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第一百零三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103、第一百零三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日娱韩娱]顶端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盛世谋妆攻略极品神工明星爸爸宝贝妞御兽灵仙末世之人生赢家     唐瑛离开之后, 书房内室转出一人, 正是威北侯沈谦。

    “人都走了,别眼巴巴的看着了。”

    万寿节宫中大宴接二连三, 逢晚宴众臣喝到忘形,唯独沈谦注意到发小似乎情绪不好, 逮着空子揪着他问缘故, 向来冷漠的傅琛也难得松口, 向他吐露一二苦恼:“……简直是个铁石心肠!”狠心的丫头, 待四皇子元鉴都比他要亲昵许多。

    “这可真是一报还一报, 宫里现成的例子, 九公主如今还为你伤情呢。”沈谦当时幸灾乐祸,差点被傅琛在宫宴上按着打。

    “你这是为别人打抱不平来了?”

    “我一向怜香惜玉啊。”沈谦大言不惭:“你也不是今天才知道的。”见他一副不开窍的样子, 也不忍心让他再消沉下去,便适时点醒他:“追小娘子犹如行军打仗,攻心为上。”

    没想到隔了几日再见,便见到傅琛这副客气的恨不得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尊容, 让沈侯爷的眼珠子都快脱出眶:“阿琛啊,你这是痛下决心要与瑛瑛划清界限?”八百年不动凡心的小子,居然也能说放下便放下, 实在令人钦佩。

    “你没见我疏远了她, 反而让她如释重负吗?”

    傅琛露出意谓不明的笑意,顿时让沈谦心惊胆战。

    “打住!你可别笑的这么瘆人!”傅大人不常笑,但他要对谁露出这种“傅式冷笑”,那人铁定要倒血霉, 连带着沈谦都有些替唐瑛担心:“阿琛,你不会对瑛瑛——”对上他冷嗖嗖的视线,连忙投降:“唐瑛!你不会对唐瑛下手吧?她至多就是拒绝了你。”犯不着自尊心太重,只允许你拒绝别人,不允许别人拒绝你吧?

    傅琛对他的问题避而不答,反而提起一件旧事:“我记得几年前,你跟我讲过一件事情,你瞧中了凤仙楼的含露,但含露姑娘不但是清倌人,还对恩客十分挑剔,你每次在宴席间遇上含露姑娘都目不斜视以礼相待,还明里暗里帮她解决了好些麻烦事儿,为她不惜得罪性格暴戾的万家三公子,两人大打一场,你断了肋骨卧床休养,却也成功阻止万家三公子再去接近含露,被万家长辈锁在家中禁足反省。你再去凤仙楼,遇见含露姑娘却装作云淡风轻的样子。”

    此事可是沈谦无数寻芳猎艳榜上头等得意的事情,当时含露姑娘将他堵在凤仙楼逼问为何要如此做,他记得自己当时说:“姑娘本是天仙下凡,不该被凡俗夫子玷污,在下心中再仰慕姑娘也知自己配不上姑娘,唯有替姑娘做些琐碎小事而已,姑娘无须挂怀。”

    他摆出一副“做好事不留名,就算被发现也不求回报”的高风亮节姿态,令含露大为感动,死心塌地要跟着他,被他以自己“历来名声不佳,恐误了姑娘终身”给一再推拒,含露性格刚烈,认定了一个人便不肯再更改,任凭凤仙楼的老鸨如何劝说都没用,沈谦趁此良机为她赎身,抱得美人归。

    “你打什么主意呢?”沈谦提他提起自己的旧事,不由怪叫:“你也想用这招来对瑛瑛?”

    “瑛瑛是你叫的?”

    “好吧,是唐掌事。”他叫的怪声怪调,分明调侃之前傅琛所为。

    傅琛不答反问:“你说,唐家人是不是都很重情重义?”

    沈谦:“应该是吧。我那混蛋爹活着的时候倒提过一嘴,说唐尧很重情义,他的女儿应该也差不多,家风如此吧,不然也出不了张青那样的义仆。”

    傅琛唇角泛起一抹笑意:“重情重义挺好。”

    “诶诶你什么意思?”

    再问,傅琛便不肯多透露一个字。

    不等他留在傅府磨出个究竟,宫里传来消息,东宫薨了。

    *******

    二皇子跟四皇子在长宁郡主府大眼瞪小眼,唐瑛回府才拒绝了二皇子送来的东西,宫里传召的天使与两名皇子府寻人的侍卫一齐闯了进来。

    唐瑛也没功夫送客了,让张青代劳,她自己回房穿起黑色窄袖公服,匆匆赶往东宫。

    太子元启并非天生体弱,而是前几年出巡染病,一直未曾痊愈,身体每况愈下,渐至沉疴,令南齐帝心痛不已,全国征召名医,依旧没能挽回太子的性命。

    南齐帝一堆儿子,但真要论付出的心血与重视程度,所有儿子叠在一起都抵不上一个太子。

    元启从小就是按接班人标准培养的,请南齐最好的大儒教导,皇帝早早带着他学习看奏折,与群臣讨论政事,甚至连东宫班底都是细心挑选过的,可惜自从他病后便通通闲置。

    南齐帝耗尽心血培养的继承人先他一步而去,白发人送黑发人,对他的打击几乎是致命的,在群臣面前还得绷着,于是迁怒于留守东宫的太医,先是砍了两名太医外加民间征召而来大夫三名,又打杀了太子身边侍候的十几名宫人,犹不解怒,恨不得太医院的人都清空。

    唐瑛从家中赶过来的时候,东宫院子里一排挨打的宫人,棍子击打在□□之上,发出沉闷的声音,青砖地上血迹蜿蜒,触目惊心。

    傅琛也是刚到,立在殿外冷肃无言,见到她目光稍微停驻,算作打招呼。

    满殿黑压压跪了一地的人,噤若寒蝉。

    南齐帝手持长剑,剑尖滴血,地上还有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人,他双目尽赤,怒极恨极:“给我查!是谁害了太子性命?!”

    皇孙元奕扑上去抱着他的腿大哭:“皇祖父,饶了他们罢……”

    南齐帝低头怒视着他,剑尖颤抖:“这帮狗奴才,服侍太子不够尽心,难道不该杀吗?”

    元奕大哭,不再为宫人求情:“父王他早已病入沉疴……孙儿往后就只有皇爷爷了……皇爷爷……”稚子无辜,声声泣血,终于令南齐帝神情松动,手中长剑呛啷落地,颓然朝后坐了下去,正坐在殿内台阶之上,揽住了元奕老泪纵横。

    殿内众人齐齐松了一口气。

    傅琛轻声示意:“进。”

    唐瑛跟着傅琛悄无声息的踏进大殿,越过跪伏在地的东宫臣僚太子妃及侍妾宫人太医,跪在南齐帝脚下。

    南齐帝揽着半大的孙儿闭目片刻,终于敛了情绪,再睁开眼时已恢复了往日的威严,连声音也毫无异样:“傅卿唐卿,彻查东宫!”

    储君薨逝,国本动摇。

    许多原本前来为南齐帝祝寿的藩王外使参加完寿宴,顺便留下来参加太子的葬礼。

    作者有话要说:  ……悄悄更一章短小君,泪卡的要死要活的。感谢在2019-11-16 23:57:34~2019-11-17 17:24:2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wanrenruhai9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