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第八十七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87、第八十七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神工攻略极品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盛世谋妆超能右手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南齐帝:“对啊, 你查姚娘叛国之罪, 为何要毒杀唐尧之女?”

    大长公主还憋着一口气想要哄转了皇帝赦了桓延波,既不好提唐瑛装小乞丐在金殿上逼的她气恼窘迫, 免得南齐帝想起桓延波的不是之处;更不好提自己暗中派人下杀手,结果被她反杀。

    都是不能摆到台面上的事情, 急中生智之下只能把锅甩给了馨娘。

    元衡质问:“本宫让你去查姚娘的叛国罪, 你为何要毒杀唐尧之女?”

    馨娘本性既不似姚娘言词敏捷, 又不似芸娘最知主子心意, 柔言软语的侍候着, 本质上她是个勤奋踏实的科研派, 沉迷于各种手工艺及制药调香不可自拔,敏于行而讷于言, 被大长公主问到脸上,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应答。

    主子遣她去杀一个小毛丫头,她便去了。

    至于小毛丫头的真实背景她并不知道,再说收集情报也不是她擅长之事, 那是姚娘份内之事。

    唐瑛见馨娘沉默不言,见缝插针给大长公主下钉子:“我死了不要紧,可是家中还有义兄上京, 若是他知道我被毒杀, 一定不会善罢干休!”

    她似乎拼着一口气要将心里话吐出来,喘息着说:“我义兄就算是……就算是拼一条命也定然要给我讨个公道,将此事传扬天下!到时候旁人不知内情,焉知不会将此事传的面目全非。我唐家世代忠良, 父兄皆以身殉国,我一介孤女却在陛下眼皮子底下被毒杀,你猜旁人会把脏水泼到谁身上?各地武将又会如何猜度此事?谁下的手又是谁人支使?”眼神若有若无瞟过大长公主,似有所指。

    大长公主被她的暗示给气的差点脑充血,可是她现在跳出来质问唐瑛胡言乱语,岂不坐实了“指使馨娘毒杀唐尧之女”的罪名,只能死死忍着不开口。

    馨娘聪慧的大脑里装的全是各种制药制毒调香的方子,可不是诡谲人心,阴谋权术,她被唐瑛问的一愣一愣的:“我……无人指使,是我自己想杀的!”简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南齐帝怀疑的目光几乎要戳破大长公主的面皮。

    做皇帝的疑心病重几乎已经是职业后遗症,元禹也不例外。

    经由唐瑛提醒,他已经脑补了一长串阴谋,且想的要比唐瑛的提示深远复杂的多,心神俱震的南齐帝厉声道:“既然无人指使,你与唐瑛又有何仇怨非要置她于死地?”

    唐瑛咳嗽两声,为自己喊冤:“臣女此前与她从无交集,谈何仇怨?”

    “我想杀她便杀了。”馨娘认罪态度良好,但作案动机与理由却无可奉告。

    唐瑛一脸气愤,捂着脑袋似乎要晕过去:“你你……你想杀便杀了,还是连个照面都没打过的人,你是拿我当傻子,还是觉得陛下容易欺瞒呢?”

    南齐帝:竟然觉得唐家丫头说的好有道理!

    凡事有因必有果,馨娘的话从道理上就讲不通嘛。

    “傅卿可有主意?”

    傅琛随意扫了一眼跪着的馨娘:\"此人虽是大长公主家奴,且对大长公主忠心耿耿,但她做出来的事情已经不是大长公主能够包庇的了,不如交由微臣审讯,微臣总能撬开她的嘴。”禁骑司的刑具可不是吃素的。

    原本女嫌犯在禁骑司里都交由内狱的春娘来审讯,没想到傅琛自告奋勇要接受,大长公主心中那一点侥幸都被吓没了,谁人不知傅琛心黑手辣,落到他手里的人可不是被扒一层皮,而是剔骨剜肉,血肉模糊只留一口气儿都算幸运。

    “等一下,我来问!”大长公主忙忙阻止。

    馨娘是她最为得力的下属,要是折在傅琛手里无异于自断一臂,更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被禁骑司的人拖走,硬着头皮启发这不开窍的奴才:“你是不是见到姚娘看重她,所以才想着杀了她来警醒姚娘?”

    唐瑛伏在椅子上连气儿都喘不匀,却偏要撩拨元衡:“大长公主连馨娘杀人的理由都替她想好了,您怎么不去替她杀人呐?”

    大长公主被她给气的头顶都要冒出三丈高的怒火,再也忍不住破口大骂:“小贱人你好端端坐在这里,难道就要让馨娘给你抵命不成?”

    唐瑛做出个惊恐的表情往傅琛身后藏,好似被她给吓到了:“大、大长公主掌禁骑司多年,谁人不知大长公主之威。原来这就是大长公主的逻辑,臣女真是大开眼界!我没被毒死那是运气好,可不表示贵府的下人没做恶,要不要我老实坐在这里再给府上奴才毒一回?!”

    她面色惨白好似从阴间爬出来的,半个身子都靠在椅背上,说几句便要倒一口气,说不准那句话就要断气的模样,唯独一双眼睛好像钢锥一般令人生寒,直扎大长公主的面门,句句把她与馨娘绑死在一处,令南齐帝的眉头都皱了起来。

    老实人四皇子也跳出来反对:“不行!哪有这样的道理?杀念已起便不能姑息,更何况这狗奴才是实实在在投过毒的。她今日在宫里能给唐瑛投毒,明日说不定就能给后宫娘娘们投毒,后日是不是就连父皇也要加倍小心?”

