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第八十八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88、第八十八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神工攻略极品超能右手盛世谋妆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承明殿里人都散尽了, 南齐帝静坐良久, 不知道什么时候,脚下跪了一个人。

    那人出现的无声无息, 跪的也是无声无息。

    他垂头跪在那里,好像雕塑一样。

    南齐帝皱眉:“甘峻?”

    甘峻跪在他脚下, 连着向他磕了三个头:“求陛下给姚娘一条生路, 微臣敢用性命担保, 她绝不会叛国!”

    南齐帝皱眉:“朕并没有赐姚娘死罪。”

    帝心深不可测, 甘峻伴驾多年, 深知皇帝口中说出来的话未必发自内心, 禁骑司的影部主事更是掌握着南齐的许多隐秘之事,更何况还有南越世子这条血脉, 姚娘是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全身而退的。

    他跪在那里,卑微之极,几乎是在哀求南齐帝:“陛下,姚娘既辞去了影部主事, 不如就让她去竹林寺做太妃娘娘的影卫吧?”

    竹林寺有位身份特殊的太妃,乃是已经过逝的太后的幼妹,今上登基之后, 太妃便被送进了竹林寺礼佛, 对外宣称是为先帝祈福。

    *******

    禁骑司凤部营帐里,唐瑛从娇弱女恢复成抠脚大汉,除了发愁自己未来的职场路,厚着脸皮向傅大人请教, 还畅想姚娘的退休生活:“姚姑姑老说窝在京城地界上憋气,这下子可以到处走走看看。”以她的身家与能力,不要太逍遥啊。

    元鉴到底是在宫里长大的,对皇室的人了解比较透彻:“姚姑姑真的能离开京城吗?”

    通常知道皇帝秘密太多的人,要么就是他身边正在效忠的心腹,要么就是永远的闭上嘴。

    傅琛凝目不语。

    唐瑛跳起来:“不是吧?要杀人灭口?”这也太特么不人道了吧?

    活着的时候鞠躬尽瘁,连安稳退休都混不上,职业生涯的结束就意味着生命的临终点,有天理没?

    傅琛:“不必杀人灭口,姚娘知道应该怎么做。”

    唐瑛:“……我要去找姚姑姑。”她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为姚娘做些什么,自从入了禁骑司,姚娘虽爱逗弄她,却着实待她不错。

    傅琛一把抓住了她的腕子,唐瑛心情烦躁,还当他要拦着自己,没想到傅大人拿过自己的大氅兜头将她罩住了:“我陪你过去。”

    元鉴与姚娘并不熟悉,便起身告辞。

    两人过去的时候,晚玉正守在姚娘门口不敢进去,见到唐瑛高兴坏了,抓着她的手不肯放:“瑛瑛你没事啊?前两天都在传你被人毒杀了,姚姑姑伤心的连饭也不肯吃,带着人追查嫌犯……”她唠唠叨叨说了一堆,见唐瑛伸长脖子往姚娘房里看,可惜门窗紧闭探不到里面光景,又发起愁来。

    “姑姑回来之后把自己关在房里,谁也不肯见。红香劝了一回,被她骂了出来,这会子也不知道跑哪去了。”她好像找到了依靠般:“瑛瑛你敢进去不?”

    别瞧着姚娘不着调,但对手底下这帮人很是严苛,晚玉胆子又小一点,平日跟着红香嘻嘻哈哈没正形,一旦姚姚娘发火便吓的大气也不敢出。

    唐瑛一来就敢驳回姚娘的要求,进了影部跟在姚娘身后也从来不改胆大的作派,晚玉十分羡慕她的胆量,关键时刻就想把她推出去顶雷。

    唐瑛也不负她的期望,抬手就在门上敲了几下:“姑姑,我进来了。”

    房里很安静,半点声息也没有。

    唐瑛:“姑姑不在?”

    晚香:“姑姑回来之后我就一直在门口守着,没见出去啊。”

    唐瑛试着推了下门,发现好像从里面闩上了,她抬脚便踹,坚实的房门挨不住她两脚,在几人面前轰然倒塌,她踏着扬起的浮尘踩着门板的尸骸走进去,迎面差点撞上砸过来的一个茶壶和暴怒的声音:“混帐,谁准你踹门的?”

    她侧身避开,茶壶砸中了门框,哗啦啦碎了一地,姚娘身着中衣披散着头发从被子里坐了起来,脸上的脂粉卸的干干净净,盛怒之下不免露出一点中年女人的行迹。

    “姑姑别恼,再恼眼角的小细纹都要跑出来了。”唐瑛流里流气的样子简直太欠揍了,她还凑近了细瞧姚娘:“啧啧,我要是到姑姑这个年纪,估计跟风干的橘子皮似的,都没法看了。”

    傅琛唇角带笑,心道:你若是风干的橘子皮,大约也是很欠揍的那种橘子皮吧?

    姚娘连忙摸了一把自己的眼角,反应过来之后“啪啪”两巴掌便拍在她脑袋上,简直是骂出了傅大人的心声:“混帐丫头,我看你就是欠揍!”

    唐瑛死猪不怕开水烫,索性耍起了无赖:“姑姑既然看着我欠揍,那不如多打几下?”

