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第九十三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93、第九十三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末世之人生赢家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明星爸爸宝贝妞神工超能右手攻略极品盛世谋妆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没脸没皮的沈谦骑着马直直冲过来, 眼看着要冲进火堆, 他勒起马缰,马儿前蹄高高昂起, 他利落的跳下马,抢过傅琛手里的兔子啃了一口:“好香!”好像在京城的酒宴上一般招呼狐朋狗友:“赵世子赶紧过来, 灌了一路的冷风, 也该吃两口热乎东西了。”

    赵世子能跟沈谦混的如鱼得水, 骨子里两人是一丘之貉, 丝毫也没有因为不熟悉还跑来蹭吃而生出丁点的尴尬之意, 他毫不客气的撕下一只油汪汪的兔子腿啃了一口:“真是谢谢傅大人了。”难得这时候倒想起礼貌了。

    傅琛瞪着两人:“你们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啊?”

    沈谦丝毫没有因为打搅到发小与姑娘的独处时光而生出一点愧疚之意, 撩起袍子坐在伏倒的枯树上,理直气壮的数落他:“阿琛你也真是的, 明知道瑛瑛身体不好,还偏要带她出来往林子里钻,就不能体贴一点?哪怕带她去晏月楼吃顿好的,也比跑到林子里啃兔子的强啊。”他边吃边数落, 别提多恣意了。

    傅琛:“瑛瑛?”他将手里烤的另外一只兔子递给唐瑛,抽出一根烧的正旺的枯枝,看样子是准备给沈侯爷来一下子, 好让他长长记性。

    沈侯爷从来都很识时务, 立刻跳起来往赵世子身后躲,再三强调:“唐姑娘!唐小姐!”

    唐瑛:“……”

    傅琛将枯枝丢进火堆继续烧,沈谦小声跟赵世子嘀咕:“小气吧啦的,不就是个称呼嘛。”

    唐瑛撕了只兔子腿给傅琛, 四个人分食了两只兔子,傅琛起身用沙土填埋了火堆,对着沈侯爷毫不客气的说:“吃饱了就滚吧!”

    沈侯爷做伤心欲绝状:“阿琛你怎么可以这么绝情?”

    傅琛又好气又好笑:“你信不信我还能做的更绝情一点?”

    “我信!信!”沈侯爷用眼神向唐瑛求助,似乎等着唐瑛开口留下他,却被赵世子拖走了,两人走出去好几步,还能听到赵世子的话:“沈兄,我听说傅大人一把年纪还在打光棍,你也可怜可怜他吧。”吃人嘴软,傅大人的烤兔肉味道不错,再加上他那日与姚娘分别之时,姚娘将鬼工球重新交到他手上,听说是禁骑司追回来的,便存心要与禁骑司打好关系,说不定将来还有用得着的地方。

    沈谦被他拖上马,一阵风似的跑了。

    傅琛:“……”

    唐瑛:“……”

    两人翻身上马,看看天色还早,便打马在林子里走,有了赵世子那句话落在耳中,唐瑛总觉不是滋味,她才起了个头:“傅大人,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傅大人眉目深远,似能猜中她接下来要讲的话,截断了她的话头:“不当讲的就不要讲。”

    唐瑛怏怏闭嘴,随意驱着马儿在林间行走,吃饱了之后有点犯懒,箭囊已空,呼吸着林间冷冽的空气,发现地势愈加险峻,仗着自己骑术高超,也不当一回事,辨认方向准备回去。

    傅琛颇为气恼。

    自相识以来,好不容易两人能有段平和愉悦的相处时光,最重要的是小丫头似乎暂时放下了心头负重,结果被沈谦跟赵冀这俩混帐跑来搅局,好气氛一扫而空。

    他真是心慈手软了一回,居然没逮着沈谦揍一顿。

    傅琛一边跟唐瑛在林子里转悠,一边心不在焉的在心里把沈谦拖出来鞭挞,未曾注意林间风声里有轻捷的脚步声,等到耳边响起箭头破空而来的声音,唐瑛的坐骑已经被射中,马儿剧痛之下受惊,疯跑起来。

    唐瑛原本坐在马上有些昏昏欲睡,变故来的太快毫无防备,差点被从马上颠下来,猛拉缰绳也未能阻止发疯的坐骑,身后传来傅琛的吼声:“松开脚蹬——”可惜那马儿不辨方向,已经直直朝前冲去。

    遮蔽道路的树枝从眼前一掠而过,似乎是眨眼之间就冲到了头,没想到前面竟然是断崖,慌不择路的马早就失去了辨识环境的能力,前蹄踩空嘶叫一声掉了下去,马上的唐瑛反应不可谓不快,意识到座骑失控之后就松开了脚蹬,却还是随着座骑一起往下落去,紧急之下她跃着座骑借力往上跳去,不但没够着断崖边的枯枝,反而握住了紧随而至跃下马赶来捞人的傅琛,顺势把傅大人也一同拉了下来。

    唐瑛气怒大喊:“你添什么乱呐?”风把她的话撕扯的断断续续,傅大人似乎属螃蟹的,钳住个东西就不舍得撒手,握着她的手死紧,连骨头都要被她捏碎了。

    两人腰间都悬着长剑,然而下坠之势不减,都来不及抽出长剑制止下坠之势,特别是傅大人竟然还自作主张钳着她的手就算了,还用力把人扯进了自己怀里。

    她听到头顶男人的轻笑声,好像落崖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情,他说:“总算抓住你了!”

