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第七十八章

【书名: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 78、第七十八章 作者:蓝艾草

强烈推荐: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神工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攻略极品盛世谋妆超能右手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傅琛从猎场回来, 因有事要向皇帝禀报, 故而问清楚南齐帝的所在,一路追了过来, 才到了皇贵妃的殿外廊下,便遇上在外候着的内监刘三。

    刘三未向里通报, 小声示意:“陛下正在里面召见唐尧之女呢, 您说有意思不?原来二殿下府里那位竟然是假的, 真的就藏在禁骑司里, 大人可知道是谁?”

    傅琛假意不知, 侧头略想一想, 压低了声音:“近来禁骑司未进新人,只除了九公主带进司里的张瑛。”

    刘三眉花眼笑, 实实也被这件新鲜事情给惊住了,况且马上这件事情恐怕就会传遍猎宫,也没什么可隐瞒的,先与傅琛说一嘴, 还能卖个好给这位年轻的指挥使。

    “大人可猜的一点也不错,果然就是贵司的那位张瑛。”他凝视细听,示意傅琛也听里面的官司。

    皇贵妃宫里, 南齐帝有些不悦。

    不过唐家满门忠烈, 倒也不好跟个孤女计较:“你这是不愿意嫁给二皇子?”

    傅琛侧耳细听,一颗心不由便提了上来。

    “是!”唐瑛语声铿锵:“臣女还有几句话想问二皇子,还请陛下允准。”

    刘三小声赞道:“真没想到这位唐小姐倒是个性子硬的,一口就拒绝了。”

    傅琛一口气终算吐了出来, 侧耳再听,殿下南齐帝再度发话。

    “你且问吧。”

    唐瑛面向二皇子:“臣女听说当初殿下求亲之时,实是因为自白城与那人相遇,一路之上悉心照顾,生了情谊,这才求陛下赐婚,可有此事?”

    元阆一时进退两难,若说与假小姐生了情谊,那为何如今还要娶真小姐?若说与假小姐没有情谊,当初的求亲又算什么?

    南齐帝在朝堂上见惯了手底下官员们打嘴皮子官司,听得唐瑛一针见血指出问题所在,不由兴味起来,也直视着元阆,想要看他的回答。

    万皇贵妃不忍见儿子为难,要为儿子解围:“皇子三妻四妾不是正常吗?”

    唐瑛似没听到万皇贵妃的话一般,双目湛若辰星,似能直抵人心,紧追着二皇子不放:“殿下据实以答很难吗?”

    元阆避其锋芒,硬着头皮道:“当时小王以为她是忠烈遗孤,又见她体弱多病,故而才悉心照顾。”

    “悉心照顾到想娶她为妃么?”

    万皇贵妃的眉头皱了起来,顿时有些厌恶唐瑛的咄咄逼人,果真如小九所说,这丫头可是个利害人,她正要再次开口,却被皇帝以眼神制止了——小儿女之间的争执,且随她去吧。

    万皇贵妃:“……”这还没过门呢,就开始挟制我儿了?!

    论刁钻唐瑛从来不落人后,二皇子被她反问的面色都不好看起来,她却跟没事人一般不顾殿内神色各异的帝妃及侍候的宫人内监,朗声道:“那人的父亲也是在白城战亡,论出身我与她没什么区别,都是白城战亡将士的遗孤。”

    南齐帝:“……”这丫头好利的一张嘴啊。

    “不,你与她不同。”元阆忙道。

    唐瑛嘲讽道:“我父亲与他父亲的官职不同吗?”

    元阆被她一语中地,犹如被人揭了一层面皮,露出内里□□裸的算计。

    唐瑛趁胜追击:“所以殿下娶妃,看重的不是本人,而是未来王妃的出身背景吗?”她轻轻一笑:“可惜我父兄皆亡,无人撑腰,族中兄弟亦未出仕,又不是那人体弱多病,需要殿下悉心照顾!”她一字一顿:“更没有与殿下一、路、同、行、的情谊!”

    她毫不客气的下了结论:“殿下与我,无义无利,臣女想不明白殿下有何必要结这门亲,还请殿下为臣女解惑。”

    元阆此人,外间不知道有多少人称颂,应变能力自也不差,此刻再否认已无济于事,他便咬死了一条:“本王当初求亲,就是敬仰唐家一门忠烈,虽然后来发现自己也是被人蒙骗,可是想要照顾唐小姐,诚心求娶唐小姐的心意却作不得假,唐小姐不能这样冤枉本王,好似本王唯利是图,这可太伤本王的心了!”他辩解不过,索性直接打感情牌。

    唐瑛自有应对:“历来求亲,也要看女方的意思。臣女父亲虽然已逝,可他老人家生前却为臣女订下了亲事。臣女与未来夫郎青梅竹马,两情相悦,生死相许。”她话锋一转:“陛下不知内中情由便下旨,不过圣旨里所说的殿下要娶的女子也不是臣女,正好她也姓唐,又与殿下一往情深,只要她别顶着我的名义出嫁,臣女很乐意送上一份厚礼!”

