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第一百二十二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120、第一百二十二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末世之人生赢家超能右手明星爸爸宝贝妞神工攻略极品盛世谋妆一路凡尘     元阆派人去查送礼之人, 无奈四皇子元鉴与他向不亲睦, 禁骑司行事又向来隐秘,他又是毫无防备之下, 不但未曾亲见过送礼之人,更不知所送何等贵重之物, 手底下人查了六七人, 愣是没找到一条有用的消息。

    在此期间, 南齐帝瞧他的眼神反而越来越不善。

    元阆从小到大得南齐帝宠爱, 这还是头一次在南齐帝面前得到冷遇, 再之元奕每日立于朝堂之上, 与南齐帝祖孙情切,两厢对照之下, 心中难受不已。

    他去求助大长公主:“姑母可知谁人冒充侄儿去贿赂傅唐二人,还有四皇弟?”

    大长公主病歪歪倚在枕上,鬓边白发星星点点,似乎随着桓延波下葬, 她的生命力也在逐渐消失。

    她轻抚元阆的手背,柔声道:“姑母不是把人手都给你了么?你都撒出去查查。咳咳——”她用帕子掩口咳嗽几声,似乎是在强打精神, 但上下眼皮子打架, 语声轻微:“你自己想想,近来都与谁人结了仇,对方非要置你于死地。”

    结了仇?

    二皇子脑子里头一个想到的便是唐瑛,可她瞧着倒像不知情的样子。第二个便是如今的皇太孙元奕, 两人天然处于敌对立场,哪怕骨肉血亲也是你死我活的残酷争斗。

    “难道是……元奕这小子?”他心里很难将小侄子视为对手,这小子除了有南齐帝的宠爱,便是名正言顺的继承权,本人不过是赵括谈兵,空有纸上高论,未必有帝王之材,更何况上辈子是他手下败将,被他逼宫之后**于宫中,有何可惧?

    不过大长公主倒是给了他一条新的思路,他霍然起身:“看来真是元奕这小子,倒是侄儿小瞧了他。姑母您好好歇着,侄儿这就去查。”

    元阆匆匆离开之后,大长公主苍老的眼神里怨毒之色一闪而过,她好像身上忽然有了力气:“芸娘,扶我起来,端药过来。”

    芸娘端了药过来,她一饮而尽,自言自语:“阿弟,都是你逼我的,可别怨我心狠。”

    *******

    禁骑司里,傅琛与唐瑛隔着一张桌子坐着,他心有疑虑:“你说,当真是二皇子暗中贿赂想要留他岳父一命?”

    唐瑛随意靠在椅背上,嗤笑一声:“管他是不是做过了,对方打着二皇子府的旗号,这位不是向来喜欢替自己张扬贤名吗?好人做到底,我也替他扬一扬名。”

    傅琛:“怎么扬?”

    唐瑛:“你等着瞧好了。”

    傅琛总觉得这句话透着凶险,次日二人进宫轮值,在宫道上遇见下朝的二皇子连几位朝臣,唐瑛率先迎了上去,压低声音道:“二殿下,微臣有几句话想要与殿下讲。”

    跟在元阆身后的几位大人同时竖起了耳朵。

    元阆:“唐掌事有何事请说?”

    唐瑛一脸为难的神色:“这个……要不殿下移驾,咱们换个地方说?”

    元阆实在想不明白唐瑛何时与他亲近到还有机密之事,他心生警觉,生怕这丫头准备了套子给他,便不肯单独赴约:“事无不可对人言,唐掌事但说无妨。”

    唐瑛心道:这可是你说的!

    她关切道:“外面都传殿下重情重义,我先时还不当一回事,此次殿下岳丈秦大人入狱,我才看出来了。殿下数次派人往我府里跟傅大人府里送重礼,就想留得秦大人的性命,如此宽厚仁慈,想来王妃心中定然感念殿下夫妻情深。但国有国法,秦大人犯的是贪渎之罪,禁骑司没有权利网开一面,不然便是对陛下的不忠。”

    二皇子:“你你……”

    唐瑛见他面色涨红,便知这是被她在宫道上拦截设计而恼羞成怒了,但她可不准备放过这位“贤名在外”的二皇子,惶恐道:“殿下息怒!微臣不是不想帮殿下,但这事儿是陛下的旨意。微臣给殿下出个主意,您若是当真想要为秦大人留一条性命,不如直接去求陛下,比暗中给我等送礼的强。”

    傅琛:“唐掌事说的是,微臣也很为难,还望二殿下别再给微臣府上送重礼了,京中同僚都知微臣从不收受贿赂。”

    他说完这句话,便率先往前走了,唐瑛也不等二皇子分辩,连忙紧跟了上去:“傅大人等等我。”

    二皇子面白如纸,生硬的说:“我不是,我没有,别胡说!”

    但他知道,流言只要起来,便会像张了翅膀一样飞满皇城内外,无法遏制。

    落后几步的众官心有疑虑,面面相觑。

    ——二皇子为了讨王妃欢喜,竟然罔顾律法悄悄给禁骑司两位大人送重礼?

    ——傅唐二人这是当面来拒绝二皇子?

