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第八十六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86、第八十六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一路凡尘超能右手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神工攻略极品盛世谋妆     承明殿里, 南齐帝高踞帝座, 静等嫌犯受害人到齐。

    傅琛抱着唐瑛进去,将她放在地上, 唐瑛就势往毯子上一趴,气弱游丝道:“臣女、臣女给陛下磕头了!”撑着摇摇欲坠的身子连着给南齐帝磕了三个头, 头磕下去便起不来, 还是傅琛在旁架着她, 才不至于彻底匍匐在毯子上。

    南齐帝被她三个头磕的大气也不敢出, 连连阻止:“好孩子, 赶紧起来, 你身子不好,来人哪赐座。”

    “谢陛下赐座。”唐瑛撑着地毯试图站起来, 却数次未果,傅琛便用眼神向南齐帝请示。

    “傅卿赶紧把唐姑娘扶起来。”

    傅琛半扶半抱把人弄到了椅子上,宫人还挺有眼色,送来的居然不是鼓凳, 而是有靠背扶手的官帽椅,唐瑛便奄奄一息靠在椅子上,顺了好几口气才说:“多谢陛下垂怜, 臣女……臣女本来就是死人堆里挣扎着活过来的, 这条命……咳咳咳,这条命早该追随父兄而去。只是臣女死不瞑目啊……”她眼里泪珠儿说来便来,顺着惨白的脸颊滚下来,却听她凄凄切切道:“不知道是谁想要臣女的命, 臣女……臣女死不瞑目!”

    她说几句话,便喘成了一团,本来便瘦弱苍白,拿帕子拭泪的小模样儿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前几日还活蹦乱跳能发连珠箭的小丫头竟然去了阎王殿走了一遭,捡了半条命回来,南齐帝都不知道传出去文武百官会如何议论。

    “你别怕,一切有朕作主!”

    不多时,姚娘带人押着一名中年宫人进来,唐瑛抬头扫过去,果然正是当日给她送饭的宫人,虽然此刻穿着一身内监衣裳,且当时五官与现在略有出入,但她深知好的化妆术不啻于换头术,不过影部的人到底不及后世,且听说下毒的馨娘是个科研派,不屑于在女色妆容上头下功夫,所以很容易辨认。

    姚娘押着她跪下,向南齐帝禀明:“陛下,嫌犯是在出宫运菜的空车里找到的,她试图伪装成出宫采买的内监混出去,幸得近来出宫查验不曾松懈,才幸不辱命!”

    南齐帝:“嫌犯的身份可查明了?”

    姚娘似有为难之意:“这——”

    “有何不可说?”

    姚娘连忙跪倒:“陛下,嫌犯是……是大长公主身边的馨娘,擅制药制毒。”

    南齐帝面上瞧不出喜怒之色,只问唐瑛:“小丫头,你可认得她?”

    唐瑛靠着椅子扫了一眼馨娘,声轻若蚊:“陛下,当日给我送饭过去的正是这位姑姑,她当时说……”她咳嗽两声,才接着说:“她当时说等我吃完了收碗碟,原本是要候着臣女吃完的,哪知道傅大人来请臣女去跟司里同僚吃烤肉,这才吃了一半,臣女才侥幸逃得一命。臣女不知道与这位姑姑有多大的仇怨,才让她非要置臣女于死地?”

    她问的也正是南齐帝想要知道的。

    “馨娘,朕且问你,你为何要毒杀唐瑛?”

    馨娘多年侍候大长公主,对主子唯命是从,此刻却跪在地上一言不发。

    南齐帝没想到大长公主会派人毒杀唐瑛:“来人哪,去传大长公主过来。”

    大长公主自从派人与二皇子捎话,对方便派人不时传话,很快便商量了送馨娘出去的法子,人刚送出去内监便来传召,她忙忙收拾了过来,才踏进承明殿便见到了下面跪着的馨娘,还有惨白着脸色坐在椅子上的唐瑛。

    ——小贱人居然没死?!

    大长公主眸中几乎都快要冒出火来,真是命硬的丫头!

    她强自按捺住情绪上前去向皇帝行了个礼,南齐帝赐座之后指着跪着的馨娘道:“皇姐可知唐尧之女差点被人毒杀,嫌犯是皇姐身边的人,所以朕召了皇姐过来问问。”

    大长公主霎那间便想好了对策:“跪着的确是我身边的人,叫馨娘的。只不过我可没让她前去毒杀唐尧之女,而是让她去追查姚娘叛国之罪,也不知怎的竟闹出这等事情?”

    姚娘缓缓抬头,高悬在头顶多时的铡刀终于落下,也许是煎熬的时间太过漫长,她一时竟然也不觉得有多难或者震惊:“大长公主追查臣的叛国之罪,不知道可有查出结果?”

    “这就要问你自己了。”大长公主轻松把问题抛给了她。

    姚娘苦笑连连:“臣自问在禁骑司夙夜匪懈,忠于陛下与南齐,不知道大长公主的叛国罪又是从何说起?”

