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第八十二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82、第八十二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攻略极品神工盛世谋妆明星爸爸宝贝妞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末世之人生赢家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日娱韩娱]顶端     傅琛切了鹿肉过来, 亲自上手烤, 刘重识趣的往旁边挪开一点。

    另有人挪了两坛子酒过来,傅琛示意唐瑛:“喝点酒暖暖身子。”左右张望, 还想找个酒盅,唐瑛却已经拿起酒坛, 熟练的拍开泥封, 美美灌了一大口, 赞道:“好酒!”

    禁骑司乃是皇帝的心腹嫡系, 猎宫里送过来的一应吃食都是上佳, 唐瑛又久不沾酒, 连着灌了好几口,还未等到傅琛的鹿肉烤好, 她却忽然皱着眉头捂住了肚子:“好疼——”一句话未完,“哇”的吐出一口血。

    傅琛吓的手中的烤肉都掉进了火里,忙回身去扶她,她已经软软倒在了地上。

    禁骑司众人都被这突然变故给吓到了, 喝酒吃肉的、聊天说笑的都停了下来,齐齐看了过来:“大人,唐姑娘怎么啦?”

    傅琛借着火把的光去看, 但见唐瑛面如金纸, 嘴唇泛青,分明是中毒的迹象。

    “看看那酒有没有问题?”

    刘重已经从怀里掏出查验毒物的银针去试:“大人,酒里无毒。”

    傅琛急问与她一同巡逻猎场的几人:“你们今日出去可有吃东西?”

    几人回忆与唐瑛在一起的时间:“大人,中午就着溪水啃的干粮, 我们几人吃的都是一样的东西,若是中毒也不可能只有唐姑娘一个人中毒。”

    傅琛来猎场之前就担心她的安全,是以大部分时间唐瑛随侍在他身边,其余时间也与影部的人在一起,他目光忽然一沉:“去两个人,一个去请姚姑姑过来,另外一个去唐瑛房里,把她的晚饭端过来。我们出来之时,她的晚饭才吃了两口,还在桌上放着。”

    他掏出随身的荷包,掏出一粒抑止毒性的药丸喂进她嘴里,又灌了些把药丸冲下去,将人揽在怀里静静等候。

    不多时姚姑姑飞奔而来,前去唐瑛房里的人也无功而返。

    “大人,唐瑛房里并没有碗盘剩饭,收拾的干干净净。”

    姚姑姑翻翻唐瑛的眼皮,又探她鼻息,拿出随身银针在她五指之上放血,又喂了她两粒解毒丹,才松了一口气:“吃到的量少,发现的又及时,还好还好。”

    傅琛:“姑姑可猜到谁下的手了?”

    姚娘:“都不必猜,还能有谁?”除了大长公主,不作他人之想,连中的毒也都是馨娘出品。

    片刻之后,唐瑛悠悠醒转,被姚娘劈头盖脸一顿臭骂:“你多大个人了,还敢胡乱吃外面的东西?这是嫌自己命长吗?”

    唐瑛委屈:“姑姑,我没在外面胡乱吃东西啊。”她最近几日都跟禁骑司的同僚一起吃饭,也只有晚间自己扒了两口饭,还是在自己房里。

    姚姑姑强硬之极,扬起巴掌就要揍:“还敢犟嘴?我说乱吃就乱吃了!”

    傅大人也与姚姑姑同个鼻孔出气,就在唐瑛昏睡的功夫两人迅速达成了同盟,就连训话的口吻也一样:“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送饭过来你也敢吃?”得亏他去的及时,还想着带她出来吃东西才避过一劫,不然任由她吃完饭再睡一觉,恐怕明天等待他的就是一具**的尸首了。

    傅琛只要想到这里,就觉得心悸不止,冷汗直冒:“往后要是再胡乱吃东西,就找根针把嘴缝起来,都不必再吃东西了!”

    唐瑛还半靠在他怀里,浑身虚软,毫无力气反抗傅大人的“暴*政”,连忙捂住了嘴巴——大人你好凶哦!

    刘重用眼神与她交流:看到了吧?我说什么来着?大人凶吧凶吧?!

    唐瑛:好可怕!

    ********

    时间往前推移两个时辰,大长公主在垂虹殿歇中觉,芸娘悄无声息推开了寝殿的门,小声来禀报:“主子,禁骑司里一个叫红香的小丫头过来了,奴婢记得那丫头是姚娘的手下,说是有事要禀报主子。”

    大长公主起身拥被而坐:“许是姚娘那边跟甘峻接上了头,让她进来吧。”

    小丫头倒是乖觉,跟着进来之后,向大长公主磕完了头,仍旧规矩跪在地上不肯起身:“属下来见主子,是有要事禀报,还请主子屏退左右。”

    芸娘示意殿里侍候的宫人全都退下,殿下只剩下她们三人:“现在可以说了吧?”

