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第九十七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97、第九十七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神工攻略极品超能右手盛世谋妆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大长公主这次是真的病倒了。

    不同于半年前的“卧病在床”, 还能赏花调香, 听曲看戏,关起公主府的门就没断过娱乐活动, 现在是真真正正的卧病在床,靠着参汤提起, 才能有精神说两句。

    元阆往大长公主府里跑的更勤了, 帮着准备一应物事, 俨然是大长公主的另外一个儿子。

    大长公主府里的下人们都对他渐渐认可, 尤其听说桓延波已经丢了性命, 都在私下议论自己未来的命运——没了少主子的大长公主府将来由谁继承, 他们要在谁手里讨饭吃。

    在元衡度日如年的盼望之中,南齐帝的万寿节终于来临。

    躲在小院里养伤的唐瑛也不得不带伤前往禁骑司接任影部主事一职, 还无可避免的见到了甘峻。

    她对甘峻早有耳闻,皇帝身边的影卫,影部的主事之一。

    甘峻在宫里与她相见,也没绕什么弯子, 直截了当说:“说起来姚娘是你师父,那我就算是你师公了。”

    唐瑛下巴都差点被惊掉:“姑姑她知道吗?”这年头还有上赶着当师公的?

    “不必她知道,你知道就好。”

    唐瑛:“不经过姑姑同意的师公, 您觉得还是师公吗?”

    她被冒充被赐婚就算了, 好歹也算有些缘由,可甘峻连声招呼都不打就直接背着姚娘给人当师公,唐瑛很难相信皇帝的影卫主事居然这么不靠谱。

    甘峻似乎也没觉得被唐瑛否定是多么大的事儿,不过他似乎决意要当唐瑛的师公, 也不管她同意不同意,先是把影部内务跟她讲了一遍,然后便将此次万寿节要负责之事给唐瑛分派了一遍,最后还说:“宫里的规矩比较多,你也是头一回负责这么大的事情,有事派人跟我通个气。”

    看在他对自己关照的份儿上,也不管唐瑛心中九转十八弯,对甘峻有多少猜测,面上却保持着微笑,还很识时务:“甘师公,往后有事儿还要麻烦您多多关照。”人情社会,不管姚娘与甘峻的关系如何,至少先把眼前的关卡糊弄过去再说。

    圣人万寿节提前三天就开始忙碌了起来,宫里各司都忙的团团转,御膳厨房大宴的菜单子早几个月就在讨论,御用的画师连着好几日出入宫禁,除了要给圣人画像,连带着皇后与贵妃都有此殊荣;宫廷乐师谱写的新曲子排练了好几个月,就等着宫宴上表演,宫里每日都能听到吹拉弹唱的声音;连花房里的小太监们也往各处跑,不但要给各宫主子送新开的花,还要准备宫宴上摆的鲜花……平日沉寂的皇宫好像忽然之间便热闹了起来,每天都有新鲜事情发生,够宫人们嚼半年舌根了。

    唐瑛佩着剑带着一队手下在后宫之中巡逻,沿途遇到贵人轿辇,便避让一旁,等过去之后,宝意便小声讲给她听,哪位是哪宫里的主子,育有哪个皇子或者公主,再或者……委婉暗示得不得宠。

    宝意就是个话篓子,初次见面就敢带着入宫当值的她喝酒暖身,再次相见她比宝意的职位还高,这位好像也没什么心理不适,照样兴兴头头带着她在各宫转悠,路过冷宫听到里面传出凄凄切切的声音,便“啧啧”摇头,一脸的不赞同:“真是可惜了,进宫时候花容月貌,没几年就成了疯婆子,也不知道值不值得?”

    世间至高的富贵与权势,多少人趋之若鹜,不过是各人追求而已。

    唐瑛面无表情听着她一路叨叨,只觉得新结痂的伤口又痒又疼,很想找个地方认真挠一挠。

    遇上前往亲娘宫里去请安的元鉴,她总算暂时得以解脱,下令让宝意带着别人去巡逻,她有几句话要与四皇子讲。

    好几日不见,元鉴看起来心事重重,被唐瑛半道拦住还吓了一跳。

    “四殿下可是遇上为难之事了?走路都在恍惚。”

    元鉴左右看看,他身边跟着的小路子机灵的往远处走走,留出空间给他们说话。

    “二哥,我昨儿在刑部看卷宗,发现一件吃空饷的案子,主犯已经被处暂,牢里还有一名从犯好像是疯了,但我觉得案子有疑窦,去牢里跟从犯说话,总觉得他好像并不是真疯。”

    “吃空饷?”唐瑛很感兴趣,连连追问:“吃的是哪里的空饷?”

    元鉴讲了个地名,离着白城十万八千里,但她随即便联想到了白城:“四殿下可知道吃空饷之事在军中算是个例还是普遍现象?”

