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第八十五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85、第八十五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超能右手一路凡尘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神工攻略极品盛世谋妆     猎宫留守宫人外加后宫嫔妃带来的宫人, 是个庞大的数字。

    南齐帝将追查中年宫人的事情交给了姚娘, 并且下了封口令,在嫌犯落网之前不宜声张, 他转头便带着众臣继续冬猎。

    “现在就看姚姑姑的本事了。”他现在回想中年宫人的背影,但唐瑛却是与她打过照面的。

    傅大人热切的提议:“真是忙糊涂了, 你画个那中年宫人的正脸, 姚姑姑也好办事。”没凭没据, 既不能针对大长公主把她身边所有的中年宫人都抓过来, 更不能扩大范围把猎宫所有的中年宫人都拘在一处慢慢拷打审问, 也实在有点麻烦。

    “大人确定……让我画那中年宫人的画像?”唐瑛古怪的看了傅大人一眼, 暗自思量他对自己到底抱有怎样不切实际的幻想啊?!

    傅大人是个行动派,提起此事立刻翻箱倒柜在帐篷里找出笔墨纸砚, 不惜纡尊降贵替她磨墨:“你赶紧洗洗手过来画。”

    唐瑛磨磨蹭蹭,总有点于心不忍,怕自己吓到了见多识广的傅大人,被他再三催促不过, 只好硬着头皮上前去,墨汁饱蘸,架势摆的挺足, 一笔落下去就知道要糟。

    她信马由缰画的挺快, 一盏茶的功夫就完工,余光瞥见傅大人一言难尽的表情,心虚的说:“诶诶是你说让我画的……”

    傅大人指着画上那张看不出来眉眼特色的人脸:“我是让你画人像没错,可没让你画张四方盘子里盛仨枣核啊。”

    “枣核?”

    傅大人指着她画的眼睛嘴巴:“这难道不是枣核?就这副尊荣你觉得能侍候贵人?”连五官端正都算不上吧。

    “这是简笔画!简笔画你懂不懂?”唐瑛总要维护自己残存的一点尊严, 随手再画个不成形状的发髻,勉强能看出来是个女人:“这样也不行吗?”自己也绷不住笑了。

    “你行你上!”

    傅大人接过笔,重新换了一张纸,低头唰唰唰就画了起来,片刻之后一张足以贴在南来北往的城门口的人脸画像就摆在了案上:“你觉得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

    傅大人不但画了一张唐瑛的正脸照,就连旁边都加了文字注解,完全是依照城门口的通缉犯画像格式而来,姓名年龄祖籍口音连带人物特点全都用小字在旁注解。

    “我以后一定要奉公守法,不然犯在大人手里,只怕逃到天边都能被抓回来。”唐瑛面无表情端详自己的人脸画像,越看越臭美:“还真别说,大人都没瞧我一眼,居然就画的这般传神,难道我长的就不像好人?不犯一回法都对不住自己这张脸。”

    “胡说八道!”傅琛忍不住用笔杆在她额头敲了一记,深深看了她一眼:“我多瞧你几眼,难道你就会把我放在眼里?”

    这个话题就有点危险了,唐瑛连忙转换话题:“指望我画出中年宫人的模样难度太大,我仔细回想了一下,她长的低眉顺目,存在感很低,模样极为普通,而且她从进屋之后可能就有意识的避着我,大多时间都低垂着头,真要在她身上找出什么特点,居然完全想不起来。”

    一个人不但存在感很低,还让人找不到她身上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在宫里本身就是很离奇的事情。

    唐瑛在影卫也混了不是一天两天,那些收集情报的禁骑司影卫长的好的全进了各府邸,但另外有一种丢进人堆里就跟一粒砂落进了沙漠,专事乔装盯梢之事。

    “我敢肯定,她肯定不同寻常。”太过反常即为妖:“泰半还是大长公主身边的人,她在禁骑司这么多年听说带走不少人。况且我与人无怨无仇,唯一结怨的就是大长公主,不但逼的她儿子被流放,还杀了她府里不少人,恐怕她早恨我入骨了。”

    傅琛暗叹一声,知道她在逃避自己,但他从来都不是轻言放弃的人,哪怕知道眼前之人有一身的坏毛病,画个人像跟五岁小儿一样抽象,可是抵不住落进了他眼里拔不出来,还能怎么着呢?