    红香显然忍耐了许久,抬头已经是一双婆娑泪眼,泣道:“如果不是万不得已,属下也不愿意背叛姚姑姑,来向主子告密!”

    此言一出,大长公主顿时坐直了身子,与芸娘交换一个眼神,心里都在掂量她话中的真实性,到底是姚娘放出来的□□还是这小丫头当真与姚娘离了心?

    “小丫头别怕,你且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红香便将张瑛如何进的禁骑司,如何得了姚娘的青眼想要重点培养,但她不知好歹,连个耳朵眼儿也不肯扎,便被姚娘戏弄,化妆成个小乞丐给扔出了禁骑司,命令她去讨饭。没想到张瑛此人脸皮奇厚,居然做乞丐做的颇有滋味,后来便出了四皇子金殿求死之事,她也是事后才听说张瑛居然以乞丐之身上殿为四皇子作证……

    “……姚姑姑听说张瑛在金殿之上逼的桓公子被陛下惩处,不但不思主子的恩德,居然还加意培养张瑛,带她去了影部的训练营对她重点培养,属下左思右想,觉得姚姑姑此举不妥,这才不得已跑来向主子禀报!”她适时表忠心:“无论主子在不在禁骑司,属下都只效忠主子,故而不敢隐瞒!”

    元衡听到一半便气的浑身发抖,指甲深深陷进喧软的被子里,咬牙切齿:“贱人!本宫待她不薄,她居然敢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糊弄本宫!”

    红香连连磕头:“主子,属下也不知道姚姑姑心里想些什么,可是属下一心效忠主子,见不得主子被姚姑姑蒙蔽,姑姑她实不该如此欺瞒主子……”

    芸娘走过去亲自扶红香起来:“好孩子,主子知道你的忠心了,往后有你姑姑的消息就来告诉主子,主子亏待不了你的,你且回去继续盯着你姑姑,免得她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儿来。”

    红香从大长公主的垂虹殿里出来,手心里的凤头红宝金钗头硬硬的硌着她的手心,她缓缓走在宫道上,唇边带着一抹冷笑,心道:且看谁笑到最后!

    垂虹殿里,直待红香离开,大长公主的怒气终于抑止不住,挥手就打翻了床头小几上的茶盏,瓷器碎片连同茶水飞溅而起,打湿了芸娘的裙角。

    大长公主怒气未消,犹不解恨,赤解下床连着砸了好几个摆件,怒意总算消散了些,却余恨难消:“贱人!贱人!贱人!”想起她的儿子就心疼不已:“本宫养虎为患,居然养出了这样背主的奴才,不但不肯帮本宫一把,居然还落井下石,背后捅本宫一刀!”

    儿子就是她的眼珠子,谁剜了她的眼珠子,跟她就是不死不休的仇敌!

    芸娘直等大长公主停止砸东西,才上前去劝她:“主子且息怒,若不是红香,咱们也不知道姚娘居然做出这等事情。主子要保重身子,咱们再从长计议。”

    大长公主气的几乎失去了理智,但决断之力不减:“还从长计议什么?”她冷笑一声:“姚娘不是看重那个叫张瑛的丫头吗?”提起小乞丐心头便燃起烈烈怒火,五脏俱焚:“先弄死了那丫头,再弄她一个叛国罪,看她还能得意到几时?”

    “去叫馨娘过来,让她亲自去办这件事情,务必一击而中。”

    ********

    “馨娘?”唐瑛跟没骨头似的靠在姚娘身上,啃着傅大人烤好的肉:“姑姑是说给我下毒的是馨娘?”她喃喃自语:“我几时有这么重要了?”

    姚娘不耐烦的去推她:“别靠在我身上!”她皱着眉头,多年的禁骑司生涯让她嗅觉十分灵敏,明显感觉到了危险的逼近。

    唐瑛清醒过来没多久,当着禁骑司一众糙汉子们探照灯般的目光,再窝在傅大人怀里就不太合适了,她身上没力气,便转投姚姑姑,吧唧就粘在了她身上。

    姚娘自己做这种事情熟练无比,轮到被别人往身上粘就各种不自在,推了几次都没推开。

    唐瑛还在她肩窝蹭了蹭,跟个浪荡子似的:“姑姑身上好香啊。”

    姚娘一巴掌拍在她头顶:“坐直了!”

    唐瑛卖惨:“我自小就没娘,有时候想,我娘身上应该也是这样香香软软的吧?”

