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122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122、122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超能右手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神工一路凡尘攻略极品盛世谋妆     唐瑛睡了足足两个时辰, 睁开眼睛已是黄昏。

    她闭着眼睛在“杨虎妞”身上满足的蹭了两下, 伸个懒腰,睁开眼睛却撞上一双深邃的瞳孔, 仿佛盛满了璀璨的星光,渐渐压下来, 靠的极近, 令人不由屏气凝神, 怀疑下一刻他便要吻下来。

    唐瑛脑子有些发懵, 说话都结结巴巴:“虎……虎妞呢?”

    傅琛却好像并无此意, 只是伸手理顺了她鬓角睡乱的碎发, 仿佛做了一件极之自然的事情:“哦,庆王妃枯坐无趣, 先自回去了。”

    “她走……怎么也不同我打个招呼啊?”她假装很自然的从傅琛身上爬起来,顾左右而言他,以掩饰自己的尴尬:“这丫头不会又跑出去瞎玩闹吧?”既然对方都表现的大方得体,唐瑛就当是借好兄弟的肩膀打个盹, 实则她全身都快窝进傅琛怀里了,姿势是说不出的暧昧。

    傅琛若无其事的起身,暗中活动被压麻的腿脚:“你都出动冯保到处封店了, 庆王妃再到处玩下去, 都快成京中商户的祸害了,她还敢玩吗?”

    唐瑛自行倒了杯冷茶一口饮尽,总算是彻底清醒了,少年老成的叹一口气:“杨叔父临走之时让我照顾她, 这丫头在边城野惯了,根本不知京城的险恶。”

    “我瞧着她比你还大一些?”

    “哦,她是要比我大两岁。”唐瑛不由笑起来:“没办法,小时候有一阵子她是我的手下败将,还叫过我一阵子的姐姐,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毛病,她是光长年龄不长脑子,我这样妥帖的人,自然想着要把她照顾周到。”

    “你还是先把自己照顾妥帖了再照顾别人吧。”傅琛居然在她脑袋上轻揉了一把,转身往外走:“别事事让人操心。”

    “我哪有?”唐瑛很想追上去理论,不过想到他方才眼神里的关切之意,又缩了回来。

    当日再无别事发生,唐瑛去内狱转了一圈,查看了春娘最近几日审讯的供词,掌灯时分离开了禁骑司,总算回家泡了个热水澡,在张青的絮叨声中吃过晚饭,美美睡了一觉。

    翌日天光大亮才骑着傅英俊赶去禁骑司上值,还未踏进司署大门,就与匆匆出来的刘重差点撞在一处。

    “唐掌事——”刘重见到她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昨晚有人告密,傅大人他被陛下下旨拘禁宫中了。”

    “傅大人昨晚不是在宫中值守吗?谁传回来的消息?”

    刘重讲了一个名字,正是昨晚与傅琛一同在宫里轮值的兄弟:“他说有人向陛下告密,说是傅大人放走了岷王的儿子,陛下最恨臣子欺瞒,当场便将傅大人拘禁。下官不好入宫,还请唐掌事代为打探。”

    唐瑛为了揣摩今上的心思,还特意与傅琛聊起过这段过往,恰好知道一二。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岷王便是先帝宫中皇贵妃之子。彼时今上为太子,岷王便如同二皇子般子凭母贵,颇得先帝宠爱,便生出了不该有的念头,也曾经大肆笼络朝臣,想要对太子取而代之。

    先帝与先皇后曾并肩大破三王之乱,年轻时候伉俪情深,然而再深的夫妻情也敌不过时间的蹉跎消磨,更敌不过后宫一茬又一茬鲜花嫩柳般的新人。

    先帝人到中年,江山稳固,政务娴熟,有的是大把精力开始宠爱新人,其中尤以皇贵妃柏氏最为得宠。柏氏的肚子也很是争气,第一胎便生出了儿子岷王,要比今上小了足足十四岁。

    今上继位前的前两年,京里太子与岷王的夺嫡之争达到了白热化,再加上先帝态度并不如今上明确,还有点和稀泥的感觉,就更加剧了兄弟之间的争斗。

    唐瑛听到这一段旧闻的时候,也曾说过:“陛下心有芥蒂,才会更注重嫡庶,宁可扶持皇太孙继位,也不肯让二皇子继位,还是对往事不曾释怀。”

    她记得当时闲聊这段的时候正是去岁最冷的时节,傅琛就坐在公廨里,旁边还搁了杂役搬来的红泥小火炉,炉上搁着烧水壶,翻滚的热水腾起一片水雾,模糊了他的面容,连带着他的表情也不甚清楚。

    他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那是暂时处理完公务难得的闲暇时光,唐瑛是有意而为之,心怀叵测的打探消息,而傅琛……大约也是有意而为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当时他还自嘲道:“唐掌事不亏是影部出来的人,若是去行美人计,恐怕无人能够抵挡。”

    她心情好,心里还存了一句话不曾说出口——也就是你当我拿女人,才会觉得我使美人计无法抵挡。

    但这句话太过暧昧,有越界之嫌,她还是咽了回去,免得再给他不必要的希望。

    岷王就如同今上心中的一根刺,不能随意越过的底线,偏偏傅琛粘上了此事。

    “可知道谁告的密?”唐瑛只觉得手心无端冒出冷汗,连同心底也升起一股寒意:“傅大人他……当真放走了岷王的儿子?”