    头顶有碎石掉下来,唐瑛还听到崖上傅英俊激烈的嘶鸣声,可惜都顾不得了,只能任由自己不住往下坠。

    崖边伸出许多横七竖八的树枝,两人一起砸下来,于是这些好不容易从石头缝里长出来的树遭了殃,压断了不少树枝,减缓了下坠之势。

    傅大人将人紧紧搂在怀里,唐瑛只能感觉到身体往下坠,砸下去的时候听到树枝断裂的声音,却并没有受伤,反而是傅琛重砸下去想来也不会轻松。

    趁此机会,唐瑛抽出长剑往崖壁上插去,想要阻止下坠之势,哪知道这山崖之上石头非常坚硬,竟然一路划出火花都未曾插进去,不过是几息之间,傅琛重重砸在了一株巨树之上,唐瑛在他怀里也感觉到了树身的震荡。

    他说:“可算是停下来了。”唐瑛从他肩头探出去往下看去,但见下面足有十来层楼高的样子才能到崖底,这棵孤树从山石缝隙之中伸出枝桠,恰如一个大掌将两人盛在掌心。

    “大人,你……不要紧吧?”唐瑛惊见他唇角有血迹,暗想两人一路砸下来,也不知道是不是砸坏了傅大人的内脏:“能能动不?”

    “不碍事。”傅琛“嘶”的吸了口冷气,感觉到左肋背部巨痛,从上面掉下来的时候,拦着他们的不止有伸出来的树枝,还有凸出的石头,他肯定受伤了。

    唐瑛见他皱着眉头,便猜想他伤的不轻,试着要从他怀里脱出身,没料到这人死性不改,居然牢牢环抱着她,还露出一点笑意:“别动!”

    “压着你伤口了?你松开我瞧瞧你伤哪了?”两个人悬在半空中,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总要想办法下去的。

    傅琛心满意足的叹了一口气:“想抱抱你,真不容易啊。”

    唐瑛气的在他肩上拍了一巴掌,只觉掌心濡湿,傅大人“哎哟”一声,她吓的赶忙收回了手,才发现拍了一手的血,不知何时他竟然连肩头也撞伤了,只因穿着禁骑司黑色的公服,便不大看得出来洇出的血迹。

    “快快起来,我瞧瞧都有哪受伤了?”唐瑛慌了。

    他们今日跑的比较远,早就离猎宫远了,且吃过烤肉傅琛还把碍事的沈谦跟赵世子赶走了,此刻挂在树梢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偏傅琛不肯起来,躺在树上哼哼:“你看了也没用,此处也没药,且让我躺会。”还试图把唐瑛牢牢按在怀里。

    唐瑛给气的恨不得再捶他两下,却因为他的伤都在暗处,就怕自己一拳头下去捶到伤口处,气的破口大骂:“傅琛你脑子有病吧?我掉下来就掉下来了,你扑过来干嘛?反而被我拉下崖,不知道的还当你殉情呢……”

    傅琛任由她破口大骂,好半晌忽然说:“瑛瑛,如果我真是为你跳崖殉情,你会不会像永远记得俞少将军那样记得我?”

    唐瑛怔住了。

    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掉了眼泪,大骂道:“你神经病啊?!你们都犯一样的毛病,以为自己慷慨大义的去赴死,留我一个人活着就是对我好,怎么不想想这世间就剩下我一个孤鬼,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你们都神经病啊!”

    爹爹这样,大哥这样,俞安这样,现在连傅琛也说这种话。

    长久压抑的痛苦像潮水一样涌上来,被亲人抛弃在孤岛上的恐慌压的她再也喘不过气来,傅琛的一句话就轻轻揭开了旧伤疤,唐瑛哭的气噎难禁,看他像看仇人一样:“你们以为牺牲了自己就能保我一世安稳,怎么不问问我?我愿意被你们丢在世上吗?为什么不带我一起走?”透过模糊的泪水她仿佛看到了父兄慈爱的脸庞,还有俞安没心没肺的脸,于是愈加生气。

    傅琛没想到一句话就勾起了她的泪水,还从来没见她失态至此,当下惊的手忙脚乱,慌不迭来哄她:“我就是随口一说,你别哭啊别哭……都是我的错……瑛瑛别哭……我起来还不行吗?”

    唐瑛受他照顾良多,又不是铁石心肠,怎会没有感觉。

    可是她心中压着血海深仇,压着许许多多的人命,哪里敢轻易答应别人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加更在半夜了,大家先睡吧。

    另外,为了庆贺小魔怪期中考完,祈祷这周不要渡劫,这章满十个字留言都发红包。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绽放 4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