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119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119、119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御兽灵仙[日娱韩娱]顶端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盛世谋妆攻略极品神工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     “我哪里气母妃了?”杨虎妞百思不得其解:“我好心分她御酒, 那可是寻常难见的好东西, 她

    好心分她御酒,没想到容妃哭的几乎昏天暗地, 她皱着眉毛,终于显露出一点已婚妇女的烦恼:“不过婆婆哭起来真是……娘们唧唧的, 轻不得重不得, 让人头疼的很。”

    唐瑛爆笑:“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 比汉子还糙。”

    虎妞对此持不同意见, 坏笑着凑近了唐瑛说悄悄话:“瑛子你别说, 我家殿下就比姑娘还害羞。”

    唐瑛一巴掌拍在她脑袋上:“你又欺负四殿下了?”

    “哪有?细皮嫩肉的小郎君, 我哪舍得?”这货还颇有年长的自觉:“再说我比他还大着两岁呢,欺负小兄弟, 说出去都要丢了我们老杨家的脸面。”

    “真没看出来,你还记得老杨家的脸面呢,宫里这会儿可都传遍了,四皇子妃与容妃娘娘婆媳不合, 做儿媳妇的气的婆婆哭个不住,眼睛都肿了,连去皇后宫中请安都不能, 你可长点心吧?”

    虎妞:“……我又不能带她骑马打猎, 指望让我坐在母妃宫里逗她开心取乐就更没希望,哎哟成亲真是烦人。”她发出过来人惆怅的叹息:“算了算了,交给元鉴去处理吧。”

    四皇子对亲娘的反应更是疲于应对,他坐在容妃娘娘封妃之手新搬进来的清霜殿, 无奈道:“母妃您到底在哭什么呀王妃她也不是故意的,宫里传的沸沸扬扬,连儿臣都知道了。您有话就直说,不用一直哭啊。”

    容妃娘娘见到儿子,好像找到了主心骨,哽咽流泪:“你媳妇……你媳妇她什么意思?头一回见陛下,就跟陛下讨酒喝,哪家子媳妇儿是这样的?满宫里都当笑话传,她自己还不觉得。我做婆婆的教她规矩,她居然胡搅蛮缠,还说要分我一车子酒,到底什么意思吗?”

    四皇子扶额,想起自成亲之后杨虎妞的习惯,心情好了命丫环烫壶酒喝,心情不好就更要烫两壶酒来喝,于她来说御酒可是相当难得的好东西,能舍得送清霜殿一车御酒,那一定是忍着肉疼才下的决心。

    他几乎可以想象杨虎妞当时的表情,一定很不愉悦就是了。

    万幸容妃娘娘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依旧坚定拒绝了她的提议。

    “她自己没事喜欢喝两口,能送您也是孝敬您的意思,您老别多想啊。”

    容妃:“没事喝两杯?她没事儿还干吗?”

    四皇子:“打拳舞木仓上酒楼听曲子出城围猎……”发现媳妇儿业余生活多姿多彩。

    他忙起来没功夫陪王妃,但杨虎妞也不是能闲在后宅子里的女人,每日晚归问起她当日行程,总听她兴致勃勃历数外面有意思的事情。

    元鉴听她讲的高兴,不知不觉也能多吃一碗饭,贴身侍候的小路子还说:“打从王妃嫁进来,咱们府里可热闹多了。”

    想想还真是。

    容妃娘娘一听再次崩溃:“……这哪里是女人啊?谁家媳妇嫁进来不在后宅相夫教子,天天跑外面疯玩?”

    儿媳妇所为,极大的挑战了她的三观。

    四皇子还嫌刺激的亲娘不够,居然又说:“听说王妃从小在边关就是这么过来的,过段日子到庆州,儿臣恐怕也得适应这样的生活。”

    容妃光是想想就心疼的不行,感觉儿子就是个被儿媳妇欺负的小可怜,泪眼婆娑拉着儿子的手哭:“儿啊,咱能不去庆州吗?”

    元鉴:“……这事儿得问父皇。”

    容妃:“……”

    元鉴在宫里安慰完亲娘,心神俱疲的回到庆王府,迎接他的是院子里打的难分难解的两个人。

    唐瑛与杨虎妞各拿了一根用石灰包头的棍子切磋,双方身上各有被棍子戳到的白点,旁边计数的仆人们兴奋围观。

    “王妃输几招了?”

    “六招,没看王妃身上要比唐大人多好几个白点嘛。”

    “王妃会不会输光一车酒啊?要不把王爷找回来?”

    “……这两位,王爷能惹得起哪一位?”

    元鉴额头几乎要滴下冷汗——听起来怎么觉得自己很可怜的样子?