    大长公主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圆滚滚的东西,扔到了她脚下:“你自己看吧?”

    南齐帝的目光随着滚动的东西转动,目光之中挟雷霆之意,不怒自威:“姚娘,你来说说这是什么?”

    姚娘捡起地上的东西,事隔多年竟然连上面的花纹都还记得,她早就预知了自己结局,既不能彻底忠于皇帝,也不能摆脱大长公主的钳制,得个自由身。

    “这个不就是南越世子丢的那只鬼工球吗?”既然大长公主都不怕撕破脸,她左不过就是一条命而已。

    “多年前大长公主曾派臣前往南越执行一项任务,只因当时的南越王赵得昌野心勃勃,隐有要与我南齐为敌的动向,还曾屯兵十万在边境上,当时我南齐在北方的战事如火如荼,大长公主便派了臣前往南越离间赵得昌与臣子的关系,并且最好是能挑出一名亲南齐的人。臣千辛万苦挑中了赵得昌最倚重的弟弟赵疆,便是如今的南越王,使尽了浑身的解数进了赵疆的府邸,并且嫁给了赵疆,使赵疆起了不臣之心,与赵得昌离心,任务达成便回到了南齐。”

    殿内众人听她提起旧事,便知当初有多艰难,一场战事被女子消弭于无形,就连南齐帝也对此事还有印象:“当初国库空虚,北方刀兵不断,南齐不好腹背受敌,也是迫不得已。”

    姚娘讽道:“此事也算是臣半生在禁骑司立的一大奇功,才升任禁骑司主事。大长公主怎的如此健忘?当初派遣任务的是您,后来升任臣做了主事的也是您,您离开禁骑司也没多久,怎的这么快就忘了?”

    大长公主冷冷道:“本宫没忘,只怕姚娘你也忘不了。”她转身南齐帝:“陛下有所不知,姚娘当初与赵疆育有一子,便是如今的世子赵冀。此一时彼一时,她当初心志坚定,忠于陛下忠于南齐,可是如今夫子皆在南越尽享荣华,难保她不动心。”

    姚娘:“所以大长公主就以揣测来给臣定一个叛国罪吗?”

    影卫乃是他的心腹,南齐帝真不知道姚娘原来在南越居然还有个儿子且将来要承袭王爵,他的目光不由扫向姚娘。

    姚娘苦笑。

    自从鬼工球失窃之后,她早就料到会有今天。

    她直挺挺跪着:“陛下也疑心微臣有叛国之意吗?”

    南齐帝:“姚卿多想了,你在禁骑司多年,恪尽职守,朕怎会疑心你呢?”

    南越不同于南齐各地的藩王,都是天家血脉,一笔写不出两个元字。

    南越原本就是个独立的小国,前朝之时两国交战,败于前朝名将手中差点被灭国,之后才俯首称臣,年年纳贡岁岁称臣。后来南齐开国帝荡平前朝末期动乱一统天下,南越便顺理成章做了南齐的藩属国。

    南齐自立国之后,南越也不是没有异动,南齐曾出兵镇压过,轮到前一任南越王赵得昌,此人野心勃勃隐有不臣之心,这才有了姚娘前往南越的任务。

    姚娘道:“微臣自从离开南越的那一天便与赵疆及其子自动断绝关系,多年未曾有联系。大长公主不但使人偷窃了赵世子的随身之物,还意图诬陷微臣叛国,还请陛下作主,还微臣一个清白!”她跪伏在地不肯起来。

    “原来赵世子失窃的鬼工球在大长公主手里?此事搅的京兆刑部与禁骑司几方不得安宁,至今仍是悬案,为此还死了一名女子,四殿下在刑部行走,也参与了此案是吧?”傅琛状似随意问四皇子。

    元鉴他是个老实人啊!

    他二哥说过他是个老实人,老实人说起话来分外诚恳:“禀父皇,此事正如傅大人所说,鬼工球失窃案致使一名女子死在了内狱里,既然球在大长公主手上,难道那名女子的死也与大长公主有关?”

    南齐帝:“皇姐——”

    大长公主傲然道:“那是为了调查姚娘,本宫怕她与南越王有勾连,这才不得已出手。至于那名女子与本宫无关,人在内狱谁知道是怎么死的,说不准是严刑拷打撑不住了,便把罪名扣在本宫头上,陛下一定要明鉴啊!”

    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两方眼看着要争执起来,南齐帝不由皱眉:“都给朕住口!”

    殿内彻底安静了下来,却响起一声细弱无力的声音:“臣女请问大长公主,您查姚姑姑叛国之罪,为何要派人死杀臣女?”

    今天不是要审问给她投毒的嫌犯吗?

    众位亲,您几位歪楼啦!

    作者有话要说:  宝宝们晚安,明天见。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微雨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