    姚娘在她肩头狠拍了几巴掌,光听声音就知道力气不小,再加上唐瑛情真意切的喊疼,吓的晚玉摸着自己的肩膀直往后缩,感叹唐瑛胆子大。

    她可不敢这般堂而皇之的踹开姑姑的房门,惹恼了姑姑。

    房里却又是另外一番光景,唐瑛被姚娘几巴掌拍倒在床上,她还佯装不支在姚娘床上滚来滚去,跟只猴儿似的,惹的姚娘狠打了几下,被她闹腾了一场,竟也渐渐露出些笑模样。

    “你个泼皮,不在傅大人营房里好生养着,跑我这里来闹腾什么?”

    唐瑛索性躺在她身边,揪着她的袖子遮住了脸:“傅大人闷的很,还是姑姑好玩,不如我搬过来跟姑姑一起住?”她很不放心姚娘,唯有使出这一招。

    姚娘如何不懂她话中之意:“你来了哪有我的好日子过,恐怕会搅得我连个安生觉都睡不了,还是留在傅大人那里的好。”

    她宽大的袍袖遮住了小丫头一张脸,只听得她闷闷的说:“都是因我之故,才拖累了姑姑。”

    傅琛苦笑,她对谁都心软,唯独对他却似乎准备狠心到底了。

    床上的姚娘在她盖着的脸蛋上揉捏了两把,力度之大足以让她的脸蛋变形:“谈不上谁拖累谁,没有你我与大长公主也早晚有这一天,只不过赶巧了而已。”

    她没想到赵疆会带着赵冀入京都,更没想到皇帝也有裁撤禁骑司的意思,大长公主抛弃了她却又逼着她站队……林林总总凑到一起,只能叹一句命该如此。

    ******

    赵疆从儿子那里听说了送药宫人之事,其后几日打猎也是心不在焉,除了必要的护卫,其余人全都撒出去暗底里寻人。

    但南齐皇帝的后宫把守严密,并非随意进出之地。

    父子俩忙忙叨叨几日,却在冬猎快要结束的前两日接到一封信,约了他们在猎宫外的北峰山脚下相见。

    赵疆见到熟悉的笔迹,连忙询问送信之人,门口的护卫说是个小丫头,送了信就离开了,并没有留下什么话儿。

    他心潮起伏:“儿啊,她她……你娘她……”

    赵世子抢过信:“真是我娘写的?”

    父子俩等不到约定的时辰,早早便收拾停当,真奔北峰脚下,等了快一个时辰,终于见到远处一匹马疾驰而来。

    马上的女子望之若三十出头,轻扫蛾眉淡搽胭脂,到得父子俩三步开外才勒住了马缰,与父子俩打了个照面,眼尾便红了:“冀儿都长这么大了!”她当年离开的时候还是个小肉团子,聪明又可爱,刚会喊娘。

    这句感慨,在她心里存了好几日,那日送药过去,便想说了。

    赵冀从小没少被父亲抱在膝上讲述他亲娘的事迹,在南越王赵疆的心里,他娘无一处不好,他有时候会想,也许是父母分开太早,还来不及厌倦。

    “孩儿见过母亲!”赵冀跪了下来,仰头注视着马上的中年女子,而赵疆则伸出了手:“来静仪,我扶着你。”

    姚静仪,当年府里的姚侧妃,他独子的亲娘。

    赵疆亲自扶了姚娘下马,她下马之后笑道:“一别多年,王爷倒是发福了,让我都不敢认了。”俯身去扶赵冀:“冀儿快起来!”

    赵疆没想到一家三口还有团聚之日,摸着大肚腩直笑:“好!好啊!冀儿五岁的时候,有一次调皮被我训了,他收拾了个小包袱就悄悄离开了王府,说是要到南齐来找亲娘,闹的府里人仰马翻,差点没被他吓死……”他絮絮说着,好像恨不得一气儿把过去多年的经历都倒出来,讲给姚娘听。

    相比赵疆,姚娘与赵冀母子俩都很是沉默,母子互相打量,姚娘轻抚儿子的脸颊,发现他的眉眼与自己有四五分相似,越看越不舍,眼里涌上的泪意被她逼退,握着儿子的手舍不得松开。

    “冀儿这一路上可玩的开心?”

    赵冀:“父王留的那张小像太过久远,应该重新给母亲再画一张才好。”他回握着姚娘的手,带着些说不出的期冀,像小孩子一样央求道:“母亲不如跟我们一起回南越,去年宫里新晋的画师最擅画人像,好不好?”

    赵疆的目光一直未从姚娘面上移开,见她眸中痛色一闪而过,眼眶一红险险掉下泪来,心里便凉了,面上还要装出几分重逢的喜意:“你这孩子,才见面话都没说几句便提画人像,父王留着的那张小像有何不好?”

    赵冀嘻嘻一笑:“也没什么不好,就是……每次看着那张小像,总感觉母亲不像我的母亲,倒好像我的妹妹,比我年纪还小呢。”

    赵疆在他脑袋上轻轻拍了一记:“没个正形你!”

    作者有话要说:  每到周末就跟渡劫似的,昨晚折腾到半夜,气的枯坐了一夜一个字都写不出来。

    加更都没写,今晚还有更新,这是第一更,一直写到二十点,写满一章就更一章,到时候看能更几章吧, 我尽量多更。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作者大大的忠实粉丝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