    两个人一唱一和,直让南齐皇帝心惊肉跳,连带着看大长公主的眼神都不对了。

    宫里最怕的是暗中投毒,馨娘的手艺可是在皇帝面前挂过号的,当初大长公主还在皇帝面前洋洋得意的炫耀过她手底下的这位能人,皇帝吃过大长公主敬献的药丸子,都是出自馨娘之手。

    凡事总有一体两面。

    南齐帝信任大长公主的时候,便觉得她手底下有这样能人如虎添翼,但反过来想,这位手艺超群的能人今日敢在猎宫对唐尧之女投毒,明日未必不敢在宫里投毒。

    元鉴是个老实孩子没错,他说的话也颇有道理。

    南齐皇帝瞳孔微缩,瞬间又放松下来,下了口谕:“傅琛听旨,朕命你主审馨娘毒害唐瑛一案,将嫌犯押回禁骑司听审,务必要追查到底!”

    傅琛跪倒:“臣领旨。”他听出来了,南齐皇帝这是对馨娘动了杀心。

    连傅琛都听出来的事情,大长公主更是洞察明白,大冬天的她后背不由出了一层冷汗,过去好几次姚娘的那些话都在耳边回荡,她本来便疑心皇帝对自己不满,通过馨娘一事更是有了深刻的体会——果然皇帝先是流放了她的儿子,接着再斩她的臂膀,接下来呢?

    元衡心中充满了恐慌与愤怒,可是都不适合当着满殿的人质问,只能眼睁睁看着禁骑司的人将馨娘拖了下去。

    偏偏馨娘是个死脑筋,她若是巧舌如簧编出一段与唐家的旧怨说不定都能蒙混过去,可是她的沉默却恰恰坐实了受人指使,殿内谁人不知她是忠仆,除了大长公主谁又能指使得动馨娘

    大长公主心中暗恨殿内这一干人,怨毒的目光扫过姚娘,却拿着帕子悲悲切切的控诉:“陛下,我让馨娘查姚娘叛国之罪,也是为了陛下的安危着想。禁骑司毕竟是极其重要的部门,我虽然已经不在禁骑司,却不能眼睁睁看着陛下被人蒙骗。姚娘她……她这样子,似乎也不太适合在禁骑司当差吧?”

    姚娘所知机密之事太多,如果不留在禁骑司又失去了大长公主的庇护,跟元衡闹翻之后更不可能留在大长公主府当差,恐怕很难善终,而南齐帝也不可能让她带着朝中机密离开。

    她暗叹一声,果然大长公主多年来始终如一的偏执,这是根本就不给她留活路。

    “陛下,微臣愿意辞去禁骑司主事一职。”姚娘镇定的说:“不过微臣离开之后,只恐禁骑司生乱,想推荐唐瑛接任主事一职。”她向南齐帝磕了三个头:“微臣一生忠于南齐,忠于陛下,离开之时只有一个小小的愿望,想要见一见南越王与南越世子,还请陛下允准!”

    唐瑛吓的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还是傅琛适时扶了她一把:“不不不,陛下,臣女可没那么大能力,只想留在姚姑姑身边多学两年。”

    南齐帝:“朕允了。”他没再看地上跪着的姚娘一眼,转而对大长公主说:“朕乏了,皇姐身子不好,也早点回去歇着吧。”又叮嘱了一句:“唐瑛忠君体国,待养好身子便入禁骑司升任主事,都散了。”

    唐瑛:“……谢陛下隆恩!”随即被傅琛半搀半抱离开了承明殿,身后还紧紧缀着四皇子。

    元鉴一路跟着傅琛与唐瑛回到营地,唐瑛进去的第一时间便冲到面盆前去洗脸,往水里滴两滴药,仔细洗干净脸上惨白惨白的颜色,由于最近几天吃的好睡的香,连黑眼圈都没了,皮肤里竟然还透出了一点粉润。

    “你你……”元鉴跟过来是不放心她的身体,没想到亲眼见证了她的活人变脸术,顿感大受欺骗:“你你你……”

    唐瑛拽着他指过来的手指往下压了压:“你什么你?你是盼着我被毒死啊?”

    “也不是啦。”元鉴组织语言,好半天才冒出一句:“可是你欺骗父皇,父皇要是知道岂不是欺君之罪?”

    “馨娘投毒是真,我中毒也是真,请问我欺骗陛下什么了?”

    “你往脸上涂□□……”装的气息奄奄,连他都被骗过去了。

    唐瑛振振有词:“女人出门化个妆有问题?我这个叫西子妆,看起来就是病病歪歪的妆容,走的是楚楚可怜的风格,我都被人差点毒死了,还不能楚楚可怜一回?”她支棱着二郎腿坐下来,还顺手捞过桌上的肉干大嚼特嚼,怎么样也与“楚楚可怜”相去甚远。

    傅大人抚额,唇角的笑意不住蔓延——真是胡说八道的丫头,也不知道哪里学来的这一身的市井匪气,四皇子岂是敌手?

    作者有话要说:  大长公主的致命一击很快就要来啦,别着急。

    另外,加更要到十二点以后了,又是我的周末渡劫时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wanrenruhai9、breathesky2007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伍月没有花 40瓶;盛夏的果实 20瓶;青鸟子 10瓶;作者大大的忠实粉丝、123 6瓶;junerya、3019305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