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第一百零二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102、第一百零二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盛世谋妆[日娱韩娱]顶端攻略极品神工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御兽灵仙     万寿节刚过, 东宫还未传出噩耗, 傅琛与唐瑛都得了三日假期,安排了司署公务, 剩下的时间都可以自由支配。

    在宫里轮值,身上担着责任, 神经一直紧绷着, 唐瑛都怀疑自己睡着了也睁着一只眼睛, 免得遗漏了什么要紧事情。

    她从宫里出来的第一件, 便直奔陛下新赐的府邸里转了一圈, 南齐帝赐宅子的时候连仆从也配备齐全了, 新任的管事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姓白名胜, 弯着腰跟前跟后的介绍,嘴皮子功夫都快赶上房产中介的推销员,历数这座宅子的好处,从风水到景色到厅堂布置, 简直无一处不好,无一处不妙。

    唐瑛:“白管家说这宅子风水极佳,我还想问问它的上一任主人去哪了?”

    白管家:“呃……”上一任主人进了禁骑司就再也没出来, 最后大概变成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也不知道被扔到了什么鬼地方这种事情让他怎么接话?

    原主宅子收归国有,他们这些辗转发卖来的罪仆被重新分配进来,偶然听说此宅旧主获罪之后,妻妾儿女逢万寿节大赦四散飘零, 他为着讨好新主,嘴里跑马一不小心跑的有点远。

    “大人,都是小人胡扯八道,您别当真!”白胜吓的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不住向唐瑛磕头。

    禁骑司凶名在外,被分过来的时候听说这位是凤部新任掌事,白胜便心头打鼓,生怕侍候不周被送进去,刚见面还心中惴惴,哪知道新主子笑的和气,渐渐便放下了戒备之心。

    “起来吧。”唐瑛也不是故意难为人,纯粹是因为她自己已经有个胡扯八道的毛病,那也是心里有谱不会扯的漫无边际,哪知道陛下新赐的宅子管事比她还要能扯,这就需要敲打了。

    白胜拍拍膝盖上的土,总算老实了:“多谢大人。”

    唐瑛:“有件事情我得提前说明白,我最讨厌听到假话,往后这种粉饰太平拍马屁的话少讲,若是连老实话也不愿意讲,那就做个哑巴好了!”

    白胜“唰”的捂住了嘴巴,一脸恐惧的点头——新主子果然是从禁骑司出来的,一言不合就要割舌头毒成哑巴,太可怕了!

    外间早已经把禁骑司妖魔化,更何况这些随着主子获罪而身不由己的罪奴们,更怕旧事重演,漂泊无依。

    唐瑛还不知道府中管家对她的话领会错误,并且以此为依据将主子的喜好传达给府里每一位仆从,不出半日时间,新上任的凤部掌事、长宁郡主宅中仆从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谨言慎行不敢稍有行差踏错。

    张青初次踏进唐府,还对宅中仆从规肃的行止赞赏不已:“真没看出来妹子你治家也有一套,比老爷治军也不差着什么了。”

    唐瑛便将府中库房钥匙全交给他:“陛下的赏赐都在这里,你跟白管事去清点,往后这钥匙就留在你身上,府里开支都从你这里支。”她整日在外面忙,哪有功夫管府中琐事。

    张青:“你倒是会偷懒。”不客气接了钥匙。

    年轻男女,没听说长宁郡主还有兄长,白管事不敢多嘴探问,紧闭着嘴巴,但挡不住两只骨碌骨碌转动的眼珠子都透着好奇的光,惹的张青不由笑了:“白管事不必紧张,我是小姐家中旧仆。”

    唐瑛纠正:“义兄,以后称公子。”

    张青听到“公子”俩字,手脚都没地儿放了,骇的直笑:“你可别,什么公子?白管事要是瞧得起我,叫我名字即可。”

    唐瑛皱眉,被他推着出门:“才去了禁骑司没几个月,我怎么瞧着你越来越吓人了?咱们自己也有家了,是时候该跟傅大人商议搬家事宜了。”

    白管事哪里敢托大,直等唐瑛出门之后,才小心翼翼道:“张公子,不知道大人搬家,可要小的们搭把手?”瞧着这位张公子倒是和气好说话,竟然还敢左右长宁郡主,他当即就决定牢牢巴着张公子,免得以后行差踏错丢了小命。

    张青实在不能理解白管事战战兢兢的态度:“白管事不必拘谨,大人最是心软怜下好说话,你不必听到禁骑司三个字便害怕。”

    白胜心道:大人那是对您心软吧?怜下也只针对您一个吧?