    “这是做什么呢?”侍卫长伍兴开道,喝了一嗓子,看热闹的仆人们让开一条道,向他行礼。

    元鉴注目场中,去年冬天工部新移植的花草树木,春暖花开之后长势不错,入夏之后满园姹紫嫣红,如今就好像往后园子里丢进去两只猢狲,打的残红断枝纷纷落地,好像被洗劫了。

    他头疼不已:“你两个别打了。”

    唐瑛率先后退两步,以示休战:“你家王爷回府了,今日且饶了你。”

    杨虎妞打的兴起,又不舍得输酒给唐瑛,对她紧追不舍:“不行不行,我先前还没调整好,咱们再来。我家王爷来了正好观战。”

    元鉴:“……”

    “唐掌事,关于秦尚书监斩的日子要不要再斟酌一下?”

    “王爷且等我一下。”唐瑛听到有公务,彻底罢战,回身问计数的仆人:“我到底赢了几坛子酒?”

    计数的仆人都是庆王府里奴才,顶着庆王妃要杀人的目光期期艾艾:“三……四……”

    唐瑛:“不老实小心我割了你们的舌头!”

    仆人干脆闭着眼睛悲壮道:“七坛!”

    唐瑛眉开眼笑扔下棍子丢给他一块碎银子:“乖,赏你的。”

    杨虎妞:“瑛子你又耍诈!”这丫头蔫坏,居然敢吓唬她府里的仆从。

    唐瑛拍拍身上的白点:“愿赌服输啊,劳烦王妃回头派人把输的酒送到我府上去。”扭头丢下心疼的脸色都变了的杨虎妞,偕同元鉴往前院书房去:“前几日我府上可是收到一大笔银子,送礼的人求留下秦尚书的性命,说是让再拖拖。”

    “我府上也有几拨人来送礼,想要替秦尚书留一条命,也不知道是不是同一家的。”

    秦尚书的罪责已经查清,不过关于量刑朝中又是一番争论,南齐帝震怒非常,摆明了要秦尚书的性命,但接连往唐府及傅府还有庆王府送礼的人就没断过。

    唐瑛很是疑惑:“拖延有用吗?最近也没有大赦啊。”其中有一拨人送礼送的十分高调,还一再说若能保得秦尚书的性命,他家王爷一定对唐掌事感激不尽。

    听起来便是二皇子府的人。

    四皇子:“重礼呢,你都拒绝了?”

    唐瑛一笑:“哪能呢?人家用心挑选过的礼物我哪里好冷着脸拒绝,让守门的小厮连贴子一起留下。”

    四皇子担忧不已:“……这样不太好吧?若是让父皇知道?”

    唐瑛:“哦,我半夜把东西悄悄运到禁骑司,转天就运进宫里送到了陛下面前。”她还有点舍不得:“也不知道是充了陛下的私库还是充了国库,就不知道了。”总感觉自己丢失了好几个亿,与亿万富翁失之交臂,不是不心疼的。

    元鉴:“噗——二哥真是人才!”

    他也借鉴唐瑛的做法,来者不拒的收下,转头就送到了南齐帝面前,还做出一副胆小老实的模样:“儿臣不收,那些人就堵着门天天来,儿臣只好收下了,想着交到父皇手里就安心了。”

    南齐帝面色铁青:“这些不长眼色的东西!”

    他已经连着几日收到唐瑛傅琛“转送”的厚礼,如今再加上元鉴收到的,更是加重了处斩秦尚书的心思。

    *******

    红香悄悄儿约了二皇子,向他通风报信:“殿下,您可千万别再派人向唐瑛送礼请求留下秦大人一命了,这个小贱人,她转头就将礼物全都送进了宫里。”

    二皇子摸不着头脑:“本王几时向唐瑛送礼了?”

    红香小心翼翼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也是去唐瑛的廨房看到她整理礼单,问了两句,听她讲的,说是殿下府上派人送去的重礼,还说殿下重情重义,肯为了岳父奔波,可惜……遇人不淑。”

    她还未进二皇子府,对正妃秦新眉嫉妒不已。

    二皇子大惊:“你确定?没欺瞒本王?”

    红香脸颊红透,眼眶里含了两泡泪,娇滴滴替自己分辨:“我的一颗心早就给了殿下,只盼着殿下好,听说此事赶忙跑来给殿下通风,殿下却这般疑心于我,可见好人难做。”眼泪顺着白净的脸颊滚落,美人垂泪,很有几分赏心悦目之感。

    可惜元阆无心缠*绵,对此美景视而不见,拉着她的手安抚:“都是本王的错,这不是乍一听闻有点慌嘛,也不知道是谁大费周章来对付本王,你且别哭。”

    红香想着立了一功,总要尝点甜 可惜元阆无心缠*绵,对此美景视而不见,拉着她的手安抚:“都是本王的错,这不是乍一听闻有点慌嘛,也不知道是谁大费周章来对付本王,你且别哭。”

    红香想着立了一功,总要尝点甜头,顺势偎进元阆怀中,把玩着他腰间玉佩,娇滴滴问:“殿下准备几时纳我进府?”头,顺势偎进元阆怀中,把玩着他腰间玉佩,娇滴滴问:“殿下准备几时纳我进府?”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