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第一百二十三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123、第一百二十三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盛世谋妆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攻略极品神工明星爸爸宝贝妞[日娱韩娱]顶端末世之人生赢家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     今上继位那年, 岷王的儿子元琦四岁。

    “你是如何认识岷王儿子的?”

    唐瑛坐在阴暗的刑讯室, 四壁墙上油灯燃了十几盏,照的牢房里透着一种诡异的森然之气, 她手里把玩着一条短鞭:“傅大人久在禁骑司,也知道冥顽不灵的结果。”

    俊美的青年官袍早被扒了下来, 披散着头发, 双手被缚牢牢固定在头顶, 透过乱发露出一双冰冷的眸子:“唐掌事所说之人, 我并不认识, 难道掌事大人还想屈打成招?”

    刑讯室里除了禁骑司里数人, 还有南齐帝派来的内监刘三面容阴沉的赵五。

    刘三以往与傅琛也有点交情,便劝道:“傅大人, 你还是老实招了吧,陛下最恨被人蒙骗,你若负隅顽抗,恐怕还会连累家人。”

    “傅某未曾做过的事情, 为何一定要招认?”

    唐瑛:“来人,带证人进来。”

    证人年纪与傅琛差不多大,生的个文弱书生模样, 两腮无肉, 透着一股刻薄,见到唐瑛便拜:“学生王然见过掌事大人。”

    唐瑛:“陛下将你二人交到本官手中,听说你向陛下告密,说是傅琛放走了岷王的儿子, 可有此事?”

    王然毫不迟疑:“此事千真万确,只是初时学生不知那人是岷王之子,不然也不会让姓傅的放走了他。”眼神在傅琛身上刮了一下,好像与他有旧怨,恨不得在他身上刮下来一块肉似的,还暗带着隐隐的得意。

    唐瑛:“不知道你与傅琛及岷王之子是如何相识?”

    王然的一套证词流利的好像事先排演过许多遍:“……多年前学生与傅琛在宋先生门下读书,宋先生还收了几名年纪颇小的学子,其中有一位名叫李琦的,家境贫寒,非常聪慧,很得先生喜欢,与傅琛极为要好,他还时常接济李琦。后来傅琛入京赶考,没想最后却进了禁骑司。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发现李琦与人秘密来往,深感好奇,便派了长随跟踪,才发现他是岷王的儿子,真名应叫元琦,也曾想过要报官,不过此事太过机密,便按下不提,直到傅琛上次去探望宋先生,我见他已经做了禁骑司指挥使,想着将此事上报给他,没想到姓傅的仗着做官,不但威胁我不许将此事说出去,还向元琦通风报信,当晚他就跑了。”

    唐瑛:“既然如此,王举人为何等到今日才向陛下告密?”

    王然:“听说新上任的京兆刘大人铁面无私,我思来想去,不应该受傅琛威胁隐瞒不报,才大着胆子求到了刘大人面前,这才上达天听。”

    唐瑛轻哂:“傅大人,你还有何话可说?”

    傅琛站起了身子,他脚上还戴着铁链,略微挪动难免弄出响动,昂头站直了便露出掩埋在长发之中的整张脸,俊美的青年嗤笑道:“王然,真没想到一别多年,你读书的本事无甚长进,编故事的能力倒是更上层楼了。众所周知,岷王之子早在陛下登基的当年就死了,死于岷王府,还是他母亲徐侧妃亲自喂的鸩酒。你嫉妒李琦天资聪慧,比你读书更好,便陷害他是岷王之子,真是好笑。”

    “他分明是逆王之子,家中乳母的儿子与他有几分想像,当时徐侧妃用乳母的儿子替代了自己的儿子,派逆王心腹带着他离开。我听到他与家仆暗中交谈才知道了内情。傅琛你公然包庇逆王之子……”

    傅琛冷静道:“王然,你嫉恨我多时,不知道受了谁人指使跑来构陷我,我今死不足惜,可惜你竟连同窗都不肯放过,这世上谁人还敢与你来往相交?”