    “就算知道是大长公主派人做的,也不能直接冲进她的宫里搜人吧?无凭无据她也不是好惹的。”

    唐瑛:“好好的冬猎本来还以为能出来玩几天呢,就算是不能打猎,可也能带傅英俊在林子里跑跑啊。”她回身往床上倒去:“算了算了,我还是继续睡吧。”

    傅琛拿她没办法:“你好好歇着吧,暂时先别出去,等姚姑姑的消息。”

    *******

    正如傅琛所说,姚娘接了这个案子,头一个想到的也是大长公主。

    她晚些时候过去拜访大长公主,却敏锐的发现大长公主以前急迫的态度隐隐生变,不但再没提让她联系甘峻之事,竟然连禁骑司的事情都闭口不谈,一味提起冬猎之事,倒好像突然之间就放下一切,学会享受生活了。

    姚娘想不明白她的变化,却觉得不大对头,似闲聊一般提起馨娘,她却道:“出发之前馨娘有些不舒服,猎宫又冷,怕她病的严重,便没带过来。你若是想她了,等回去之后去府里见她也是一样的。”

    她近来对大长公主格外上心,明明来的时候手底下有人见到过馨娘,没想到大长公主却矢口否认。

    见姚娘沉默,大长公主笑道:“我听说一个消息,说是有人中毒了,你不会是想栽赃给馨娘吧?”她眸光一沉:“姚娘,你可是公主府里出去的老人了,不回馈旧主就算了,居然还想着往旧主身上安罪名,这不大好吧?”

    姚娘也知道此刻不是撕破脸的时候,当即陪笑道:“主子说的哪里话?我不过就是问问馨娘,以前备着的许多药丸子都用光了,想找她再配些而已。”

    大长公主冷哼一声:“你没这个心思就好。”她也懒得跟姚娘周旋:“反正你若非要本宫不安生,那本宫也要对不住了,说起来南越王那位世子模样生的倒是不错,与他亲爹长的可不大像。”

    她居然拿赵冀来威胁她?!

    姚娘心里发寒,面上绷的死紧:“是嘛,奴婢还没见过呢。”她起身告辞:“奴婢譬如街边路上的石头又臭又硬,主子可是宫中精美的玉器,不值当的。”

    等姚娘的身影离开垂虹殿,大长公主胸膛起起伏伏,恨恨道:“她这是要跟我玉石俱焚吗?”

    主仆相争,芸娘大气也不敢出,直等姚娘离开才敢上前去劝大长公主:“主子息怒!陛下这次看起来是铁了心要查,猎宫从昨晚进出就查的特别严密,姚娘带着人在宫里到处转悠,虽然不见有人特意盯着垂虹殿,但馨娘再藏下去恐被找出来,当务之急是赶紧把馨娘送走。”

    大长公主此次出行带的人手本就不多,也就外面几个侍卫外加几个贴身宫人,她略一思索便吩咐:“派人去找二皇子,让他想办法。他既然想要从本宫手里拿好处,也不能只凭一张嘴吧?”

    *******

    芸娘派宫人前去向二皇子传话的时候,长淄城内的吉祥赌坊里,桓延波已经输红了眼。

    他上了赌桌就忘了烦恼之事,也不知道在牢里被拘的狠了,还是身边陪着新结识的兄弟,开初还是有输有赢,玩的很是开心,可是随着时间的逐渐推移,他身上的银子被输的精光,催促着两侍婢回府取了两回银子,眼瞧着从家里带出来的银子都被输了个精光,还不肯罢手。

    雨晴上前去小声劝:“公子,咱们先回去吧,家里带出来的银票都输光了,再玩下去就只能卖宅子了。”

    桓延波霸王一样的人,输红了眼哪还记得自己此刻仍在“流放途中”,一把拉过雨晴的手腕按在赌桌上:“赌这个丫头!模样不错还会拳脚功夫!”

    赌桌上哪有什么好人?

    一帮汉子兴奋的嗷嗷直叫,还有人上手去摸雨晴的手:“小丫头细皮嫩肉。”结果被她狠狠瞪了一眼,顿时大笑:“哟哟,小脾气还挺辣,爷喜欢!”

