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第一百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100、第一百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神工攻略极品超能右手盛世谋妆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隔壁雅室里, 一坐二站的人恰能清楚听到相邻房间里的动静。

    “唐瑛, 你找死啊?”

    这是九公主高亢尖利的叫声。

    唐瑛后背彻底暴露在四名黑衣人的攻击范围之内,紧急之下她握着刀柄狠拖着宝月楼的掌柜与九公主与她掉了个个儿, 便成了宝月楼掌柜背朝黑衣人,九公主依旧夹在二人中间, 她自己背靠墙壁的方向, 还夺到了长刀, 抬脚便将宝月楼掌柜踹了出去, 差点与四名黑衣人手中明晃晃的刀来个亲密接触。

    那四名黑衣人也算机变, 关键时刻收刀, 这才险险给宝月楼的掌柜留了一条命。

    九公主还在破口大骂:“贱人,你是不是巴不得我出事?”

    唐瑛一把将人拖至身后, 略显暴躁:“想活命就闭嘴!你长脸蛋的时候是不是忘长脑子了?”

    隔壁雅室里坐着的南齐帝:“……”

    站着的甘峻与傅琛:“……”

    九公主从小被人捧在手心里,仗着身份高人一等,养成了骄横跋扈的性子,除了在南齐帝面前收敛些之外, 出得宫来能瞧得起谁?

    许多人碍于身份,对九公主巴结逢迎,极尽忍耐, 没想到遇上唐瑛, 对她一点也不客气,一边护着她苦战,一边还要分神与她吵架。

    南齐帝听着隔壁雅室里传来的打斗声与吵架声,桌椅倒地的声音, 还有九公主的尖叫声,心绪简直复杂。

    “救命啊——”

    唐瑛将人拉到身后还护不住九公主一颗蹦跶的心,她时不时非要从唐瑛身后探出头观察战况,然后被几名黑衣人连同宝月楼的掌柜默契的拿着大刀片子向她的脑袋招呼过来,反而累的唐瑛狗喘一般,恨不能先给她来一下子,让她安静下来。

    “叫吧叫吧,你放心叫吧,就算是喊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唐瑛举刀架住了一名偷袭的黑衣人,拧身踢在宝月楼掌柜的腕骨之上,没好气的怼她:“不能省点力气吗?你真是老爷的亲生女儿?”

    九公主的容貌有四五份酷肖其母万皇贵妃,是南齐帝的亲生女儿没错。

    南齐帝:“这个唐瑛……”

    甘峻:“边城来的丫头,有点野。”

    傅琛:“陛下别跟她一般见识!”

    隔壁房间传来接二连三重物落地的声音,只听得九公主的叫骂声:“你别仗着救了我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了,我告诉你,我可一点也不感谢你!”

    听动静唐瑛已经制服了宝月楼的掌柜与四名黑衣人,九公主才能嚣张大骂,还听得几声清脆的巴掌声,元姝咬牙切齿的骂道:“反了你们了,竟然敢对我下手!说,是谁派你们来的?”

    紧跟着便听到唐瑛慢悠悠的声音:“他们又不是脑子坏了,还会告诉小姐你。”

    未料躺在地上的宝月楼掌柜却忽然冒出来一句:“唐瑛,不是你指使我们刺杀她的吗?”

    元姝闻听此言顿时炸了,抄起地上的长刀就直奔着唐瑛过来了:“都是你这个小贱人,先是装好人救了我的命,还想让我对你感恩戴德?你安的什么心?”

    唐瑛原本随意靠在墙上,室内逼仄,动手的时候难免束手束脚,还要顾忌身后蹦跶的九公主,不免吃了苦头,身上的旧伤崩开不说,还因无处躲避要护着元姝而添了新伤,哪成想却被反咬一口。

    “脑子是个好东西,你就不能长一个?”唐瑛弯腰捡起地上的飞鸾,九公主的刀锋已经砍了过来,她就势在地上打了个滚,大为不满:“现在指望你赶紧长个脑子不现实,没脑子就算了,你别冲动吗?”

    元姝被她讽刺的心火暴起,再加上傅琛一事,新仇旧恨全都堆在了一处,这时候可不管唐瑛刚刚救过她的命,提刀便恨不得要了唐瑛的命:“你再耍嘴皮子,也救不了你的小命!”她追着唐瑛在斗室里砍。

    唐瑛刚刚累的半死才把地上这几个人给打趴下,况且心中另有猜测,故而也不曾下杀手,只打的他们失去抵抗能力而已。

    九公主是个花拳绣腿,可偏偏该花拳绣腿十分金贵,就算是掉一根汗毛也不是唐瑛能赔得起的,她只能在斗室里逃命,从这头逃到那头,路过宝月楼掌柜,在她腿上狠狠踩一脚,只听得她惨叫一声,心头倒也舒爽不少。

    ——敢张口就诬陷她,就要做好被打击报复的准备。

    唐瑛跑了好几圈,摆着手要休战:“打住打住!行了啊?再不停下来,就算是我吃着老爷发的米,也要对你不客气了啊!”

    九公主追的她抱头鼠窜,却没伤到她半根毫毛,结果越追越生气:“休想!”