    他们回想二皇子以往行事,却又觉得合情合理。

    二皇子向来名声佳,他若是对岳父一家避之不及,那就不是二殿下了。

    没见秦大人下狱却不耽误他娶秦小姐做王妃么?

    有上年纪的老臣听到这消息,暗中与好友议论:“二皇子虽然以往礼贤下士,可这次的事情却做错了,大错特错。陛下想要整治军中贪污之风,留一个清明的朝廷给皇太孙,必要狠杀一批人才能止住此风,秦尚书一家是保不住了,他还要跟陛下对着干,能落得好吗?”

    “二皇子瞧不透这一点吗?他以往可没犯过这种蠢事。会不会是别人栽赃陷害?”

    “以往二皇子不是没成亲嘛,也许是王妃吹了枕边风,新娶的娇妻哭哭啼啼的央求,就算二皇子是铁打的心肠,恐怕也架不住娇妻哭求。”

    “说的好像你在二皇子府里住着,亲眼见到了王妃哭求一般?”

    “无他,人之常情耳。想都能想到的事情,不然何至于二皇子昏了头,非要跟陛下作对?”

    “……”

    种种议论在朝臣之间流传。

    二皇子听到谣言满天飞,气的几乎要吐血,他进宫跪在南齐帝面前哭:“……儿臣听到这些话,都懵了,也不知道是谁人在陷害儿臣,竟然打着儿臣的名义给别人行贿,此事真不是儿臣所为,父皇您要相信儿臣啊!”

    南齐帝还从来没见过这个儿子如此狼狈,心里也在考虑他被人陷害的可能性。

    但坏就坏在,以往二皇子礼贤下士的名声在外,交口称赞的人多,真要找一位与他有生死大仇的,还真找不出来一位。

    “你说自己是被人陷害,可有证据?”

    二皇子意有所指:“恐怕是儿臣挡了别人的道儿,这才遭人陷害。”

    南齐帝一下子便领会到了二皇子之意,他这是影射皇太孙,却又不曾点明,只让他领会?

    他本来便对元奕疼爱非常,闻听二皇子暗指元奕陷害他,目光之中冷意顿起:“皇儿还是有证据的好,无凭无据不可妄加揣测。”心中对这个儿子更为失望了。

    平日在他面前装装也就罢了,到了紧要关头居然还敢把主意打到皇太孙身上,还想陷害皇太孙不成?

    他活着都欺负皇太孙年纪小,若是他百年之后呢?

    南齐帝想的比较长远,却也不想让二皇子与皇太孙此时撕破脸皮:“朕且问你,就算送礼的人不是你府上之人,向禁骑司行贿想要暗中留你岳父一条性命,非你本意。你现在老实告诉朕一句话,你是想要让朕依法治你岳父的罪呢还是想要求朕留他一命?”

    元阆:“……”这是什么鬼问题?

    他虽然娶了秦家幼女,可是在军中贪污一案之中原本是抱着袖手旁观的态度站干岸的,哪怕秦新眉当真哭着来求过他好几次,让他想想办法救救秦焕一名,也被他好言好语劝了回去,打定了主意不会救秦焕。

    可是当着南齐帝的面,若是答不救便是冷血无情,若是答救便是无视律法,情义与法理不能共存,他又该选哪个?

    “说吧,你选救还是不救?”

    元阆跪在宫里冰凉的金砖地上,额头冷汗都要下来了。

    “儿臣……儿臣……”他知如今南齐帝偏心,终于咬牙答:“儿臣身为皇子,熟知律法,更不能知法犯法了。”

    忽听得他身后有人幽幽插言:“对啊,二殿下明着做出大义凛然之态,暗中却要知法犯法,向微臣等人行贿,这不是陷微臣等人于不义之境吗?禁骑司忠于陛下,也不能知法犯法,更不能收受贿赂替二殿下跑腿,还望二殿下见谅!”

    他不可置信的回头,发现不知何时,身后站着的正是傅琛与唐瑛,还有四皇子元鉴。

    三人手里都抱着厚厚的卷宗,也不知道是为了何事来面圣,正好撞上这一幕。

    元阆怔怔扭头直视唐瑛,他跪在地上,而唐瑛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唇边噙了一抹笑意,陌生已极。

    “本王没有行贿!”

    “是啊,殿下没有明着行贿,却暗中派人行贿,自然可以矢口否认。”

    “……”

    元阆跟疯了一样扑上来,用力握着唐瑛双肩,形若疯狂:“唐氏,你为何要陷害本王?”他近来处处受挫,明明是前世顺风顺水的一步步登上至尊之位,这一世却全部出现了偏差,居然还被人往身上泼脏水,当着南齐帝的面连自证清白都做不到,简直气怒攻心,偏偏从中出了大力的还是前一世的妻子。

    他再也忍不住了。

    唐瑛大喊冤枉:“微臣穷的叮当响,家中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是陛下所赐,哪有余钱去陷害殿下?您怎么可以污蔑微臣?陛下您可要为微臣作主啊……”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明天见。感谢在2019-12-04 23:58:18~2019-12-05 23:58:4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商曦 64瓶;瑭瑭 30瓶;20427441 17瓶;守护神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