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第九十四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94、第九十四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神工攻略极品超能右手盛世谋妆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唐瑛从来都不是哭哭啼啼的女儿家, 不过是毫无防备之下从山崖上掉下来, 又被傅琛的话触动了心肠,没控制好排山倒海的情绪而已。

    待到反应过来她居然当着傅琛的面哭了, 还不管不顾指责他,顿时尴尬的捂住了脸, 恨不得找块豆腐撞死——太丢脸了!

    “我没事。”她胡乱在脸上抹了两把, 从傅琛怀里脱出身, 坐了起来, 语音还带着一点微微的哭腔, 可是神魂已经归位, 七魄重聚,又是那个外表看起来无坚不摧的唐瑛, 眼尾还带着一点红意,极力维持着仅剩的尊严说:“你赶紧起来,看看都伤哪了?”

    傅琛坐了起来,忽然一言不发把她按在自己怀中, 从头顶到肩膀到后背,轻轻拍着,好像安慰失恃的幼儿, 哑声说:“瑛瑛, 别一直把我往外推,别让我太心疼。”

    少女的肩膀背部的骨骼纤细的不可思议,哪怕她穿着冬衣,却依然能够感受到底下支棱的骨头, 此刻四下无人,只有山间风声轻悄掠过,仿佛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他心里藏了许久的话不由决了堤。

    “瑛瑛,我只是比俞安晚了一步认识你,这不是我的错。”他从来心高气傲,可是面对这倔强的少女,似乎所有的尊严在她面前都不值一文,他几乎是在哀求她:“别推开我好不好?”

    唐瑛低声但坚决的说:“你松开,我看看你身上的伤。”

    傅琛发了狠不肯松开:“你告诉我,为何一定要推开我?你告诉我啊?”

    唐瑛深吸一口气,仿佛是整理自己烦乱的心绪,终于忍不住暴躁起来:“你知道我为何一定要入京吗?什么狗屁假的唐家小姐,充其量只是个引子而已,我真正想要知道的是,那些以换防为名的调令,那些不断拖延的军械粮草,到底是谁想要置我父兄于死地?置白城青壮儿郎于死地?”

    “你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要推开我的?”

    傅琛不由低头去看她,少女眉目凛然,带着一往无前的决绝之意:“我要为枉死之人讨回公道,无意儿女情长!”

    “没关系,我等你。”他长松了一口气,生怕她提起抗旨拒婚的理由来拒绝他,要与俞安生死相许之类的话,他再觉得自己的一颗心做不得假,也没办法跟一个死人争她心中的一席之地。

    还好她没有。

    傅琛生怕她再说出什么戳自己心窝子拒绝的话,立刻“哎呦”一声:“好疼。”还配合着露出一脸痛苦的表情,痛的情真意切。

    果然只要提到伤口,唐瑛便把注意力放到了他身上的伤处,两个人又往树的主干挪过去,她检查了一番他后背的伤口,发现外伤严重不说,搞不好还伤了肋下骨头,便不敢轻忽:“我们先想办法下去再说。”

    她要背着傅琛下去,没想到傅大人还要逞能:“我先下,你跟在我后面。”

    唐瑛拦他不住,只能紧随其后,两人在崖壁的缝隙间艰难攀爬,一刻钟之后总算是落到了谷底。

    谷底积着厚厚的落叶与野草,只是日头偏西光线难免有点暗,唐瑛点起一堆火取暖,拉过傅琛坐在火堆旁边替他处理背后的伤口。

    傅琛能感受到身后背上忙碌的小手,半开玩笑道:“这点小伤其实不算什么,往日执行任务比这个还重的伤都受过,我带的手底下都是一帮糙老爷们,处理起伤口简直让人怀疑是在公报私仇,定然是我平日待他们太严苛之故。”

    他后背之上有好几处旧伤疤,还有一条从肩背到后腰处的伤口,狰狞的样子可以想见当初有多凶险。

    唐瑛时常在伤兵营打杂,致命的伤处也见的多了,倒不觉得有多可怕,有条不紊的处理伤口,止血的伤药傅大人倒是准备的齐全,就是没有干净的布条,唐瑛让他别转身,褪下自己的中衣撕成两寸宽的布条替他包扎伤口。

    傅琛满脑子跑马,一时想到这布条的前身曾是她的贴身之物,现在却与自己肌肤相贴,四舍五入相当于两人肌肤相贴,一时又觉得这想法太过龌龊,只能深深藏在脑海深处,见不得人……

    他想的不少,唐瑛手底下速度也不慢,很快便处理好了外伤,又拿过他的衣服一件一件替他套在身上:“我不太会处理骨头,肋下的骨头若是真断了尤其麻烦,就怕扎穿内脏,不过说不定只是骨裂,我去削根棍子当拐杖,不行咱们先出去再说。”

    傅琛见她跟只小蜜蜂似的忙前忙后,他倒生起懒怠的情绪,巴不得两个人在这寂静的谷中多住几日,或者多留半日也好:“不急,我伤口疼,先歇一歇再说。”