    他此言一出,王然的声音里都含着惊慌之意:“你胡说!我虽然尚未金榜题名,但对陛下忠心耿耿,哪似你欺世盗名,瞒骗陛下!”

    唐瑛转去鞭梢,玩味一笑:“既然都不肯承认,那就上刑。来人哪——”

    刘重就站在她身后,适时狗腿:“上刑是力气活,让下官来。”

    *******

    禁骑司审案子,向来血淋淋的吓人。

    唐瑛连着审了三场,连那位同刘三一起出现的内监赵五的表情也总算和缓许多,大约觉得唐瑛审案的手法颇为血腥,无论是证人还是嫌犯都赚了一身鞭伤,身上没几块好皮肤,可谓一视同仁,不偏不私。

    傅琛疼极了也破口大骂:“刘重你个瘪孙,老子往日待你情同兄弟,你就是这么回报老子的?”

    他骂的越凶,刘重下手越狠,连王然都吓的直哆嗦。

    相对傅琛的铁骨铮铮,王然的嘴巴就容易多了,打的狠了他便翻来覆去的说:“李琦就是逆王之子,我没说谎……”又吐出许多傅琛读书之时来元琦来往之事。

    审完第一场,刘三已经回宫去向南齐陛下复命,只留下内监赵五。

    此事机密,南齐帝大约也不想再生波澜,却又不放心禁骑司之人,便留下赵五陪审。

    赵五见到傅琛身上的伤,又亲眼见到刘重边打边骂:“姓傅的,你往日多高傲啊,知道我最讨厌你哪一点吗?最讨厌你目下无尘的样子,好像我们兄弟都是你脚底下的泥巴……”等走出刑讯室,回头见到傅琛吊着双臂垂头昏着打着子,怀疑之心去了一大半,三日里头一次与唐瑛说话。

    “唐掌事可知竹林寺太妃的姓氏?”

    “难道竹林寺太妃姓柏”

    ******

    傅琛被南齐帝拘禁宫中,随后进了禁骑司诏狱,外间各种传言甚嚣尘上,说什么的都有,同情的少,幸灾乐祸的多。

    如沈谦这等自小交好的,悄悄跑到唐府来打探消息,还想进内狱探望:“阿琛到底怎么了?你许我进去探一眼,就一眼。”

    唐瑛对他的跳脚视而不见,板着脸收拾东西:“沈侯爷没事还是赶紧回去吧,这件事情非同小可,你还是少掺和为妙,小心连累了自己。”

    沈谦平日瞧着毫无正形,关键时刻倒是露出了真性情:“瑛瑛!唐大人!郡主!求您让我见阿琛一面吧?我府里的东西凭多稀奇的,只要您瞧得上,都给您送过来!”

    “沈侯爷请慎言!”唐瑛一张俏脸上满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寒疏离:“此话传出去,还当我恂私枉法,滥用职权,收受贿*赂。来人哪,送客——”

    张青从外面进来,不理会沈谦的苦苦哀求,揪着他的后脖领子将人扔出了府门外。

    含蓄一点的便如同四皇子元鉴,在她进宫的半道上堵人,逼着她上了自己的马车,面色凝重的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傅大人往日结的仇是多了些,可是怎么就忽然冒出了这桩事儿?”

    唐瑛不答反问:“听说近几日有朝臣向陛下提议皇子离京就藩,陛下虽然未曾下旨,但瞧着很是意动,你们可收拾好了?刑部那一摊子也料理的差不多了?”

    “我的事情都好说,傅大人的事情呢?他可有生机?到底是谁人下的手?”

    唐瑛揉揉太阳穴,以缓解头部的不适,将事情始末简洁讲了:“三年前,京兆府尹刘洪林曾经秘密投入大长公主门下,近来他与湘王也走的很近,要么是经由大长公主介绍转投了湘王麾下,要么是虚与委蛇,暂时替湘王做事。”

    “你是说……陷害傅大人的是二皇兄?”元鉴百思不得其解:“傅大人与二皇兄又没什么仇怨,以前他还想拉拢傅大人做九驸马,为何要拿此事陷害他?”

