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第九十九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99、第九十九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神工超能右手攻略极品盛世谋妆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万寿节年年一小庆, 帝寿十年一大庆, 朝野同欢。

    往年万寿节都是三日,今年逢南齐帝五十整寿, 庆贺便延至七日,期间禁止屠宰, 前后数日不理刑名, 皇帝在殿前接受王公百官使臣的朝臣及献礼, 宫中歌舞不绝, 绣幙相连, 金碧煌煌, 向藩属国来使彰显南齐之繁盛富庶。

    宫外主街之上彩坊,灯坊、灯楼、歌台、彩廊、演剧彩台连接不断, 途径寺观,更有庆祝经坛,沿路京城各部、监官衙同样建经棚,设彩坊, 为圣上贺寿,使尽了解数。

    及至晚间,京都百姓几乎举家而出, 街上人山人海, 华灯宝烛,锦树彩画,歌舞升平,比之过年都还要热闹。

    南齐帝身着锦衣, 俨然一富家翁出游,陪王伴驾的正是万皇贵妃与即将成亲的九公主。

    甘峻带着影卫在暗处随行,唐瑛扮做侍女,与打扮成随从的傅琛护卫左右,另有四名禁骑司下属亦着常服随侍在侧。

    南齐帝与万皇贵妃感情深厚,行走之间言笑晏晏,近来心情低落的九公主更怕见人恩爱,便主动落后三步,免得被刺的眼目酸痛。

    一路行来,但见街上有彩绸结成的“万寿无疆”、“天子万年”等大字在彩墙之上高高悬挂,路过的歌舞彩台之上表演的节目内容多以神仙祝寿为主题,观者叫好,热闹非凡,就连酒楼点心铺子里的寿桃也成了节日畅销产品,真是普天同庆。

    南齐帝带着万皇贵妃尝过了街市上的寿桃,驻足观赏过了路边好几出彩台之上的节目,在万皇贵妃耳边说:“月莲,若你我是民间夫妻,家中有良田店铺奴仆,不愁衣食,每到节庆携手同游,倒也不错。”

    万皇贵妃柔情似水凝望着他:“自然是夫君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南齐帝:“我若是耕田的农夫呢?”

    万皇贵妃:“那我便做个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妇。”

    单恋彻底失败还被包办婚姻的九公主紧跟在南齐帝与皇贵妃身边,被亲爹亲娘丧心病狂的秀恩爱方式刺激的一脸生不如死,回头瞄一眼随侍在身后几步开外面无表情的傅琛,跳河的冲动都有了——人间不值得。

    唐瑛与傅琛皆是练武之人,耳力过人,虽然帝妃刻意压低了声音,但还是被二人捕捉到了关键字句。

    唐瑛悄悄往后退出两步,职责在身不能懈怠,便度量着再往前挪一步,正撞上傅大人扫过来的意味不明的眼神。

    万寿节庆典已经过半,两人都在宫中值守,唐瑛对无偿加班有种本能的抗拒,工作热情不高,还隐隐有罢工的念头浮上心头,再加上好几次与傅大人碰面,他都是公事公办的态度,使得唐瑛总觉得两人之间隔着万里冰山,深深怀疑前些日子冬猎都是自己的幻觉。

    不过从另外一个角度去想,眼下情形似乎正暗合了她入京的初衷,她虽莫名有几分惆怅,面上却也不动声色的端出了公事公办的态度,借此暗底里也摆出疏远的态度,竟好像在闹别扭一般。

    她不明白傅大人眼中之意,便不做理会,跟着南齐帝的步子继续前行。

    也不知道九公主心中做何想,路过宝月楼忽然开口:“父亲,女儿想进去逛逛,您跟母亲慢慢逛,由唐瑛陪着女儿就好。”

    宝月楼是京中有名的首饰铺子,许多首饰深得京中名门闺秀的追捧,就连九公主也不例外。

    唐瑛:“……”您没搞错吧?!

    她敢用项上人头担保,九公主如果有选择,必定不愿意与她多待一秒钟,居然还特意留她随侍,居心叵测。

    更没想到的是,南齐帝竟然同意了:“你们带两个人过去吧,一会在面前汇合。”

    “是,老爷。”唐瑛如今扮做个丫环,便只能认命的做个小丫环。

    南齐帝与万皇贵妃一起继续往前逛,唐瑛跟着九公主离开之时,回头看了一眼,只觉得傅大人的眼神欲言又止,有点奇怪。

    宝月楼门口站着两名清秀的小厮,见到唐瑛身后的两名男子,便伸手拦着:“两位,宝月楼只接待女眷,还请两位在门口稍候。”

    九公主昂首踏进宝月楼,唐瑛紧随其后。

    宝月楼共有三层,虽是夜间,楼里却也燃着巨烛,照的如同白昼一般,也许大家都贪看外面热闹,故而店内看首饰的女子并不多。

    伙计见到九公主,笑着迎了上来,殷勤的将二人引至二楼雅室:“掌柜的一会就过来,还请小姐稍待。”

    九公主不欲与唐瑛说话,只冷着一张脸坐着等候掌柜的过来。

    唐瑛也不是热脸贴冷屁股的性子,便做个本本份份的小丫环,静侍在侧,听着外面楼下隐约传来的说话声,等着掌柜的过来。

    大概是宝月楼接待的贵客不在少数,伙计奉了热茶过来,足足候了有一盏茶的功夫,掌柜的才过来。

    “让小姐久候了,不知道小姐想买些什么?”