    元鉴:“我没带过兵,还真不知道是不是普遍现象,不过父皇的意思好像要大刀阔斧的整治军中不正之风。”

    唐瑛好像听到了什么好消息,双目顿亮:“陛下有此雄心壮志,我们做臣子的当然要配合,可惜没有陛下的口谕,禁骑司不便插手。”若是能给她插手去查兵部与户部,也不知道能不能查出什么蛛丝蚂迹,找到白城覆灭的推手。

    元鉴在刑部行走也没多久,尚处于学习之中,不过却另有自己的见解,他凑近了小声道:“这事儿才有端倪,还不见得有什么,说不定到后面就需要禁骑司了,二哥也别太着急,总有你们禁骑司立功的时候。”

    他还真没想到唐瑛居然热衷于往上爬,若是以前他还是个书呆子的时候大约会对醉心功名的人瞧不起,但事实证明人无自保之力,便只能任人鱼肉,如今再看唐瑛,便觉得她极有上进心,比许多男儿都强。

    唐瑛拍拍他的肩,凑近了鬼头鬼脑道:“桓延波死在了路上,听说要运回京里办丧事,到时候咱俩一起去吧?”

    大长公主消息封锁很是严密,唐瑛也还是亲自派人盯着才能得到第一手的消息,元鉴还是头一回听说,吃惊的睁大了眼睛,连睫毛都能数得清:“你是说……你是说桓延波死了?真死了?”

    唐瑛:“消息确凿!”

    元鉴:“那大长公主岂不是要病倒了?”他倒挺有同理心:“她只有这么一个儿子,疼的跟眼珠子似的,没想到忽然之间死了,说不定要疯。”完了又开始担忧唐瑛的处境:“二哥你可要小心点,小心她针对你。”

    两人靠的极近,四皇子这时候才注意到唐瑛气色极差,嘴唇勉强有点血色,但面色苍白,倒比上次在禁骑司的营房里涂了白*粉洗掉之后的面色还要差,好像短短几日生了一场重病。

    “二哥你怎么啦?”他关切的凑近细瞧,还握着她的肩膀不松手。

    唐瑛:“没什么事儿,就……跟一帮人打了一架,虽然打赢了也赢的很是辛苦。”

    忽听得身后有一把嗓音冷冷道:“你们俩在做什么?”

    元鉴与唐瑛齐齐回头,由于两人凑的很近还差点撞了头,但见几步开外,傅大人正不悦的瞧过来,活像跑来捉奸的丈夫,头顶都快冒出新鲜的绿色儿。

    四皇子看看傅大人,再瞧一眼唐瑛,眉头皱了起来:“我与唐大人说说话,不知道傅大人是什么意思?”

    小路子焦急的跑了过来,生怕被主子责备,慌忙解释:“主子,我已经跟傅大人说过了,您跟唐大人有事情要讲,可是拦不住傅大人。”

    傅大人听到他的话,倒好像火上浇油,过来的态度更为坚决,眼神跟刀子似的要片人,小路子不由自主便缩着脑袋往后退,总感觉要被傅大人的眼刀子给切成片。

    唐瑛:“……”总觉得傅大人好像有点奇怪,他是不是对自己的身份有了什么误解?

    她好像……并没有答应傅大人什么吧?

    “大人,我在执行公务,正好遇上四殿下,不知道大人来后宫可是有事?”

    傅琛磨牙:“执行公务需要靠那么近吗?”

    唐瑛:……傅大人好像有点不讲理啊。

    她拍拍元鉴的肩膀,示意他先走:“殿下不是急着去探望娘娘吗?赶紧去吧,咱们改天再约。”

    元鉴对她的话一向比较信服,当下也不再跟傅琛多说,带着小路子走了。

    唐瑛与傅琛对视,一个是满腹委屈与醋火,总觉得她与四皇子举止亲密的过了头,更有一桩旧事横亘心头,偷了他案头的花送去讨好四皇子;一个是茫然无辜,完全不懂傅大人的情绪为何如同过山车般忽高忽低。

    还是唐瑛打破了沉寂:“大人这时候在宫里转悠,真没别的事情?”

    这次的万寿节办的格外隆重,不止是宫里的人忙起来,还从外面请了京里有名的戏班子与民间艺人入宫表演,多了这么多人,禁骑司跟禁卫军自然忙上加忙,安全成了首要问题。

    傅琛就没闲的时候,这不是路过赶巧撞上了嘛。

    “我看是你没别的事儿,才跟四皇子在宫里闲磕牙吧?”傅大人今日跟吃了枪药似的,脾气不是一般的冲,全无前两日和气生财的模样。

    唐瑛:“闲磕牙也是我公务的一部分啊。”她扭头就走,才不管傅大人满心不愤,估摸着宝意她们巡逻的方向,抄个近路去追。

    作者有话要说:  双十一估计宝宝们剁手都剁的比较痛快,本章留言发个红包安慰一下乃们空空的荷包吧。

    感谢在2019-11-10 23:58:11~2019-11-11 23:58:4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raysnow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柚右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