    雨柔急的团团转:“公子,您不能这样!”

    桓延波眼一瞪:“再多嘴连你也加上!”

    雨晴最终被桓延波输给一个络腮胡子的大汉,那大汉拉过去才要揽腰,没想到她抬脚就要踹,被大汉一巴掌扇过去,绑起来塞着嘴巴扛在肩头带走了。

    桓延波还要拉她来抵押下注,雨柔撒腿就跑,冲出赌坊还惊魂未定,不知该何去何从。

    吉祥赌坊的大门口挂起了灯笼,虽然入了夜,但里面喧嚣不绝,人声鼎沸。

    雨柔不敢独自回去,便苦苦守在赌坊门口,只盼着桓延波输光了能从赌坊脱身,没想到左等右等不见人出来,反倒是坐在赌坊门口乞讨的两名乞儿瞧着她可怜,便问她:“姐姐,你在这等人?”

    若是往日,雨柔定然不会搭理街边的乞丐,可是如今她满心惶然,哪管开口的是谁,只想找个人说说话儿:“我在等我家公子,他输光了怎么还不出来?”

    小乞丐似老江湖跟她讲赌坊之事:“身上没银子也不怕啊,要么跟赌坊借贷,要么就打欠条,不弄的倾家荡产哪那么容易出来?我们在外面乞讨见的多了,不少年轻公子穿着光鲜进去,被剥光了打出来,还欠了一屁股的债。”

    有了雨晴的前车之鉴,惊魂未定的雨柔既不敢进去,便只能傻等。

    她等来等去,却等到了桓延波的尸体。

    凌晨时分,赌客们三三两两从里面晃荡着出来了,只听得里面隐隐传来争执吵闹的声音,紧跟着便有人惨叫数声,赌客们挤在一处往外冲,她焦急的站在门口盯着人群,盼望能见到桓延波,可是等来等去赌客都跑光了,还不见自家主子出来。

    她乍着胆子进去,才发现桓延波半个身子爬在赌桌上,脑袋上破了一个大洞,正在汩汩往外流血,双目大睁,表情狰狞。

    “公、公子?”雨柔颤抖着去试探他的鼻息,却半点也感受不到。

    深夜的垂虹殿燃着熏香,帐幔低垂,四角笼着火盆,温暖如春,大长公主却忽然从梦中惊醒,大叫了一声:“延儿——”

    小榻上守夜的芸娘被惊醒,忙披衣过来:“主子可是梦到公子了?”

    大长公主满脸是泪,用力握紧了芸娘的手腕,就好像风中的树叶抖个不停:“芸娘,芸娘,我梦见延儿满脸是血来找我,还说头好疼……”

    芸娘忙宽慰她:“主子那是想公子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再说有雨晴雨柔那俩丫头看着呢,公子在长淄好好的,主子不用担心。”

    大长公主惊骇不已:“不对,延儿不是一个人来的,还有驸马陪在他身边……是驸马带着他来的……”

    芸娘浑身发凉,只觉得这个兆头实在不大吉利,又不敢说破,只能绞尽脑汁开解她。

    *********

    二皇子接到大长公主传来的话,幕僚郁敬仪欣喜不已:“早听殿下说大长公主身边有不少能人,不如趁这次机会把人收归自己旗下。”

    元阆却很是冷静:“郁先生有所不知,这一位敢对唐尧之女下毒,就是大长公主的心腹,对她死心塌地,就算是本王收归旗下,也未见得对本王忠心,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背后捅本王一刀子呢,不如给禁骑司卖个好。”他颇为苦恼:“不过有点麻烦,既要让禁骑司知道本王的好,又不能透露出去,更不能让大长公主觉得我出卖了她,还须先生斟酌。”

    郁敬仪略微思索片刻,面上露出一点笑意:“只怕殿下舍不得。”

    “本王有什么舍不得的?”

    郁敬仪:“大长公主不是给主子送了个禁骑司的美人儿吗?”

    元阆眼前一亮:“你是说通过她让姚娘知道?”

