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第八十九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89、第八十九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盛世谋妆攻略极品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神工明星爸爸宝贝妞[日娱韩娱]顶端末世之人生赢家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     睽违多年, 相聚的时光却过的飞快。

    当夕阳西下, 染红了枯草深林,姚娘起身向两父子道别。

    赵冀依依不舍:“母亲, 回京之后儿子能去母亲府上探望吗?”

    姚娘摸摸青年英俊的脸颊:“万寿节过后,我儿跟王爷尽早启程回南越吧, 此去山水迢迢, 好生保重!”

    赵冀满心失望:“母亲不跟我们一起回去吗?”

    姚娘:“母亲还有事……等以后有机会了, 母亲一定去南越探亲!”她强忍着心里的酸楚, 向赵疆拜别, 打马离去。

    赵疆注视着她远去的背影, 直到她消失不见,还痴痴望着她去时的路:“当年你母亲说, 想做南越王的正妃……”后来他终于爬上了南越王的位子,可是心爱的女人却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相聚不过两个时辰,赵疆恨不得把这些年的过往都通通讲给她听,也期盼着能听到她这些年的经历, 当年为何非要抛夫弃子回到南齐,这次又为何出现在南齐猎宫之中……种种过往,只要她愿意讲, 他就愿意听。

    可是她没有。

    自始至终, 姚娘都只含笑听着他们父子说话,讲赵冀小时候的事情,讲南越之事,却绝口不提她这些年的经历。

    “父王, 我们还能见到母亲吗?”

    “也许吧。”赵疆心想:傻儿子,你母亲恐怕只是来与我们告别而已。

    他不忍说破令儿子伤心。

    赵冀也想:你们都拿我当小孩子,难道是我素日太草包之故?

    他暗暗打定了主意,就算是亲娘再嫁生子,也要把她抢回南越去,也算是慰劳父王多年相思。

    “父王,您赶紧跟南齐皇帝提亲,等儿子跟九公主的亲事订下来之后,您老就先回南越,儿子留在南齐多学习学习他们的治国之道,过个一年半载的再回去,可好?”

    赵疆前一刻还满心酸楚与心爱的女人分别,后一刻就听到儿子也要留在南齐,几乎失态:“你也要留在南齐?南齐有什么好的?你们一个两个都不肯回去!”

    赵冀:“……不是就儿子一个吗?”联想到亲妈绝然离去的背影,又觉得亲爹有点可怜,连忙哄他:“等儿子在南齐好生学学,回去之后更好的治理南越,让南越的上京比南齐的京都更为繁荣,好不好?”

    他平时不务正业,王宫之中教导世子的都是南越的饱学之士,也没见他有多敬重,至多是糊弄着把每日功课做完就跑去玩耍了,可从来不见一心向学。

    赵疆:“……”

    当晚开宴,当着南齐文武群臣的面,赵疆便向南齐帝提亲。

    南齐帝疼爱九公主不假,可是更爱他的万里江山,又听说南越世子想留在京都学习,当下一口答应了,心里也感叹赵疆识时务亲南齐,比前任南越王赵得昌要好太多,这还是姚娘的功劳。

    二皇子心里百般不情愿,他还指望着这个妹妹能与傅琛联姻,可惜轮不到他做主。

    *******

    夜色已深,晚宴结束之后,南齐帝前去万皇贵妃的寝殿留宿,顺便提一提九公主的婚事。

    “什么?陛下要把姝儿嫁给那个南越世子?我不同意!”万皇贵妃又哭又闹,就是不肯:“陛下,臣妾只有一个女儿,让她嫁那么远,一辈子连面也见不着,陛下您忍心吗?”

    南齐帝:“胡说!南越王还能带着世子来给朕贺寿呢,姝儿出嫁又不是坐牢,怎么就见不到?”他好声好气哄着皇贵妃:“你想啊,将来南越的后宫可就是姝儿做主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万皇贵妃:“姝儿在京里招个驸马,不论是谁家的孩子,进了公主府难道不是姝儿做主”

    南齐帝真觉得女人只有针尖大的心,只会执著于琐碎小事,看不到国家利益,联姻至少在未来几十年可保边境安宁,若元姝生下嫡子,未来的南越王与南齐便是真正的兄弟藩邦。

    他预感到再说下去还是白费口舌,索性摆驾回承明殿。

    ******

    白天喧哗的猎宫在夜宴之后便渐渐陷入了深寂。

    姚娘沐浴更衣,穿上她最喜欢的衣衫,坐在梳妆台前描眉画唇,像要去赴最隆重的约会,打扮的漂漂亮亮。

    灯下的女人虽然已经过了二八妙龄,可是依旧乌发如云,肌肤如雪。

    灯芯摇晃了两下,她身后站了个面无表情的中年男子,一身黑衣还带着室外的寒气,双手抚上她的肩膀。

    “姚娘——”

    姚娘笑的灿烂:“阿峻,你是来送我的吗?临死前能见你一眼,我心愿已足。”

    她手边放着一只白瓷玉碗,里面盛着大半碗琥珀色的佳酿,酒味在房间里飘荡,也不知道是多少年的陈酿,令人闻着便有几分醺然欲醉,然而甘峻却端起玉碗推窗泼了出去,涓滴不剩。

    “阿峻你做什么?”姚娘猛的站了起来,气苦道:“拖得了一时拖不了一时。我自己不了结,难道还等着陛下派人来了结吗?”她忽然面色古怪,连道了两声“也好”,颓然又坐了回去:“陛下派你来了结我,我以后就再也不心虚,不觉得再亏欠你了!”