    唐瑛面上露出奇异的表情,似难过又似懊悔:“那日在清凉殿中,湘王暴起质问,他下意识挡在我前面,想来就埋下了祸根。”她的声音里含着说不出的软弱,也不知道是埋怨傅琛还是埋怨自己:“你说他就不能圆滑一点?或者不要对我那么好,疏远我冷待我,不比想要护着我强?”

    无人知道,当她审讯傅琛时,亲眼目睹他渐渐变的血肉模糊之时,内心里的感受。

    也是在傅琛出事之后,她暗中派张青去傅府,才发现傅宪夫妇早在数月之前就已经离京,守门的下人说是老爷太太带着商队远行,不知归期,她怀疑傅琛早就探知了京城的暗流涌动,怕连累家人,这才安排父母离开。

    元鉴从来没有见过唐瑛如此颓丧,哪怕是她扮作小乞丐被人追杀,也能在逃生的时候露出灿烂的笑容。

    “难道不是陷害?那人真是岷王之子?”

    如果是陷害,凭唐瑛的刑讯手段,必然能替傅琛脱罪。

    “我下午便要去竹林寺。”她一抹脸,好像随手戴上了一张无坚不摧的冷硬面具,从他的马车里翩然跳了下去,翻身上马,扬声道:“麻烦殿下回去转告庆王妃,我得空了去找她顽耍。”

    元鉴探出头,一如既往的软弱:“本王一定转告,只求唐掌事回头与王妃切磋的时候,多怜惜怜惜一点本王后园子里的花草。”

    **********

    元阆听到跟踪唐瑛的人来报她行踪,正留在大长公主府里“尽孝”。

    “姑母神机妙算,果然将傅琛送进了诏狱,亲手送到了那丫头手里。没想到唐瑛也是个狠心的,居然把傅琛打的血肉模糊,气息奄奄,亏得姓傅的为色所迷,居然还护着他。”元阆沉郁许久,总算因此事而振作精神。

    前世继位之前,他未有机会插手禁骑司,而傅琛在他继位之前就已经死于诏狱,外间都传是南齐帝晚年下令杀的臣子太多,要拿傅琛来平息众怒,随便找了个借口治罪。

    那时候距离南齐帝离世大约还有两三个月,傅琛与唐瑛并无机缘见面,不过是个毫不相关的臣子,他曾经暗中示好,对方不为所动,非要忠心侍君,最后落得个惨死诏狱的下场。

    他死后不久,扑天盖地的骂名紧随而至,说一句“臭名昭著”也不为过。

    后来,他继位之后顺便接管了禁骑司,约略听到一点传闻,还是禁骑司里向他效忠的老人提过一句,傅琛的死与岷王的儿子有关,两人还是同一位先生的弟子。

    元阆原本也没放在心上,可是那日在金殿之上傅琛挺身而出,过往的许多事情在他脑中闪现,姓唐的拒绝他的婚事就算了,还带着杨银君跑到宫门口来大闹一场,将他的脸面踩在泥地里,不知道多少人都在背地里嘲笑他,更别说当着皇帝的面污蔑他行贿——这是要置他于死地啊!

    他当时心中便痛恨唐瑛到了极致,连带着也恨上了傅琛。

    既然他二人非要抱团回护,那就别怪他不客气,来求大长公主,务必要把傅琛送到唐瑛手里,让她亲自动手,他倒要看看姓唐的丫头有多铁石心肠,能做出恩将仇报之事。

    他只透露岷王之子还活着的消息,似乎还曾经与傅琛做过同窗,大长公主便提议派人去挖,她送给元阆的那批人效率奇高,很快便有了王然密告之事。

    大长公主歪在罗汉榻上,浅笑着接受了他的恭维,关切道:“上次听说唐瑛派人在宫门口折辱你,姑母心里就难受不已,这丫头简直欺人太甚;后来又传出她污蔑你行贿,就更是忍不住去了。只要姑母还有一口气在,就不能让阆儿被人欺辱!”

    她说的情真意切,听的元阆满怀感激:“姑母待侄儿恩深似海,侄儿往后一定拿姑母当亲娘一样的孝顺!”

