死了十之七八,只有两成命大活了下来,那位告密的王然不在生者之列。

    刘重对此人的死只有两个字的评价:“活该!”

    敢跑来咬傅大人一口,死了活该。

    这其间诸王离京就藩,太医院配合留过的禁骑司人员彻底清理诏狱及内狱卫生,并用石灰草药对诏狱消毒,顺便追查天花的起因,但最后一无所获。

    天花在南齐还是未曾攻克的难题,太医院的人也说不出明确的原因,向南齐帝禀报的时候便含混而过,说是要么有囚犯入狱之前已经在外面染了天花,要么是有人携带天花进去,或者牢房里的病人得了天花,总归原因不明。所幸处理及时,将病囚转称出城,才没有大面积爆发。

    禁骑司有人染了天花的消息在外面传开之后,京都人心惶惶,到处传言纷纷,有说禁骑司手段狠辣,招来天怒降下天花病毒的。太医院给不出更为科学的解释,京都百姓便把此事自动归类为迷信事件,不少家有小儿的人家开始求神拜佛,还有供奉痘神娘娘,请求庇护家中小儿的,各种事件频出。

    万幸的是除了禁骑司,京城别处再没有出现过大面积天花病毒,百姓们才渐渐安心。

    南齐帝闻言,对此次应对天花病症的禁骑司及太医院御医大加赞赏,直等唐瑛回京之后再加封赏。

    半个月之后,唐瑛从义庄回来,又在家隔离半月,有御医上门检查,确认她身体健康并未染病,才进宫面圣,并呈上此次天花疫症之中死去的囚犯名单。

    南齐帝翻了几页,赫然看到傅琛的名字,怀疑道:“傅琛也染上天花去了?”

    唐瑛老老实实跪着,眉目不动:“当时转移病囚的时候,太医院的林大人也挨个查看过的,他当时确实出了疹子还发热,确认染了天花无疑,连他隔壁关着的那名王举子都一同染了天花,真是可惜了陛下还未降旨定罪,他就染病去了。也怨微臣当时审案的时候……手段激烈了些,他身上有鞭伤,才没抗过去。那王举子也是身体单薄,大约平日就不甚健康……这师兄弟俩活着是死对头,死的时候倒是不寂寞,一起结伴走了黄泉路。”

    她略微抬头,触及南齐帝的目光,忙道:“陛下不如请了林太医过来问问当时情形。”

    死囚染了天花,太医院的那些人哪里肯尽心治疗,都是走马观花查查病症,后续的一概事宜全是禁骑司的人在做,他们就只负责口头指挥,转移去了义庄之后更是没有大夫跟过去,只有按症病送过去的中药跟熬药的药僮而已,南齐帝真要叫了林太医过来问,只怕也问不出什么。

    林太医也只会按照唐瑛所教照本宣科,免得在南齐帝这里落个渎职的罪名。

    南齐帝:“倒也不必。他既然已经死了,此事便作罢。”人死债消,再说傅琛所犯之罪也不好广而告之,免得让有心之人得知岷王之子还在人间,又是一桩麻烦事。

    “微臣谨遵陛下口谕。”唐瑛磕个头,一颗心终于落回了肚里。

    傅琛之死就算揭过,至于得知他染了天花死去之后,多少有旧怨的人在暗中拍手称快,市面上又流出多少关于傅琛死法的版本,都不在唐瑛关注之列。

    嘉正十四年的冬雪纷纷扬扬落下,一夜之间京城便银装玉砌,将君臣父子之间的那些猜疑与龃龉都掩盖了起来,等待春暖花开的日子。

    (上卷完)

    作者有话要说:  把这段情节写过去,晚了一点,宝宝们晚安。感谢在2019-12-10 23:53:58~2019-12-12 00:45: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raysnow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叶霁凉 40瓶;叶子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