    他挤出个僵硬的笑容:“以后还要劳公子在大人面前多多美言几句,若是小的有做的不到的地方,还请公子一定不吝指教。”

    张青:唐府的管事别的都好,就是胆小如鼠,说话太过客气。

    他留在府里跟白胜清点陛下赏赐,登记造册,才干了一半,就有人上门拜访,却是二皇子亲来送东西,后面拉着几大车东西,据说是唐莺初入京时陛下及各宫里的赏赐,当然那时候大家都不知道唐小姐是假的,赏赐也是给唐尧之女的。

    正主归位,二皇子便以“送东西”为借口亲自过府拜访。

    张青将人迎到客厅,自有丫环奉茶。

    他也很是为难:“此事小姐没发话,我却不好作主,若是擅自收下,只恐小姐回来要生气的,不如殿下先拉回去,待我禀过小姐再做决断?”

    二皇子在万寿节的宴席上听到唐瑛被封为郡主,且顶了元姝掌凤部,心里便开始拨起了小算盘,反正就算她拒绝了婚事,也没必撕破脸皮不来往。

    他深谙处事之道,这世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利益才能让两方的关系牢不可破,这才厚着脸皮亲自上门来:“东西我既然拉了过来,便不能再拉回去,一则是向长宁郡主道贺,二则也为本王以前的莽撞而道歉,还请郡主不要介意。如果你不肯收,那本王只好留下亲自等郡主回来了。”

    元阆态度坚决,张青不敢胡乱收东西,两方僵峙的功夫又迎来了不速之客——四皇子元鉴也带着人上门来道贺,进门便撞上了这一幕。

    元阆:“……”

    元鉴:“二哥真是稀客!”他在厅里落座,倒跟半个主人似的招呼:“我估摸着这府里还没收拾妥当,这才带人过来瞧瞧,没想到二哥与我想到了一处,也来帮忙吗?”

    元阆:“……”

    ******

    唐府贺客临门,主子却进了傅府,还规规矩矩请熊豫通传:“麻烦熊哥儿给我传个话,看看傅大人有没有空见我?”

    熊豫跟瞧稀奇似的没忍住:“长宁郡主以前做乞丐的时候倒是直接往里闯,现在得了封号升了官倒讲起礼节来了,真是奇哉怪也。”

    唐瑛苦笑:“以前都是我不懂事,让你见笑了。”

    熊豫小声嘀咕,大有指责她“封了郡主便负心薄情渣了他家主子”之意,当他们这些随从不长眼啊?本来大人前段时间已经春光明媚了,这阵子又步入数九隆冬,气候跨度之大让人好难适应,当差都恨不得多加一件棉袄。

    唐瑛:好冤!

    熊豫嘀咕归嘀咕,到底还是进书房替她通禀,很快出来多瞧了她两眼:“大人有请郡主。”亲自替唐瑛打起帘子,等她进去了又小声嘀咕了一句。

    唐瑛隐约听到他说“大人真是没志气……”之语,也不知道这小子今日吃错了什么药,居然敢非议傅琛,一脚踏进傅琛的书房,抬头便发现傅大人今日的神色倒很是平和,少了前几日的冷淡,用一种“果然如我所料”的眼神看着她。

    “猜到你会过来。”傅大人开门见山:“去看新宅子了吧?怎么样?”

    唐瑛笑笑:“转了一圈,还不错。”

    傅琛:“坐。”

    这书房唐瑛来过不止一次,以前每次来都随心所欲,但今日奇怪的却有点不自在,她落从之后向傅琛道谢:“那日在宝月楼前多谢大人提醒。”

    “你想多了,那是陛下对新任掌事的考核,我哪里敢多做手脚,也并不曾提醒唐掌事,一切都是你自己的本事。”

    “唐掌事”一个称呼倒打醒了唐瑛,她总算知道自己的不自在源于何处了。

    以前傅琛对她极好,两人之间并无清晰的界限,故而她能随心所欲与之相处,但现在傅琛被她拒绝之后终于在两人之间划出界限,她自己察觉了这种有意识的疏远,才有些不自在。

    “无论如何,还要多谢大人一直以来的照顾!”唐瑛心中叹息,面上却亦摆出客气的态度:“我今日过来是想与大人商量搬家事宜,我们兄妹也没什么家当,腾云是家父生前禁骑,我要带走,就是傅英俊……”这货是个认主的,至今也只认她一个。

    难道她搬家之后,还要兼职傅府的马夫不可?

    傅琛对此似乎早有决断:“傅英俊虽然是陛下赏赐,但它至今只认你为主,想来唐掌事往后公务繁忙,也不好劳你一直跑来我府上喂马,不如傅英俊就暂时寄在唐掌事府上,待几时它肯认我了再牵回来就好,傅英俊的草料我会让熊豫折算成银子送过云的,不知道唐掌事可还有别的事情?”

    “傅大人设想周到,傅英俊我也一起带走,草料倒不必折算银子,大人太客气了。”

    “既无事,那我就不送了。”傅琛端茶送客,态度相当疏远。

    唐瑛从他的书房出来,还有点不大适应傅大人公事公办的态度。

    作者有话要说:  加更到半夜了,不敢确定时间,但写出来就会更上来的,宝宝们明早来看。

    晚安感谢在2019-11-16 02:21:18~2019-11-16 23:57:3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叶霁凉 4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