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第一百一十七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117、第一百一十七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御兽灵仙[日娱韩娱]顶端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盛世谋妆攻略极品神工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     没过半月, 老实人四皇子给南齐帝放了一个惊天大雷——从一桩刑部旧的空饷案里牵连出新的人犯, 将户部刑部一半的官员给拖下了水。

    南齐帝震怒非常,着令禁骑司配合四皇子一起追查此案。

    后宫里的皇后贵妃等人忙着给自家孩子选妃的时候, 前朝南齐帝正大刀阔斧的查军中贪污,兵部尚书秦焕与户部尚书房建安首当其冲, 进了禁骑司诏狱。

    唐瑛:“啧啧, 万皇贵妃还真是会选啊, 听说替二皇子选了秦尚书的小闺女, 赐婚圣旨都下了, 二皇子应该不会反悔吧?”

    二皇子一贯注重自己外在的形象, 如果此时悔婚,恐于他的声名不利。

    傅琛:“你到底是盼着二皇子反悔呢, 还是怕他反悔呢?”

    唐瑛:“只要二皇子高兴,怎么都成。是吧四殿下?”

    “啊?”四皇子元鉴在诏狱里泡了好几日,直泡的两眼发直,面色青白似鬼, 从卷宗里茫然抬头,才反应过来:“这个……二皇兄的亲事确实也……曲折了些。”  头一回他亲自求来的赐婚,没想到名不符实, 最后皇帝不得不收回成命。

    第二回万皇贵妃求来的赐婚, 刚定下名份没几天,岳父下了诏狱。

    没一回顺顺利利的。

    四皇子困的脑子打结,说起话都很直接:“二皇兄反悔的话,恐怕有人会觉得他虚伪;他若是不反悔, 娶个对他毫无助益的妻子,且妻族获罪,岳父见弃于父皇,他心里更有芥蒂,当真是进退两难。”

    二皇子进退失据,唐瑛乐见其成,她转个话头,拍拍元鉴的肩:“咱们不说那个倒霉鬼二皇子,我且问你,容嫔娘娘有没有相中的姑娘?”

    四皇子挠头,看起来似乎很是苦恼:“我娘哪有什么主意啊。”

    “哪你自己呢?”

    元鉴接触的未婚女郎都有限,且他既无强大的母族,从前又声名不显,在宫里受尽排挤,谁人都知他们母子性格懦弱,哪怕他如今在刑部行走,也算不得热门的皇子,更无人愿意来烧冷灶。

    “听父皇的吧。”他对自己的终身大事似乎也并不在意。

    他倒是放心,南齐帝问起来的时候,他也是用这句话回应,未料惹的南齐帝开怀:“你难道就没有喜欢的姑娘?”  “儿臣……儿臣总共也没见过几个姑娘,最熟悉的也就是凰部的唐瑛。”

    南齐帝:“这个……唐瑛还在孝期,不宜大张旗鼓谈婚论嫁。”上次就被这丫头拒绝过一回,皇帝也是要面子的好吧。

    四皇子一张脸顿时涨的通红:“父皇您误会了。”他跑来跟南齐帝谈空饷案,以他这些日子查空饷案积累出来的经验来看,恐怕此事并非一城一州,有可能是军中普遍现象,没想到谈着谈着南齐帝歪了楼,居然谈起了婚嫁之事。

    “我对唐瑛……就好像对兄长一般。”在南齐帝诧异的眼神里,他连忙解释:“她在猎场还救过儿子一命,且教儿子打猎……救命之恩,儿臣铭记在心。”其实唐瑛待他恩重,也并非这一次,只是能摆到台面上讲给南齐帝的,就只有这一件。

    南齐帝大松了一口气:“也是,她救过吾儿的命,理应铭记。”他心里留了心,既然这老实孩子喜欢会点拳脚功夫的女子,那杨巍的女儿岂不正合适?

    当天下午,四皇子前脚从宫里出来,后脚就接到了赐婚圣旨——南齐帝替他定了王妃,乃是杨巍将军的女儿杨银君。

    唐瑛听到这则消息,不由呆住:“陛下这不是……乱点鸳鸯谱吗?”

    四皇子坐在傅琛的公廨里,正在商议接下来的抓捕追查,手里握着明黄色的赐婚圣旨,还是一点懵:“杨将军的女儿?”那是何方神圣?