    唐瑛:“你就不能相信我一回?”随即被自己逗乐了:“也是,你怎么会相信我的话呢?”讽刺她:“你宁可相信前一刻还要你性命的女人的满嘴谎言,也不肯信我这个刚救过你一命的人,也不知道是你可悲还是我更可悲一点?”

    她逼问地上被她来来回回踩了好几脚正抱着肚子打滚的宝月楼掌柜:“喂喂,你别抱着肚子打滚了,老实交待接了谁的银子要颠倒黑白?不然我可不客气了!”长剑从她眼珠上方半寸处划过:“再不老实把你眼珠子挖了!”

    九公主:“真应该让人来瞧瞧你这恶毒的模样!”

    雅室的门忽然从外面推开,打头的正是傅琛,可正是暗合了九公主的心思,她高兴坏了:“傅大人,你过来瞧瞧!”瞧瞧你中意的女人有多恶毒。

    傅琛一言不发让开,露出身后一脸威严的南齐帝,九公主后面的话艰难咽回了肚里去。

    唐瑛暗松一口气,果然如同她猜想的一般,只是南齐帝设的一个套子,大约是对姚娘的推荐人选不太满意,这才设了个局考验她的能力而已。

    她侧头去瞧,发现比起已经猜出内中情由的她,九公主才是一脸懵圈,都这会子了还不知道自己只是被当诱饵了,居然还扔下长刀扑向南齐帝哭诉:“父亲,她欺负我!”

    唐瑛心道:没完了你们父女?!

    到底是谁欺负谁啊?

    宝月楼的掌柜进来的时候,她还没往这方面想,脑子里还是傅大人那意味不明的一眼,暗中猜测他是什么意思,没想到随后便有人冲进来要拼命,交手的过程中她发现对方似乎留有余力,时不时往九公主身上招呼更多的好像是一种试探,而非寻仇讨命,她便怀疑这伙人的目的性。

    唐瑛往地上一跪,飞鸾入鞘,一副等待发落的老实模样。

    宝月楼的掌柜连同地上躺着的四名黑衣人都挣扎着爬起来跪在了南齐帝脚下:“叩见陛下。”

    唐瑛装出惊讶的样子:“你们……你们这是何意?”目光扫过南齐帝,却发现九公主正抱着他的胳膊撒娇,再雷厉风行的帝王也有被人歪缠的时候,还腾不出手应付跪着的臣下。

    南齐帝打眼在唐瑛身上扫过,发现她本人的形象跟嘴头上的功夫天差地别,能在打架的时候抽空与九公主吵嘴的唐家女儿,却是一身狼狈,远远没有坐在他隔壁猜想的那么气定神闲,袖子也破了,身上还有血迹,分明是混战之中受了伤,而地上四男一女明显要比她更为狼狈,看在在她手上吃了大亏。

    反观九公主,云鬓朱钗都不曾乱,身上干干净净,只除了很生气之外,被唐瑛保护的很好,连点儿油皮都没破。

    南齐帝顿时沉下脸:“闭嘴!她要是欺负你,别的都不必做,单是袖手旁观就能让你吃大亏,还能容得你衣衫整齐,连根汗毛都没伤着?平日你娘都是怎么教你的,难道竟是连知恩图报四个字都不认识?”

    纵然这是唐瑛心中所想,面上却也不能表现的太过理直气壮,忙惶恐道:“保护九公主是臣女的职责,陛下言重了!”

    南齐帝虽然觉得她嘴巴刁钻刻薄,对九公主半点不客气,行动却着实周到妥帖,更重要的是不曾因私而忘公,哪怕她与九公主合不来,却也不曾借机报复,反而在被人围攻之时尽职尽责的保护着元姝,这一点就很令人称道了。

    这世上多的是甜言蜜语之徒,只消上下嘴皮子一碰便完了,真正难得的却是肯付出行动的人。

    南齐帝一把年纪,许多道理都比九公主看的深远,故而虎目一瞪,斥责她:“胡闹!唐瑛为着救你都负了伤,你怎可如此无礼?”

    九公主现在还是对唐瑛一肚子不满:“父皇,您没听到她说是唐瑛要杀我吗?”她的目光对上宝月楼掌柜的谄媚的笑脸,脑子顿时卡了壳——等等,这帮人还认识父皇呢!

    她有满肚子的疑问,艰难转动平日生锈的大脑,几乎能在脑子里听到“咔咔咔”的转动声,终于憋出一句话,顿时泪盈于睫:“原来……不是唐瑛要我的命,而是父皇要女儿的小命?”

    九公主从来横冲直撞惯了,又没有万皇贵妃在旁边打圆场,惊吓过后神经也松驰下来,故而一句话冲口而出。

    唐瑛:“……”亏得你爹是皇帝,如果是个宰相或者尚书,恐怕都没办法替你收拾烂摊子。

    九公主真是情商低的吓人。

    南齐帝头疼的揉揉额角,吩咐:“傅卿,你把小九送到贵妃身边去吧。”

    再让她留在这儿,恐怕只有搅局一条路了。

    作者有话要说:  加更到半夜一点钟了。爬下去继续写。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