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第九十二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92、第九十二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神工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攻略极品盛世谋妆超能右手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唐瑛自从入京, 便诸事缠身, 先是为着生计而发愁,后来惹上元姝公主, 阴差阳错进了禁骑司,却又招惹了更大的麻烦——被大长公主给惦记上了, 好不容易来一趟猎宫, 却也不得空闲专心游玩, 还差点丢了小命, 只能藏在帐篷里挺尸, 也是很无奈了。

    难得出来游玩, 她将诸事丢之脑后,兴致颇高的骑着马往密林深处钻。

    可惜今日天晴气朗, 是个约会的好日子,那些端庄些的老臣们不用陪王伴驾,都猫在住处歇歇老胳膊老腿,顺便跟老妻闲话当年, 反而是年轻一辈的要么带着自家的妻子,要么约上中意的姑娘,再或者三五少年郎陪伴二四小女娘们, 带着零丁几个护卫往林子里钻, 明为打猎实则维护夫妻感情或借机亲近中意的姑娘,使得唐瑛冲进林子连着撞见好几拨人之后,脑子里不期然浮起一句话:争渡,争渡, 惊起鸳鸯无数。

    她很无奈:“怎么都扎着堆的出来啊?”

    傅大人跟在她身后,见她每次撞见年轻男女,便下意识打马往偏僻的地方跑,也觉好笑——明明是个泼皮无赖的模样,在某些地方却细心的惊人。

    “最后一天功夫带着心仪的人出来跑跑马散散心,也不枉跟着陛下来猎宫一趟。”他这话是替唐瑛撞见的那些“鸳鸯们”解释,可是说完之后却又惊觉这话倒好像给自己的出行下了注脚。

    唐瑛不知道是没听懂,还是听懂也习惯性装傻,打个呼哨往更偏僻的地方钻,傅英俊摇头摆尾跟上去,跑出一串轻佻的小步伐。

    沈谦与赵世子一路跟上去,同样惊动了好几对“鸳鸯”,有年轻的贵公子揽着小女娘教习林中射兔,教的人三心二意,学的人面红过耳,连冬日的野树枯草都快要冒出粉红泡泡;还有借着林深草密,夫妻俩同乘一骑,甩开了侍从喁喁私语,连着被两拨人马撞破。

    唐瑛与傅琛算是“善解人意”,打眼一瞧便掉转马头换了方向,并不搅和人家小夫妻的甜蜜时光,但沈侯爷却是个嘴贱的,张口就来:“经三郎,你们夫妻俩在家里甜话儿还说不够,大冬天非要跑到猎场往一匹马上凑,我都心疼你们□□那匹马。”

    经三郎便是经淮的三孙儿,成亲将将半月,又是青梅竹马的小夫妻,正是蜜里调油的时候,平日就不大瞧得起眠花宿柳的沈谦,没少当面呛他,逮着机会沈侯爷可不得找补回来。

    赵世子唯恐天下不乱,反正他是个混不吝的,又混了个南齐的驸马当,也不管认识不认识,跟着沈谦打趣人家:“你们南齐人成亲之后都不顾礼节,把闺房之趣搬到野外来了”

    经三郎自命为端方君子,可不似他祖父经淮擅长和稀泥,更不似沈谦与赵世子都是外面喝花酒练出来的腔调,张口就透着一股欠揍的气息,直惹的他顾不得新婚妻子的窘迫,弯弓搭箭便要射过去。

    “经三郎,风度!注意风度!在你媳妇面前可别跟莽夫似的说不过就要动手……”沈谦打马就跑,身后赵世子连同一众侍卫呼啦啦窜了出去,经三郎的箭射了出去,却连半个人都没射中便歪落草丛。

    “不学无术的混帐,仗着祖宗荫庇才得了爵位,真不要脸!”经三郎恨不得朝着沈谦那张得意的脸上啐一口。

    两人年龄相仿,还曾是同窗,就因为沈老侯爷活着及时行乐,早早给儿子腾出位子,只懂吃喝玩乐的学渣沈谦地位便高出他一大截,想想就令人心生不平。

    沈谦却完全不觉得破坏了一对小夫妻的甜蜜时光有多缺德,打马跑出去还留下一串响亮的笑声,洋洋得意向赵世子科谱经三郎:“那人便是左相经淮的三孙,都快读成个书呆子了,张口闭口圣人之言,读书的时候最爱教训人,每次听到他开口,我就觉得他张嘴便要吐出一堆砖头厚的书,听得人头晕,太可厌了。”

    他颇为感慨:“我以前还怀疑他成亲之后对着媳妇也是那副德性,暗暗同情他媳妇的日子不太好过,现在看来这小子成亲之后也算开窍了嘛,居然会带着媳妇出来玩。”

    也是,连发小傅琛都懂得讨小姑娘开心了,经三郎成亲之后开了窍也不奇怪。

    赵世子双眼冒贼光:“沈兄一路追着傅大人,难不成也是想要追上去搅和他们的独处时光?”