    甘峻大掌按在她肩上,语声沉稳如磐石:“我不会看着你死的!”

    姚娘吃吃笑了起来,直笑出了泪花:“阿峻,你怎么还是像当年一样天真?你不看着我死,难道让我跟你私奔吗?”

    十六七岁的时候,她不是没有过这样的念头。

    她从梳妆台的抽屉里找出一个小瓷瓶:“也罢,我原本还想着无人送行,饮一碗玉液春,送送自己。”她拔开塞子,倒出一粒褐色的药丸子,絮絮叮嘱:“我在不了以后,你多照应我那小徒弟唐瑛,她接手个烂摊子,还不知道怎么着呢……”话未说完,药丸子连药瓶子一起被打翻在地。

    气的姚娘要打他,甘峻抓住了她的手,沉声说:“我去求了陛下,让你去竹林寺做太妃娘娘的影卫,陛下答应了,特来让我传口谕。我说了不会看着你死的。”

    姚娘傻呆呆看着他:“你……没哄我?”

    甘峻轻抚她的眉眼:“我几时哄过你?”从开始到现在,从来都没骗过她,句句发自肺腑。

    姚娘忽尔扑进他怀里大哭,一边哭一边使劲捶他:“你是故意的是不是?故意等着看我笑话……没良心的!”

    甘峻任由她捶着,常年习惯了面无表情,偶尔笑一笑总觉得脸上的肌肉不得劲,他于是便放弃了挣扎,用一张面无表情的面孔弯腰抱起了坐着哭的妆都花了的女人,大踏步向着床榻而去……

    *********

    次日早晨,唐瑛听说姚娘要去竹林寺做太妃的影卫,高兴的拦腰抱起姚娘转了好几圈。

    “姑姑,真是太好了!往后我还可以去竹林寺看你,你想吃什么喝什么我都给你送过去,咱们还可以时常相见。”

    “腰!腰!”姚娘被她颠的头晕,只觉得腰上的骨头都要被这小王八蛋给颠折了,连忙拍她的肩:“赶紧放我下来,疯疯颠颠的样子怎么嫁得出去?”

    唐瑛没想到姚娘的腰板竟然如此脆弱,放下来的时候好像发现了新大陆,指着她的脖子:“姑姑,你房里有蚊子啊,脖子上咬了好几个包,你没放驱蚊的药包吗?”抬头看到姚娘床帐上悬挂的一串驱蚊药包,顿时对制药包的人大为不满:“太医院这些人,制个驱蚊药包也敢偷工减料,下次可别犯在我手上。”

    姚娘眉眼含春,一夕之间精气神都回来了,指尖轻点了一下她的脑袋:“……真是难为傅大人了!”

    唐瑛不解:“关傅大人什么事儿?”

    姚姑姑老喜欢牵三扯四,她想整治太医院偷工减料的药徒,关傅大人什么事儿?

    姚娘吃过早饭将身上小印交给唐瑛,便离开了猎宫,先去京城收拾东西,紧跟着便往竹林寺去照看那位太妃,随行的还有两名禁卫军陪同,也不知算是押解还是照料。

    唐瑛跟红香晚玉等人将姚娘送出猎宫,红香便借口有事走了,晚玉跟前跟后,好像丢了魂魄,还是下值的宝意过来将她带走,唐瑛才觉得消停了。

    她还在奉旨养病,得等到回京之后才会接手影卫主事一职,此前还想享受消散的时光,晃晃悠悠回凤部营房,才靠近傅琛的帐篷,便听到里面一片打砸之声,还有个哭哭啼啼的声音在大声质问。

    “你为何不愿意做我的驸马?”

    “你若是早日点头应下,父皇又怎么会把我许配给南越世子?”

    “都是你!都是你!”

    热闹的好像在唱大戏。

    唐瑛抬起的脚收了回去,准备沿着帐篷悄悄溜走,省得搀和到九公主与傅琛的恩怨里面去,谁知道还没退出去两步,便听到身后一个粗豪的嗓门大声说:“唐大人,你这是要去哪儿啊?”

    影部主事是有品级的,她这也算是升官了。

    唐瑛僵着脖子扭头,朝刘重呲牙裂嘴抹脖子的威胁他——再喊老子打的你满地找牙!

    刘重好像被她吓到了,陪笑道:“唐大人怎么不进去啊?傅大人一定等了很久!”嘴里说着他却从背后重重推了唐瑛一把。

    唐瑛踉跄着一头撞了进去,差点摔个跟头,被人拦腰扶住,才算没丢脸。

    作者有话要说:  高估了我的速度……写不动了,今晚只有双更,我去睡了,明天再来写。

    宝宝们晚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