    殿外廊下的傅琛头一次从她嘴里听到“未来夫郎”四个字,心中百味陈杂,简直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又听她说“青梅竹马,两情相悦,生死相许”,既酸又涩,仿佛生吞硬嚼了未成熟的青果子,还带着说不出的苦味,苦的人心疼。

    元阆两世头一回听说唐瑛的“未来夫郎”,当下更是不信:“小姐不愿意嫁本王,便编了这么个人出来糊弄本王,本王不信!你且说说,那人是谁?”

    唐瑛端端正正跪好,不再与他纠缠,而是面向南齐帝与万皇贵妃,郑重向二人磕了个头,扬声道:“我夫君俞安,乃是俞万清大将军的儿子。他与我自小一起长大,情义深厚,非我不娶,我亦非他不嫁!两家父亲早已定了鸳盟,只等战后……”她眼圈泛红,深吸一口气,才接着说:“两家父亲早有言在先,直等战后便为我二人完婚!”

    “俞万清的儿子……他不是死了吗?”元阆面色灰败,失声道。

    他不是傻子,唐瑛此刻所说真假,一听便知。

    唐瑛扬声质问:“我夫郎少年英雄,铁骨铮铮,不惧生死,不知道远胜世间多少儿郎!就算是他已为国尽忠,难道我就能因此做那水性扬花,朝三暮四之人?臣女请问陛下,臣女父孝夫孝在身,难道真要臣女嫁给二殿下?”

    殿外的傅琛整个人都泡在了冰湖里,只觉得从里到外冰了个透——原来她从不曾有一刻忘记俞安,且以未亡人自居?

    殿内,众人静默无言。

    南齐帝注视着跪在地上的少女,她腰背直如松柏,眉目之间刚烈之意尽显,犹如宝剑锋出,一刹那竟让人不忍直视,逼迫她遵从赐婚的旨意,就是折堕了她那一身忠勇之气,他久已坚硬的心竟生出了不忍。

    二皇子彻底败下阵来,哑口无言。

    她这次倒是没耍赖,可是她拿大义来压他。

    南齐帝温声道:“这件事情是朕的失误,不该在没有问清楚的情况之下就贸然下旨赐婚,朕收回赐婚圣旨。你父与俞家都是忠烈满门,是朕的国之柱石,朕失之已然心痛,原想着好生照料忠臣之后,怎料弄出这等误会,你别放在心上,快快起来坐着回话。”

    有宫人过来扶她,唐瑛就势起身,规规矩矩坐好:“多谢陛下。此事原也不是陛下的失误。”不是陛下的失误,便是别人的失误,至于这个失误的人是谁,不言自明。

    二皇子的算计落了个空,而且他心里很清楚,经此一事,恐怕再难娶到唐瑛。

    他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一样的容貌,性情却截然不同。

    “都是儿臣的错!是儿臣失察,请父皇降罪!”

    二皇子跪在地上请罪,万皇贵妃心疼儿子,她可不管唐瑛是不是忠烈之后:“怎么能是皇儿的错呢?皇儿一片好心想要照顾唐小姐,唐小姐不领情就算了。”不知好歹的丫头!

    “再说皇儿也是受人蒙骗,陛下您可不能治皇儿的罪啊!”她一把年纪,撒起娇来却驾轻就熟,偏偏南齐帝很吃她这一套:“好了好了,不治皇儿的罪,快起来吧。”

    元阆谢过父母,起身再次落座,若有所思的看着唐瑛。

    南齐帝把人召了来,就算做不成儿媳,可忠烈遗孤还是要好好安抚的,又问起她在禁骑司任职,听说还是九公主带进去的,便笑道:“小九倒是好眼光。”

    唐家人的忠心毋庸置疑,入禁骑司倒也合适。

    “臣女还要多谢九公主,能让臣女有机会为陛下尽忠!”唐瑛该拍马屁的时候绝不含糊。

    南齐帝再与她聊几句白城之事,又转回此次冬猎:“你既是唐尧带大,想来弓马娴熟,不如明日也与皇儿们一起参加冬猎吧?”

    “多谢陛下!”唐瑛面上浮起一抹困惑:“说起来倒有一桩事很是奇怪,臣女今日跟同僚巡逻,遇上四殿下被几只野猪围追,臣女与同僚合力猎杀了七头野猪,结果巡逻回营却在堆放猎物之处见到那七头野猪在别人的猎物堆里,臣女因来应召,一路之上还觉得奇怪呢,到底是谁竟然拿臣女与同僚所猎的野猪来充数?”

    她提起七头野猪,言之凿凿,二皇子莫名就想到了元颖带着人拉过来的那七头野猪,心下一沉——不会这么巧吧?

    作者有话要说:  写的有点慢,抱歉。

    宝宝们晚安。

    明天见。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wanrenruhai9 30瓶;叶子 7瓶;青春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她不当刁民很多年相邻的书:神尊归来当奶爸蚀月编史吾即终焉网红西点店的老板娘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本官不是大奸臣