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第一百零九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109、第一百零九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神工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攻略极品盛世谋妆超能右手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傅大人铁了心要与唐瑛讨论“夫妻相处的一百零八种方式”, 奈何唐瑛脸皮极厚, 开口就往傅大人痛处戳:“我这秘笈是要货于即将成婚之人,自可大赚一笔, 大人您一个光棍连个媳妇都没有,问来作甚?”

    傅大人的脸色当即就绿了——我没媳妇儿还不都怨你?!

    唐瑛觑着他脸色不好, 生怕傅大人下一刻暴起打人, 忙又识趣的弥补:“大人别生气, 听说陛下要为众皇子选妃, 到时候京中名门闺秀都会入宫参选, 我在后宫行走机会多, 到时候定然替大人相一个贤惠美貌的娘子!”

    傅大人气的更想打人了,**回了她一句:“唐掌事还是先操心操心自己吧, 我的事情就不用唐掌事操心了!”

    唐瑛最会顺杆爬,见此应的比谁都快:“好嘞,那我就多谢傅大人提醒。”转头便要出宫。

    傅琛跟在她身后,见她脚步匆匆, 不免动问:“唐掌事急急忙忙出宫可是有事?”

    唐瑛神神秘秘说:“我给大长公主备了一份儿厚礼,算着日子也该到了,准备过府给她老人家送过去。”

    傅琛:“你可别胡闹啊。”

    唐瑛出得宫来, 立时便有从人牵了马过来, 她今日骑的是傅英俊,翻身上马,摸着傅英俊的大脑袋取笑傅琛:“英俊啊,瞧瞧你家主子这胆子小的。”一打马跑了。

    傅琛给气得倒仰, 心想:我往日何等果决,遇上你这个无赖子就变的患得患失,还不是担心你。但他一腔情思生生错付,遇上这么个不解风情的货,只能自认倒霉,还要寻思唐瑛给大长公主备的厚礼,先前竟是半点风声都没听到她漏出来。

    这丫头嘴倒是跟蚌壳似的,不想说的半个字也不肯吐露。

    *******

    唐瑛骑马一路小跑回到唐府,恰正逢张青骑马而来,身边还跟着一辆不打眼的骡车,赶车的正是包子,另外一边车辕上坐着的半大小子却是谷子,这哥俩换了身小厮衣服,虽餐风露宿却因不曾再挨过饿,都长高了一截,且敦实许多。

    “大哥,事儿可办成了”

    张青笑道:“幸不辱命,一切顺利。”

    包子与谷子跳下马车,便朝着唐瑛要跪:“小的见过郡主。”被唐瑛半道上扶住了:“诶诶你俩做什么?对二哥不必如此,咱们还是好兄弟。”

    包子本是个油滑的市井乞丐,当初相识也是阴差阳错,此后便想着能当个跑腿的混一碗饭吃就不错了,何曾想过能与唐瑛平起平坐,加之唐瑛如今已是御赐的郡主,当下说话都结巴了:“小人……小人……”被唐瑛一巴掌拍在背上:“你小子几时变的娘们唧唧的?”

    谷子想笑又不敢笑,一张脸憋的通红,被唐瑛在脑袋上揉了一把,激动的两只眼睛都要放光。

    唐瑛笑着掀起车帘,探头瞧了一眼,极为满意,吩咐包子哥俩:“你们先去府里歇息两日,回头再听我安排。”

    她重新翻身上马,向张青挑眉示意:“委屈大哥当个车夫,咱们这就去送礼。”

    守门的小厮听到动静小跑着迎了出来,引着包子兄弟俩进去了。

    大长公主府里,外面下人来报,说是长宁郡主来访,她“腾”的从榻上坐了起来,起的猛了头有点晕,忙扶着榻上扶手问:“她来做什么?”

    下人不敢揣测,小心回道:“长宁郡主赶着一辆马车,说是……说是给主子送一份厚礼。”

    唐瑛给大长公主送一份厚礼?

    打死元蘅也不相信!

    她冷哼一声,吩咐芸娘:“替我梳妆,且看这贱婢又弄什么鬼?”又吩咐下人:“将她引去花厅等候。”

    唐瑛与大长公主交手数次,这还是头一回踏进大长公主府,傅英俊与马车被她留在了府门口,她独身跟在看守的小厮身后进府,倒似闲庭散步一般,对沿途的风景指指点点,不知道的人还当她是跑来世交家赴宴,居然还有闲心赏景。

    她被引进花厅,翘着二郎腿坐着,竟然还与大长公主府里的侍女起了谈兴:“这位姐姐,大长公主近来身子可好?我一直惦念着大长公主的身子骨,就是公务太过繁忙,不得空过来。”

    那侍女便是大长公主贴身服侍之人,奉了茶便在旁边侍候着,也是监视的意思,省得这位弄出什么妖蛾子,心道:你要是不来,主子的身子骨会更好些。

    她不欲多说,便道:“劳长宁郡主惦记,主子一切都好。”

    唐瑛:“大长公主身子骨硬朗就好,不然我只怕她过了今日就不大好了。”

    侍女怒目而视:“长宁郡主,请慎言。”这位明显是来添堵的。

    唐瑛:“我说的是实话嘛,唉你个小丫头不懂,等会儿就知道了。”

    侍女:“……”好想把这货拿扫帚打出去,怎么破?

    大长公主梳妆打扮,看起来略微精神些了,才在芸娘的扶持之下过来,目中暗藏风暴,语气平平:“唐掌事前来,可是有事?”