    芸娘奉了茶上来,不动声色捧到了元阆面前:“湘王殿下请喝茶。”故意打断了“姑慈侄孝感人至深”的一幕。

    若不是她深知内情,恐怕都要被这场面感动,进而感激上苍厚爱,给自家主子留了一丝指望。

    大长公主府里,姑侄俩融洽无比,相谈甚欢,都对傅琛惨死诏狱的结果无比期待。

    元蘅是巴不得南齐帝自断一臂,傅琛精明能干,少有人能及,是南齐帝手上一把极为锋利的刀。

    元阆则是受唐瑛折辱,由爱生恨,一时没办法弄死她,巴不得傅琛死在她手上,让她难受一辈子。

    姑侄俩难得在一件事情上奇异的达成了一致,连各自的笑容都真诚了几分,听到暗中监视唐瑛的人来报,她只身前往竹林寺,元阆笑了起来。

    “她这是为了给姓傅的脱罪,连太妃都要惊动了?岷王之子那可是太妃的亲孙子,难道还能告诉她真相不成?说不得是要碰一鼻子灰了。”真想跟去竹林寺瞧瞧唐瑛吃瘪的样子,一定非常的赏心悦目。

    “太妃柏氏呀……”这个人已经多年未曾出现在她的生活里,再提起来恍若隔世:“太妃大约很高兴有机会见到孙儿吧?”

    ********

    竹林寺远离京城,唐瑛骑了大半日的马才到达寺前,便有守卫的军士上前来查问:“何人胆敢擅闯竹林寺,搅扰了寺院清修?”

    竹林寺听起来是皇家宗室女眷的清修之地,说穿了便是发配皇室弃妇的地方,平日有专门的守军巡逻,明着保护贵人,实则跟坐牢也没什么两样。

    唐瑛拿出禁骑司腰牌递了过去,守卫军的态度立时便有了改变,亲自叩响寺门;“大人来寺中是探望故人还是有公干?”

    “奉陛下旨意前来查案。”唐瑛似笑非笑道:“要本官告之案情吗?”

    守卫军哪里敢得罪风头正盛的禁骑司:“大人说笑了。”候在寺门口,等着开门的女尼将人迎了进去,还殷勤道:“大人远道而来辛苦了,若有跑腿的活儿就告诉我等。”

    回答他的是关寺门之前唐瑛从荷包时扔出来的两块碎银子,他眼疾手快接过来,还待再说几句客气话,寺门已经关上了。

    姚娘见到唐瑛,简直是意外:“你怎么来了?”

    唐瑛手里提着个包袱,里面是顺道而来给她捎的东西,有吃的用的,还有京城最好的胭脂水粉:“在京里呆的闷了,想您老人家了,跑来探亲。”被姚娘在脑门上狠狠拍了一巴掌。

    “死丫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分明有事,还想骗我。”她打开包袱,见到里面吃的点心倒也挺高兴:“还算有孝心。”待见到胭脂水粉,又给了她一下子:“你当你姑姑我在禁骑司啊?还胭脂水粉。周围全都是一水儿的光头小尼姑,老娘打扮给谁看?”拿起来闻一闻,欢喜之情溢于言表:“这是……新出的胭脂?”

    “姑姑可以打扮给自己看啊。”唐瑛不忘开玩笑:“要不打扮给小尼姑也行啊。”

    “住持还不得扒了我的皮!”

    竹林寺的主持严苛到几乎变态,对寺中众尼约束甚严,但凡有人露出一点向往凡尘俗世六根不净的模样,她必定将人送去刑院,打到小尼了无生趣,万念俱灰。

    “我以为姑姑天不怕地不怕呢。”唐瑛饮一口野茶,难得轻松的调侃。

    “怕,你姑姑可是缩头乌龟,只想安安份份给太妃做影卫,哪敢再惹事端。”

    她的一线生机还是甘峻豁出命来在南齐帝面前求来的,就算是为着甘峻着想,她也不能再恣意任性。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昨晚答应的五千字大肥章,卡的太厉害才理顺,别打我十二点前还有今天的一章更新。感谢在2019-12-07 23:59:10~2019-12-09 21:49:0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王小汪 3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