    姚娘已经听说了猎宫广场上的事情,更是狠狠一巴掌拍在她肩上:“死丫头!骗老娘很好玩吧?什么唐舒的女儿?见了鬼的唐舒的女儿!”

    唐瑛差点被烤肉给噎着,不由自主就坐直了身子,讪讪笑道:“姑姑果然消息灵通,这么快就知道了?这不是……那会儿‘我’还在二皇子府里住着,你说凭空冒出来另外一个唐瑛,听着就不像是真的,万一您老不信呢?”她把自己啃到一半的鹿肉双手奉上:“姑姑您吃!”

    “你是让我吃你的口水吗?”姚娘又好气又好笑,狠狠在她脸蛋上拧了一把:“臭丫头还算机灵,没有见个人就掏心掏肺把老底子都奉上!”她们做这一行的如果不谨慎,随时都有掉脑袋的危险。

    唐瑛眨巴眨巴眼睛,装出一副心痛愧疚的可怜样儿:“姑姑疼我,我原就不想瞒骗姑姑的!”她蹙着眉尖,鹿肉也不啃了,忧伤的说:“可是我孤立无援,举目无亲,若是到处去说自己是谁谁谁,保不齐会让别人当我是眼红人家父兄用命换来的富贵,还不如暂时瞒着,静待时机……”当真是迫不得已。

    姚娘身不由己的过活了大半生,对“迫不得已”四个字深有体会,拍在她肩头的力气不由便变成了轻抚:“诶你这个小丫头,也是个命苦的!”论出身根正苗红的忠良之后,可是家破人亡孑然一身漂流到京中,还被人顶替了身份,真是不必她卖惨就已经很惨了好吧!

    “吃吧吃吧,小姑娘家家的,还是有点肉才好看!”她揉揉自己捏红的地方,转而换了个方向轰炸:“傅大人就是这么照顾瑛瑛的?”

    一心烤肉投喂的傅大人:“……”

    “这丫头自己不长心眼,你既然从我手里把人借调过去,连顿饱饭都吃不到不说,还差点丢了命!你若是护不住她,趁早让她回来,我手底下一大摊子事情等着她去做呢。”

    傅大人:“……”

    刘重与禁骑司一众人等先是受到唐瑛中毒的惊吓,又亲眼看着母老虎发威,看戏的同时都怕战*火烧到自己身上,被殃及池鱼,都小心往远一点的地方挪过去,凑到一起窃窃私语。

    “哥几个猜猜傅大人会不会放人?”

    “要不下一注?”

    “来来来下一注,刘大人买放还是不放?”

    “不放不放!”

    “我买放!”

    “赶紧赶紧下注……”

    唐瑛听着这帮人不知死活的下注,被夹在傅大人与姚姑姑之间左右不自在,忽然扬声道:“刘大人,借点钱给我也买一注吧!”

    刘重:“啊——”

    一帮人惊异的看过来,与傅大人警告的眼神撞上,忽啦做鸟兽散,往各自的帐篷里钻了进去。

    “天晚了赶紧休息吧,明儿还要换班轮值呢。”

    “诶诶这是我的帐篷,你进错了……”

    “天冷,咱兄弟俩抱着一起睡不成吗?”

    紧跟着帐篷里被重重踹出个人,里面的人破口大骂:“要抱回家抱媳妇去……”

    营地里热闹片刻,又很快安静了下来。

    姚娘揉了一把唐瑛的脑袋:“小丫头也怪不容易的。”能从白城那个人间地狱活着爬出来留下一条命已然不容易,转头就一脚踩进了禁骑司这个烂泥塘子里:“你最近都先别回来,跟着傅大人吧。”

    “姑姑——”

    姚姑姑:“吃住都跟着傅大人。”她目光扫过营里最大的帐逢:“反正傅大人的帐篷不小,盛得下两个人,你也别矫情了,还是小命要紧!”她起身拂去裙子上的草叶:“我可还得去禀报陛下,有要毒杀忠良之后,这件事情无论如何都不能轻轻放过。”

    傅琛的眸光闪烁:“既然有人想让瑛瑛死,不如就……”

    ******

    次日,垂虹殿接到消息,刚刚自证身份的唐尧之女被人毒杀。

    大长公主未曾参加夜宴,也不知广场之上猎物之争一事,听到消息还替二皇子惋惜:“老二这是还没进门媳妇就死了。”这孩子孝顺,自从桓延波被流放之后,三不五时来探病,就连来了猎宫也不忘她的身体,着人送来好几篓子银丝炭,生怕她受凉。

    她哪里就会缺银丝炭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为了庆贺我的作收跟本文收藏都破一万,今晚还有更新,先出门一趟。

    晚上见!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叶子 20瓶;angelina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