    “我发小啊。”唐瑛真没想到这俩人能凑到一块儿:“银君她啊,性子比较糙,但极为护短,以后有她护着你,估计也没几个人敢欺负你,我也放心了。”换个角度想,似乎也不错。

    四皇子:“……”满心复杂。

    自从空饷案曝出之后,唐瑛忙的脚不沾地,连家都没功夫回,杨虎妞难耐枯燥,非要自行寻乐子,便被唐瑛派人送去沈谦府上——沈侯爷虽然名声不大好听,但确是一位好玩伴,招待客人的本事一流,况且他向来只喜欢漂亮的女人,杨虎妞在他眼中大约可算个男人婆,唐瑛还是很放心的。

    听张青说,这些日子沈侯爷带着杨虎妞也玩的不错,出城踏青打猎,回回不曾空着手,还带着婚期将至的赵世子。

    再过十来日,九公主便要出嫁,南越王忙着替儿子筹备婚礼,赵世子却见缝插针的出门玩乐,好脾气的南越王也忍不住要骂两句:“这是怕成亲之后上了笼头?”

    赵世子笑嘻嘻道:“还是爹了解我。”

    杨虎妞从城外野回来,听说皇帝赐婚,她成了未来的四皇子妃,头一个反应便是:“四皇子跟二皇子不会是一路的吧?”

    第二个问题便是:“这小子长的怎么样?”

    唐瑛觉得自己有义务为发小跟四皇子的婚姻生活添砖加瓦,忙将自己与四皇子的相识一一道来,杨虎妞听完了直翻白眼:“这小子得弱成什么样啊?”

    唐瑛头疼:“你可别欺负他啊,他人很好的。再说我看陛下的意思,恐怕很快便要封王就藩,以四皇子宽厚的个性,将来王府里的事情还不是你说了算,你可别没事儿找事啊。”

    杨虎妞冷哼一声:“你到底跟谁是一伙的?”

    唐瑛:“……我怕你欺负了四皇子,陛下面前不好交差。说到底还不是跟你一伙的吗?”

    杨虎妞:“不信。”

    过会儿,她又跑过来,在唐瑛身上蹭来蹭去,磨她:“好瑛子,带我去见见那什么……四皇子呗?”

    唐瑛:“还是算了,我怕你欺负他。”

    杨虎妞:“我这么善良的人,就算是瞧在你的面子上,我也不会欺负他的,你放心!”

    唐瑛:“一点也没办法放心。”

    唐瑛被她磨缠不过,只好再次带她去禁骑司,杨虎妞踏进诏狱,耳边听得声声惨叫,两只眼睛骨碌骨碌直转,透过刑讯室的隔窗见到那瘦弱少年,双目几乎放出光:“是他?”

    气度风姿自然比不上二皇子,可杨虎妞是个糙汉子,太精致的少年郎反而有点不知如何亲近,特别是二皇子的优越感都写在脸上,元鉴反而更为平和,她摸着自己的下巴有了五六分满意:“长的倒也不差。”

    唐瑛只差朝天翻个白眼了——帝王家的基因再差,经过历代美女的改造,也差不到哪里去。更何况南齐帝长的威严俊美,人到中年也算是一位帅大叔,只不过他帝威过甚,故而很多人都忽略了他的长相而已。

    元鉴审完户部一位侍郎,只觉得似乎有人暗中窥视,侧头瞧时,见唐瑛带着一名女郎站在外面,那女郎正肆无忌惮的打量着他,与他目光相接,眼神里毫无避让之意,心中已有预感。

    果然他起身过来,少女便露出一个痞痞的笑:“四殿下,往后请多多关照,鄙姓杨。”少女抱拳作揖。

    元鉴张口结舌:“杨……杨小姐?”

    “对,你的未婚妻。”杨虎妞从来不知何为害羞,反而对四皇子有几分不满:“你也不必娘们唧唧的害羞,大家早晚要见面的嘛。”见到真人,她反而接受度挺高。

    元鉴闹了个大红脸,心里却又隐隐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像他亲娘一样,时常以泪洗面,万般忍耐百般委屈求全的性子就好。

    四皇子的婚事尘埃落定,傅琛先是暗松了一口气,再见到唐瑛笑意都浓了几分。

    “杨小姐与四皇子倒是挺相配。”

    唐瑛:“哪里配了?说不定四殿下要被虎妞欺负。”发小的性子她太了解了,比男人还男人,极有魄力,四皇子秉性善良,落在她手里只怕要吃苦头。

    傅琛:“你担心四殿下?”