    刘重急的团团转:“这个……下官也不知晓。不过傅大人做事,总有他自己的道理,就算是放走了岷王的儿子,肯定也是有苦衷的。求唐大人进宫去探一探消息,我们也好有个应对之策。”

    “你且先别慌,照常去忙,就当不知道此事,私底下再联络几位对傅大人忠心不二的兄弟,等我的消息。”唐瑛拨转马头,骑着傅英俊往宫里赶,摸着傅英俊的大头给自己打气,希望这一切只是场误会。

    远远瞧见宫门口值守的禁卫军,唐瑛才放缓了速度,骑着傅英俊踢踢踏踏往前走,如同往常入宫一样,到得宫门口翻身下马,自有人凑过来要替她拴马,她还开玩笑:“不必劳驾,小心这家伙咬你。”

    随着她上任掌事之后时不时骑着傅英俊出现在公共场合,渐渐野马王被她驯服的消息传了出去,就连南齐帝都听说了,还开玩笑说赏错了人,宫门口值守的禁卫军不过是上来献殷勤,并非不知傅英俊的脾气糟糕。

    “要不怎么说掌事大人是名将之后呢?我等也只有望马兴叹而已。”那人眼睁睁看着唐瑛拴好了马,闲闲踱步到宫门口,拿出入宫的腰牌要给值守的禁卫军查验,对方笑道:“唐大人不必查验,咱们兄弟认您这张脸就好了。”

    唐瑛说说笑笑入宫,半点不曾有惊慌的样子,才踏进宫道,迎面便遇上了南齐帝身边的内监刘三,远远见到她如获至宝:“唐掌事,老奴正要出宫去呢,陛下宣掌事大人晋见。”

    “我刚还想着去后宫换班呢,陛下召我可是有事?”她摆出一副愕然的样子:“不是还有傅大人么?难道还有傅大人都处理不了的事儿?”

    刘三一张脸都快皱成了苦瓜,朝身后的小太监扫了一眼,吓的小太监往后退出好几步,他才与唐瑛并肩往清凉殿赶,边走边小声说:“诶诶往后可没有什么傅大人喽,姓傅的被人告了密,放跑了岷王的儿子,陛下让他与人对质,他竟承认了,如今已经被看押起来了,陛下急召唐掌事,就是想让掌事审此案。您可赶紧的吧,陛下正气着呢。”

    “多谢大监相告。”唐瑛惶惶道:“要不我躲躲?”

    刘三比她还惊惶:“您可赶紧走吧,再拖下去陛下就更生气了。”

    两人脚步匆匆进了清凉殿,南齐帝面上笼罩着一层怒意,见到唐瑛便开口将事情简略说了两句,然后下旨让她秘密主审此事:“朕思来想去,竟再无可托之人。唐卿是忠良之后,又向来对朕忠心,此事交到你手上,朕放心。你务必要审出一个结果,查清楚岷王之子的去向。”

    唐瑛跪在清凉殿内,不敢抬头与南齐帝直视:“微臣遵旨。”

    她接手此案,出了清凉殿便去偏殿提了五花大绑的傅琛与同样绑着的告密之人,目光与傅琛一触即离,心里竟无端难受,硬着心肠下令:“都押回禁骑司去,待本官审讯。”

    禁骑司内,知道傅琛有意于她的不在少数,只是自从去岁傅琛与她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面孔之后,司里便有了另外一种传说,一则说唐掌事生的是个女人模样,但内心里住着个糙汉子,傅大人识破了她的真面目,自觉不合胃口,便改弦易辙;二则说她一心沉迷向上爬,对傅大人欲擒故纵,使得傅大人心灰意冷之下便放弃了追求。

    总之都是关于两人男女情事上的无疾而忠,在司署内还很是引起过一阵子的传言,渐渐便淡出了众人的视线,时间久了加之军饷案搞的大家都忙碌不堪,再无人关注唐瑛与傅琛之间的故事,才平息了两人之间的这段情事。

    唐瑛押解着两人回到禁骑司,先把傅琛投入诏狱,与告密者分开关押,这才如今众人开会,提出陛下的圣旨,要对这两人严加拷打。

    刘重听到此事,当即反对:“不可能,大人不像是知法犯法的要样子。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