    唐瑛关切道:“不知道殿下近来身子可好?”还假意叹息:“殿下不知道,原本桓公子的丧礼微臣想来着,奈何那一阵子宫里事多,微臣一直在东宫值守,实在抽不出身过来吊唁,还望殿下见谅!”

    她不提桓延波还好,一提桓延波就如同剜了人家的心头肉,还要在伤口上撒盐,简直缺德带冒烟,不止元蘅气的面色铁青,捂着胸口摇摇欲坠,就连芸娘与厅里的侍女都双目快要喷出火来。

    “长宁郡主若是无事还请回转,可别拿我们主子来消遣。”芸娘一边替大长公主顺气,一边遣客。

    唐瑛诚恳认错:“哎呀呀,殿下误会了!我对桓公子之事深表同情,不然也不会特意来送大长公主一份儿厚礼。”她好似被大长公主的暴怒给吓到了,压低了声音嘀咕:“这不是一查明桓公子的死因,微臣就赶着过来向大长公主说一声,免得大长公主还被蒙在鼓里。”

    桓延波死的蹊跷,二皇子也一力表明会替大长公主查清楚,听说派了府里的幕僚过去,原来是赌场之上的烂帐,桓延波输的太多最后想赖帐,当地一名地痞不知桓延波身份,这才误杀了他。

    二皇子府的人盯着当地县令将人犯处斩,以命抵命,也算是告慰桓延波的在天之灵。

    大长公主才办完儿子的丧事,又听说他竟然是死在这种贱民手中,心疼的整夜整夜睡不着觉,时常做梦梦见儿子一脸血哭着喊疼,这几个月身子骨就没好过,病病歪歪一直在府里休养。

    乍一听唐瑛的话,她稳定心神,总算坐直了:“你有这么好心?”心道:元阆早就查明延儿死因,看姓唐的能编出什么花来?

    左不过就是上门来恶心添堵,她挺直了腰板更不想被仇人看笑话。

    “殿下也知道我当过一阵子乞丐,这京里日子不好混,认识的两名乞丐小兄弟便去外地讨口饭吃,一不小心啊,就跑到了长淄地界。殿下猜猜他们见到了谁?”

    大长公主恨她故弄玄虚:“废话!”除了延儿还能有谁?

    唐瑛就好像听出了大长公主的心声,拊掌道:“殿下猜对了!我那俩小兄弟吧,去岁冬天去长淄混口饭吃,居然在赌坊门口见到了府上的桓公子。本来呢,桓公子流放之事京里都传开了,街面上说书的都知道,他们往常也见过桓公子出入各酒楼饭庄,起先还当自己认错了人,也是闲来无事,这俩小子便自作主张跟着桓公子,后来发现还真没认错,嘿!”

    大长公主气的想打人:原来这贱婢一早便使了人盯着延儿?

    她双目怨毒的几乎要喷出刀片子:“有话就说,不必拐着弯子。”

    “殿下真是痛快人呐,我就不如殿下。”唐瑛索性长话短说:“后来我那俩小兄弟便发现桓公子身边还有一位好兄弟,两人在赌场里几乎形影不离。有一天桓公子输的厉害了,便将身边的丫头输给了一个人,转头就被人打死在赌场里,而他那位形影不离的好兄弟当日便失踪了。”

    大长公主不由坐直了身子——二皇子府的人可没有说过这一节,但雨柔被打死之前倒是提过一嘴,说是公子新认识了一位朋友,天天泡在赌场里也是拜这位朋友所赐。

    她当时深恨雨柔失职,不曾见到杀死桓延波的凶手,便将儿子的死迁怒在她身上,半点都不肯信她的话。等到桓延波的尸体被迎回府里,便在灵前杖毙了雨柔给儿子陪葬。

    唐瑛跟吊着人玩似的,双目炯炯:“殿下猜猜,桓公子那位玩的极好的新认识的兄弟,最后出现在了哪里?”

    大长公主一双玉手紧紧抠着紫檀木玫瑰椅的扶手,努力镇定心神:“难道不是伏法被斩?”

    唐瑛轻笑:“这又是谁说的鬼话?”她摇摇头:“非也非也,桓公子那位好兄弟吧,自从桓公子死在赌场之后,他先是在长淄藏身一阵子,后来等到二皇子府里那位姓郁的幕僚去了之后,便与姓郁的幕僚接了个头,然后拿着姓郁的幕僚给的一大笔银子,去外地躲风头了。”

    “胡说!”大长公主霎时如遭雷击,理智觉得唐瑛说的有可能是真的,感情却不允许她相信唐瑛的话:“你撒这样的谎不就是想要离间我与二皇子的姑侄感情吗?”

    唐瑛好似在替她叹息:“唉,殿下说哪里话?我倒是不想离间您与二皇子的姑侄感情,可惜我是个好人,最见不得殿下您被欺瞒,索性好人做到底,便让家兄想办法把桓公子那位新结识的好兄弟带了回来,还有贵府那位被桓公子抵了赌债的雨晴姑娘一起找了出来,全须全尾带到京里来了。为这事我大哥可是磨破了两双鹿皮的靴子,人这会儿就在府门外,您若是不相信,不如带进来一见?”

    作者有话要说:  写到这段好激动,今晚再加更一章,半夜三点前更上来。感谢在2019-11-21 23:58:37~2019-11-22 23:54:1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口乎王令 20瓶;sunj0109、於是天清日宴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