    唐瑛:“我担心虎妞惹祸。”

    傅大人稍稍松了一口气。

    消息传开之后,先是万皇贵妃气的差点再次摔东西:“姓杨的丫头处心积虑不想嫁给我儿,在宫门口大闹了一场,不知道多少人背后在看皇儿的笑话,偏偏本宫这次又看走了眼。”替他选了秦尚书的闺女。

    宫门口之事流传甚广,杨虎妞把二皇子私底下的算盘掀开了明晃晃摆在了台面上,闹的人皆尽知,此前但凡还有意想要将女儿送进二皇子府的朝臣都开始观望,更多的人把宝押在了皇孙元奕身上,实则储君的名份已定,若能入主东宫做太孙之妃,将来便是国母,与藩王妃可是天壤之别。

    那之后万皇贵妃倒是有意下帖子邀请几家相中的名媛入宫,都被对方家中长辈婉拒,大多数的理由都是身体不适,可是改天这些人却应太子妃邀请前往东宫,实是欺人太甚。

    兵部尚书秦焕表面上在朝中保持中立,实则暗中亲近二皇子,万皇贵妃挑来挑去,想要在武将之中挑个儿媳难度颇打,只好把主意打到了自家阵营,这才挑中了秦焕的幼女。

    “我儿无论学识气度,哪一点比不得那个小崽子?都是一帮势利眼的东西,竟然敢瞧不上我儿!”万皇贵妃骂一回,再发一回狠,恨不得冲进东宫掐死元奕,好让自己儿子登上那至尊之位。

    可惜帝王再多的宠爱,都难以换来继承大统的资格,至此她便觉得,男人的甜言蜜语不过都是镜花水月,当不得真,连带着嘱咐将要出阁的九公主也带了悲观的情绪:“往后驸马无论说多少甜言蜜语,你都只信三分就好,千万别一股脑儿全当了真。”

    元姝抗议婚事无效,宫里宫外的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前日公主府彻底竣工,工部官员还特意请南齐帝请旨,请公主移驾公主府视察,若有不合意的再行更改,都被她推拒了。

    “我又不傻。”元姝无精打彩趴在榻上:“倒是母妃还是多操心操心皇兄的婚事吧,我听宫里那帮嚼舌头的都说皇兄运道不好,先是走空了唐家的亲事,秦家的亲事倒是成了,可是秦尚书倒了,都等着看笑话呢,我听说还有人赌皇兄会不会娶秦小姐。”她迟疑道:“母妃,皇兄当真要娶秦小姐吗?”

    “不知道!”万皇贵妃烦躁的在她背上拍了一巴掌:“操心好你自己的事情。”

    元姝公主的疑问,也是二皇子的疑问。

    二皇子近来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之中。

    若非心志坚定,他都要怀疑前世的一切都是自己做的一场梦。

    前世元鉴并不曾在刑部行走,故而未曾爆出空饷案,秦焕在兵部尚书的位子上牢牢坐着,还是助他登上至尊之位的肱骨之臣,后来他还纳秦焕的幼女秦新眉入宫为妃。

    他还记得秦新眉温柔娇俏的模样,很是知书达礼,只是对帝王的情爱终究比不上她对家族的重视。

    乱了,全乱了!

    比起娶不娶秦新眉,更让二皇子烦恼的是秦焕进了禁骑司,能不能出来还是未知。

    前世他登基之后,秦焕入阁拜相,女儿入宫为妃,秦氏一族在朝中也曾风光一时,后来还是他眼见着秦家坐大,这才下令禁骑司彻查秦焕,也是以空饷案而入罪,将秦家一举拔除。

    元阆烦恼之时,除了与幕僚商议,有时候也会去大长公主府里坐坐,总有拨云见月之感。

    大长公主给他的建议很是中肯:“既然圣旨已下,如果陛下未曾反悔,如期举行婚事,你也不好抗旨,不然旁人该如何看你了?待得将来大事已定,何患无妻?找个法子把秦氏处置了便是。你若公然抗旨,陛下就更该把心偏到皇太孙那里去了。”

    这个法子听起来很耳熟,正是前一世他用在唐瑛身上的招数,不亏是姑侄,居然想到一块儿去了。

    “多谢姑母指点,侄儿明白了。”元阆一副感激的模样:“姑母身子不好,还要为着侄儿劳累,侄儿心中好生过意不去。”

    大长公主疲累的闭上眼,将眸中情绪尽数掩藏:“延儿已经没了,姑母心里视你若己出,自家人何必见外?”

    作者有话要说:  这几天咳的气都喘不上来,晚上更是咳的没法睡,刚迷糊着就咳醒了,今天好点了,更一章,明天再补更吧,宝宝们晚安。感谢在2019-11-30 00:00:06~2019-12-02 23:52:0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星xing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touhuaibaoli、wanrenruhai9 30瓶;书虫虫虫虫虫 20瓶;桂圆 10瓶;哈 5瓶;樱翔舞 2瓶;34140915、燕疏影、abcd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