    郁敬仪捋着颔下须甚是自得:“反正也是大长公主送过来的人,殿下信任她,没想到她却泄露了馨娘的行踪,这也怨不得殿下吧?”

    “还是先生神机妙算!”元阆笑完了才想起另外一桩事体:“也不知道长淄那边的事情怎么样了?”

    “算日子也差不多到火候了。”郁敬仪早早都算盘好了:“等冬猎结束回京,大长公主府也该办一场丧事了。”不过流放的犯人却在长淄城内出现,也不知道大长公主敢不敢大操大办。

    郁敬仪表示很期待。

    ********

    冬猎三日,除开头一日唐瑛在林子里跑了一日,其余两日都窝在傅琛的帐篷里躺尸。且她躺尸躺的很专业,除了傅大人能带着吃食把她挖起来,其余人在帐外叫干了嗓子请她起来吃饭,都听不到动静。

    刘重就深深怀疑她在傅大人帐篷内挖了个洞把自己埋起来了,不然为何隔着帐篷就是叫不起来呢?

    第四日傍晚,姚娘那边传来好消息,说是抓住了投毒的宫人,请她去陛下的承明殿认人。

    傅琛得到消息,亲自陪着她过去,半道上还遇到了四皇子元鉴。

    元鉴头一日跟着唐瑛打猎尝到了甜头,回去兴奋了半夜,次日再找唐瑛便不见了人影。

    他也曾跑去问傅琛,但傅大人守口如瓶,他只能带着新得的一帮侍卫独自去打猎。好在南齐帝身边的人都是有真本事的,陪着他打猎,教他箭法绰绰有余,连着陪玩三天,虽然不能跟老手相比,四皇子在广场上也能摆一堆猎物了。

    三日没见,唐瑛惨白着一张脸,走路佝偻着腰,倒好像大病一场,旁边还有傅琛搀扶着,倒吓了他一大跳。

    “二哥你怎么了?”四皇子叫的顺口,反正此刻也没别人,一路小跑着过来,便去握唐瑛的手,只觉触手冰凉。

    唐瑛连忙挣开——好小子,手心火热,再握一会儿她不得手心冒汗啊?到时候白瞎了她一番折腾,把手放雪窝里冰镇的效果。

    元鉴却被吓到了,就要去扶她另一边:“你这是怎么啦?我都找了你三日,谁也不知道你去了哪里。”

    唐瑛抬起一张惨白惨白的脸,气弱游丝般道:“四殿下呀,你可差一点就见不到我了。”她被元鉴扶着便把自己全身的重量从傅琛身上移到了元鉴身上:“殿下走慢点,我肠子疼。”

    元鉴连忙停住,手足无措:“要要不我背你?”

    唐瑛:这是个好主意!

    她手脚并用才要往元鉴身上爬,身旁却刮起一道冷风,傅大人“嗖”的一下就转到了四皇子这边,挤开了这位老实殿下,俯身就将她抱了起来。

    唐瑛:“大、大、大人,使不得啊……”

    傅大人面无表情:“你都肯让四殿下背过去,为何就不能让我抱过去?”

    唐瑛默默吐槽:背过去是兄弟之义,大人您公主抱算怎么回事?

    她弱弱分辩:“要不……要不大人背我过去?”

    傅大人也是个固执的人:“既然已经抱起来了,还瞎折腾什么?”难为他怀里抱着个人居然也能大踏步走的飞快,好像恨不得甩开身后紧追不舍的四皇子,很快便到了承明殿门口。

    唐瑛要下来,没想到傅大人却说:“你难道不觉得抱着进去更有说服力吗?”中毒差点去了半条命,自己昂首挺胸走进去一看就很假,搀扶着进去说明中毒也不算太深,可是若连路都走不了……那岂不是离死不远了?

    “大人说的有道理。”她软软往他怀里一靠,说话的声音都低了八度:“那就劳烦大人了。”

    傅琛唇角带笑:“不劳烦,只要你别忘了就行。”

    唐瑛:原来不是义务做好事啊?

    作者有话要说:  前一章的红包今晚更新完再发,晚上还有一章加更。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raysnow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来胡 33瓶;微雨 10瓶;见手青、苏家小黎 5瓶;路过打酱油 3瓶;1382824 2瓶;suzuran、倾茗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