    “世子不敢?”沈谦笑的鬼头鬼脑:“你若不敢趁早留下来,我独个儿去。”

    “反正九公主也不情愿跟本世子出来玩,我也无处可去,不如就跟着沈兄。”他大清早倒是派人约过九公主,但派出去的人没见到九公主本人,就直接被她身边的侍女拒绝了。

    两人不怀好意,一路追着傅琛与唐瑛的脚步往密林里钻,岂不知另有一人佯做打猎,也循踪追了过来,便是大长公主府的侍卫长汪献。

    唐瑛打马在林间跑的起了一身热汗,苍白的脸颊也染了一点绯色,回头笑道:“傅大人,不如咱们也来比赛,以一个时辰为限,看谁射中的猎物多?”

    傅琛:“赢了能讨要彩头吗?”

    唐瑛防备的盯着他:“大人您又算计什么呢?”她摸摸腰间荷包:“我可穷的很,再说赌金银之物也忒俗了,大人想来也瞧不上。”

    “我若是输了,敢应你一个要求,你若输了敢应我一个要求吗?”

    唐瑛干脆拒绝:“不敢。”谁知道你会不会提出什么奇怪的要求。

    傅琛笑的无奈:“你倒是干脆。”干脆堵死所有的可能性。

    唐瑛打马往前:“傅大人您也太小瞧我了,我可不吃激将法。”她张弓搭箭,以一枝射向树桠间鸟雀的箭拉开了比赛的帷幕:“比赛开始了,大人也不缺彩头,玩个乐呵而已。”

    树桠上那只鸟应声而坠,傅英俊扬蹄跑过去,凑近了闻闻被穿胸而过的鸟雀,“咴咴”叫两声,摇头摆尾很是兴奋。

    傅琛还能说什么呢。

    两人箭术与骑术都是上佳,原本定好的一个时辰不知不觉间便过去了,唐瑛玩的开心,傅琛也舍不得叫停,两人便不停歇往林子里钻,玩了差不多快两个时辰,直追的沈谦与赵世子累出一身臭汗。

    沈谦边跑边埋怨:“傅琛是不是脑子坏了?讨女孩子欢心就应该弄些胭脂水粉衣衫首饰,再不济学人家两人共骑在林中散个步谈谈心,拉拉小手也好啊。他是不是傻啊,带着小姑娘往深山老林里钻,说是出来行猎还真是行猎啊?”

    没瞧赵世子带着的一队侍卫们连枝箭都没射出来,便满载而归了,可都是一路上追着他们两人不劳而获的结果。

    赵世子持不同意见:“沈兄,傅大人这叫投其所好吧?”

    傅大人不在身边,沈谦大呼其名:“胡说!瑛瑛身体不好,是我就让她好好休养,大冬天折腾什么啊?在马上久了都要被颠散架了。”他太久没有高强度运动过,陪王伴驾入林打猎也不指望争得头彩,都是随意划水,在马上坐久了颠的半个身子都木了,瑛瑛一个弱不经风的小姑娘竟然也能受得住,碰上不解风情的傅琛,真是可怜。

    这时候他反而觉得经三郎比傅琛还要聪明些。

    傅大人不知沈谦诸多抱怨,两人背着满满两个箭囊,猎场经过众人好几日接连不断的洗劫,大家伙们都不见了踪影,剩下的小猎物们保护着高度的警惕,听到马蹄声便要藏起来,反倒是添了打猎的难度,但唐瑛箭法精准,又许久未曾痛快行猎,手早痒痒的不行,兴致高昂的猎了许多兔子雉鸡之类的小东西,纯为着开心,只捡了两三只兔子带着,其余都任其随意堆放,不知身后还有沈谦与赵世子一路追踪,碰上傅大人棋逢对手,玩的十分尽兴。

    不知不觉间日头向西,看日影应该早都过了午时,他们路过一处小溪,唐瑛跳下马来,掬着清亮的溪水喝了几口,又洗了把脸,提议:“大人,不如我们就在这里歇歇脚吧,顺便烤两只兔子来吃。”她笑意盈盈:“我比大人多猎了一只兔子,也没别的请求,就麻烦大人洗手做羹汤,烤两只兔子权充午饭,如何?”两人以计数而论输赢,唐瑛赢了傅琛极为高兴。

    傅琛见她玩的尽兴,自相识以来浮光掠影似的笑意似乎都落到了实处,见到她真心实意的高兴,自己也不由自主的心情变好,笑道:“这有何难?本官烤的兔子可是禁骑司一绝,今儿就让你见识一番。”

    他果然从马背上解下两只肥硕的兔子,扒皮开膛,在溪水之中清理收拾,唐瑛已经捡了枯枝熟练的生火,只等猎物上架。

    两人头一次合作,居然有几分默契,一个收拾猎物一个拾柴生火,等到青烟散去柴火烧的旺盛,傅琛的兔子也清洗干净,他从荷包里拿出盐巴洒上去,穿在树枝上架起来开烤。

    隔着一丛火与架在其上开烤的猎物,两人相对而坐,面上都浮着浅浅笑意,于两人来说都是难得放松的闲暇时光。

    唐瑛的目光粘在傅大人不断翻转的兔子身上了,烤的油滋滋往下滴,肉香味逐渐散开,待烤的焦黄喷香,傅大人又往兔身上抹了作料,将一只烤好的兔子递过去,温声道:“你先吃。”

    身后马蹄声疾驰而来,有人高声喊道:“打劫!放下你们手中的烤肉!”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来胡 30瓶;无处安放的青春 10瓶;凝鸢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