    宝月楼的掌柜是位中年女子,模样并不出挑,五官只算寻常,可是举止打扮得体,面上笑容亲切,笑起来颊边隐有梨涡,便添了三分娇媚。

    “随便看看,拿你们楼里最好的货过来。”

    掌柜的亲去捧了两个匣子进来,还未打开,便听得外面脚步咚咚咚传了过来,紧跟着雅室的门被人重重推开,也不知道从哪里闯进来的四名蒙着面的汉子直冲了进来,手中钢刀闪着寒光,直奔着三人过来。

    唐瑛立时便往九公主身边窜了过来,将她护在身后,手握飞鸾厉声喝斥:“什么人?”

    宝月楼的掌柜更是吓的瑟瑟发抖,抱着匣子也往唐瑛身后藏。

    为首的两人进来也不说话,举刀便砍,也不知道是夺宝还是寻仇,连个缘由也不明说。

    唐瑛不得已拔剑迎击,却不敢离九公主太远,身后还有个碍事的宝月楼掌柜,左右支绌,好不狼狈。

    宝月楼掌柜也许平日见过的都是妇人少女,轻言细语惯了,见到钢刀就吓的哆嗦,还不住往九公主身边凑,嚷嚷道:“救命啊!小姐救命——”

    九公主也是练过一点花拳绣腿的,虽然没什么实践经验,与之对抗的都是身边那群与她差不多水平的花拳绣腿,但自信心可是一点不少,况且早就看唐瑛不顺眼,此刻更是将唐瑛暴打她身边侍女之事忘之脑后,只有与之一争高下之心,当下便将宝月楼掌柜护在身后:“别怕!”她腰间也带着一把长剑,还是这几日见多了唐瑛在宫内佩剑行走,心中嫉妒,今日出宫便穿了窄袖胡服,也佩了一把剑,纯属装饰。

    她当时未曾深究自己为何执意要佩剑出宫,待见到傅琛才想明白——不过是想与唐瑛一争高下而已。

    哪怕傅大人明确拒绝了她,可是她的潜意识里还是想让他知道,她不比唐瑛差,甚至要比她更好,只是他姓傅的瞎了眼,分不清珍珠与鱼目。

    此刻九公主要拔剑,哪想到藏在她身后的宝月楼掌柜却忽然出手,倏然拔出了她腰间佩剑,她只感觉脖子上一凉,便被人抵着脖子傻住了。

    “不许动!”

    唐瑛听到身后动静回头之时,见到这一幕也有点不可置信,甚至还轻笑了一声:“呵,真没想到名满京都的宝月楼居然还做无本的买卖,掌柜的您是不是选错了地儿?”

    宝月楼掌柜并不在意她的嘲笑,反而拖着九公主再往前走一步:“放下你手中的剑,不然我便杀了你家小姐!”

    私心里,唐瑛还真不在意九公主的死活,但她如今吃着南齐帝的饭,却不能不管九公主的死活。

    “诶诶,掌柜的咱们有话好好说。”她一边脑子转的飞快,一边嘴里打岔:“我家小姐长的又丑,脾气又暴,你杀了她还要被追捕,何苦来哉?若是求财,我家老爷可是大富翁,无论多高的赎金都能出得起,掌柜的可要三思而后行。”她指着掌柜的:“诶诶您手别抖啊,划伤了我家小姐一点油皮,老爷肯定就不付赎金了!”心中却想,宝月楼的掌柜难道吃撑了,于闹市之中干杀人越祸的买卖?

    有个猜测缓缓浮上心头。

    九公主被她的话气的破口大骂:“小贱人,你胡说八道什么?你才丑!你个丑八怪!”

    唐瑛好脾气的说:“好好我丑,我丑的惨绝人寰,小姐您别生气,万一生气撞到了剑上,划伤了脖子可就更丑了。就算订了亲姑爷不嫌弃,可自己看着也不好看啊。”

    九公主如果不是被人用剑抵着脖子,恨不得扑上前去撕烂她的嘴巴。

    宝月楼的掌柜喝止:“别废话,快把剑放下!”

    唐瑛慢慢往下蹲,还大大咧咧往身后瞅了一眼,见四名黑衣人握刀戒备围观,恍然大悟般道:“赶情你们是一伙的啊?我放我放还不行吗?您老可高抬贵手,千万别伤到我家小姐啊,不然我家老爷要把我片成肉片……”嘴里胡扯八扯,矮身把飞鸾慢慢的放到地上的同时猛然起身扑向了宝月楼的掌柜,动如脱兔先握住了刀柄往自己怀里带。

    宝月楼的掌柜防备不及之下连同九公主一起扑向唐瑛,顿时着急大喊:“快来快来!”后面四个黑衣人顿时冲了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  时间来不及先放上来刚修了一下,明天加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