    唐瑛冰凉的小手覆上他的额头,很是忧虑:“不行,咱们最好是赶在入夜回营地,到时候有御医还有好药。实在不行我背着你走。”

    “就你这个小身板?”傅琛伸展长腿:“我怕到时候半截身子都要拖到地上。”

    唐瑛板着脸凶道:“反正多长一截腿也没见得比我更聪明,要不就砍掉算了。”也许是被他舍命救过,跟着她一起跳崖,又在他面前崩溃哭过,连带着怀揣的秘密也一股脑儿倒给了他,她反而生出破罐子破摔的心情。

    没想到傅琛反而被她凶出了一脸笑意:“你聪明,你最聪明了。”

    唐瑛总觉得他说的是反话,细心端详傅大人的表情,见他一脸无辜的模样,似乎真是诚心诚意在夸奖她,她冷哼一声扭头去瞧天色,嘴角微翘,简直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他。

    突然,傅琛拉住了她的手,压低了声音:“别出声,好像有人来了。”

    与此同时,唐瑛也听到了脚步踩在落叶之上的声音,而且应该不止一个人。

    两人对视一眼,本能察觉到了危险。

    唐瑛匆忙左右环顾,发现正对着火堆的背后有个小小的洞穴,她搀着傅琛起来,拖着他过去,要将人塞进了那天然洞穴。

    傅琛不肯:“说不定是禁骑司的人。”

    唐瑛:“别傻了,禁骑司的人如果找过来,也是大声呼喊,而不是悄悄摸过来。说不定这些人跟放冷箭的人是一伙。你可别拖我的后腿。”

    说话的功夫,脚步声越来越近,出现在视线里的是二十几名黑衣人,藏头露尾蒙着面,手中钢刀寒光逼人,领头的做个包抄的手势,一帮人训练有素的缩小了包围圈。

    唐瑛也懒的费话,抽出长剑守在洞穴口,撮指为哨,霎时山谷里回荡着她的哨声,这帮黑衣人顿时迟疑了起来,怀疑她在呼唤帮手。

    其中一人压低了声音说:“就算是她招唤帮手,应该也没这么快,咱们速战速决?”

    领头之人打个手势,便有四人率先扑向唐瑛。

    唐瑛的剑招绝无炫技式的花哨,却招招皆是杀意,不等四人靠近便主动迎击,傅琛坐在洞穴之内,眼睁睁看着她瘦削的身影奋勇直前,心中不知作何滋味。

    领头之人扬声道:“傅大人,你跟个缩头乌龟似的却让个女人在前面顶着,还是个男人吗?”

    “咦?”唐瑛还当这是来找自己麻烦的,没想到人家点明了是找傅琛的,百忙之中居然还回头问他:“大人,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啊?”

    傅琛摊手:“我得罪的人太多,自己也不记得了。”他与领头之人喊话:“诸位既然与我傅某有仇,不如放这位姑娘离开,傅某奉陪到底?”

    与唐瑛动手的四人手底下动作慢了一瞬,只听得领头之人笑道:“闻听傅大人不近女色,原来外面都是谬传啊?真没想到傅大人也懂怜香惜玉。既然如此某便成全傅大人的一片心意。姑娘,你可以走了。”

    唐瑛挽个剑花直刺其中一名黑衣人的面门:“实在对不住,许久未与人切磋,手痒的不行,还是等我打完这一局再走也不迟。”

    那领头之人没想到遇上个不开窍的丫头:“真没想到傅大人艳福不浅,居然还有美人愿意陪葬,某定然成全你们。”

    唐瑛一剑刺中一名黑衣人腹部,拧腰避开刺往自己腹部的剑:“错了,京中谁人不知傅大人花容月貌,难道不是我艳福不浅吗?”

    傅琛喷笑。

    “牙尖嘴利的丫头!”领头之人:“既然你们决意要做一对同命鸳鸯,那某就成全你们!”他打个手势,其中五人直奔唐瑛,另外五人却是奔着傅琛而去。

    短短几句话之间,唐瑛已经利落解决了两人,原本压力骤减,没想到眨眼间又奔来五人。

    她边战边往后退,原本便离傅琛藏身的洞穴不远,不等那五人奔到傅琛身边,她便已经退至洞穴处,将十几人都挡在了洞口,大有一夫挡关万夫莫开之气势。

    黑衣首领没想到她不但不识时务,竟然负隅顽抗,冷哼一声:“真是不知死活的丫头!”

    唐瑛气势如虹,背靠山壁洞穴,面前应对十几把剑居然毫无惧色:“不知死活的鼠辈!”还能抽空与人对骂。

    作者有话要说:  昨晚枯坐了一夜没写出来,天亮去睡了,卡的要死要活的,让大家久等了,为了表示歉意本章留言满十个字也发红包。

    今晚不敢肯定有加更,我还是不要把话说太满,写出来就更,写不出来就明天更。

    宝宝们晚安。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a-yu?、kenosha、34140915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来胡 20瓶;763304、糖绵绵 10瓶;落霞斩秋色 9瓶;懵 5瓶;燕疏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